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應不識(上)

魔道祖師同人‧聶懷桑、莫玄羽、金光瑤

  • 不寫出來就不讓我專心散步三人組。
  • 這個故事可能不存在愛,到底有沒有,請自由心證。
  • 假如有開車,會是桑羽。
  • 可能比重上主桑羽,但羽→瑤的存在感很強,也可能五五波,總之依然不是三那個什麼的,放棄吧(遠目)。
  • 所有角色自我流設定,可能造成所有角色粉不適。(不限這三個人)
  • 不會避開秦愫的存在。
  • 照例,不是同一世界觀,看完其他文接著看的話,可能造成混亂。
  • 離上次看原著可能超過一年了,細節記不清楚。
  • 大概是上述這樣的故事,我盡力概述避雷了,能接受再往下吧。
  • 這章主羽→瑤。所以tag只下羽瑤和瑤羽?



  

  

  「我們這種人,不自己反抗的話,注定是被踩在腳底的命。」

  「……要是最後,我不遂你所願呢?」

  「這算問題嗎?」

  

  

  「你做得很好。」

  金光瑤伸出手的時候,莫玄羽總能聞見淡淡的脂粉混著香粉的味道,心臟那邊,總是猛地痛起來,可是為了讓金光瑤摸他的頭,莫玄羽總是忍下來了。

  一次又一次,他不知道忍了多少次,薛洋說他這種人就是犯賤,注定愛不上真正對他好的人,反而以為傷害也是愛的一種表現。

  「你說得好像很懂一樣,薛公子,那什麼是愛?」

  薛洋嗤笑了聲,將手中的甜酒倒進花叢中。

  「你怎麼不去問你爹?」

  這人總是往人心最脆弱的地方踩,總有一天會栽在類似的地方。

  莫玄羽只是這樣默默想著而已。他習慣不將所想的事情說出口,而這是他能待在金光瑤身邊唯一的理由。所以金光瑤培養他,教他讀書識字、曉音律、通人情,教他藏拙,卻將他擺在最顯眼的位置上,成為標靶,以行制衡。他也知曉原因,因此他並不推諉去幫著照看金凌這件事,縱然金凌沒給過他好臉色,他不曉得聽了多少次金凌對著他罵出粗話,想來都是和金夫人學的,他無所謂的,可是唯有對金光瑤……不行啊。

  於是有一次,雲夢江氏宗主到金麟臺時,耽擱了時間,直到至涼亭接人時,遠遠便聽見金凌大罵,那都是些粗俗不堪的下作用語,甚至還拿杯子作勢要砸。不多時江澄便用紫電將金凌綁了回去。聽金夫人的侍女說,金夫人收到江澄的來信,說由蓮花塢暫管金凌,直到他知書達禮以前,不會回金麟臺了。金夫人很生氣呢。

  金光瑤給莫玄羽換藥時,莫玄羽想起這件事,隨後便掩在金光瑤的手指很好看這個念頭之下。只有莫玄羽和金凌知道,前幾天,金凌說莫玄羽是「那個娼妓之子養的狗」,但金凌不會記得,也不會知道,莫玄羽在意的是前半句。

  那麼小的孩子,是該管管,這些話忘了也就算了。

  金光瑤離開前,莫玄羽又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悄悄伸出手,緩緩收闔的手中,空無一物。

  秦家的女兒,要嫁進來了。

  莫玄羽也曾經問過金光瑤為何要娶秦愫,那或許是他唯一一次在金光瑤面前失態,但也不過是喘息著連一句話都沒能說好罷了,那時候金光瑤輕吻了他額心的硃砂說:「我需要秦家。」

  ──你需要的太多了。

  莫玄羽沒有說出來,只是扯住金光瑤前襟吻住那雙只會騙人的唇,縱然沒有被推拒他也不可能更進一步,哪怕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金麟臺最不乏這些莫名其妙的書,而莫玄羽的工作之一就是找書,特別是禁書,禁書裡除了法術類的,也難免有些其餘的,比如採陽補陰,此道男子亦可修,他只是沒做而已。

