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佔據(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舒龍琴心X劍風雲



  劍風雲聽舒龍琴心說他不會作夢的時候表示很羨慕,劍風雲自己總是在做惡夢,只有舒龍琴心睡在旁邊的時候好一點。

  舒龍琴心則覺得是報應,他夢見兩個人都穿著古裝,自己永遠走在劍風雲身後,喜歡他,然而即便將情愫盡付琴音,劍風雲永遠也不懂,劍風雲擔負的責任太重,哪怕自己在劍謫仙忌日和劍風雲挑明自己的心意,說願意和劍風雲站在一起,劍風雲只是做著他最不擅長的事情,逃避。

  夢境裡面,決戰前夕,劍風雲總算接受了自己的心意,兩個人耳鬢廝磨,劍風雲不熟稔地替他手淫,舒龍琴心閉緊雙眼,邊喘邊找到劍風雲的唇瓣吻上,熱氣在彼此口中交流,舒龍琴心勉強自己睜開眼,看見的是劍風雲第一次露出的、毫無防備的面容──

  舒龍琴心猛地醒過來,下腹一陣濕黏。

  腦子裡總閃現把劍風雲身上包得緊實的衣服一件件脫下的模樣,舒龍琴心覺得自己又硬了。很煩,雖然做為男性,他本來就會晨勃,但又不用每次都紓解,換成……春、春夢就更討厭了,如果被人發現自己一起床第一件事是洗內褲,人家會怎麼看啊……雖然應該是不會有人看到。

  舒龍琴心嘆了口氣,正好月無缺打電話過來,他無力道:「在吐槽我之前,我想知道你怎麼讓你家戀人跟你同居的,對,不用猜了,是劍風雲沒錯。」

  「……琴心?」

  等等,為什麼是劍風雲的聲音?

  「琴心,你想和我同居?」

  「風雲,你怎麼會拿無缺的手機?」

  「我帶貓咪到無缺家作客,我的手機沒電了,想說和你說一聲。」

  「這樣啊,風雲,剛剛你什麼都沒聽見。」舒龍琴心倏地掛了電話回去洗衣服。

  門被打開的聲音響起時,他還覺得心虛,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結果劍風雲已經拿了面紙替他擦去臉上的水珠。

  「琴心,你衣服都濕了,換一套吧。」

  「你怎麼過來了,我沒整理房間……」

  劍風雲將舒龍琴心不安分的髮絲順回耳後,「你不接電話,我怕你出事。」

  「我沒……我想跟你說我沒聽見,你會生氣嗎?」

  劍風雲搖搖頭,從舒龍琴心身後抱住他說:「你還好嗎?」

  「不太……也許還可以。」

  「琴心,你不老實說的話,我會很困擾。」

  舒龍琴心嘆了口氣,老實交代自己夢到對方死前總算接受自己,那決絕又春意盎然愛戀夢境。

  劍風雲聽完以後說了讓舒龍琴心意想不到的話:「琴心,我能幫你脫衣服嗎?」

  「……什麼?」

  「你穿著會著涼。」劍風雲先是脫了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壯的上半身,接著拉起舒龍琴心的衣襬,舒龍琴心趕忙阻止他。

  「我可以自己換。」

  「琴心,我脫是因為我想洗掉你的記憶,今天都讓我來,好嗎?」

  「我不要,一直以來都是你在顧忌我,我……」舒龍琴心尚未說完的話被劍風雲嚥下,劍風雲一手抬著舒龍琴心的下顎,一手伸進他睡褲裡。

  「這孩子很兇。」

  「別鬧我。」

  「琴心,你想當我戀人,想和我同居,不就表示我們該在一起截長補短嗎?我聯想力差,也不夠通人情,反過來說,你的弱點,我也能幫你。」

  「你別一邊碰別人,一邊說情話……」

  「這是我的真心話,是情話嗎?」

  舒龍琴心窩在劍風雲懷裡喘起來,劍風雲在他耳邊低喃:「琴心,我們做吧。」

  舒龍琴心好半晌才找回一點點理智,推著劍風雲道:「你的貓呢?無缺,無缺怎麼說?」

  「琴心,這種時候,連無缺的名字都不要說。貓咪借放在無缺家裡了。」

  舒龍琴心還想轉移注意力,劍風雲已經把舒龍琴心的手指按進褲子裡了,舒龍琴心紅著臉喃喃道:「在做什麼啊?」

  「做琴心和我都愛做的事情。」劍風雲蹭吻著舒龍琴心,舒龍琴心靠上浴室牆角,劍風雲逐漸懂他的身體哪裡敏感了,舒龍琴心頭有點暈,他咬上劍風雲肩膀就不肯放,劍風雲也由著舒龍琴心咬,然後把自己的身內拓得更寬,一個易位,他拉著舒龍琴心跟自己蹲下,然後把自己擺弄成他們第一次成功的體位。

