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傾瀉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 突破次元壁。
  • 2021/04/08編劇訪談一直業配的鍋。
  • 依舊和正劇對不上時間軸。



  ──應該讓少陽君來才對。

  腦海裡傳來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武邑率然舉目四望,卻聽見少陽君的嗓音問他怎麼了,武邑率然一邊說著無事,一邊轉向少陽君所在的位置,只見對方全身都變得肉嘟嘟的,成了三歲小童的模樣,手上所持器物也成了一盤小酥餅。

  「……少陽?」

  「吾乃酥餅精魂,雲中陌客‧非九容,別號少陽君。」看那位小少陽君說話同時手也不忘比劃著動作,武邑率然一時忘了先問這是怎麼回事,只擔心到少陽君手上那盤小酥餅會不會甩出去。

  眼見武邑率然沒有對他的自我介紹有任何反應,小少陽君端著那盤點心,趴搭趴搭過來撞上了少陽君的腿,隨後煙霧瀰漫,少陽君成了原本的身量,武邑率然還來不及訝異,少陽君已經取過一塊小酥餅叼在嘴邊朝武邑率然餵了過去,乳油的氣味頓時在口中高漲,武邑率然感受著自己微妙高漲的心跳,慢了一步才察覺少陽君並不只是餵他,嘴唇還在他的唇瓣上流連忘返,武邑率然一時紅了臉。

  「少、唔。」好沒容易嚥下了口中的小點,武邑率然卻馬上又被塞了另一塊進去,這次隨之而來的還有少陽君的舌頭,少陽君的唇舌都是小酥餅的味道。

  跟其他的相比,武邑率然先一步想到的是,這該不會是什麼邪術?少陽君是否生病了?

  然而少陽君一直吻他,讓他無法好好思考,他想讓少陽君停下來,卻不知道為什麼少陽君的力氣這麼大,始終將他死死按著。

  直到整盤酥餅都沒有了,少陽君才放過他,武邑率然喘息片刻後,方有餘裕問:「少陽,你沒事吧?」

  「吾必須尋一愛吾之人,接吻到酥餅的味道消逝,才能從精魂狀態回歸原身。」

  「啊?」

  少陽君對著他露出了未曾見過的甜軟微笑,接著把武邑率然按上床,細細吻著武邑率然的嘴唇,彷彿他的嘴唇才是最好吃的那份點心一般,舔咬的力氣既輕柔又撓心。

  一時不察,武邑率然已經被褪去了一身衣服,才起的一點反抗心思全讓少陽君的吻給按下去。

  ──愛少陽?我嗎?

  武邑率然恍惚想到,隨後這個想法也讓少陽君更加大膽的親吻與動作晃散了。

  ──「率然?我敲門你都沒有回應,才擅自進來,希望你、唔。」

  武邑率然滿臉潮紅地張開眼,坐起身後望見少陽君便攬著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少陽君錯愕地睜大了雙眼。

  「沒有酥餅的味道了,少陽你沒事了……怎麼了嗎?」武邑率然看著少陽君滿臉通紅,迷迷糊糊地,一時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少陽君總是站得挺直的身姿難得萎靡下去,他整個人縮成蹲姿,直面牆壁,抱膝低頭道:「率然,你要娶我了。」

  「什麼?」武邑率然眨眨眼,好不容易找回一點清明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把夢裡的情節延續到了現實,對少陽君踰矩了,而一時呼吸困難。

  「你不娶我嗎?我都被你親了,是要懷孕的。」

  「等、」

  「懷胎是不是要十個月啊?未孚會先出世吧,這孩子會有未孚當兄姊了。」

  「少陽,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接吻會懷孕的,可是我,能成功誕下這個孩子嗎?」少陽君撫向自己的腹部。

  「……」武邑率然嚥下那一陣微妙的失落說:「少陽,接吻不會懷孕。」

  「率然騙我,率然不想娶我。以前遇到過的姐姐們說過,男人不想娶的時候,什麼謊話都扯得出來。」

  「你這是在說什麼啊……真的不會懷孕的。」武邑率然尷尬地不知道該不該跟少陽君解釋,要洞房花燭才會懷孕,儘管他也不曉得洞房是怎麼回事。

  少陽君緩緩站起身,忽然出手,武邑率然措手不及,讓對方摟得正著,那吻也落在武邑率然唇上。

  少陽君稟著氣,直到真的需要呼吸了才鬆開武邑率然道:「這樣換你會懷上我的寶寶了,你要嫁給我。」

  「……啊?」

  眼見少陽君似是負氣離去的背影,武邑率然茫然之餘,兩個念頭同時而起。

  ──你是因為懷孕了才想跟我成親?

  ──我都還沒怪你欺騙我的事情。

  隨後他想起夢裡纏綿的吻,還有適才兩個真實的吻,以及夢中少陽君所說的話,臉騰地一下更加豔紅起來。

  他之所以對少陽君自陳是辰太尋明一事感到慍怒,是因為這初生的情愫在對方的年齡之下,顯得過於背德,如果早一步知曉,他或許就不會……為何偏偏是在這種時刻明白自己的心意?

  武邑率然坐在床上縮起身子,卻怎麼也無法消褪雙頰的燙熱。

  

  

    


都是編劇說要讓少陽君代言小酥餅的鍋,我就想說我想看酥餅小精靈少陽跟睡傻了的率然。這恐怖的年齡差,真的是我吃過最犯罪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