  負責修鬼道的,也不是他。

  這世間的所有人都是棋子,包括他在內,金光瑤是下棋的人,所以金光瑤讓他去哪,他便去哪,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他個人的評斷、想法以及情感都不重要。所以他對秦愫好、所以他對金凌好、所以他對金如松好,只要金光瑤需要,他不會問《亂魄抄》那一頁是做什麼用的,他也不會問,為什麼金麟臺安排給金如松乳母的膳食裡總是有毒。

  莫玄羽不重要。從喜歡上金光瑤開始,他就知道自己將多卑微,他見過自己的母親愛父親愛得多卑微,連一個通房的位置都要不起,他甚至不清楚金光善到底記不記得母親的名字,而母親卻要為了這樣的人,永遠掛著未婚生子的惡名,死後也進不了祠堂……要不是最後他被接回金麟臺,只待莫老爺子身死,母親怕是要被浸豬籠,橫豎去母留子,莫夫人也不是做不出來。

  為什麼都這樣了,他還會愛上自己的兄長呢?

  莫玄羽想過這件事,在薛洋打發他出去買糖的時候,他看見外頭的商舖攤商,有男有女,有夫妻一起開小食舖,有姑娘拿著首飾問情人好看不,他不知道原來一般該是這樣的嗎?不用哭著說:「求求你不要拋棄我!沒有你,我就什麼都沒有了……。」也不是每個正妻都得追著自家夫婿打罵道:「你怎麼不爛死在外面省得收屍!」

  就算知道了別人的結局是這樣,莫玄羽也很清楚,自己的結果會是另一種模樣,死在金麟臺裡,已經是他最好的終局了。因為母親不知源於愛還是不甘而導致的癲狂,莫玄羽反而較同齡人更為清醒冷漠,只有自己分得清現實與妄想間的差距,才能拉著母親不胡來,否則好幾次母親都要直接跑去蘭陵了,抵達蘭陵以前,母親就會因為沒錢而去偷搶或者被拐去賣掉吧,總之能不能活著都是個問題,在莫家至少還有老爺子多少護著。

  所以讓金光瑤知道莫玄羽自己的愛慕本身就是一步死棋,雖然可以得到金光瑤的利用甚至一點親近作為回饋,可是相對來說,他也注定了不能全身而退,光耀門楣一說,或許吧,只要金光瑤成為家主以後,製造出他忠心護主而死的假象,或許能做到吧。

  其餘的,一個比一個悽慘,不如不要想。

  但是為什麼愛上,可能因為他沒遇過比金光瑤聰明的人,金光瑤好看,雖然金麟臺裡最不缺好看的人,可是金光瑤連笑也格外好看,他見過很多人,笑得都很醜,對上其他人,他反而就會記得這些人跟他有血緣之親了,不過金光瑤不一樣,可能因為金光瑤肖似那個傳聞中的煙花才女,看上去便讓人心生喜悅,可能因為只有金光瑤,會讓莫玄羽產生出想微笑的心情,太多可能,又彷彿哪個都不是。

  至於值不值得為此賠上,這也是個假問題,因為從他弄清楚金麟臺的局勢他便知道,金麟臺說到底就只是個蠱盅,用金氏的名頭誘使他們進來,互相吞吃,留下者成蠱,然而成蠱又如何?到底得為人所用,無論誰最後成了最出色的那個,只要金光善活到金凌成年,其餘這些連庶支都稱不上的私生子,全是兔死狗烹的命,為人作嫁已經算不錯的了,留得一命怎麼都算不錯了。

