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高塔(限)

金光布袋戲同人‧俏如來X蒼越孤鳴

  • 下戲AU



  在更衣室裡見著蒼越孤鳴時,俏如來悄悄將門鎖上了。

  蒼越孤鳴第一眼見著俏如來卻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對方滿臉鮮血不過是戲劇效果,他走上前去替對方拍掉身上塵沙,才告一段落站起身時,俏如來順勢低頭吻上蒼越孤鳴的唇。

  蒼越孤鳴失神片刻便理解過來,想必俏如來已經將門鎖上來才敢如此,他溫馴地張口任由對方與溫文外表不同地急躁侵略,俏如來的舌尖不斷頂著蒼越孤鳴的喉頭,讓他有些泛淚。

  這漫長的一吻結束在俏如來舔了舔他睫毛上的殘淚。

  「好久不見。」

  蒼越孤鳴輕笑一聲,「順序是不是反了?」

  「我還沒說,其實我想更本末倒置些。」

  「怎麼說?」

  「別勾引我,王上。」

  蒼越孤鳴失笑道:「我怎麼勾引你了?……我在國外這段時間你還好嗎?」蒼越孤鳴想伸手替俏如來擦掉臉頰上的假血糖漿,只碰到一下,便讓俏如來避開了。

  「不好。」

  「發生什麼事了?」

  俏如來將蒼越孤鳴沾著血紅糖漿的手指含入口中輕咬,「見不到你,我很不好,我的王上。」

  「現在是誰在勾引誰?」

  俏如來低頭,雙手玩著蒼越孤鳴的手指道:「那你呢?上一場武戲非常帥氣,我看見了,你看起來好像沒有一點想我。」

  「鉅子是吃醋了?」蒼越孤鳴往前靠,輕舔起俏如來臉上的糖漿。

  「……我吃醋,王上吃糖嗎?」

  「我不曉得這有什麼好吃醋的。」舔不掉的地方,蒼越孤鳴便輕咬上俏如來的皮膚,俏如來緊閉起單邊眼睛,蒼越孤鳴用唇蹭了蹭紅起的位置,「痛嗎?」

  「……痛痛,要王上呼呼才會好。」

  「噗。」

  即便厚臉皮如俏如來,被心上人笑了也是微微紅了臉。

  「我就不能幼稚一回嗎?」

  「可以,孤王允准。」直到舔完俏如來皮膚上所有糖漿,他閉眼磨蹭著對方鼻尖道:「我也很想你。」

  「但我聽了還是不開心。」

  「怎麼了?孤王親愛的鉅子。」蒼越孤鳴緩緩睜眼,睫毛擦過俏如來眼皮,雙眼對上俏如來金色的瞳眸。

  「我看見你倒在奉天懷裡。」

  「原來親愛的鉅子是在吃醋這個。」

  「我也覺得我幼稚,」俏如來垂下目光,伸手掩住蒼越孤鳴嘴唇道:「別笑。」

  「竊笑也不可以嗎?」

  「……竊笑?」

  「通常都是我看著你被人背、被人抱的,偶爾你和女演員對戲我都得吃上好久的醋,你還沒吃滿一缸醋,人見人愛的鉅子,我竊笑一回不為過吧?你知道你在同人論壇的配對人選裡有多熱門嗎?」

  「說得好像你沒在裡面。」

  「不過滄海一粟。」蒼越孤鳴隔著俏如來的手啄了啄他的唇。

  「原來王上真是醋缸。」

  「是醋缸成精了,所以現在來跟債主討債了,俏如來……」

  「嗯?」俏如來一時不察,手被蒼越孤鳴飛速扯下,並奉送上一個深吻。

  他們真的太久沒見面了,自從在片場牽手被來探班的顥穹孤鳴看見了以後,蒼越孤鳴一下戲總是立刻被接走,更別提休檔期間,顥穹孤鳴直接把蒼越孤鳴送出國外,連網路也不准辦,讓他們全然無法聯繫。

