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溫柔(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舒龍琴心X劍風雲

  • 延續〈難為〉的下戲paro



  



  剛結束一場武戲的劍風雲全身是汗,他邊喘息著邊走到正在讀劇本的舒龍琴心身邊,這才發現對方已經睡著了,劍風雲蹲下身子,拿舒龍琴心的手機拍了兩張照片,一張是他正在睡、一張是他剛被快門聲吵醒。

  「風雲?」舒龍琴心揉揉眼睛,劍風雲在將照片傳給自己後,把手機敲在舒龍琴心揉眼的那手手心。

  「琴心,戴隱形眼鏡不要揉眼。」

  「要是無缺聽到,會以為你吃到我口水。」舒龍琴心收起手機。

  「我吃過。」劍風雲一臉莫名,舒龍琴心反應過來,飄開了視線。

  「風雲,你該去換衣服了。」

  「琴心不幫我換嗎?」

  「啊?」

  「今天打戲弄得假髮和衣服都比較亂。」

  舒龍琴心點頭,跟在劍風雲後面進了更衣間,不想劍風雲鎖門的聲音讓舒龍琴心嚇了一跳,劍風雲奇怪道:「你怎麼了?」

  「我想我太緊張了。」舒龍琴心按著自己跳得過快的心。

  劍風雲從他身後扳過他的臉吻了下。

  「這樣有好一點嗎?」

  「……沒有。」舒龍琴心無奈地推著劍風雲去更衣,氣候炎熱,又是拍外景,所以劍風雲裡面沒穿別的衣服,舒龍琴心脫得心虛,指尖無意滑過劍風雲身上的吻痕無數次。

  「琴心,你想在這裡做嗎?」

  舒龍琴心差點摔了那頂做工繁複的假髮。

  「風雲,你在說什麼?」

  「你弄得我很癢。」劍風雲說,「不是故意的嗎?」

  「不是。」

  舒龍琴心被劍風雲鬧得無法繼續思考,只得盡速幫他換回常服,他暗自想著自己不可以再這麼浮躁了,一抬頭看到劍風雲那張臉,舒龍琴心又感覺困擾起來。

  「琴心,今天去你家作客,你的兄弟們會喜歡我嗎?」

  「你們又不是不認識。」舒龍琴心笑了。

  「你終於笑了。」

  舒龍琴心才想說什麼,劍風雲已經輕捏著他的臉頰親上來,舒龍琴心的心跳更快了。

  「我是不是帶壞你了……」舒龍琴心訥訥道。

  「琴心很好,不壞。」劍風雲摸了摸舒龍琴心的頭,舒龍琴心尷尬地拉下他的手。

  「我、我們走吧。」舒龍琴心往前走,劍風雲在他身後說:「每天一次對我來說不算多……」舒龍琴心的雙手交疊著擋住劍風雲的嘴。

  

  結果意外結束得很快。

  劍風雲雖然一個人住,不過大多外食,最多用小電鍋做些簡單的料理,所以舒龍琴心大半時間都一個人忙著準備晚餐,偶爾要劍風雲替他試菜而已,舒龍琴狐笑他們該早點交往,劍風雲才從舒龍琴狐的話裡面聽出來,舒龍琴心真的喜歡自己很久、很久了。

  除了舒龍琴心以外的人吃飯速度都很快,接著他們兩人就被推進舒龍琴心房裡。

  「琴心,你不……」劍風雲迷惘地看著舒龍琴心擋著自己雙唇的手。

  「這裡隔音很差,」舒龍琴心壓低了聲音說:「他們一定在聽。」

  接著就拉著劍風雲開門,眼看趴在門板上偷聽的兄弟們跌倒在地,頭也不回地準備出門,不想舒龍琴狐直接扔裝滿的行李袋給他,要他去劍風雲家度假。

  「一定被發現了。」舒龍琴心在路上嘆息道。

  「我想問,為什麼不讓他們知道我們在交往。」

  「他們都等著看我笑話,我就不想講。」

  意外對方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劍風雲牽起舒龍琴心的手說:「我一直覺得我做什麼都要很努力,才能達到目標,所以今天我也很緊張,我怕被你的家人討厭……我沒做什麼努力,你就到我身邊,我總覺得會很容易失去你。」