  早一步確定了自己的死,反而比較好,起碼安心,不必心浮氣躁。

  回金麟臺以後,剛把糖交給了薛洋,莫玄羽便又讓金夫人叫走了,薛洋才看了侍女一眼,那侍女便抖得連通行玉珮都要掉了,莫玄羽看見薛洋最後給他的口型是:「白癡。」

  那一天,莫玄羽不記得自己到底被哪些東西砸,他只記得被按進池水裡,如果不是秦愫來找金夫人說事,莫玄羽怕是死了還會被安上穢亂不敬之類的罪名,不過說穿了,也只是金夫人把見不到金孫的氣撒在他身上而已。

  大約薛洋有提了一兩句,或者金光瑤安插在他這裡的眼線有去回報,無論事實如何,他還是和秦愫道了謝。秦愫的表情不像知道什麼,大約知道的只是莫玄羽為金光瑤做事,莫玄羽有一瞬間想說自己喜歡金光瑤,想著只要跟這個人說出來,他就自由了,因為金光瑤一定就會殺了莫玄羽,秦愫……可能被囚禁吧,因為金光瑤還需要秦家,但那又如何呢?他也不是想報復秦愫,他只是想自由,或者聽見金光瑤對他說一句在意,甚至喜歡,哪怕是假的。

  本來就會是假的。

  莫玄羽忽然笑了出來,秦愫不解地望向他,莫玄羽道:「想到還有少夫人願意救玄羽,玄羽很感動。」

  秦愫見他這樣,也有些尷尬了,她畢竟也不是為了莫玄羽來的,但她到底年紀輕,又不曾主中饋,最後只能說:「你是阿瑤的兄弟,也算是我弟弟,自然要來的。」

  這個女人不行啊。

  莫玄羽在心中默默下了評語,不過這件事他也不曾告訴過別人,畢竟那是金光瑤自己選的髮妻。

  過兩天,莫玄羽看著將銀錢送回莫家莊的車駕駛離未久,清河聶氏宗主發狂、血濺清談會的消息已經傳了回來,金麟臺這邊得到的消息是,金凌這幾日發燒,雲夢江氏的宗主便沒去,明面上是這樣,實際上負責把金凌推入池水裡的客卿剛被薛洋捉去實驗。

  一切都悄然無聲。

  聶明玦一定得死,否則金光瑤做什麼都不方便,但江澄不能死,死了以後,聶氏與江氏同時穩不住,難說金麟臺會如何,況且金凌讓金夫人帶……退一萬步來說,金夫人沒那個耐心帶孩子,現在和蓮花塢那邊分攤,她都姑且如此了。至於那個客卿不過是個犯事的草包,剛巧多了名頭除去。

  不過聶明玦只會是開端,離輪到莫玄羽,還有多久了?

  莫玄羽這樣事不關己地想著,然後,他第一次見到了聶懷桑。聶懷桑腰上還別著那把莫玄羽幫著選的扇子,手臂上纏著白布,眼下烏青,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看不出來是那個傳聞中天真爛漫的紈褲公子。

  他斂眼朝對方一禮,而聶懷桑的視線只是掃過他,彷彿沒看見他這個人。就如莫玄羽也沒有半分像是當初找出《亂魄抄》給金光瑤的人一般。

  從那之後他常常會見到聶懷桑,聶懷桑總是說「不知道」以及「怎麼辦」,莫玄羽總覺得聽著耳熟,後來他想起來了,楚漢相爭時,兩方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是什麼呢?

  「虞兮虞兮……奈若何?」莫玄羽低聲道。

  「項羽的《垓下歌》?」

  莫玄羽緩緩轉過頭朝聶懷桑行禮道:「見過聶宗主。」

  「我現在聽人這樣叫我,還是不太習慣。」聶懷桑呼出一口氣後道,「你是?」

  「蘭陵金氏外姓門生,莫玄羽。」

  「都有個羽字,想必莫公子的將來也會相當精彩。」

  這話說得……項羽最後可是戰敗自刎,這精采未免……

  「承聶宗主吉言。」

  「不敢當啊,懷桑不才,還有許多地方需要莫公子賜教。」

  「玄羽並……」

  莫玄羽還來不及說完,聶懷桑便喊了句:「三哥,這次你一定要救我啊!」然後從莫玄羽身邊走過,莫玄羽回頭看,聶懷桑站在金光瑤身邊說了好些話。

  要他幫忙……?

