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01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1 傾向一邊的雨傘


  武邑率然不喜歡下雨天,下雨天他便不想出門,不是因為討厭雨水濺在身上的感覺,而是因為下雨天的時候,身邊的人總會用同情的眼光看他,好像他不是瘸了,而是雙腿都不能用了。

  他在雨聲中,撐著臉頰昏昏欲睡,桌案上的文字一點也沒讀進去,或許是他坐了大半天的緣故,他好像也不記得用午膳──敲門聲?

  武邑率然拍了拍自己的雙頰,然後走往門前開了門,眼前是撐著傘的少陽君,武邑率然才要問,少陽君便唱道:「小兔兒乖乖,把門開開……率然大哥哥是小兔兒。」

  「什麼啊?」武邑率然失笑。

  「率然今天沒吃飯,我擔心你。」

  「喔?大野狼擔心小兔兒啊?」

  「嗯,小兔兒大哥哥不吃飽,大野狼小娃兒怎麼下口?」

  武邑率然敲了敲少陽君的額頭道:「你也不嫌拗口。」然後看著指背沾染的雨水,頓了頓,「你站在外面多久了?」

  「不是很久……」少陽君才說,麻痺的手臂已經將雨傘傾斜,水珠滴到武邑率然身上。

  「胡鬧,先進來擦乾吧。」武邑率然甫轉身,少陽君已拉住他的袖子。

  「率然小兔兒,該去吃飯啦。」

  「我又不餓。」

  「我餓啊。」

  「啊?」

  「我等你吃飯等很久了。」

  「你不會從中午等到現在吧?」

  少陽君搖頭。

  「但你身上都濕了。」

  「我……」少陽君避開武邑率然的視線,「我只是想很久,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沒能敲門。」

  ──見到你的話,我心情不會不好。

  武邑率然咳了兩聲掩飾自己的羞赧,「……去吃飯吧。我去拿雨傘。」

  少陽君摟住武邑率然的腰,讓他到自己傘下。

  「不要,跟率然撐一把傘,我才能靠你更近。」

  「……忽然之間在說什麼?」

  「我想更靠近率然,用只有一把傘這個藉口,會不會太牽強?」

  「要是我說會呢?」武邑率然說,卻關上了門。

  由少陽君撐著傘,他們走在泥濘的地上,武邑率然抬頭望,少陽君果然把傘傾向他。

  少陽君見狀,便將傘柄交給武邑率然。

  原本有些不是滋味又不想開口的武邑率然問:「……你不擔心我在雨中摔倒?」

  「我會先抱住你。」少陽君無所謂道。

  「要是帶累你一起摔倒呢?」

  「那我就有藉口跟率然一起洗澡了?」

  「不要胡說。」

  「我沒有啊,這條路,我們要一起走,誰先倒下了,誰就要背誰……除非率然比較喜歡我用抱的。」

  「你啊。」武邑率然嘆息。

  「那首歌不是這樣唱的嗎?連就連,我倆結交定百年,哪個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別唱了,不吉利。」

  少陽君搖搖頭說:「不會不吉利,和率然的話,無論到哪裡都是好的。」

  武邑率然看著手中的傘柄,細若蚊蚋地嗯了聲。

  在少陽君之前,武邑率然沒想過自己能和誰並肩而行,武邑嫡傳人的位置,他坐得並不輕鬆,身體上的缺陷讓他飽受歧視或者同情,他以為這輩子除了師尊以外,不會有人想與他站在一起。

  心裡很暖。

  武邑率然低頭看著與少陽君同步的出現的每一個腳印。

  「少陽,你想吃什麼?」

  「其實我啊,把大鳥燉了,準備和率然的喜宴宴客。」

  「啊?唔。」武邑率然聞言猛地抬頭,卻被少陽君啄了一口。

  「……我開玩笑的喔?」

  「還能是真的嗎?」武邑率然紅著臉低下頭。

  「可是你當真了。」

  「胡鬧。」

  少陽君握上武邑率然持傘的手,「只有在率然面前才能這樣,我喜歡率然縱容我胡鬧。……不可以嗎?」

  「別鬧。」

  「好吧。」

  又走了好一段路,武邑率然忽然加快步伐,少陽君被留在身後,他錯愕著,卻聽見武邑率然說:「我沒有不喜歡你鬧。」

  少陽君眨眨眼,忽然發現天晴了,他跑上前去,不顧這還是在大街上,將武邑率然從身後抱了滿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