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終有一醉 一折〈傾盞〉

金光布袋戲同人‧百里瀟湘X酆都月

〈終有一醉〉

  • 本來想說要寫長才沒po,不過也拖了很久所以還是放好了。




〈傾盞〉


「十年之期已近。」酆都月不知為何忽地喟嘆。
「我不需要你提醒。」百里瀟湘執盞晃了晃,然後一飲而盡。
「是。」
「還是不肯陪我喝酒啊,副樓主……」百里瀟湘哼笑了聲,「這人世,太清醒不好。」隨手放下的酒盞已然傾倒,他斜趴在石桌上,寒氣一絲絲竄入肌骨,他只權作不知,朝著酆都月揮了揮手。
那時酆都月什麼也沒說,只是把他從桌上扶起,送回臥房。
「十年之期已過。」他在樓主隨口一句的暗示中找到他,還好樓主是個懶人,還好還找得到,他抱起百里瀟湘的屍身,輕聲說:「這人世,太清醒不好。」他將他放在臨河的柳樹下,額頭清靠在他的肩上,白衣上的塵土染上他的臉頰。
就因為太清醒,才不能與你一同不清醒。
「十年,你眼中仍舊沒有酆都月,那酆都月剩下的所有年歲都賠給你了,陪你一起,在這世間不清醒,可好?」
他將百里瀟湘的臉細細拭淨,將他最愛用的酒盞收入他的衣襟裡。
抱起他,然後投入河中。
扯開背在身上的一小壺酒盡數倒入河中,隨著百里瀟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