  縱然聽不懂這句話,但之前關於項羽的對話,讓莫玄羽對聶懷桑這個人打上了問號,再怎麼學識低劣,會不知道霸王別姬的意思?

  即便事後證明莫玄羽的疑慮為真,還是沒能攔住兵敗如山倒。

  雖然莫玄羽替金光瑤出謀劃策擋掉了幾次外來的刺探,然而漸漸地,他發現金光瑤建立的情報網還是開始出現缺口,都是很細微的小疏失,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是……。

  那天,金凌好不容易可以回金麟臺,他對莫玄羽雖說不屑,也不曾再說那些粗話了,金光善又去了花街尋歡,金夫人正在砸東西,金凌不好過去,秦愫那裡,金如松正病著,金光瑤那邊正與聶懷桑商討著什麼,結果金凌竟然無一處可去,唯一能遇到認識又沒理由拒絕他的人,卻是莫玄羽。

  看金凌氣悶地朝他走來,莫玄羽也是愣住了。

  「見過小公子,請問怎麼了嗎?」

  「沒事。」金凌逕自走到莫玄羽原本坐的位置隔壁坐下,他們此時在的地方是一處水榭,莫玄羽原本正在看一本手札,便也只得放下了,他看金凌憑欄撐頰的模樣,雖是有幾分好笑,想這才多大,已經發愁了,不過長在金麟臺這樣的地方,金凌莫約也只有被寵壞或者每日愁苦兩個結局。

  明明對方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嫡系,和自己有著雲泥之別,此時莫玄羽卻隱約感覺到自己與對方的相似之處。

  「小公子有想要的東西嗎?」

  「幹嘛?」金凌有氣無力道。

  「要是小公子一時想不到的話,玄羽舉個例子,比如薛公子喜歡糖,比如我……」

  「你喜歡小叔叔。」

  「呃……」

  「大家都喜歡他。」金凌呼出一口氣道:「沒人喜歡我。」

  雖然已經明白過來金凌說的不是自己想的意思,但莫玄羽還是覺得這對話有些難進行下去。

  「江宗主和斂芳尊都喜歡小公子的。」

  「舅舅很兇,小叔叔不理我,什麼喜歡啊?」

  「可是,現在玄羽對小公子不兇,也和小公子說著話,小公子會這樣就認為玄羽喜歡小公子嗎?」

  「你喜不喜歡我,關我什麼事?」

  「不然……小公子這樣想吧,因為玄羽想討好小公子,所以想知道小公子喜歡的東西。」

  「喔……那狗吧。」

  「狗嗎?」

  「舅舅喜歡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沒養,我下次可以帶狗去找他。」

  「嗯,玄羽記下了。」

  看了好一會兒池水上的波紋,金凌才道:「上一個送我東西的外姓,被打得很慘,腳斷了,然後再也不能回金麟臺。」

  「小公子這是擔心玄羽?」

  「才沒有。你擔心好你自己吧?舅舅說娘喜歡我、爹喜歡我,可是他們都死了,喜歡我的人,沒有舅舅那麼兇,都活不了。」

  「小公子真善良啊。」

  「說什麼?」

  莫玄羽搖了搖頭,也不再說話。直到晚膳時分,金光瑤那邊才派人過來接金凌,他望著金凌離開的背影,最後看了看天。

  是七夕。過去他很討厭七夕,因為那天母親一定會拜很久,為的就是讓父親回來。現在換成莫玄羽自己,他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有任何事情提醒他今天是什麼日子,都是絕望的感情,母親選擇讓自己瘋癲,莫玄羽自己選擇清醒與隔絕。

  只是怎麼也不夠,思念如狂。

  到底該怎麼做,金光瑤才會屬於自己一個人?

