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好好1.2

霹靂布袋戲同人‧月無缺X韶無非X月無缺




  韶無非總讓月無缺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月無缺繞了整個展示空間第三次,才終於在背後傳來的花香中找到韶無非。

  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月無缺不動聲色地走過去,從韶無非身後接過他懷裡那一堆書,韶無非回眸眨眼,從月無缺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見他睫毛落下的陰影。

  「我還以為你會從背後抱我。」

  讓韶無非的話提起了幾分精神,月無缺問:「我們是那種關係嗎?」

  韶無非將手背在月無缺眼前晃了晃,「不是嗎?」

  中指上的訂婚戒指非常醒目,和月無缺手指上的一對。

  「出了百貨公司我就不戴了。」

  「做甜品的時候確實戴著戒指不方便。」韶無非深以為然,隨後他手指點了點月無缺眼下,「都熊貓眼了,無缺公子。」

  月無缺沒好氣地拉開韶無非手腕:「你沒洗手。」

  「我都用右手挑書。」

  「我很意外訂婚後第一個約會地點是義賣書展。」

  「除了花以外,我最喜歡書,而且賣出去的錢還能幫助人,不是很好嗎?」

  「你選的書都是你要看的嗎?」月無缺掃過書脊,幾乎都是繪本。

  韶無非摟住他的手臂道:「不然我們以後多生幾個?」

  月無缺敲了敲韶無非的額頭,韶無非順勢吻了月無缺的戒指。

  替韶無非結帳後,月無缺主動提起裝書的紙袋,韶無非則順勢牽住月無缺的手,他們走出百貨公司,一步步走在被陽光穿透的樹蔭上,韶無非哼了什麼調子,月無缺總覺得很耳熟,只是想不起來。

  「無缺,你不說出了百貨公司就要拿下戒指嗎?」

  「你是說被你牽住的那隻手嗎?」

  「對啊。」韶無非說著,又將五指緊扣住對方指縫。

  「無非,你的一舉一動都在讓我誤會。」

  「嗯,我知道。」

  「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要是你喜歡上我的話,我就等於有永久豁免權?」

  「醒醒。」

  「我還是想問,是我真的沒關係嗎?」

  「提議的人不要自己先後悔。」

  「我沒後悔,但我怕你反悔。」

  月無缺停下腳步,轉頭靠在韶無非耳邊道:「你還是多考慮你自己。」

  那角度在外人看來很像親吻。

  ──所以說,在甜品店初次見面的時候,當坐在他對面的韶無非拿了文件讓他簽,月無缺真的很懷疑現在的房仲都怎麼教的,如果不是看在今天的飲料有加了一點酒(月無缺真想開除現在值班的舒龍琴心,他是想喝酒,不是酒精性飲料),以及韶無非整個手心都是汗又面色蒼白,月無缺肯定已經攆人走了。

  「所以你剛剛說什麼?」月無缺把玩著手中的蜘蛛玩偶,打了個哈欠。

  「月無缺先生,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木質的天花板,暖黃的光打理過垂吊的乾燥花,柔和的琴聲中,令人心跳加速的酒精飲料。

  韶無非的眼神看上去再認真不過。

  





用最不容易造成身體負擔的字數緩更。
如果願意幫我填寫印調我會很開心:https://forms.gle/fr55P9tmuGFPoMvR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