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因為你是你

霹靂布袋戲同人‧月無缺X韶無非X月無缺

  • 下戲AU
  • 參加韶無非後援會的出場一周年賀文。(幫無非過兩次生日的我。)


  

  

  直走到下一個路口轉彎時,會看到一個狹小的嫩綠色值班亭,旁邊總是停著一臺不知年歲的腳踏車,再往前行,是一棟還在興建的建案,往常韶無非會搭月無缺的車子回家,所以這些景象對他來說久違又有些陌生。

  今天早上月無缺親過韶無非的額頭後,說會晚很多回來。

  韶無非沒有在意,雖然自己還紅著臉,身上寸縷不著。

  即便交往快一年了,戀人間也不能總是黏在一起,該有彼此的空間,韶無非總是恪守距離,生怕靠得太近了,所以他沒有多說什麼。他是有些想多在外面流連,也許回去的時候就可以剛好碰見月無缺,不過他還有責任。

  那是韶無非和月無缺正式交往第三個月被送來的布偶貓,韶無非其實不想收下,他總是收到莫名其妙的禮物,這次是布偶貓,下次說不定就是小孩了,韶無非早就知道他的生父戾禍根本不知道他的生日,總是隨便找了個時間、號稱是生日禮物、送來奇怪的東西,月無缺也不想養。

  『我是狗派的。』韶無非無奈道。

  『我討厭動物。』月無缺雖然這麼說,卻向幼貓伸出手。

  後來啊,找資料、餵貓、清理貓砂之類的都是月無缺做的,韶無非有次趁著月無缺酒醉,問他:『你為什麼對這隻貓那麼上心?』

  月無缺搖搖食指:『不是這隻貓,牠叫「厭厭」,因為我討厭牠。』

  『你討厭牠還對牠那麼好?』韶無非失笑。

  『嗝,因為無非小時候也是被遺棄的,我不喜歡無非的注意力都在牠身上。』

  『聽起來很像後宮爭寵。』

  『皇上,臣妾昨晚表現得還可以嗎?』

  從回憶中醒來,韶無非面色微紅,笑著搖頭,打開家門,卻忽然眼前一暗。

  他摸著眼睛上覆蓋的眼罩,安靜了好半晌。

  「這是綁架。」

  韶無非配合地點頭,任由對方將他往前推,直到眼罩被拿下來,客廳一片明亮,坐滿了人,有劍風雲、羽麟兒、后狨、幽明瞳朦、劍謫仙……他回頭看,果然是踮著腳尖的舒龍琴心。

  「這個陣仗是要求婚嗎?」

  「還早。」劍謫仙道。

  韶無非不意外對方聽得見自己壓低過的聲音,不過第一反應卻是去找厭厭,確定牠的飼料碗沒空。

  「你們連孩子都有了,真的不結婚嗎?」舒龍琴心蹲著看厭厭吃飼料。

  「布偶貓的胃很脆弱,照顧牠就沒時間結婚了。」

  舒龍琴心沒想到韶無非會回答自己,也沒問他們一群人這是在幹嘛,舒龍琴心覺得腦子有點亂,走回去坐在皺起眉頭的劍風雲隔壁。

  劍風雲轉頭問舒龍琴心說:「要是他們結婚了,我算男方親友,還是……男方親友?」

  「風雲,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對啊,大哥!你跟無缺大哥哪個是女的……痛!幹嘛啦!」

