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好好1.1

霹靂布袋戲同人‧月無缺X韶無非X月無缺


  ──無缺,好好善待你自己,這是我最後的要求。

  ──傻無非,這種時候為什麼不說你愛我?

  

  月無缺從兒時就經常被拉去宮廟收驚,他也曾經問過原因,劍謫仙說是他睡覺的情況太過嚇人,經常夜起嚎哭,月無缺並不承認自己有這種狀況,他只是覺得自己失去了什麼,所以一直在尋找而已,他才沒有哭。

  隨著年歲漸增,他覺得自己忘記的事情漸漸多了,然而這不妨礙他活著,於是假日夜裡他走在文化中心外緣的文創市集,走馬看花地散著步,偶然間被幾隻做工可愛的蜘蛛玩偶駐留腳步,他伸手出去,卻碰到另一手纖白的指尖,他立刻收手,和他看上相同玩偶的人,對著他笑笑,買了兩隻,一隻送給月無缺,月無缺原本不想收,不過在一輛車駛過、車頭燈照亮他的面容以後,月無缺看見對方美麗的容顏一愣。

  那個人在哭。

  月無缺不曉得自己怎麼搞的,他不只收下了蜘蛛,還問攤主能不能做狐狸。

  「是狼。」那個人哽咽道。

  「好,狼,你能做嗎?」

  攤主面色古怪地看著這兩個分明是陌生人的人對話默契到幾乎像是讀了對方的心,可是她好像不該說什麼,於是攤主講了一下工期和大概的價位區間,月無缺爽快地付了訂金,回過神,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從此以後月無缺就經常發呆,舒龍琴心說他是戀愛了,月無缺無言以對。

  他坐在甜品店窗邊的位置,看著透進大片玻璃的光下,那個人所贈與的蜘蛛娃娃,月無缺隨身帶著這個娃娃,劍謫仙看了月無缺的神情,也都覺得應該是戀愛無錯了,雖然他不認為弟弟應該這麼早談戀愛。

  吃掉一整塊重乳酪蛋糕以後,平日下午的店門才終於被開啟,月無缺本來沒打算在意,反正劍風雲的話會自己過來找他,不是劍風雲的話,那來人就跟他沒關係了。

  正對著冷氣口的位置很冷,只有月無缺會坐,月無缺閉上雙眼分析起乳酪的餘韻,卻聽見對面有聲響,他張開眼,看見的是一頭櫻色長髮的美人。

  有過夢丹青的案例,月無缺無意斷定對方一定是女的,他更在意的是這裡這麼空,為什麼非要坐他對面不可。

  「你是月無缺,對嗎?」

  聲音比夢丹青堅定一點,感覺是男的。

  「房地產的話,這塊地不是我名下的。」

  來人笑了,「你好啊,我是韶無非,風雲讓我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