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問謠流浪記 08/26-08/29

隨口說說/追劇/雜感/未分類

到家第三天才想說好像該來寫個遊記什麼的。


我想一下,首先是最開始的話,八月二十六日,因為想說要搭配學姊的下班時間,所以本來想說要買兩點半或三點半的車票,結果,我果然又被自己坑了,兩點半的車來不及,所以就去吃了飯再去買三點半的票,誰知,到現場跟我說,只剩下四點半的票,必須現場訂票什麼的,好虐啊。

總之我就這樣在候車處與北門站間來來回回(?),最後果然沒等到候補,四點半上車。

本來想說在車上可以用空總趕個稿什麼的,結果前面的大叔椅子一放下來,好吧,空總,你沒空間了。半睡半醒間結束了一場不太懂的電影,一開始是很一般的青春校園開頭,所以我就睡著了,中間一度聽到很像女孩子被人強暴時大喊的聲音而醒了一下,再醒來時,已經進入受害人與加害人中間的調停了,所以找了一下,原來是約會強暴的劇情,影評是說不錯看,可惜我睡著了,下一部好像是新加坡的電影,就是跟小鬼當家(?)那樣的劇情差不多,所以我只能發呆了。

中間有稍微塞車,到虎尾科技大學的時候也差不多八點了。接著就是在五金批發大賣場一類的地方等學姊來這樣,在雲林的第一餐是,我果然還是不喜歡的咖哩,總覺得我走過那麼多縣市真的都找不到好吃的咖哩,有點傷心。

一陣兵荒馬亂拜碼頭(欸沒有),發現明天要去的來賓包括我放CD給學姊推坑的歌手然後各種咦?啊?欸?之後,因為學姊早早就要去上班,所以緊急跟柳君約了看能不能讓我當背後靈,於是到了隔天。

八月二十七,約戰日,決戰虎科大運動館前(不要亂講)。

總之我一邊打著明日咫尺8的稿一邊打死不想出門,不知道為什麼在學姊家的雨欣純良無害的注視下(很神秘的是,我的活動範圍剛好都在雨欣的視線範圍內),打字起來特別有衝勁(???),所以很不想出門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柳君說她們到虎科了,所以我只好放下空總,款款等等要用的東西,然後出門。

出門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把鴻信和雨欣放在一間房裡,總覺得不太好。

總之,憑著學姊畫的路觀圖(路觀圖這種說法好有趣喔XD),成功理解了位置,不過我出門時忘記裝水,又想說,虎科附近的便利商店一定被掃貨,一時覺得麻煩就買了兩瓶水,後來證明這是對的XD

之後轉去文化路,實在對附近不熟,就選了義大利麵吃,被推薦的墨魚,蠻大一隻的,不過我不常吃花枝,所以其實我也不清楚,要我說好不好吃似乎不太客觀,因為我點青醬,但是上的東西看起來是九層塔清炒,由於正在跟美食家友人聊天,所以當服務生一桌一桌問改進的時候,我提了這個問題,但對方好像完全不懂我的意思,她一直以為是味道不夠重,說可以進去重炒,還說附近的人味道比較清淡……其實那份料理,並不能說是清淡,只是,清炒跟青醬不是一樣的東西,因為這個落差的關係,我已經沒辦法去評論好不好吃了,我就是這麼龜毛OTL不過加十元可以加半份麵然後有免費的紅茶以及加十元有玉米濃湯,紅茶偏濃偏甜、不太冰,濃湯太甜……好吧我承認,這家店可以吃,但我沒有很愛。←這段就是在暴露吃貨屬性而已。

大約在兩點多,成功抵達排隊地點,人~真的~好~多~雖然沒有CWT那麼崩潰,但應該是有贏過布翁的,大概。

在逆光之下,實在也無法刷金光群俠傳,於是我就進入了發呆狀態,最後排了一個小時左右才到,其間,差不多是到領號碼牌的時候柳君他們才到的樣子,所以最後並沒有見到。

排完隊啦跑去商品販賣那邊,結果其實本來只是想去領個海報的,但因為排太久,結果,最後還是買了本來並不想要的羽國誌異毛巾,我現在還沒打開它,而且做為一個路痴,有兩度弄丟它。

然後我就跑去拍體育館外面的偶啦!

