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夜無題

長安幻夜

長安幻夜同人

  • 其實我沒想好標題。
  • 以前寫給友人的。
  • CP很隱諱所以就不標了。




金沙翻飛成束束紗帳似的流光,碎玉夾雜其間螢螢如夏夜星斗,突來的風險些吹迷了他的眼,李琅琊舉袖欲掩而風卻已歇,緩緩旋舞飄落的柔軟輕撫他的鬢髮,睜眼所見的是明黃如少女夏季出遊時的腰帶碎成段扭做自天而降的一片花雨,皓腕一轉想藉著朝上的掌心承接一些,那花卻如相約好的一般攜著彼此的花翼俱是避開他的手而行,他好笑地旋開摺扇,總算有花輕靈而落,霎時水光於扇面閃動漣漪寸寸漾開,什麼流金、黃花全不復見,反而是鑼鼓喧天震得陌上喜鵲也不敢再做停留,化為天邊一道絲般流彩,他垂眸望見自己手中握著的已非那把扇,而是紅豔的綢緞連著喜花,另一端的纖手輕扯,李琅琊手中之物便滑到了地上,留下一片玉碎的清脆,紅綢斷成片片向上飛慢慢形成了蝴蝶之型,一時視線被遮擋,眼見遠方有火光他便穿越紅蝶,隨即一陣香風撫過,火前有人著西域服飾隨意而坐,那看不真切的容顏對他一笑,說出了他聽不懂的語言,身後有人推搡了他一把,他慌亂地以為會撞上眼前人卻未料反而自己胸口遭致重壓,他睜眼後只見一片昏暗,精雕的屋樑在上方交錯繁複,他推開橫過自己胸口的手,藉著些許燭光不意外看見皇甫端華誇張的大字型睡姿並不因自己的推離而有所改變,這酒氣熏天的不曉得要是他近日正在追求的那酒坊女看見他此刻的模樣還肯不肯同他出遊,李琅琊起身整了整衣領便往唯一的光源前行,燭燈旁的安碧城手持玉盞,瓊釀配著月色,月色映入他眼底晃盪,瞬時而起的詢問安碧城夢裡那句話的意思之念閃逝,李琅琊只是坐到安碧城身旁望見他笑意盈盈地瞅著自己,長安灼人的夏夜頓時潤上一層雨似的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