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非國定假日(限)

金光布袋戲同人‧戮世摩羅X煞魔子X戮世摩羅




  從普遍的觀念而言,魔,恨深而愛執,張狂肆意,不顧道理。

  戮世摩羅毫不意外在這種情況下產出的「智將」有多低能,然而煞魔子是一個例外,他不是說煞魔子就不蠢了,他是說他感覺不到他是魔,煞魔子太像人,就戮世摩羅所見,煞魔子不恨他,當然也不愛他。

  煞魔子所討厭的戮世摩羅,也只是因為他坐在修羅國度帝尊這個位置而已,準確來說,煞魔子討厭他是因為他是人,恨嗎?不恨的,沒有愛執就不會恨深。

  戮世摩羅坐在王位上晃著蹺起二郎腿的腳,他又想到煞魔子,煞魔子很詭異的是,他既冷靜又不夠冷靜,當然跟其他魔比起來,煞魔子的冷靜讓他根本不像是魔。

  戮世摩羅靜靜地做了準備,所以說他在等,等煞魔子準備好文書資料回來向他稟告。

  煞魔子看見戮世摩羅的時候,嚇了一跳,不曉得是因為戮世摩羅乖乖坐著等他,還是因為作賊心虛。

  「帝尊。」

  戮世摩羅歪頭單手支頤開口:「我說你,也該休息了吧?今天放你假。」

  「帝尊,請不要愚弄煞魔子。」

  「我沒有啊,還是說,」戮世摩羅往後靠,「你是不知道放假是什麼的那種魔?」

  「帝尊可能覺得煞魔子愚笨,但不至於聽不懂。」

  「唉。」戮世摩羅拎了王座旁一罈酒,拆開封紅,一手按著煞魔子的背,讓酒水從煞魔子口中澆灌,剩餘的餵了地,直到酒罈空了,戮世摩羅才將之扔往一旁。

  他靜靜看著全身僵硬的煞魔子,直到對方開始動作,他還有餘暇說一句:「還以為你醉死了。」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煞魔子會吻他。

  戮世摩羅沒接過吻,好歹也知道這是男女之間做的事情,煞魔子又不是女的,他只是覺得好奇而伸出舌頭,滿滿的酒氣和煞魔子的舌頭就一起鑽了進來。

  他挑眉任由煞魔子繼續動作,卻見煞魔子推他推到王座上,戮世摩羅順勢坐下,煞魔子跨跪他的大腿,接著煞魔子伸手,卻是褪下了厚重的軍袍,戮世摩羅看見煞魔子裸露出來的肌膚上全都是傷痕,忽然覺得有點無趣,正要把煞魔子推開,對方卻拉著他的手探向下身。

  煞魔子靠在戮世摩羅唇畔道:「崇拜我。」

  「喔?」

  「你該尊崇我。」

  「你醉了。」

  煞魔子搖頭,將戮世摩羅的手更快地操弄他的性器,自己的指尖則戳進戮世摩羅口中,沾上唾液,然後揉弄起他胸前尚未硬起的乳珠。

  「哈啊……啊……」

  戮世摩羅順著他,替他手淫,煞魔子邊喘邊說:「我是你的王,帝尊……」

  「你啊,到底有沒有醉啊?」戮世摩羅輕笑著,好像總算找到了丁點樂趣,他刻意尋找起煞魔子的敏感點,將口水藉由吻流在煞魔子身上,也加速了擼動的速度,戮世摩羅是個好學生,魔的身體又十分敏感,煞魔子的精液很快就流了出來。

  他還在喘,而他還在看。

  煞魔子的慾望又一次挺起。

  戮世摩羅勾起嘴角,把人抱回房裡。

  後來怎麼了,後來煞魔子射到全身沒力氣,真的請假了一天。

  煞魔子頭很痛,身上都是青紫,看戮世摩羅身上都是吻痕,他覺得胃也很痛。

  他確實壓抑性慾很久,但為什麼偏偏是戮世摩羅?

  煞魔子又皺起眉,大約是第兩萬零三百五十次,戮世摩羅敲著手指,很好心地放了煞魔子的假──然後把他灌醉。

  只因為那天戮世摩羅問:「為什麼你是我的王?」

  煞魔子回:「因為我主宰你的愉悅。」

  於是戮世摩羅開始在煞魔子的身體反應中尋找,他確實很愉悅。

  戮世摩羅裸身趴在半裸的煞魔子身旁,撩起熟睡的魔的髮絲。

  煞魔子浸淫在性慾中的模樣,確實,讓他很愉悅。

  



好久沒寫這個CP。
我本子還沒賣完,還有人要買空煞空本嗎(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