拍了好多,而且,兵長跟雨音霜怎麼會這麼配啊?怎麼拍怎麼像情侶自拍或者螢幕情侶任人拍,偶主太強。

然後後來還跑去拍了兵長被恨爺搭肩撇頭的偶,好想知道這什麼梗喔。

再來就是重點了。

就在我學著鴻信(?)跑去旁邊斜坡吹電風扇順便把最後一瓶水喝完,然後走回去的時候,看見了,偶主正在把蒼越拿出來啊啊啊啊啊。所以我就站在那邊很變態地一直盯著蒼越直到蒼越手上的兵器安好才問能不能拍,後來學姊跟我說蒼越拿的是血不染……不管怎樣我第一次看到蒼越拿劍喔!好帥!阿月你不在所以借蒼越拿一下也沒關係的吧(?)

總之當我打算像個變態一樣(不對你本來就是變態)對蒼越大拍特拍的時候,我的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

結果只好跑去學姊那邊緊急跟人家借了手機然後成功達成對蒼越孤鳴各種角度的拍攝,拍完才想到我剛才好像對王上下跪求婚了,呃。

不過因為想拍各種角度,我一直很擔心撞倒在我旁邊的兵長,總之,我對蒼越是圍拍,所以說,很努力不要去採到或撞到兵長,但我真的被熱到,所以現在還是有點擔心。

喔,中間還看到有人拿了小蒼越放在霜和兵長的愛心手勢中,超可愛的也忍不住問能不能拍了嘿嘿,蒼越好可愛啊。

不過也還好啦,蒼越我只拍了三十張而已。

接著,因為沒有約了,就直接走去虎尾糖廠啦,想說可以吃完冰再繼續走去布袋戲偶館,吃著冰的時候真的超治癒,我一定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但是,在大太陽曝曬之下,吃到的冰,簡直,想哭。好像是冰淇淋牧草冰沙吧,有點忘了,因為冰沙不太甜的關係,和冰淇淋一起吃剛好,結果在我飄著花吃完冰以後發現,快到入場時間了,我根本沒時間去布袋戲偶館,於是又從糖廠走了回去。

就在我到不久後,柳君他們也到了,結果,我這個白癡就因為肩膀很累,把鴻信……不是,羽國誌異毛巾以及相關產品的袋子放在座位上下去認親了。

嗯,還好光線昏暗,就算因此被柳君拉了梅子與斑子見到面了我想也是能成功見面不相識的(不,你拿到溫皇以後你就一直拿紙袋遮臉你記得嗎),而且成功拿到了月……不是,蒼越(可惡ㄅㄅ害我一直想成月荒涼),聽到這是蒼越的時候我整個就,蒼越系列機器人?蒼越系列複製人的DNA嗎XDDDDDDDDDD雖然現在事後想想,有點像相親呢,哎呀好害羞,我就這樣把相親對象帶回家了(喂)

於是我呢,成功迷路了。

我走錯地方,上去以後還問工作人員有沒有看到我放在位置上的袋子,當然是沒有,被自己蠢到,然後走到另一處,唉,原來是我走錯位置。嗚嗚嗚鴻信我對不起你。然後,因為聽柳君說動畫的傲絕(?)很像海境人士←危雩說的是動畫的季電很像師相(原來我記錯了),所以才想說要看的結果動畫就暗掉了,於是我一邊聽著背景音樂一邊崩潰發噗,明明還沒六點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嗚。好吧,就是,天運嘛。