  「風雲?」

  「你的和我的記憶,一起洗掉,之後你只要記得,和劍風雲在一起的時候都很好就可以了。」

  「你又寵我。」

  「琴心,這個姿勢很累。」劍風雲無辜地眨眨眼,舒龍琴心扁了扁嘴,把自己送進去。

  「你再這樣下去,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嗯,像你、你說的那樣,同居?」

  「才不要,會被你寵壞。」

  劍風雲後穴一縮,舒龍琴心沒辦法,只好專心抽插,聽劍風雲在耳邊的喘息,他恍惚想著,下一個被劍風雲的記憶侵占的地方,會是哪裡呢?結果一不小心做得太狠了,劍風雲都射了,舒龍琴心還在進出,扯出粉色的嫩肉,劍風雲伸手摸向交合處,揉弄起舒龍琴心拍在他臀部的囊袋,舒龍琴心這才回過神來。

  「抱歉,我馬上……」

  劍風雲吻住舒龍琴心,又是不斷收緊後穴,「琴心,全部給我,別射外面。」

  被這樣一激,舒龍琴心真的高潮了。

  劍風雲摟著舒龍琴心深吻,舒龍琴心邊悶聲說:「你根本不曉得我對你的慾望多深。」邊任由劍風雲替他洗澡。

  「沒關係。」

  「我會不知分寸。」

  「琴心太有分寸了,我反而很苦惱,我希望你更想要我陪你。」

  「你會被我煩死。」

  「我不覺得,琴心,我想跟你同居。」

  「……風雲,轉過身去,我幫你清理。」

  劍風雲依言翻身靠在牆上,舒龍琴心一邊掏弄一邊說:「要是你討厭我了,我會很難過。」

  「我不會討厭琴心,而且你沒發現我也很煩人嗎?」

  「沒有啊。」

  「我每次都讓你射裡面,我手抅不到,總得靠著你才能清洗裡面,你不煩嗎?」

  「為了這種事情煩,不是太過分了嗎?就像不想生孩子,又不戴保險套一樣。」

  「琴心,但我想要你的孩子。」

  舒龍琴心紅著臉敲了劍風雲的額頭。

  「還有啊,我不想讓你看到我早上洗內褲。」

  「那我幫你洗。」

  「我是說,很羞恥。」

  「琴心對我有慾望,夢見我,我覺得很好。」

  「……不想理你。」

  劍風雲輕笑出聲。

  洗完澡後劍風雲拉著舒龍琴心躺在床上,「我希望你放鬆一點,琴心。」

  舒龍琴心選擇背對劍風雲。

  劍風雲的指尖在他背上點點畫畫。

  「琴心,明天吃什麼?」

  「蘿蔔糕吧。」

  「琴心,同居的話,除了我可以幫你洗衣服、洗碗盤,還可以在你做夢之後,直接做一次,就不一定要早起洗褲子了。」

  「……為什麼聽起來都是我在利用你?」

  「我不也在利用琴心的喜歡嗎?」

  「是你人太好。」

  「琴心以外的喜歡,我不會回應的。」

  一陣良久的靜默後,劍風雲靠在舒龍琴心背上輕聲說:「我在你身上寫我的名字,所以琴心這輩子都是我的。」

  「……」

  「……」

  「那就同居吧。」

  舒龍琴心很小很小聲地說。

  劍風雲摟住舒龍琴心的腰,舒龍琴心轉身給他一個吻,劍風雲把吻加深。

  「琴心。」

  「別講。」

  「那我用手幫你?」

  「不用……。」

  「琴心?」閉上眼裝睡了啊?劍風雲失笑,將被子往上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