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專屬於你的喵

霹靂布袋戲同人‧挹天癒X藐烽雲



  交往後第三年,一千多個日子,挹天癒才向藐烽雲提出要同居的提議,藐烽雲先是想拒絕,再來才想起來自己向來拒絕不了挹天癒。

  儘管挹天癒說不會勉強他,卻在他腰腹留下了相當多酥麻的吻痕,藐烽雲洗澡時碰到那些地方,回想起挹天癒清冷的唇是怎麼碰上自己肌膚的,藐烽雲就沒辦法仔細清洗自己,往往這個時候都會進來幫他的挹天癒說要給他時間。

  一定還是很有餘裕地靠在浴室外的牆上。

  想到那樣的挹天癒,藐烽雲感覺自己下身又起了反應,他咬著唇悶哼,抹著泡沫的虎口圈上慾望紓解,他知道挹天癒就在外面,也知道浴室的回音很大,可是他也沒辦法。

  「主人……哈啊……」藐烽雲一手扶著牆,一面想著挹天癒是怎麼碰他的,結果浴室的門就被打開了,挹天癒還冷著的身子環抱住他。

  「本來想讓你休息的。」

  「主人……我想要你。」藐烽雲氤氳著一雙眼瞟向挹天癒。

  挹天癒雖然想說自己絕對沒有奇怪的癖好,可是藐烽雲在床上總喜歡稱他主人,挹天癒其實有點微妙的牴觸,但想著藐烽雲喜歡的話,他就不太想明著拒絕。

  在浴室做其實比較傷藐烽雲的腰,所以挹天癒把人先擼出精一次,才把藐烽雲拉上床,好好溫存一番,最後由自己清理那個總是不願意有保險套阻隔的後穴。

  雖然兩人對比上去,挹天癒看起來是比較文弱的那個,然而實際上藐烽雲的身體比較僵硬,除了走路幾乎不肯多做運動──床上運動除外──,所以挹天癒其實也不常用對藐烽雲負擔太大的體位。

  挹天癒把總是睡不安穩的戀人抱進懷裡,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背,藐烽雲悶在他胸口說著:「不想你走。」

  「所以要同居嗎?」

  藐烽雲蹭往挹天癒胸口,輕輕點頭。

  ──其實在交往沒多久,挹天癒就注意到,藐烽雲總有一段避不見面的時間,但他沒想到交往以後會演變成,藐烽雲總有一段時間要去旅行。

  久別後回來的戀人身上總有微妙的味道,不算臭、也不是香,挹天癒不知道怎麼說明,然而他還是抱著說要去洗澡的藐烽雲不放,挹天癒沒想過要對誰眷戀,然而藐烽雲總有辦法令他意外。

  其實比較黏人的是藐烽雲這邊啊。

  所以說挹天癒還是不太懂。

  「如果不是檢查過你的身體,我會以為你要去墮胎。」

  「咳咳咳咳……我是男的。」

  挹天癒摘下隱形眼鏡,藐烽雲幫他泡進保養液,挹天癒透過檯燈的光看著昏暗中的藐烽雲背影,在他背上畫了一把傘。

  「很癢……」

  「你一定得去旅行嗎?」

  「不這樣做,你會討厭我。」

  「煩。」挹天癒背過身。

  「抱歉。是我踰矩了。」

  「你踰矩什麼?難道我會因為你太黏就提分手?」

  「不全然是這個原因。」藐烽雲單膝跪下來,親吻挹天癒手背道:「癒者,等我回來,可以嗎?」

  「有哪次沒等嗎?」

  藐烽雲的唇瓣磨蹭上挹天癒的,挹天癒細細看著藐烽雲,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用力戳往藐烽雲的痠痛點。

  藐烽雲當即倒在地上,挹天癒面無表情地拿出壓在精裝原文書底下的手銬,把藐烽雲雙手扣在床架上。

  「癒者……你不是說……」痛到飆淚的藐烽雲淚眼汪汪地看著挹天癒。

  「啊,我沒說這次我要等啊。治者。」挹天癒半撐著臉看他。

  藐烽雲發現自己可恥地硬了,都是他的主人太過俊帥的錯。藐烽雲撇開發紅的臉,早就把人全身都摸透過的挹天癒自然知道對方要的是什麼,本來該是這樣,但挹天癒閉上雙眼,藐烽雲沒辦法,只能踢著雙腿試圖緩解一點焦躁。