好,以上是開始前的記錄。

實況是這噗↓
問謠_不赤羽那是溫皇的藥 等等要帶著月荒涼去玩(?) 鴻信顧家,希望他不要對雨欣怎樣 - #lt2kej - Plurk

接著是開始後的實況↓
問謠_不赤羽那是溫皇的藥 剛剛都在奔波,沒看到開頭動畫[emo3] - #lt2y0q - Plurk

內容什麼的,就不再贅述啦。

反正中間我去廁所那次回來又迷路找不到位置差點又讓鴻信失蹤了一次,工作人員也很緊張。

然後到底是誰喊溫皇我愛你的!可惡為什麼我身邊都是老人小孩我也想喊赤羽我愛你,赤羽大人我我我可以用日語喊的赤羽大人嗚嗚。

不過,因為我才追完魔戮血戰,所以,我看的時候就是,拼命的被劇透的狀態,不過羽國誌異那一段好棒,我果然不能討厭鴻信,他的聲音好好吃。

時間是有點拖延到,因為羽國誌異那時候已經17分了。

最後的無我梵音真的超過分的,好多人回來都說他們失憶了,還好蟹蟹說想知道誰有出場而有記錄。

本來想等學姊一起回家,結果從一樓等到上二樓,而且好像很長一段時間大俠都是在二樓的,總之我就邊回噗邊等學姊,不過最後還是得先回家,然後學姊折回去加班。

結果,事實證明,學姊不管再怎麼看起來快陣亡了的樣子,她只要回房間裡就原地滿血+8復活了,結果有點晚才睡呢。

隔天出門前,留雨欣跟鴻信單獨在家我還是很擔心,不過我擔心的變成鴻信了(你),出門去吃了早午餐,是一家叫狐狸的店呢(欸),店主超可愛的,因為習慣點半糖的飲料,結果店主說他們家的飲料本來糖就少了,所以就想說不然喝看看,結果店主卻說如果喝了太甜可以再調。

我:呃,不是都調好了嗎?怎麼再調?

店主:可以加茶啊。

我:欸OAO?

第一次遇到啊。

結果當日早午餐,冰火菠蘿油+可爾必思綠。有點可惜,中間學姊講話一激動(?)就打翻了鮮奶茶,還好杯子沒有破啊。

然後先去了糖廠,再很治癒的吃了一次冰,不過學姊的就沒吃完了,我想我食量真的比較大。之後折回去騎車到布袋戲偶館,見到了銀色的藏鏡人跟以前那版的苦海女神龍,不過還是沒見到劉萱姑,但是呢,見到了好棒的八家將啊。可以使用的戲臺倒是像臺北戲偶館的那個一樣,用的是動物戲偶,這邊的應該是老鼠娶親。裡面還有一些像漫畫或者是布袋戲的研究書籍。

之後去了故事館,本來以為沒有開的,不過其實是有的,花比較多時間還是在看故事書,裡面收藏了許多不錯的故事書,看著那本愛上月亮的男孩啊,我就想到我們家蒼越呢(不是你家的),中間的和室倒是在開會的樣子,然後繞著走了一圈,都是榻榻米感覺很棒,還穿著木屐走出去了一次,結果莫名其妙想到了旋律又躲到角落去錄音了,裡面還有浴室的展示呢,到最後一間時,學姊還看到了眼熟的樂器XD

然後本來要去附近的拉麵店吃的,不過有點小貴,最後去了附近的麵包店買麵包,結果發現就是以前姑姑家常有的Q餅的店呢。

最後晚餐吃素啦,那家的炒飯味道還蠻重的,點餐的時候老闆還說,大份的是三碗飯喔,唔,三碗飯是多少啊?因為沒有概念還是點了小的,結果是學姊吃不完XD|||那家店啊,問說需不需要清湯,結果端上來的居然是豆腐湯,雲林這個地方真的好可愛啊。不過我很難過,老闆娘用臺語說著看起來要下雨卻一直沒有下啊,所以我也用臺語回她,結果老闆娘馬上換華語說:北部有下雨喔。

我,不是北部人啊QAQQQQQQQ我只是不太會講臺語而已啊。

回家路上因為味道還殘留在口中的關係,想買飲料,結果先被學姊問了,哎呀真是的。

總之大概是這樣的禮拜天。

聽了好多好聽的原聲帶啊,真可惜,我喜歡的都完售了。

禮拜一早上碰碰碰地收拾著東西,一度因為肚子痛差一點沒能趕上,跑到公車站牌以後發現,公車站兩個方向的路線都有,實在不曉得該搭哪班,最後靠著地圖以及抓了虎科的學生問了,不過還是等了好久才等到車,以為又要缺水了。

然後成功抵達斗南車站。

實況噗↓
問謠_不赤羽那是溫皇的藥 斗南車站當中,想想真的好神奇呢,我上次搭火車是去台南找學姐,這次是到雲林找學姐,然後要去台南,現在也是在火車站,上次寫了精忠拐蒼越私奔還有蒼越生病精忠去探病--兔子還被吃掉了--,不曉得這次在火車上會 - #lt6dvv - Plurk

接著就是去臺南看三昧堂的展覽啦!

