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11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11. 背影

  雪又悄悄落在眉梢睫毛上的時候,少陽君想起來,前一年大雪紛飛中,借住的他被冷醒,他走出門外,下意識朝武邑率然房門的方向望去。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醒來第一件事總是要找武邑率然,明明幾乎每天都見得到。

  他走在厚實的雪地上,每一步腳印幾乎都立刻被雪所淹沒,看來今天什麼事情也做不了。不想突然加強的風雪,將少陽君的步伐帶偏了,少陽君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後院,後院有一口井。

  少陽君瞇細了眼,好不容易才從雪中辨認出一點白以外的顏色,他雙手往前伸想維持平衡,抓到的是一手的水,他來不及困惑,溼答答的武邑率然就撞進他懷裡,少陽君抱到了武邑率然的腰。

  「少陽?這種天氣,你怎麼會出來?」武邑率然回望從身後抱著自己的少陽君。

  雪漸漸小了。

  「我想、找你。」少陽君的嗓音在風雪中沙啞,武邑率然失笑,拉著他往少陽君來時的方向走,少陽君低頭看著彼此都是一腳深一腳淺的足跡,沒來由地感到安心。

  武邑率然握著自己的手腕處,彷彿是全世界的溫度都集中在這裡。

  直到終於進了房裡,風雪也停了,雖然從來沒進來過,但這裡充滿了武邑率然身上的香氣,所以少陽君知道這是武邑率然的房間,他有些放不開手腳,直到武邑率然進門他才有了實感。

  武邑率然擦拭著自己赤裸的上身,少陽君不解道:「你為什麼身上都是水?」

  「越是冷天越需要磨礪自己的心智體魄,所以我總會在冬天朝自己潑井水。」

  少陽君一愣,低著頭接過武邑率然手中的布巾,替他擦掉上頭的水珠。

  「抱歉,讓你看到我衣衫不整。」

  少陽君搖搖頭,卻不想說話。

  他們之間靜默了很久,才由少陽君的嘆息打破。

  「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勉強?」

  「我不勉強。」

  「你總是讓自己站在最前面。」

  「本來就該如此,我是雲岩武邑的嫡傳人,不,現在是當主了。」

  「可是……」

  「少陽,我們不是要一起走的嗎?一起變得更強大。」

  ──可是我捨不得你。

  少陽君說不出口,他不曉得要怎麼跟堅強到逞強的武邑率然說才好,就跟巍翼剛死的時候一樣,武邑率然不願意接受他的擁抱安慰,然而解芳菲一席話就讓他成功縱任淚水流淌,少陽君覺得自己還是很不會說話,不知道怎麼說,這樣的人生,武邑率然過了二十年,而再怎麼樣,少陽君都只有半歲大而已。

  該怎麼辦才好?

  少陽君想不到方法,只能伸手抹去武邑率然臉上的雪水,武邑率然的臉彷彿是被凍紅的,肌膚宛如雪一般。

  好想親吻他。

  少陽君乾嚥了口,望著他的面容失神。

  武邑率然將衣服穿回去,少陽君才忽然醒過來似地,替他把頭髮從衣服裡拉出來。

  「結髮……」

  「少陽?」武邑率然回頭問,少陽君抱著他的腰,在他背上搖頭。

  「等夏天的時候,我想和你一起去河邊。」

  「河邊?」

  「水不一定是冰寒徹骨的,也可以解暑,不是嗎?」

  「少陽,我不明白你想說什麼。」

  「我希望率然對自己好一點,放鬆一點。」

  「少陽,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我……

  少陽君忽然察覺到懷中一片冰寒,冷到幾乎被灼傷,他用力擁緊,想將霜寒溫熱,換來的卻是雪人的崩塌。

  他眨著眼,落下的雪過後,他才反應過來,他照著武邑率然的模樣做了雪人,而武邑率然。

  ──根本沒能活到冬季。

  所以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覺。

  少陽君回過神,不知道是第幾個冬季,他走在冰冷的河水中,下潛,讓湍流的河水淹沒自己,他睜開眼,彷彿看見武邑率然也在水裡,混紫的黑髮以及紫色的衣袍隨著水流飄起,彷若飛翔,這次少陽君選擇靠上去親吻對方。

  也許讓一切停在這裡是最好的,他早分不清楚寒暑。

  少陽君闔上眼。

  

  

  趴搭趴搭的聲響。

  呼喚的嗓音。

  溫熱的觸覺。

  少陽君彷彿又看見了雪,結果打在身上的冰冷讓他醒過來,這是雨。

  他望著雨勢忽然停滯的方向,看見的是倒轉的武邑率然撐著傘,「少陽,你太傻了。」

  少陽君當即起身抱住武邑率然。

  「你太傻了。」被抱住的武邑率然無奈道。

  少陽君收緊雙手搖頭。

  「是你太逞強,要是你死的時候我在你旁邊就好了。」

  「說了是少陽太傻,哪有人……」

  「我想和率然結髮,想和率然兩不疑。」少陽君眨著濕潤了的睫毛。

  「你是想冥婚嗎……」

  「好。」

  「不好。」武邑率然沒好氣地捏著他的臉頰,「我本來打算等你一百年的。」

  「不要,我忍不了。」

  「少陽是笨蛋。」

  「嗯。」

  傘下,少陽君總算吻到武邑率然的雙脣,是軟的,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