  「風雲,你想太多了。」舒龍琴心想了想後說:「其實從我開始做便當給你,就很多人知道我喜歡你了。可是你總是很努力,所以我不覺得是你說的那樣。」

  「所以如果對象是無缺和無非,你會想告訴他們嗎?」

  「我想他們猜到了。」

  劍風雲搖搖頭說:「那不一樣,你喜歡我以及我們在交往不一樣。」

  「是也沒錯……流星?」

  「哪裡?」劍風雲抬頭,星點很稀疏。

  「可能我看錯吧。」

  「琴心,別揉眼睛。」

  「……小情侶不要在路中間吵架。」

  舒龍琴心看了一眼倚在車旁的月無缺,不知道對方從什麼時候開始看的,舒龍琴心想收手,卻被劍風雲整個人拉到身後。

  「劍風雲,你的反應也太奇怪了。」

  「很奇怪嗎?」

  月無缺古怪地看他一眼,「和你交往的又不是我,你幹嘛問我?」

  劍風雲轉頭問舒龍琴心,舒龍琴心摀著額呻吟一聲。

  「風雲,無缺在套你話。」

  「但你說無缺已經知道了……」

  舒龍琴心看了一眼憋笑的月無缺,馬上告別並把劍風雲拉走。

  好不容易到了劍風雲家中,劍風雲先洗手、給貓倒了飼料,才望向縮在懶骨頭上的舒龍琴心,問道:「琴心要先洗嗎?」

  「你先吧。」

  劍風雲走向舒龍琴心,拉著他的手腕道:「一起洗省水省電。」

  舒龍琴心紅了臉,訥訥道:「我誤會怎麼辦?」

  「誤會什麼?」

  「你,一舉一動都讓我誤會你想和我……和我……」

  劍風雲微微側過臉道:「如果你是說上床,只要琴心想要,我都好,琴心不要,我就不想要。」

  「你在慣壞我,風雲。」

  「我沒有。」

  「我又、又沒辦法讓你覺得舒服,甚至還算強暴過你……」

  「琴心,你誤會了,我不想要的話,沒有人能逼我。」

  舒龍琴心遲疑地抬頭,劍風雲笑了笑,將舒龍琴心的手拉入衣服裡,讓帶著琴繭的手指從他的腹肌滑過側腹,直到胸口。

  「你在勾引我。」

  「我是在告訴你,要打架的話,我不會輸,但我……也是在勾引你。」

  舒龍琴心猛地起身抱住劍風雲。

  「不要在這裡,」劍風雲側過頭親了舒龍琴心耳沿一口,「貓在看,去浴室。」

  舒龍琴心靠在他身上說:「可是上次在浴室,讓你很痛吧。」

  劍風雲拍了拍舒龍琴心的背脊,「早就好了,為什麼反而是你有陰影?我說過了,一天一次不算什麼,你可以兩次、三次……嗚嗚。」

  舒龍琴心又用手擋住劍風雲的嘴唇,劍風雲這次卻直接拉開他的手,微微低了身子,閉上雙眼,「要我不說話,不如親我。」

  「劍風雲,你很詐。」

  果然這次也是劍風雲看著臉紅的舒龍琴心先親了下去。

  耳鬢廝磨間,舒龍琴心說:「我要坦誠一件事,其實那次便當菜裡有香菜,是我明知道你討厭還加的。」

  劍風雲脫下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壯的身材,「為什麼?」

  「你對每個人都一樣,我沒辦法確定你有沒有討厭我,我想知道你討厭什麼的時候,是什麼反應。」

  「我沒有對每個人都一樣。」

  「我吃醋啊。」

  「對誰?」

  「靠近你的所有人。」

  「現在你靠我最近。」劍風雲脫下舒龍琴心的褲子,含進舒龍琴心才剛硬起的慾望,他不擅長做這種事,牙齒常常咬到,然而舒龍琴心還是不住喘息,抓著他頭髮以及肩膀的手指都在緊縮。

