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點段償還0106朝陽君X夕陽君

夕朝夕 點題 神魔同人





070106

點題者:語言

朝夕/擇木



  將最後一件衣服疊好,收進衣櫃以後,朝陽君才慢條斯理地說:「你可以出來了嗎?」

  「哈哈哈哈,」夕陽君搖著扇子慢騰騰地走出來,「被朝陽君這麼一說,夕陽君聽起來卻像是登徒子之流了。」

  「你與舍弟講究非禮勿視,對朝陽卻似並無禮法。」話中是直接點名了,早在他替劍扇雅儒淨身更衣時,他就已經察覺對方的到來。

  「哦?」

  那一聲之後沒有下文,朝陽君知道對方認定不用把話說完自己也會明白,同樣他也曉得自己是躁進了,他是由於什麼原因才向夕陽君提禮法,他再清楚不過……禮法何曾是重點?鳳凰非梧桐不棲,鳳凰所棲必然是梧桐,禮法,哈,最沒資格提的,捨朝陽其誰?

  「朝陽君,你到底想說什麼呢?」

  朝陽君沒想到夕陽君會問出口,於是他閉了閉眼,一聲很輕的嘆息隨著話語溢出:「那敢問幽樓月宮的執教今日所來是為何求?」

  夕陽君安靜了好一會兒,似在思忖朝陽君的問題,隨後他吟道:「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而今只有朝陽的別塵雅築,而非昔日的一家儒教,於夕陽君而言,朝陽自是不知。」

  將話說出口以後,他才感到違和感濃重,他仔細看著夕陽君的樣子,一點舊事浮上心頭,當初的龍章與鳳姿裝扮樣式都像,但他好單色,鳳姿好七彩,於是也沒人會將龍章與鳳姿弄混,即便龍與鳳,是那樣常成對出現。但而今又是為何,他自稱朝陽君避居,鳳姿卻也改作夕陽君?這種說法,怎麼,又似將彼此聯繫到了一起?

  「……夕陽君,朝陽可否一問?」

  「問吧。」

  「為何是夕陽?」

  「殘陽夕照,夕陽君好七彩,朝陽君不是一直都知曉?」

  手中的扇子仍然未停,朝陽君平靜地回答:「朝陽知曉。」

  殘,仍美,夕陽之後便是嬋娟,夕陽實與朝陽無涉。

  朝陽君佇立良久,始終沒能再踏出一步。他想不起來第一次是什麼時候,當他解下自己的髮冠時,忽然想著,會是怎麼樣的一雙手,替鳳姿解冠,髮流在指側又會有如何的觸覺。

  但如今,既已知道夕陽何來,就算知曉是夢,他也無法向前,靠近他任何一步。

  即便他也移不開眼,因為只有夢裡的夕陽君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誰也奪不走,也哪裡都不會去。

  


(楊柳那一段不是原句,是畫皮II轉生術裡的版本,把靡靡改成霏霏)

小彩虹你不要朝陽的話可以給我嗎(捧碗)←被七彩天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