  幽明瞳朦收手白了羽麟兒一眼,「明明兩個都男的,你問這什麼蠢問題?」

  韶無非摟住兩人,輕聲說:「別吵架。」隨即便咳了起來,幽明瞳朦和羽麟兒都緊張了,韶無非只是笑著搖頭,昨晚有點過火,他嗓子還是啞的。

  罪魁禍首後來說要把貓的名字改叫「雪之狼」,被韶無非駁回了,可能是貓科不想被稱作狼,厭厭很喜歡咬月無缺,然而厭厭肚子餓的時候也是優先蹭著月無缺的腳踝叫。

  憋不住的羽麟兒先一步說:「明明是無缺大哥說要幫大哥慶生的,為什麼他不在家?」

  「這叫情趣,你還太年輕了。」幽明瞳朦敲了羽麟兒的額頭。

  韶無非默默把兩個又要打起來的孩子抱緊。

  不過他生日不是今天啊……沒人知道他的真實生日,他身分證上的生日也是他到韶家的日期。

  舒龍琴心尷尬道:「這下驚喜沒了。」

  劍謫仙還在喃喃:「所以我才不想讓無缺搬出來住,這裡也太小。」

  后狨打著圓場幫韶無非按住兩個孩子,正要說什麼的時候,燈光熄滅了。

  「停電嗎?」

  燭火緩緩靠近,韶無非看向玄關,月無缺捧著一個粉紅色的大蛋糕,上面插滿了蠟燭,幾乎看不到蛋糕上的花案,月無缺走得緩慢,韶無非眼見他走來,心跳漏了一拍,後來韶無非老實說了,要是那時候月無缺直接單膝下跪,他會答應求婚,月無缺表示可惜扼腕悔不當初。