其實,揹著空總我的肩膀真的要廢了。

然後新光三越才沒有在火車站旁邊,那個要說附近才對QAQ

而且應該是我到的時間不對,附近只有連鎖店而已,本來想說不然去吃早午餐,結果那家店沒有電梯,我帶著行李箱下不去(是說這家店在高雄也有,也許可以去吃看看),最後死心到新光三越,結果對面反而有一般的店家,雖然稱不上好吃OTL然後跑去吃了招牌很眼熟的豆花,超好吃的!感動之餘,果然就是我家附近國中那家豆花的總店啊。

接著就是跑進去看三昧堂啦。

貼在電梯裡的海報啊,孔雀明王超媚的,好想推倒嗚嗚嗚。

一出電梯,繞著柱子的戲偶就美到我一直嗚咽著說好美好帥。

裡面的佈展也超用心,布景都很棒,戲偶超精緻不說,那個偶衣!那個偶衣!!!美爆了QAQQQQ

相比於東離那場,絕對是來這裡比較值得,超大,偶超多,超精緻QAQQQQQ

重點是可以很近拍QAQQQQQQQQQ

東離那場我根本就拍不到QAQQQQQQQQQQQQQ

而且!有!官!將!首!啊!嗚嗚嗚嗚嗚嗚嗚我好想要整組帶走QAQQQQQQQQQQQQ(且不說那是非賣品,你根本沒有錢好嗎?)

不過因為背著空總,所以我實在是很累,越拍越歪斜,最後在中間的椅子那邊休息的時候,正好看到有人在開偶袋,結果就拉著空總問是不是展品還是等等有活動,結果說是私偶,但還是讓我拍了。

真的也是超美的偶啊!

因為特別拿出來給我拍了,而且不像拍蒼越時有遇到牆壁的問題,所以我就繞著拍了,拍著拍著另一位先生也拿出另一尊偶在原本那尊旁邊問說那你要拍他嗎還是你只要拍他(原本那尊)

我:請讓我拍!!!

結果也是超正的偶,偶衣都那麼精緻、臉都那麼好看,還有小道具,好想摸QAQQQQQQQQQQQQQQQQQQQQQQQ

不過我當然沒有說,實際上我不敢摸戲偶,畢竟,我很會出手汗呢。

結果因為兩尊站的角度太棒,結果我就拍了這種各樣的角度,真是太感謝了啊wwwwwww

其實他們都穿著三昧堂的衣服,我在想說不定是內部人員呢。

三昧堂的展中,首先,我看到我們家本命(?),還有兩尊新歡:竹和菊,在天官那邊的布景中,我忍不住想說,這是自古紅藍出CP的配置嗎wwwww(赤羽:嗯?)

總之雖然被空總虐得我肩膀快廢了但還是很值得呼呼,超棒的展覽啊QAQQQQQQQQQQQQQQQQQQQQ

最後回火車站路上看到了神秘的豆花飲,就買了在火車上喝了。

接著就搭火車回高雄啦。

至於因為種種因素不得已搭了計程車還被計程車司機冷哼嘲諷以及飆車這種事,咱們就不提了(抹淚)

總之我到我爸那邊時,他的反應是:你是剛流浪回來喔?

好啦也是,我從天龍國到雲林到府城再回港都,也可以說是流浪了一圈了,是說,雲林沒有代稱嗎(?)

然後我今天刷金光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道具是昨天兌換截止(哭了)

而且教授好過份,怎麼可以問暑假作業寫完沒QAQQQQQ

唉,最後,因為我實在不太懂規矩,不知道偶照到底能不能上傳公開,所以我們就先維持純文字風格吧。


以上,遊記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