  「你為什麼這次不說你要什麼?」

  「癒者生氣了,是我的錯。」

  「喔?我氣什麼?」挹天癒跨坐下去,摩娑著藐烽雲的褲檔。

  「我沒一件事讓你滿意。」

  挹天癒挑起他的下顎道:「重新說一次。」

  「我錯了,癒者。」

  「錯在哪裡?」

  「……不能讓癒者滿意。」

  「煩。」挹天癒敲了藐烽雲的額頭,「你再這樣下去,別想從床上下來,雖然手生,導尿袋我還是會裝的。」

  「我、我不要。」

  挹天癒罕見地笑了笑,藐烽雲被這一笑晃了眼,沒聽見挹天癒說什麼,就點了頭,結果衣服被半褪了,人也被吃透了。

  藐烽雲來不及想未來,就被真的生氣起來的挹天癒做到暈了過去。

  隔天清晨,藐烽雲只覺得全身痠脹,頭很昏,還有東西流下腿根,他看見挹天癒朝他的側臉,心臟怦怦的,藐烽雲罕有想抱怨的心情,喉嚨卻是啞的,他低頭咬了下挹天癒的脖子,血腥味藐烽雲讓醒過神來,趕忙要逃,兩隻後腿卻被挹天癒抓住了。

  ……藐烽雲,或者說藐烽雲變成的黑貓默默轉開了視線,運轉起腦中三十六計,試圖裝成一隻普通的貓,只是一隻,跑進人家家裡的野貓。

  「藐烽雲,收起你的心思,我不是白癡。」

  裝死裝死裝死裝死。

  「治者,你不如想想你要怎麼解釋一隻貓的後穴為何會流出精液。」

  「……你能不要直說嗎?」藐烽雲放棄,不是智力不夠,是挹天癒遠比表現智商重要。

  「我是醫生。」

  「……我是貓。」

  挹天癒把藐烽雲抱去浴室,拿出各種器械清理著藐烽雲幼小的後穴。

  「癒者知道多少?」如果要說藐烽雲笨,那世界上可能很少有人可以稱做聰明,藐烽雲自然不會沒想到挹天癒平靜反應背後的意思。

  「你不是貓,至少不完全是貓。」挹天癒打了個呵欠,將藐烽雲全身毛髮都洗了乾淨。

  「這樣我還能待在癒者身邊嗎?」

  挹天癒將藐烽雲全身擦乾後,舉起他的腋下,磨蹭著他的鼻子。

  「癒者?」

  「你到底在沒信心什麼?真麻煩。」挹天癒將貓放進乾燥的浴缸裡,倒掉臉盆裡洗浴過的泡沫水,接著脫下衣服,藐烽雲看著挹天癒身上那些已經漸漸淡去的抓傷,有些想跑,挹天癒卻早他一步脫了乾淨,然後,挹天癒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隻白虎。

  藐烽雲瞪大了眼睛。

  「看夠了沒有?」

  「癒者?」

  「你啊,遇到我的事情就總是少根筋。」

  「癒者也是,所以……」

  挹天癒揮了兩下爪子,旋即變回人的樣子,他抱起藐烽雲說:「所以我們以後應該戴套,會有孩子的。」

  「會有孩子。」藐烽雲呆呆地任由挹天癒搓揉,他其實一直不想跟挹天癒在一起,就是希望挹天癒那麼好的人,應該要子女成群,現在挹天癒說他們可以有孩子,聰明如藐烽雲,真的遇上挹天癒的事情就是腦子轉不過來。

  「看起來你年紀還輕,所以是週期性在貓跟人中間變化,長期吃藥的話,長大就好了。」

  「我不是小孩子。」

  「沒把你當孩子,我又不戀童。」

  「癒者。」藐烽雲黑色的爪子按在挹天癒心口。

  「嗯?」

  「我們可以結婚嗎?」

  「為什麼不?」

  「我是想說孩子比較好報戶口……你答應了?」

  「我說了,為什麼不?」

  藐烽雲被放上床的時候還反應不過來,直到他發現挹天癒好像沒那麼高大了,他才低頭看自己已經變回人類的赤裸身體。

  「看起來得給你成人禮了。」挹天癒覆上藐烽雲的身子,本來就紅腫清紫的地方再次被吻過。

  「等、癒者,主人,我……」

  「該換個稱呼了。」

  「老公……?」

  「我懶得擬宴客名單,交給你了,老婆。」

  「唔,主人,別那樣叫……唔……」

  挹天癒以前一直沒想明白,為什麼自己對上藐烽雲總是這樣失控,現在他懂了,藐烽雲就是他專屬的發情期。

  

  

  

  

  



大概是黑貓男友系列混狂野情人再延伸妄想paro。
話說我家娘娘喜歡挹天癒,我說藐烽雲這麼愛挹天癒,她應該接一對,她跟我說:「我幹嘛接我情敵?」……娘娘算夢女嗎?打文的時候我開始思考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