  吻著吻著,俏如來的手便摸往蒼越孤鳴下身,卻意外發現對方內著早就褪去了。

  他分開唇瓣,微睜著眼,紅著臉訥訥道:「王上……」

  蒼越孤鳴追上去摩娑著他的唇瓣道:「早就發現你在外面了,鉅子。」

  「這裡的環境無法做到最後。」

  「我只是很想要你,想要到受不了了,你能接受嗎?」

  「王上都這樣說了,俏如來哪有不從的。」

  俏如來解開蒼越孤鳴的項鍊放在一旁,然後一邊啄吻著蒼越孤鳴,一邊將他抱到梳妝檯上,在他光裸的臀部底下墊了毛巾。

  「這毛巾是?」蒼越孤鳴摟著俏如來的脖子問。

  「原本打算用來擦臉的,但王上幫俏如來處理好了,所以用不上了。」

  蒼越孤鳴紅了臉道:「你拿你用來洗臉的……」

  「如果不是王上不讓,」俏如來執起蒼越孤鳴的指尖輕舔道:「本來俏如來也想知道舔拭後穴能不能讓王上更舒服。」

  「胡鬧。」

  「王上寵的。」

  「以後不寵了。免得你老是想亂來。」

  俏如來鬆開手,歪頭傾身向蒼越孤鳴道:「真的不寵寵我了嗎?」

  「俏如來,你的手……」

  俏如來嫣然一笑,手上擼動蒼越孤鳴性器的動作沒有稍緩,「王上,我真的不能用嘴嗎?」

  蒼越孤鳴的回答是直接吻住那雙一直說出汙言穢語的唇,他們交往也有幾年了,早就深明對方敏感點在哪裡,蒼越孤鳴刻意朝俏如來敏感的牙齦與口腔內壁滑動,讓他發出輕吟,俏如來反應過來對方這是在反擊,也不甘示弱地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滿意地聽見蒼越孤鳴壓抑後的呻吟。

  「俏如來。」

  「嗯?王上有何吩咐?」

  蒼越孤鳴雙手一攬,將對方後腦勺按向自己,額心相抵,「我現在就好想要你。」

  「現在只能用手……王上,有件事我想先問呢。」

  「什麼?」蒼越孤鳴眨了眨淚濕的雙眼。

  「見不到我的時候,王上會自己來嗎?」

  「自己來?」

  「手淫。」

  蒼越孤鳴頓時臉紅得像要滴血,趕忙推開俏如來。

  俏如來又不放棄地湊近他問:「王上,會不會啊?」

  蒼越孤鳴瞥了俏如來一眼,眼見對方完全沒有退縮的意思,他無奈地靠在他耳邊低聲道:「我手機裡存有你的睡臉照。」

  俏如來緩緩眨著眼睛,伸手進蒼越孤鳴戲服暗袋,果然取出了一條寫著外文的潤滑液。

  「王上期待很久了吧,是俏如來的不對。」

  蒼越孤鳴咬了咬俏如來的耳朵道:「那換你寵孤王了,親愛的鉅子。」

  「俏如來領命。」俏如來由著蒼越孤鳴在他頸邊吮吻,也不擔心留下痕跡,他們之中,蒼越孤鳴向來是更有分寸的那個,況且就算留下吻痕,也只要上粉遮住就好了。

  他擠了許多潤滑液到手上,小心翼翼地按進久未觸碰的後穴,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潤澤,身上的衣服都被蒼越孤鳴脫完了也只進去一指,蒼越孤鳴咬上俏如來鎖骨道:「那你呢?你會怎麼做?……要我幫你嗎?」

  「……我會看你的戲。不用幫我,現在,還不用。」

  「我拍戲的時候那麼認真,鉅子都在看哪裡?」

  「看王上英俊,看王上可愛,看王上英明神武。」

  「哈。」蒼越孤鳴放鬆下來,靠在俏如來肩上道:「感覺鉅子想著我自己做了很多次。」

  「不多,每天兩三次。」

  「你、」

  「啊,進去了。」

  「……俏如來,你是故意的吧。」

  俏如來笑了笑,「我是墨黑的鉅子啊,王上。」

  蒼越孤鳴悶聲道:「我一週只有三四次。」

  俏如來聞言一僵,隨後氣悶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蒼越孤鳴的悶笑聲擊打在耳邊,讓他更煩躁了,他刻意摩擦過蒼越孤鳴的敏感點,以換得對方的抽氣聲。

