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八味酥

金光布袋戲同人‧八紘穌浥X北冥皇淵

  • 應該算縝硯文半卷詩經的後續或轉場時間發生的事情……不過因為這種寫法畢竟是以穌皇為中心的,所以可能不會收進本子裡。
  • 時間上的設定可能跟官方不一樣,因為我不記得是三王之亂先還是穌浥先離開皇淵。





  北冥皇淵又做了這麼一個夢。

  夢裡他像是漂在水上的無根浮萍,看著天空有雲飄著、飄著。

  曾經他很厭惡作夢,夢裡有他母親的哭聲,夢裡有父王嫌惡的表情,夢裡有皇兄的一聲嘆息,有太多他不願記起的事情,可是在八紘穌浥離開以後,每每醒來發現又是一夜無夢,北冥皇淵便會感到痛苦不已。

  他想要夢見八紘穌浥,他想夢見北冥流君,他一直想、一直想,卻換不到一個夢,每每醒來都噁心到想吐,所以他對吃食越來越挑剔,他了解的,皇兄想補償他,所以就算他要求再如何精緻的珍饈美饌,皇兄都會給他,只要他還是一個安分守己、身負殘疾的安樂王。但怎樣都不夠,他想要想起八紘穌浥的一切,腦子裡卻連身影都將模糊。

  他太想夢見。

  所以他才會要求硯寒清替他做糕點,做出和他早已吃膩了的宮廷料理不同的小食,否則他對一切都是那麼厭倦,他需要更多味覺上的刺激,否則人生太過寡淡,酸甜苦辣在三王之亂以及八紘穌浥的離去以後,對北冥皇淵而言都彷彿兌了太多的水,他需要更多、更多的味道。

  所做的糕點在第無數次被退回後,年輕的試膳官沉默了。

  北冥皇淵想著,果然這次也不行嗎?

  王府廚房中的廚師已經換過了好幾輪,但他還是得到不到他想要的味道。

  他還是一直沒辦法作夢。

  「……千歲想嚐到的,是什麼樣的味道?」

  北冥皇淵看著手中的糕點,沉吟許久,才道:「酸甜苦辣……鹹澀腥沖。」接著咬下手中食之無味的點心。

  「人生嗎……」

  聽見試膳官的喃喃自語,北冥皇淵茫然地望向他。

  「千歲請稍待片刻。」

  那一日,他終於得回求而不得的味覺,第一次品嘗到真正的「八味酥」。

  接著,吃了八味酥以後的每個夜裡,他就會陷入渴望已久的夢境。

  他漂在水面上,耳邊有水聲,飄過的白雲越來越灰、越來越黑,一開始只是稀薄的水珠,接著越來越猛烈,雨點不斷打到他身上,但他感受不到痛,他只是在等,一直在等……接著一把傘出現在他正上方,最後,他終於看見八紘穌浥的臉。

  而眼淚,總是因此浸潤了枕頭。

  

  

  



我原本只是猜測,結果後來一google發現真的有所謂的八味,所以就放進來了,原本是想寫百味,結果發現那是人家組織的名稱。
阿淵本來只想說最常見的四種味道,但後來卻把八種都說完了,就是那麼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