  「這真的不是求婚架勢?」韶無非喃喃道。

  「不是,生日快樂,小狼。」

  韶無非眨眨眼,月無缺就知道他忘了。

  「無非,我說過,以後我就當你生日是我們見面那天,你第一次上戲的日子。想起來沒有?」

  韶無非指指喉嚨,「這是禮物?」

  月無缺當著眾人的面咬了韶無非的喉結一口,險險將蛋糕奶油拍在韶無非身上。

  韶無非接過蛋糕,放在桌上,問說:「到底有多少蠟燭?」

  「本來想插滿一百根。」

  「在無缺心裡,我這麼老?」

  「不是,我只是希望你長命百歲。」

  「羞羞臉。」

  「看不下去了。」

  「咳,無缺,你應該告訴韶無非的是,蛋糕是你做的。」

  韶無非狐疑地望向月無缺,月無缺拿起神醉又放下。

  「我忘了我要戒菸。」

  「啊?」

  「生日禮物,我以後盡量不抽菸。」

  韶無非無辜地眨眼,月無缺受不了地把人按著坐上沙發,自己則坐他旁邊。

  說真的,韶無非想過月無缺哪天會為了厭厭戒菸,但沒想過會是自己的生日禮物。

  「怎麼大家都來了?」

  月無缺靠在韶無非耳畔道:「要是只有我跟你,我們都別想下床了,厭厭會餓死。」

  「還是為了貓?」

  「為了你的腰。」

  「咳。」

  「無非今天一直咳嗽,是不是該看醫生?」狀況外的劍風雲道,舒龍琴心不知怎麼解釋,起身去冰箱拿了一壺透明玻璃裝的粉色液體。

  「這也是無缺調味的,草莓鮮奶茶。」舒龍琴心說。

  「草莓蛋糕、草莓鮮奶茶,無缺心裡,我是這樣?」

  「你的髮色太惹眼,怪我?」

  「無缺果然是見色起意。」

  「壽星也當要留口德。」劍謫仙壓抑著說。

  「你再不好好學著用成語就不要用,你未來大哥快炸了。」

  韶無非又是無辜地望向月無缺,直到月無缺受不了地將他的頭扳正。

  韶無非只得對著劍謫仙說:「妻舅,我沒有指桑罵槐。」

  「咳咳咳咳咳咳!」劍謫仙咳嗽不止。

  「無非,你該說你有口無心。怎麼大家都在咳嗽?」劍風雲說。

  「風雲,我怕下一個咳嗽的不是你就是我。」舒龍琴心無奈道。

  月無缺似乎心情頗好,點了點韶無非的肩膀道:「許願、吹蠟燭、切蛋糕。」

  「為什麼我跟阿姐不會咳嗽?」羽麟兒舉手發問。

  「你還是閉嘴吧……大哥,前兩個願望要說,第三個不要講。」

  韶無非點點頭,他不記得自己上次過生日是什麼時候了,只記得是后狨為自己過的,后狨做的巧克力蛋糕很好吃。

  「縈魅姐姐。」

  「嗯?」

  韶無非對著后狨一笑,「第一個願望給你,願你的幸福持續到永遠。」

  后狨噗哧一笑,月無缺有些不滿了,「居然不是我優先嗎?」

  「我再以無缺為優先,無缺怕是要夯灶了。」

  「我又不是豬。」

  韶無非拉住月無缺又想伸向神醉的指尖,寵溺道:「第二個願望,希望我和無缺身邊的人都妾身常健。」

  「無非,你別再用成語了……。」

  「這句是成語嗎?」

  「算了,第三個願望,別說出來。」

  韶無非閉上眼,雖然要是被月無缺知道了,會嫌棄他,不過他開始想過去發生的事情。

  其實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孤獨終老。

  韶無非的人生中,經歷了太多人,人們來來去去,也不乏傾慕者,然而多的是以為他是女孩子的人,所以韶無非原本不喜歡自己的長相,他更喜歡種花蒔草,都說草木無情,在韶無非眼中卻最是有情,它們並不會因為韶無非不是它們想像的模樣,就改變態度,儘管他同時也想起來,送給月無缺的多肉植物跟仙人掌都枯死了──月無缺捧著盆栽來找他,好像他是花仙子還是綠手指,能救活它們一般。

  他沒想過自己會遇上月無缺。有劍風雲這個朋友,有后狨這個姐姐,韶無非覺得已經很多了,月有陰晴圓缺,他沒想到自己原以為圓滿的人生,真正填補成滿月的人會是月無缺,明明一開始月無缺找上他學古箏指法的時候,他以為月無缺也一樣。

  結果先喜歡上月無缺的人是他。

  韶無非深呼吸,試圖一口氣吹滅所有蠟燭,月無缺遮著他的眼,把他沒能吹熄的蠟燭也滅了。

  燈光總算再次被月無缺點亮,韶無非眨眨眼適應,所有人跟他道生日快樂,只有羽麟兒與眾不同地大喊:「生日快樂歌呢?不然唱個〈過錯〉也好啊?」

  天知道羽麟兒的執念從何而來。

  厭厭也跑來,似乎想分一口蛋糕,月無缺無奈地把厭厭抱走,韶無非才好繼續切蛋糕,每個人都分了一塊草莓蛋糕,韶無非靠在剛回來的月無缺耳邊道:「我該覺得,你把我分給其他人吃,還是我不該把你第一次親手做的蛋糕分給別人?」

  「你怎麼知道是第一次?」

  「你背著我跟舒龍琴心藕斷絲連,學著做菜,結果失敗了,只好做蛋糕,你覺得我不會知道?」

  月無缺瞪了劍風雲一眼,劍風雲咬著叉子偏頭,不懂自己怎麼忽然被針對了,他根本聽不見兩人說什麼。

  「藕斷絲連,你的成語可以更糟一點嗎?」

  「珠胎暗結?」

  「無非,別說了。」月無缺用蛋糕塞住還在亂說話的嘴。

  劍謫仙見兩人粉紅泡泡滿溢的互動,忽然覺得做哥哥的自己有點尷尬,原打算靜靜吃蛋糕就好,結果被后狨拱著唱了一次〈過錯〉,然後回來坐下的時候總覺得所有人看他的表情都很微妙,一定是錯覺,劍謫仙默默吃了第五塊蛋糕。

  「不好吃嗎?」月無缺問還沒吃完半塊的韶無非。

  「很甜……我以為無缺只是吃貨,現在是易子而食的吃貨了。」

  月無缺轉頭看一眼厭厭,低聲說:「在說你。」

  韶無非總是被月無缺跟貓的互動逗笑,即便大家吃完蛋糕後都各自返家,他也沒有曲終人散的傷感。

  「我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這麼多人幫我過生日。」

  「以後會更多人。」

  「無缺,謝謝你。」

  「不謝,因為你是你,我才做的。」

  韶無非倚在牆上看月無缺洗碗盤的背影,直到對方關了水,韶無非才靠上月無缺的背、摟住他的腰說:「我很開心……但剛剛人太多,現在,我可以好好疼愛你了嗎?無缺。」

  月無缺回眸道:「沒有什麼不可以。」

  他們從廚房一路吻回房裡,將貓咪的叫聲隔絕在門外,當月無缺身上最後的衣物被褪下,韶無非用還有點沙啞的嗓音道:「朕昨晚受皇后照顧,是該給皇后多一點獎賞。」

  月無缺雙手一伸,勾著韶無非的脖子道:「輪到皇上讓臣妾叫不出聲了?」

  韶無非微微一愣。

  「不要拉倒?」

  「我要。」

  惡狼撲羊。月無缺昏厥前想。

  韶無非玩著背對他的月無缺的髮絲,親吻上他的背脊。

  

  

  ──第三個願望,因為你是你,我把我往後所有生日願望都送給你,我的月無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