  「親愛的鉅子,別鬧。」

  「俏如來駑鈍,不會寵人,更不懂怎麼寵王上。」

  「明明你對誰都很好……」蒼越孤鳴咕噥道。

  「是嗎。俏如來可不想知道別人自己來的時候是玩後面還是玩前面。」

  「……鉅子,注意用語。」

  「王上,該你寵我了,不然俏如來不客氣了。」俏如來說著,忽然又增加了手指,竟是有直接將整手都插入蒼越孤鳴後庭的打算。

  「呃……」蒼越孤鳴倒抽一口氣,「你要孤王怎麼做?」

  「王上,」俏如來分開蒼越孤鳴雙腿,用自己的大腿蹭著他腿根,在他耳邊吹氣道:「王上會想著俏如來,把手指伸進後面嗎?」

  「不會。」

  「那俏如來……」

  「不是你的話,那麼做沒有意義,我的手指和你的感覺起來不同,觸碰自己的慾望時,還能假裝是你,後方就不行了。」

  「……王上又勾引我。」

  「鉅子是想以下犯上了。」

  「很想……」俏如來手上速度更加快,無論前後都照顧到了,讓蒼越孤鳴只能大開門戶、弓起腰任他採擷,蒼越孤鳴的呻吟聲被俏如來吻住,俏如來橫掃過蒼越孤鳴口腔中所有敏感點,將他所有悶哼收入耳中。

  最後他感覺到蒼越孤鳴開始抽搐,俏如來真的將整手伸進去他後庭抽插,在蒼越孤鳴高潮前一刻靠在他耳邊道:「真想現在就要了你。」

  蒼越孤鳴雙腿夾著他的腰,精液射到了他腹肌上。

  隨後便是清理現場與戲服,蒼越孤鳴軟軟地坐在梳妝檯上,半打盹半任由俏如來替他更衣。

  「王上。」

  「嗯?」

  俏如來將他按倒在自己懷中仰躺。

  「鉅子還吃醋啊?」

  「王上吃多少醋,俏如來就吃多少。況且……」

  「況且什麼?」蒼越孤鳴揉揉眼。

  「我們下次什麼時候能見面?在片場以外的地方。」

  「我好像成了高塔上的公主,是嗎?」

  「高塔上的吾王,我們下次能在高塔以外的地方相會嗎?」俏如來傾身吻了好幾下蒼越孤鳴。

  蒼越孤鳴被他吻得笑了出來,「不逗你了,鉅子,」蒼越孤鳴雙手勾住俏如來脖子道:「今晚夜探鉅子住處,鉅子可允?」

  「可是……」

  「果然,鉅子芳名在外,孤王一不在,隨後便有東床快婿了。」

  俏如來敲了下蒼越孤鳴的頭道:「胡鬧。」

  「親愛的鉅子懂孤王的心情了嗎?」

  「才不想懂。王上來俏如來家裡,可就別想著能睡了。」

  「孤王正有此意。」蒼越孤鳴湊上去咬了咬俏如來的嘴唇。

  「看來俏如來要豢養一隻小狼了,愛咬又愛舔的。」

  「不是,是高塔上貪吃的王,等著鉅子餵食。」

  隔日適逢週末,蒼越孤鳴到下午才吃到第一餐不說,後來一路睡到半夜,醒來後下床踩著拖鞋走往客廳,看見俏如來正在看苗王的劇情片段,不住又紅了臉。

  「你……還不夠啊?」

  俏如來回頭把蒼越孤鳴抱了個滿懷,聞著他身上親手洗出來的洗髮精與沐浴乳香氣,無辜道:「俏如來這次什麼都還沒做喔。王上。」

  ……俏如來把他推倒在沙發上時,蒼越孤鳴信了。

  看來這夜晚,還很漫長。

  

  

  

  

  


我好像很久沒發金光文。
我好像被我兒子(?)帶壞了,只想得到肉卻寫不好肉。
我在隔壁棚玩耍,結果早上被隔壁棚兒子搖醒要求繼續打文,晚上回家要睡覺結果金光子婿俏如來狂塞劇情逼我寫。
看劇不是圖個放鬆嗎?照這群屁孩(欸)這樣玩我,我還怎麼補劇啊(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