  「風雲,不要……嗯。」舒龍琴心閉著眼轉過頭。

  劍風雲發現舒龍琴心似乎喜歡被吸吮,於是改了方式,沒多久就讓舒龍琴心射在他嘴裡。

  舒龍琴心好半晌才從高潮中平復過來,他呆呆地說:「今天不可以碰你了。」

  劍風雲吐掉口中精液,漱口後問:「為什麼?」

  「經過一次的話,下次會很難……很難……」舒龍琴心最後兩個字說得很小聲,劍風雲辨認很久才確定是「高潮」。

  「我明天休假。」

  「風雲,不要勾引我。」

  「誰都不可以,但我勾引你是理所當然的,男朋友。」劍風雲脫下身上所有衣服,輕輕抱著舒龍琴心,「你感覺到了嗎?我需要你幫我。」

  舒龍琴心感受著抵在大腿的熾熱,正想伸手觸碰,劍風雲卻從三角櫃裡拿出一條東西,舒龍琴心拿到後,不知道該無語還是羞恥,是潤滑液。

  之前都在旅館做,所以有潤滑液跟保險套,但舒龍琴心對劍風雲家有點陰影,所以他沒想過要再一次在這裡做,遑論帶上潤滑液跟保險套。

  「你要、保險套嗎?」

  劍風雲摟著舒龍琴心脖子道:「不射裡面嗎?男朋友。」

  「我、我以為你想……想上我。」

  「琴心來的話,我才知道我怎麼做琴心比較舒服啊。」

  「你真的會寵壞我。」

  「不會,琴心都顧著寵人,太少被寵了。」

  「我都不知道你會這樣說話。」

  「那是因為你是我第一個戀人。」

  啊?

  舒龍琴心剛好吻到劍風雲嘴唇,便不想分開了,他摩娑著他的唇瓣,然後闖入熾熱的口腔,他不知道劍風雲是怎麼施力的,劍風雲的雙腿纏著舒龍琴心的腰,舒龍琴心卻沒覺得多重,舒龍琴心用手指開拓著劍風雲的後穴,劍風雲的喘息一下一下拍打在頸邊。

  「琴心,可以了。」

  「不可以,我不想再傷到你。」

  「琴心這麼好,怎麼會喜歡上我?」

  「風雲,你對好的定義也太寬鬆了吧……我喜歡你,你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

  「……琴心,你再不進去,我很辛苦。」

  舒龍琴心嚥了口唾沫,總算將早已硬熱難當的性器插入劍風雲體內,這個體位進得很深,好幾次舒龍琴心都想撤出,然而劍風雲總是低啞難耐地叫他別走,結果反覆馳騁中,舒龍琴心一開始的顧忌轉為快感,他在意著劍風雲的每次喘息仰首,在他的呻吟聲中尋找最讓他有感覺的位置。

  最後交疊在浴室地板上,劍風雲還是纏著他的腰,與舒龍琴心的進入搭配著挺腰,反覆伊始。

  「琴心……琴心……」

  舒龍琴心低頭吻住劍風雲,劍風雲的精水留在兩人腹部,舒龍琴心忍了很久才在劍風雲體內射出。

  「風雲,你舒服嗎?」

  「琴心呢?」

  舒龍琴心咕噥著:「我問的是你。」

  「琴心舒服我就嗚。」

  舒龍琴心咬了劍風雲嘴唇。

  「不可以這樣說。」

  「我覺得很漲……好像?」

  「好像?」舒龍琴心緊張問。

  劍風雲伸手點了點舒龍琴心的嘴唇:「想要更多,我們再來一次?」

  舒龍琴心好半晌才逼出一句:「……我想洗澡。」

  「我幫你洗。」

  ……結果他們進來時沒拿衣服,兩人出浴室門後,劍風雲將舒龍琴心推倒在床上說:「你真的不用對我這麼溫柔。」

  後來的劍風雲對此時的自己懊悔不已,騎乘位對舒龍琴心還是太刺激了,而且舒龍琴心知道劍風雲看出他沒力氣了,於是他們冷戰了兩個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