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9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 BGM:小さな恋のうた



09.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從在日新莊的時候就一直被懷疑來歷了,後來在六崇越那邊,武邑率然無意間觸及少陽君的傷口時,卻說他無意探詢過往,有別於其他人,這讓少陽君第一次感受到心動。

  本來按他的年紀是不該知道什麼叫做心動的,可是有那麼一天,他與他共歇在一棵樹旁,少陽君忽然就明白過來,他想和武邑率然一直待在這裡,沒有辰太尋明的過去、沒有八無暇要面對,並不是想逃避應面對的責任,而是靠他太近的感覺太過美好。

  他知道這是如同爹娘之間的情感,和其他人不同,於是那日被解芳霏刺傷後,月影下面對武邑率然過度溫柔的開解,少陽君忍不住就告白了。

  武邑率然愣了愣,良久後只是輕輕頷首。

  少陽君完全不懂這是什麼意思,然而他也不敢問,只是跟著武邑率然回去暫居的客室,他想了一整晚,還是迷迷茫茫的,導致隔日議事的時候,他也有些恍惚,討論事畢,所有人各司其職,武邑率然在西窗月之前先攔下少陽君問道:「少陽,你怎麼了嗎?」

  「率然,我……」

  武邑率然微微側過頭,冠帽上的流蘇跟著傾斜,少陽君聽著自己的心跳聲,忍不住輕聲說:「我喜歡你。」

  「……你說過了。」

  少陽君紅了臉,訥訥道:「我知道。」

  只是沒有更進一步會更退一步讓他心焦,他明明知道武邑率然就是這樣,是會很溫柔地把彼此的界線劃分得剛剛好的人,但是自從喜歡上武邑率然以後,少陽君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做到這點,他越來越想親近武邑率然,最好能知道他過往的所有。

  「我是不是太貪心了?」他呢喃道,卻沒讓武邑率然聽漏。

  「你有想要什麼嗎?少陽。」

  「我……我想要率然。」

  武邑率然緩緩眨著眼,像是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又像是在思索。

  久到少陽君幾乎轉身欲走,武邑率然才困惑道:「我不明白你想要我什麼。」

  少陽君難得低下頭來小聲道:「我想要率然的全部,我想要牽率然的手、想要擁抱率然、還有……」

  武邑率然用鏡子擋住了少陽君的嘴唇,隨後才反應過來般,馬上挪開手,少陽君從遠去的鏡子中看見了自己的唇印和微紅的臉,一時愣住,武邑率然見了他的反應,也望向鏡面,亦是一愣。

  隨後,武邑率然低頭吻在少陽君唇痕上,再將那一塊霧面擦去。

  少陽君對於武邑率然的動作更反應不過來了,但是他能知曉的是,他現在臉很燙,燙到他很想馬上找汪清泉浸進去,想到這裡,少陽君馬上要去做,卻感覺到一股攔阻的力道,他轉頭見著了武邑率然輕聲問他:「少陽,你要去哪裡?」

  他低頭瞧向熱源,卻見手腕上覆著武邑率然的手指,他立刻被釘住了。

  「少陽?」

  「……我要去找泉水。」

  「為何?」

  「我現在全身都很燙,我需要降溫。」

  武邑率然越來越靠近他,最後單手捧著他的臉頰,將額頭靠上少陽君額心道:「好像沒有發燒。」

  「……率然的臉,好像也很燙。」少陽君說著,閉上眼,臉頰輕輕偎上武邑率然的臉,原來是和自己相仿的溫度,他緩緩睜眼,輕聲問:「我能再靠近一點嗎?」

  少陽君開口時吐出的熱氣撲向武邑率然的肌膚,讓武邑率然微微縮了身子,武邑率然道:「已經太近了。唔……」他明明可以閃過的。

  可是他還是任由少陽君孩子氣的吻落到了唇上。

  「少……」話未竟,少陽君接著又親了上來。

  不知究竟幾回,少陽君才總算停下來,帶著罕有的不滿,他不解道:「我就在這裡,你為什麼要親鏡子卻不親我?」

  「這是……成親之前,授受不……」武邑率然越說越小聲,頭也跟著低了下去。

  「成親?」少陽君茫然反問。

  「你不是……是我誤會了。」武邑率然說完忙要走,卻讓少陽君攔腰抱起。

  「少陽,鬆手。」

  「不放,率然你總是走得那麼快,我追不上……你要和我成親嗎?」

  「我以為你說喜歡,是想和我成親的意思,既然不是,我也還沒有稟明師尊,那就……」

  「我要!」

  「呃……。」

  「我要和率然成婚,生好多小寶寶。」

  「等等,少陽,不會有寶寶的。」

  「欸?不會有嗎?」

  「這,可以領養……。」

  「可是我想要像率然的孩子。」

  「像我有什麼好?像少陽的女孩才好……倒是你快把我放下來啊。」

  少陽君依言放下武邑率然後卻仍是抱著他的腰不放,武邑率然想推,卻聽見少陽君在他耳邊說:「像率然才好,率然最好了。但是,率然,你為什麼要親鏡子啊……」

  武邑率然遲疑良久才道:「因為我想成親前不能和你太親密接觸,還有……」

  「還有?」少陽君雙手玩著武邑率然的右手,眼簾微歛。

  「這面鏡子是祖師爺傳下來的,我想,正心以明志……唔。」武邑率然沒有勇氣接下去說的話語全讓少陽君含入口中,武邑率然知曉他聽懂自己的意思了,雖然臉很燙,但他還是閉上雙眼。

  ──正我心意,明屬君之志。

  




  



翻譯:簡單講就是跟祖上說少陽君這個人我武邑率然要嫁娶。
我連喊三天了還是沒看完十六集,希望這篇寫完我就能看了。
我一直覺得這題有點奇怪,如果喜歡一個人很容易就會忘記界線的,但是說是男友力,卻又要把界線拿捏得剛剛好,是不夠喜歡還是太過理智呢?於是寫出了好像很離題的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