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親吻三十題 12

金光布袋戲同人‧北冥縝X硯寒清X北冥縝

  • 很短。

12.青澀徘徊的初吻






  和北冥縝互表心意以後,硯寒清的生活其實沒什麼改變,在被各方人馬追著他、要他為國效力的擠壓下,他也沒什麼時間去想著要改變。

  直到北冥縝重回邊關,硯寒清甫出現了總在空閒時間發呆的症狀,直到有了自覺,才發現放空的時候腦子裡都是北冥縝。在宮中待了多年,除了偶爾想起誤芭蕉以外,硯寒清其實沒有對其他人有過什麼特殊的感情,連知交也沒有,似乎很靠近與世隔絕了,雖然他之前能明哲保身靠的是對宮中風向的掌握,所以也還離不問世事有很長一段距離。

  但是北冥縝就這樣闖進自己的世界,把他原本古井無波的心擾亂了。

  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北冥縝,北冥縝隨著年歲增長,每年回皇城述職,看上去都更加雷厲風行,不受鱗王待見的傳言越來越像真的,然而那人還是站得直直的,完全看不出有受到什麼影響,也經常讓人忘了他的年歲。

  為什麼會是北冥縝呢?

  明明一開始也不特別上心,遑論自己都說過了,節制自己的情感對所有人都好。

  雖說他的確在發現自己的心已亂後,避著北冥縝了,可是也不免在看著北冥縝被一次次拒絕後的落寞後,感到心虛與心疼。

  越是節制,就越常在夢中浮現北冥縝的身影,偶爾還會看到北冥縝罕見的笑容。

  在潰堤之前已經做了那麼多努力,如今想來卻感覺是自己習慣逃避了,儘管對方是男性、是鯤帝一脈都讓他卻之不恭,所以他本來也以為這次自己可以做到的,然而在對方一次次按下自己的傷勢後,終於爆發。

  他拒絕去想自己當時的模樣,說好的節制情感,全都付諸東流……然而也是因此讓北冥縝執他手,怕碰碎什麼似地,小心翼翼說著:『其實我……也是。』

  硯寒清會逃避是個性使然,而北冥縝則是太習慣拒絕以及被拒絕。想到這些,硯寒清不由自主地,心口又悶了起來。他們能在一起,若不是有一個人衝動,原是不可能的。

  在第無數次想見北冥縝的模樣後,硯寒清嘆了口氣,認命。

  他確實想念著北冥縝。

  這不是逃避就能解決的問題。

  於是硯寒清只得執筆寫信送往邊關。

  儘管他不知道要寫什麼。

  最後整紙不知所云還是被他放棄一樣地寄出了。

  沒有等到回信的每天都讓他心焦,原本自己應當是比較承得住氣的那個,卻不曉得何以變成如今模樣。

  最終他還是沒收到信,不過卻等來了北冥縝本人。

  花翩翩自樹梢舞下,堪堪擦過北冥縝鬢角、衣衫,硯寒清還以為是錯覺,只消自己靠近花樹,北冥縝就會消失,而他越走越近,耳裡是自己越來越大的心跳聲。

  「……微臣見過殿下。」

  「硯寒清。」

  「是。」

  北冥縝往他靠近一步,接著拿過硯寒清吊在手腕上的食盒。

  花又迷了眼,硯寒清在一個眨眼後,吻了北冥縝。

  第一次的吻有風沙的味道,硯寒清有些想後退,然而最後他還是依偎在北冥縝唇上,細細地、從唇角開始。

  風中有暈染開的花香。

  不曉得吻了多久,北冥縝才有餘裕開口:「接到你的信,我就回來了,硯寒清,我……想你了。」

  「微臣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