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金光布袋戲同人‧上官鴻信X俏如來X上官鴻信




  鑄心成功的人跟鑄心失敗的人有什麼相同的?

  ──他們都沒有心。

  

  俏如來說,他絕對不會成為默蒼離,但是對上官鴻信而言,不能成為策天鳳的,才是失敗品,所以俏如來看他是鑄心的失敗品,而上官鴻信看俏如來,則是模仿策天鳳的失敗品。

  儘管俏如來也給他一模一樣的稱號。

  上官鴻信看著和自己極其相似的俏如來,眼神沉著,就這麼個軟弱無力的人和自己相比?未免可笑,他懂的遠遠多於對方,他會的是羽國皇室最高強的寰宇詔空,俏如來拿什麼跟他比?天運?上官鴻信自己也活下來了,憑什麼說他就是失敗品?

  於是他想試試,俏如來還有心嗎?有心的人,注定要被琉璃樹壓垮。

  上官鴻信繞開自己的鬢髮,往前走了一步,俏如來皺著眉看他,未置一詞。

  隨著他越來越近,俏如來越是眉頭深鎖,他們現在在的是天擎峽,上官鴻信不會在意這裡發生了什麼,俏如來卻不同。

  他不想上官鴻信擾了他的祭奠,起身欲走,卻讓上官鴻信攔下了。

  「你又想做什麼?雁王。」

  「我想知道。」

  「哦?有什麼是你不懂而俏如來知曉的?」

  「我要你,愛上我。」

  「……」

  「這事可能不可能,我想知道。」

  「你拿錯劇本了吧。」

  「不,沒有。」但是我也不打算告訴你原因。上官鴻信的臉上很明顯就是這麼寫的。

  俏如來不是很想理他,燒完最後一疊黃紙,起身就走了,上官鴻信也沒攔,只是抬頭看著最高處,心想,當初默蒼離的頭顱被高舉的,是哪座山頭。

  


  在那一聲「注意聽」之後,上官鴻信接下了俏如來癱軟的身體,心裡有那麼一瞬間想,如果換成是他和俏如來在地門的世界裡,大智慧會如何安排,然而不管哪種,對他來說都一樣是愚蠢得令他難以呼吸。

  他怎麼可能接受大智慧的安排?大智慧過於愚昧,稱作智慧簡直妄念。

  於是他將俏如來推往地門,任由他與大智慧做一場美夢,無災無痛,沒有背叛,沒有冤仇。

  他心裡有點失落,因為他沒有心,所以得不到答案,要是他有心就好了,有心的話,也許策天鳳不會拋棄他,也許俏如來會愛他,也許……也許他就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那麼多的英雄去撐持自己的空虛,否則誰看他都是同樣的,虛無。

  是的,上官鴻信本來就是一個虛無無儔的人,他的存在就是一個棄子,活在棋盤上卻成了下棋的人,反轉所有人的想法,由自己去創造全然不同的人生。

  策天鳳,我不遂你所願。

  當日發的誓逐漸蒼白。

  俏如來要是愛他。

  是不是能證明什麼?

  上官鴻信靠坐在琉璃樹邊,伸手朝向不知是誰的琉璃串,遙想當年,默蒼離必然也是被殘存的心壓得無法喘息,可笑他都沒心了才明白那時候拋棄他的策天鳳居然有心。

  真冷。

  寒雨飄零嵌進樹枝之間,上官鴻信卻沒有撐傘避雨的意思,他只是又想起來,海境那時候的事情,北冥皇淵很失敗,但八紘穌浥成為了英雄,光是知道後來醒來的欲星移和夢虯孫之間的對話,他就寬心了一些。

  然後有那麼一天他又遇上了俏如來。

  俏如來看著他,眼神看上去更像策天鳳了。

  上官鴻信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俏如來下顎,吻了上去。

  果然這吻對俏如來造成不了任何影響,俏如來就似老僧入定,看病人般地看他。

  上官鴻信恍惚間又想起自己大喊著:「你憑什麼放棄我!」的聲音,退了兩步後笑了起來,越笑越似發狂。

  「何苦。」良久後他才聽見俏如來說。

  上官鴻信只是望著他,很久後才夢囈般問:「俏如來,你會愛我嗎?」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應作如是觀。雁王,你是我執了。」

  「不執著,如何活?」

  「上官鴻信,你還有心。」

  「我沒有。」

  「你有。否則你不會問我,我是你最不願意問的人。」

  「誰來愛我,有差嗎?」

  「有差嗎?你說呢?」

  「必須是你,因為你……」

  「因為我是墨家鉅子,一個你得不到也不想得到的身分。」

  「你自以為洞悉我什麼?」此時的上官鴻信彷彿十歲時初見策天鳳一般,忽然變得那樣幼稚而自負。

  「你是世界上最不希望他死的人。」俏如來的慈悲相看得他更加不爽。

  「喔?我是世界上最欲殺他後快的人吧?」

  「你是嗎?」

  「我自然是。」

  「那你為何自稱高鴻離?」

  「與你何干?」

  「那策天鳳因何改名默蒼離?」

  「干你何事?」

  「上官鴻信,你有心。」

  「我沒有。」

  「你只是鑄心失敗,你沒有失去心,它只是變得扭曲。」

  「你少胡說八道!我沒有那種脆弱不堪的東西!」

  「那你為何要我愛你?」

  「因為我……!」年幼的上官鴻信正要辯答,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

  他為什麼執意要俏如來?誰都可以吧?為什麼一定要是俏如來?

  俏如來走到他面前蹲下,雙手捧住他淚流滿面的雙頰。

  「因為不是我愛你不行,你接受不了其他人,但你也不想接受我,所以你將不斷考驗我,證明我是失敗品,一次、兩次、無數次。」

  「你說謊,還有人愛我,我有霓裳,我有師尊……」

  「雁王,沒有了,你剩下你自己了。」

  「我……」

  「所以你需要我,無論我愛你、恨你、怨你、憐你……你都需要我的存在,否則你活不下去,在一個沒有策天鳳的世界裡,你活不下去。」

  「我……!」

  「要是你懂了,就來找我。」

  「你必不遂我心願。」

  「我必不遂你心願。」

  他們同時說,隨後俏如來化作一縷檀香,爾後上官鴻信在自己的寢宮醒來。

  他禪讓。

  他前去找俏如來。

  這個人必須愛他憎他憐他惱他,但不能對他無動於衷。

  為此他所需要的是──

  



  「你不是看過我的故事了?」

  這是他們的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