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好好1.3

霹靂布袋戲同人‧月無缺X韶無非X月無缺



  月無缺打了個哈欠,從回憶中醒過神來,他還不習慣原本只有自己的空間裡夾雜著其他人的氣息,尤其那是淡淡的花香。

  從訂婚那天,韶無非就搬進月無缺家裡,意外的是韶無非看上去是生活得很精緻的人才對,他帶來的行李卻只有幾套衣服,剩下的都是用到才去便利商店買。

  月無缺忍不住多嘴了一句:「我還以為你只帶貼身衣物。」

  韶無非從衣櫃門後探頭道:「要是你願意送我的話,我可以什麼都不帶。」

  像兔子。

  月無缺皺著眉沒有再打擾韶無非,去廚房替自己泡了杯鮮奶茶,月無缺還在想著事情,韶無非纖白的手指已經從他腰旁伸出去,用半抱著他的姿勢取了那杯奶茶。

  「你也太自動了。」

  「因為無缺自己喝的,不會加這麼少糖啊。」韶無非無辜地望著他。

  「你是暗戀我很久了嗎?」月無缺輕輕扣住韶無非拿著杯子的手腕。

  「無缺真小氣。」韶無非放下杯子。

  「沒人說不讓你喝。」

  韶無非眨眨眼,旋即回了自己房間,月無缺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讓他臉紅。

  同居的生活很平淡,韶無非其實很安靜,彷彿這還是月無缺一個人的家,只是他看電影看到睡著後,身上會多一件帶著百花香的毯子,做早餐的時候習慣多做一份微糖的,出門前會習慣敲一敲韶無非的房門。

  韶無非安靜到,其實過了下午五點他就不會出房門,月無缺說他比僧侶還規律,韶無非只是笑了笑,月無缺沒有錯過他摩娑在杯緣的指尖,問韶無非的時候,他或許存了幾分故意:「我晚上要去文化中心一趟,你要一起嗎?」

  「白天的話,就去。」韶無非的笑容看起來太過慘白,月無缺沒忍住伸手碰了碰他的臉頰。

  韶無非愣住後,歪頭磨蹭著他的掌心。

  「你是兔子嗎?」

  「是狼。」

  「色狼?」

  「對象是無缺的話,可以喔。」

  月無缺笑了笑,不置可否,韶無非在他掌心親吻,輕聲說:「早點回來,未婚夫。」

  有時候他覺得韶無非太認真,比如現在,月無缺吻在韶無非眼角,韶無非只是閉上眼,並沒有避開,於是月無缺又感覺,或者認真的是自己。

  倘若被劍謫仙知道了自己的婚事,大約要說他過於草率,只是看著韶無非的臉,月無缺總是想試試看。

  月無缺戴著韶無非送的粉紅耳機走在文化中心外的走道,今天沒有文創市集,有的只是慢跑的人、騎腳踏車的人、遛狗的人,往日他習慣邊聽周遭的聲音、邊散步,不過今天韶無非和他交換手機,於是他只能依照韶無非說的,聽著手機裡唯一一首琴曲,其實月無缺後來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照著韶無非說的做。

  只是韶無非偶爾的任性,總讓月無缺想縱容。

  認識他的人會說他變了,月無缺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向來恣意任性的自己,會只因為家裡多了一個兔子般的人就想回家嗎?

  「他說,他是狼。」月無缺喃喃著,沒聽見身後傳來的喘息聲,就這麼被一隻巨大的黃金獵犬撞到馬路上──路上有違規左轉的轎車以及迴轉的機車,月無缺很快被撞飛到地上,他看著地上的血跡,視線逐漸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