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口是心非

金光布袋戲同人‧金敖X安倍(古辰雅久X安倍博雅)

  • 短打。看了鬼途1以後修了一些bug,但大概還是有bug。
  • 這個配對縮寫到底是什麼啊?




  「要是不滿的話,就不要做啊。」古辰雅久冷哼道,安倍博雅旋即轉頭撐出一個微笑道:「怎麼會呢?」繼續賣力打掃。

  「說到底,讓你這個身嬌肉貴的陰陽師待在鐵窯邊,我也很怕你碰壞什麼東西好不好?」

  安倍博雅一聽就火上來了,摔了抹布,雙手叉腰怒道:「什麼身嬌肉貴!我跟你說,我們也是經過很多磨練……」

  古辰雅久按住自己的耳朵道:「我可不想聽,陰陽師的事情我沒興趣。」

  「你這個人啊……」

  「我是妖,注意你的用詞。」

  安倍博雅按著自己的額頭搖了搖,兩側的白色流蘇隨著他的動作晃出了華麗的光流。

  那種完全沒吃過苦、卻又自以為是的色澤,是古辰雅久最討厭的,相形之下,未經鍛鍊的生鐵看上去要順眼多了,至少還有機會鍛造出光華,而人,特別是陰陽師,比廢鐵還不如。

  安倍博雅看著不知道是在沉思還是單純不想理他的古辰雅久,咕噥了句:「本來就像偵探一定會跟怪盜成為宿敵一樣,陰陽師跟妖是注定要對立的……」然後又彎下腰繼續打掃。

  古辰雅久嘆了口氣,心想這個陰陽師亂七八糟的都在說什麼,就不能快點還給他一個安靜的窯爐嗎?

  安倍博雅莫約沒想到老是嫌棄他的古辰雅久有在聽他說話,他又自顧自地碎碎念起來:「可是你也有娶人類的女性為妻,為什麼就這麼討厭我啊?」接著他看到地上有片影子擋住了他的光源便抬頭要對方讓開一點,卻不料古辰雅久蹲在他身邊敲了下他的頭,安倍博雅按著被敲的地方忙要發怒,卻見到古辰雅久認真而無奈的眼神而停了下來。

  「我說,你們陰陽師該不會合格的條件就是腦子要有洞吧?闖進來我的地盤的人是你,先對我發難的人是你,有敵意的也是你,你好意思指責我,我還不敢聽。」古辰雅久站了起來,背過身去說:「還愣著做什麼?你再不弄完天都要黑了,是要留著等我請你吃飯嗎?我才不想跟討厭的陰陽師一起吃,倒胃口。」

  後來,安倍博雅想,他可能真的說到什麼不該說的了。

  不過他也沒機會問了。

  在渡口時,古辰雅久沒來送行。

  雖然在與酒吞童子的最後一戰後,古辰雅久不僅幫了忙,還把他背回去,害得安倍博雅還以為他們的關係有好轉那麼一點。

  後來在船上,他尋了個時機問梟嶽是不是跟父親道別了,身邊看著海浪的梟嶽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千言萬語的,雖然沒讀懂,但卻讓安倍博雅莫名心慌了一下。

  接著梟嶽完全轉向他,面色微妙地說:「他要你好好照顧我。」

  「啊?喔。」

  「還有,」梟嶽眯起眼,良久後還是背過身,進了船艙,「『別把自己弄死了,討厭的陰陽師。』」

  看安倍博雅的樣子,梟嶽實在不知道作何想法好,最後道別前,他還是忍不住看讀了那個非常不會講話的臭老頭的心,結果不該讀的也讀到了。

  如果真的那麼在意,自己來送行不行喔?

  梟嶽走到船尾,朝蒙陀山的方向比了個中指。

  

  



原噗:https://www.plurk.com/p/mmsnj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