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親吻三十題 13

金光布袋戲同人‧欲星移X夢虯孫X欲星移

  • 很短。

13.猶如羽毛拂過般不經意的親吻

Tag 遊戲 梳子







  

  欲星移就站在那裡,看著他墜入湖裡。

  夢虯孫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做這樣的夢,在僅有的幾次病期中。

  其實他也不奢望欲星移救他,只是還會忍不住望向那個地方。

  哈啾!

  在一次被鮫人使絆子、跌入湖水中,他想,一定是在皇城錦衣玉食的錯,導致他才不過沾了點水就感冒。

  他還記得那時候,鮫人們起鬨著、嘲笑著,彷彿把他當成玩具,而不是平等的人。說什麼在皇城一定比在貧民窟好,都是假的,在貧民窟他反而不用受到這種對待,因為也不會有三脈經過那種地方……除了欲星移。

  看到鬼,他染了風寒怎麼滿腦子想著欲星移,是燒到頭殼壞去喔?

  夢虯孫忍不住罵了聲,剛好讓進門的欲星移聽了去。

  「看起來精神不錯啊,堂弟。」

  「真是看到鬼!你來做什麼?」

  「作為親戚,來幫你梳洗啊。」

  「誰要你幫忙了!」

  「如果我不來,也沒有人會來。」

  「那又怎樣!」

  「怕你病死了都沒人收屍。」

  「欲、星、移!」

  欲星移不管夢虯孫看上去用盡全力、實則低啞非常的吼叫,逕自走到夢虯孫床前,挑起夢虯孫的頭髮道:「連頭髮都打結了。」

  「我天生就這樣!」

  「唉,我真是做人失敗。」欲星移從雜亂的桌子上拿起了梳子,便要替夢虯孫梳理起頭髮,夢虯孫見狀想閃避,結果因為身子病著,還綿軟著,反而差一點摔下床,端賴欲星移接住他。

  「堂弟,你這是投懷送抱嗎?」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欲星移將玉如意放上床,接著梳整夢虯孫因臥床而亂的頭髮,夢虯孫實在沒力氣了,只能任憑處置。

  「堂弟。」

  「幹嘛?」

  「我們交往吧。」

  「看到鬼,你是在說什麼鬼話!」

  「哎呀,只是想要激勵你早日好起來,要是你再不好,在你痊癒之前我就當作你是我的交往對象了,就當作是個遊戲。」

  夢虯孫狠狠瞪著他,想罵的話有一籮筐,偏偏太久沒喝水,嗓子都啞了,現在要揍欲星移又太便宜他。

  「沒說話就當作你同意了。」

  「欲星移!」

  「聽不見。」

  大概是欲星移這次開的玩笑太毛骨悚然,就算是逞強,夢虯孫也硬是在睡了一覺後便痊癒,亦忘了自己本來想逃離這個階級分明的皇城,回貧民窟去當他的孩子王。

  十幾年過去,夢虯孫看著床上躺著的欲星移,想起這件事。

  他堅持欲星移沒死,結果帶回來的人就這麼彷彿要躺到天荒地老,珍瓏髓包圍著欲星移,弄得好像棺木一樣。

  夢虯孫望著那欠揍的臉,良久後說:「臭墨魚,你再不醒,我就要當作我們在交往了,哼,不要以為只有你會這招。」

  他低頭靠近,再靠近……直到在欲星移唇上擦過一個吻。

  別再睡啦,起來吧。

  

  後來,沒有生病,他也還是做著這樣的夢,欲星移就這樣看著他在湖水裡漸漸沉下去。

  只是他醒來後,已經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做這個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