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12(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


  12. 「沒關係的。」

  ──都是我的錯,大司馬為了我而死,我卻還這樣輕易命喪黃泉,我沒做到和你之間的承諾。

  武邑率然猛地驚醒,瞪大的眼睛望著虛空,好半晌才反應過來那是夢,自責的淚水就淹滿臉龐。

  他無意識間撥通了少陽君的手機號碼,回過神來時,少陽君說他會馬上過來。

  剛才自己說了什麼?似乎什麼也沒有說。

  武邑率然還在愣神,少陽君已經到他面前抱住他了。

  淚水都蹭到了少陽君身上。

  武邑率然試圖從恍惚中掙脫,身體卻賴在少陽君身上不願意起來,只能閉眼聞著他身上的梔子香,過去了很長時間,少陽君才開口問:「率然,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武邑率然把自己悶在對方懷裡說。

  「率然,你不會主動找我,更不會在半夜兩點打手機給我。」

  武邑率然全身一僵,少陽君規律地在他背上拍了很久,武邑率然才放鬆下來,輕聲說:「我做了惡夢,跟戲裡的劇情有關,我可能入戲太深……。」

  「什麼樣的夢?」

  「我就站在墓前,就在你旁邊,但你看不見我,我一直說對不起。」

  「抱歉,是我的錯。」少陽君緊擁武邑率然。

  「少陽?」

  「我不該告訴你我的夢,連累你做惡夢了。」

  「不是那樣。」

  「可是……」

  「少陽想太多了,我其實……不是要怪你才打給你,我只是,只是想要你抱抱我,跟我說聲:『沒關係的。』」武邑率然小聲道。

  少陽君單膝跪在坐床沿的武邑率然,側臉枕在武邑率然大腿道:「沒關係的,率然很好,沒事了。」

  「少陽,我才該跟你說對不起,你告訴我你的夢境時,我還以為沒什麼,輪到自己才發現真的很痛苦。」

  「沒關係,我不喜歡讓率然難受,所以真的沒事的。」

  「少陽,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傻率然,我喜歡你啊。」

  「那要是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了呢?」

  「即便不是戀愛,率然的話,我就很喜歡。」

  武邑率然捧起少陽君帶著迷惘的臉,吻上他的額心。

  「有時候你說的話,會讓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得到。」

  少陽君回道:「為了你的話,我會很努力。」

  「少陽……」

  「嗯?」

  「少陽,」武邑率然輕笑出聲:「為什麼惡夢過後,我才發現,這樣的你,我不可能不喜歡?」

  少陽君極為緩慢地眨著眼,沒有回應,武邑率然忐忑不安地碰了碰少陽君。

  「……再說一次。」

  「唔?」武邑率然隨即被推倒在床上,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少陽君,難為情又對自己渴求不已。

  「說你喜歡我。」

  「我喜……喜歡你。」武邑率然小小聲說,轉開了頭,少陽君輕吻上他的頸線,麻癢的感覺爬了上來,武邑率然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但他阻止了少陽君。

  「少陽,一直以來都是你在表達,這次換我來好嗎?」

  少陽君困惑著,被武邑率然上下易位,他以為武邑率然想對他做些什麼,稔熟地從床頭櫃拿出潤滑液,武邑率然拿了潤滑液,沾在少陽君指尖,連著指尖握住少陽君的慾望。

  「唔……」武邑率然的體溫……少陽君仰頭,武邑率然便吻住他,纏絞的兩條舌頭讓少陽君嘴角流出了唾沫,武邑率然舔去漫出的津液,手上動作不停,幾乎是初次被武邑率然這樣對待,少陽君情難自禁,在他口中呻吟不止,武邑率然加快了逗弄少陽君性器的速度。

  戛然而止。

  少陽君氤氳著一雙眼望向武邑率然,武邑率然卻將少陽君手指沾染了更多潤滑液,然後往自己身後探去。

  他以為自己會就這樣死在武邑率然床上。

  武邑率然自己開拓後穴的模樣太過誘人,跨坐在他身上的姿色也讓人忍不住性慾高漲……少陽君原本以為戀人的羞赧是他情慾的來源,不過原來主動又羞得全身通紅的戀人也這樣美好。

  是武邑率然,就怎麼都好。

  少陽君吻上武邑率然胸前的乳點並挺腰,原本要自己來到底的武邑率然腰一軟,被少陽君撞得一顫一顫的,少陽君執著地在他身上留下吻痕幾許,終於換來對方咬不住唇的叫喚。

  「少陽……少陽……嗯啊!」

  「率然,說你喜歡我。」

  「喜歡你。」

  「再說一次。」

  「喜、歡……少陽,別、逼我……」

  少陽君還想說話,武邑率然側著頭捧起他雙頰吻落,內穴緊緊吸啜著肉柱。

  可能做太久了。

  少陽君將全身帶著溫熱水氣的武邑率然抱出浴室時想,天都亮了,武邑率然早就昏昏入睡,少陽君將他放在床上,靠在他肩頭,無聲道:「祝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