  他還是會在每個失眠的夜裡,恍惚間思考起這件事,縱然每次都是無果。

  倘若他不是這種身分,他也遇不到金光瑤,可是也因為是這種身分,他的情感慾望注定無疾而終。每次伸出的手,都無法抓住什麼。

  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可還真幸福。項羽可還真幸福。

  他也想要這樣的幸福,以死為代價亦無妨。

  怎麼樣都是無果的話……萬一呢?

  腦中忽然閃現了這個念頭。

  

  

  時至今日,莫玄羽還會想起來當時的事情。

  金光瑤離成為家主越來越近,金光善殆於酒色,身子骨漸漸不行了,可男人總愛逞能,哪怕是用藥也要強裝威風,藥物……那是金光瑤的強項。這種時候格外不能出岔子,所以客卿的背叛更不該出在這個節骨眼,消息不知道被傳往何方,然而到底還來不及傳進金夫人與金光善那裡,此事必須盡快解決。

  於是莫玄羽對金光瑤說:「犧牲我吧。」

  「什麼意思?」

  「請斂芳尊陪玄羽演一場戲,所有事情,都安在我頭上吧。」

  「你要……?」金光瑤再善於算計人心,也不可能就這麼幾句話反應過來。

  「等有人來的時候,馬上推開我。」

  「什、嗚!」金光瑤還沒來得及說話,莫玄羽已經吻了上去,這次的吻和往常不同,不甘於小孩子般的親吻只流連在外,甚至強硬地試圖闖入其中,金光瑤下意識掙扎著,門外很快傳來聲響,第一個踢開門的是薛洋,薛洋好整以暇地深深吸了口氣後換了副嗓音往外喊道:「救人啊!快來人啊!」

  「真慢。」薛洋朝天翻了個白眼,接著便走了出去,臨行前還記得補一句:「小矮子,你再不推開他,他真的要吃掉你了。」

  很快地龍套演員都登臺了,戲便開場了。

  「玄羽,你……」

  「是,都是我做的,我都是為了你啊!我喜歡你!我那麼想要你,你為什麼不肯看我一眼?就因為我是男的?因為我是你弟弟,所以我不能喜歡你?憑什麼?我能給你的一定更多,你為什麼不要我?憑什麼不是我?」

  「玄羽你……」金光瑤閉眼後,說道:「你瘋了。」

  「是,我是瘋了。」莫玄羽仰天大笑道:「喜歡你開始我就瘋了,你覺得我噁心嗎?很噁心吧?」

  「我們找大夫……」

  「呵,大夫?」莫玄羽看著金光瑤,臉上的笑忽然垮了下來,接著他猛地跪在地上,眼淚就這樣流了出來,「求求你,不要拋棄我啊……」莫玄羽雙手抱頭大叫道:「沒有你,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場戲他到底演得好不好,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學著母親的模樣,最後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他沒死,被送回莫家莊,然後……他開始等,有一天金光瑤來了。

  他學著母親的模樣,得到母親的生活,他沒死,他愛的人會經常來看他,多久呢?會有四年嗎?他不知道。

  但是,他愛的人會經常來看他。

  因為莫玄羽是為他「死」的。

  這樣多好。

  最好的結局。

  

  

  

  

    



醬缸出來的版本。
我是愛金凌的,所以我還是覺得阿凌待在江宗主身邊遠好過金夫人啊……。
需要盡力避雷是因為我很常看到標題掛AB結果A愛的是C這種情節啊……所以我會一開始就說明所有CP,A愛C為什麼不能好好掛個AC的預警呢(沉痛)我知道講這個是管太寬,因為我只能管我自己,所以最後我也只管我自己怎麼寫。
感覺會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