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好好1.4-1.5

霹靂布袋戲同人‧月無缺X韶無非X月無缺



  有人說怕什麼來什麼,這對劍謫仙和月無缺而言都是。

  醫院並不如電視劇裡一般,只存在白色,不同的醫院有不同的顏色,然而說到底都是生死交關的地方,劍謫仙好不容易停好車,卻因為超過了醫院的探視時間,只得從急診區穿越進去,期間他還撞到了一個粉色頭髮的人,劍謫仙急匆匆和對方道過歉後隨即搭乘電梯往上。

  這個弟弟從小讓他操了不少心,小時候的月無缺幾乎只和劍謫仙一個人說話,大家都懷疑這孩子是自閉症,也帶去醫院檢查過數次,經歷過物理治療以及心理治療,在那件事之後,他以為月無缺好了,劍謫仙怎麼也沒想過自己還有一天需要為了月無缺踏進醫院一次。

  當劍謫仙打開門,三人房裡一張床是空的,一張床上有人正在打手遊,剩下那張床……劍謫仙拉開布簾,看見的是月無缺的睡臉,「無……」

  「月無缺!」

  劍謫仙看了一眼不久前才撞到的人,不懂他怎麼就撲到月無缺身上。

  而且好像在憋著眼淚。

  劍謫仙的預感告訴他,比起緊張,他應該先感到尷尬。

  安靜了好半晌後,劍謫仙才點了點韶無非的肩膀,韶無非這才注意到原來還有這麼一個大活人在。

  「呃,我是無缺的哥哥,劍謫仙。」

  韶無非點頭,「抱歉,我是無缺的……朋友,我叫韶無非,是我打給你的。」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無缺的手機會在你那裡?」劍謫仙回憶起來,打給他告訴他月無缺進醫院了的人,確實也說是月無缺朋友。

  韶無非微微後退,手便被握住,他趕忙轉身,看見月無缺無奈的表情。

  「無缺,你不裝睡了?」劍謫仙問,從他看見月無缺裝睡開始,他就知道人一定沒事了。

  「你們很吵。」

  韶無非縮了縮手,又讓月無缺扯回去。

  「我不是故意的。」韶無非訥訥道,「你還痛嗎?」

  「你是有心的,只是小傷而已,馬上可以出院。」

  「我沒想吵醒你。」

  「我不是說那個。」月無缺撐坐起身子,韶無非趕忙上去扶他,剛伸出手的劍謫仙第二次感覺自己應該要尷尬。

  月無缺拿出自己的證件夾以及錢包給韶無非,「幫我辦出院。」

  「我可以嗎?」

  月無缺點頭,韶無非便離開了。

  劍謫仙看著韶無非的背影離去後才嘆了口氣,「怎麼回事?」

  「車禍。」

  「我知道你車禍,風雲都說過事件經過了。」

  「沒枉費他當警察。」

  「無缺,你知道我要問什麼。」

  「但我沒有要說的意思。」

  「無缺……」

  「哥,我長大了。」

  「但我還是你哥。」

  月無缺正要說什麼,韶無非已經進來了。

  「我不能幫你辦出院。」

  月無缺看著韶無非額上的細汗,下床撐著一拐一拐的步伐,摟住韶無非的腰道:「帶我回家。」

  「……你哥哥在看。」韶無非小聲道。

  「無非,帶我回家。」

  韶無非沒轍,跟劍謫仙告別後,扶著月無缺出去。

  劍謫仙看著兩人的背影,無奈道:「還不能原諒我嗎?」

  韶無非自然沒有聽見,只是在意著月無缺的勉強,問了句:「需要輪椅嗎?」

  「你揹我就好。」

  「我知道了。」

  「啊?」月無缺被揹起來的時候還搞不太清楚狀況,「我只是說說。」

  韶無非笑了笑,「那我說想和你走一輩子,你說好,也只是說說嗎?」

  「你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月無缺靠在韶無非脖子上,花香濃烈而溫暖,他不曉得自己怎麼會想依靠這麼一個人,然而這個看似瘦弱的人卻能毫不猶豫就揹他起來。

  好奇怪的人。

  「我不是跟你求婚了嗎?」

  月無缺眨了眨眼,一句:是嗎?悶在喉嚨裡。

  韶無非之前他沒想過要和誰結婚,但現在月無缺覺得,是韶無非其實很好。

  空落落的心彷彿被填進了花香一般。

  雖說現實沒有這麼夢幻。

  回到家裡後,月無缺才發現他光是要脫衣服都痛得齜牙咧嘴,本來想放棄,又過不去身上那一身醫院的氣味,打開浴室的門,看見抱著衣服正要敲門的韶無非,月無缺看出他臉上一閃而逝的無措,把人的手腕一扣,也沒出力,韶無非就走進來了。

  「我想你可能需要人幫你洗澡。」

  「如你所見。」

  「無缺,是我的話,你介意嗎?」

  「要是連你都介意,還怎麼結婚啊?」月無缺退了一步,讓韶無非有空間把換洗衣物放在衣架上,「全世界我只不介意你。」

  「……你都說我讓你誤會,明明是你讓我誤會。」

  「不是有句話叫因誤會而結合嗎?和你結婚剛好而已。」

  「我是不是需要蒙眼幫你洗澡?」

  月無缺往前靠在韶無非耳畔,濕熱的氣息噴在耳殼,韶無非嚥了口唾沫,「無非,我連衣服都需要你幫我脫。」

  其實這樣不好。

  韶無非躺在床上,一手手臂蓋住眼,一手伸入褲子裡。

  ──為什麼硬了?

  「無缺……」

  ──你喜歡男人嗎?

  「無缺,我……其實我……」

  韶無非喘息起來,彷彿是月無缺的吐息依然溫潤在耳邊,宛如他的聲音直接從心臟傳來,心跳聲在脹痛胸口,眼前開始模糊。

  「無缺,月無缺……」

  他喘到想哭,手裡一片溼黏,然而明明什麼也沒發生。

  「是什麼也不該發生。」

  韶無非挪開手臂,看著黑暗的天花板,忽然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前行。

  



遇到了點事情沒辦法日更。
第一章就到這裡。
強烈明示有在追的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