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禮物

霹靂布袋戲同人‧舒龍琴心X劍風雲




  才過過生日,其實舒龍琴心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中秋節這天收到給他的禮物,他困惑地問把每個人生日都忘了的劍風雲:「怎麼想到要送我禮物?」

  「無缺說你會開心,我就買了。」

  舒龍琴心不是沒有期待,不過他原本也沒什麼想要的東西,所以看到什麼都不會失望,反而因為是劍風雲第一次送自己的禮物,他拆得小心翼翼,似乎連包裝紙都要妥善保存,劍風雲雖然不懂,但舒龍琴心本來就細心,他只是歪頭靠在舒龍琴心肩上,舒龍琴心紅著臉喃喃:「為什麼你看我的角度,很像……」

  「很像什麼?」隨著劍風雲語音一落,舒龍琴心總算拆好了,一打開看,是一件圍裙?

  舒龍琴心才想問為什麼是圍裙,劍風雲已經靠過來問:「很像什麼?」

  他嚥了口口水才說:「好像你在跟我索吻。」

  劍風雲啄了一口舒龍琴心道:「琴心會害羞的話,我來。」

  舒龍琴心趕忙轉回頭去問:「為、為什麼是圍裙啊?」

  「我也不知道。」

  「而且有兩件,是要一起做飯的意思嗎?」

  「問無缺好了。」

  「等等、」舒龍琴心來不及阻止,劍風雲已經撥通了手機,劍風雲沒說幾句話就將手機轉交給舒龍琴心,舒龍琴心看著碰到劍風雲的指尖,靠在手機上的熱度,不知道為什麼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月無缺簡單一句:「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裸體圍裙是什麼。」就掛了電話。

  舒龍琴心從臉紅到耳尖,這樣的舒龍琴心實在太過可愛,劍風雲摟著他的腰問:「無缺說什麼?」

  「你還是不要知道吧……」

  「你和無缺有小祕密。」

  「這種用語你是從那裡學來的?」舒龍琴心忍著把兩件圍裙扔垃圾桶的衝動。

  「無非。」

  舒龍琴心嘆了口氣,劍風雲疑惑道:「無缺要你教我很難的菜單嗎?」

  「沒有。我只是覺得當初就不該讓無缺知道……。」

  「你不想讓朋友也不想讓家人知道我們的關係。」

  「因為他們一定會亂猜啊,很麻煩……」

  「會亂猜什麼?」

  「比如……」

  「比如?」劍風雲不解地看向滿臉通紅的舒龍琴心,舒龍琴心無奈道:「你想聽我彈琴嗎?」

  劍風雲思考了一陣子後說:「我想和你說愛。」

  ……沒救了。

  親上劍風雲的時候,舒龍琴心覺得自己在淪陷,確實有一秒想了劍風雲穿圍裙的模樣,不過其實平常的他就已經很誘惑人了,要是再多做點什麼,自己真的不太能承受。

  「琴心,一定要到結婚這一步才能公開嗎?」

  「啊?」

  「我們在交往的事情,不能公開嗎?」

  「抱歉,我沒想過會讓你困擾,我該考慮你的心情。」

  「不是,我不喜歡大家還以為琴心單戀我,你該多考慮你自己。」

  「就說不要寵我了……」

  劍風雲拉著舒龍琴心的手指在唇間輕吸。

  「欸,風雲……別鬧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都是這樣的事情。」

  「就算是我想和琴心做?」

  「你、你腰不痠嗎?而且你還打算把貓關在廁所裡多久啊?」

  「那琴心摸我。」舒龍琴心的手指被劍風雲挪到腰際。

  「不要用那種說法。」

  「不然該怎麼說?」劍風雲迷惘道。

  「好了啦,把貓放出來了。」

  劍風雲靠在舒龍琴心肩上問:「真的不要?」

  「你不是要談情說愛嗎?」

  劍風雲轉身把貓放出來,舒龍琴心看著對方蹲下時衣襬和褲腰之間露出的肌膚上有吻痕和指痕,舒龍琴心覺得自己是禽獸。

  「貓貓,你覺得琴心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你在和貓咪說什麼啊?」

  「你覺得琴心想和我結婚嗎?

  「風雲……」

  「不記得琴心的生日是不是很糟糕?」

  「不會,誰會記得啊?」

  「很多人記得喔,那天很多人叫我去找琴心,可是我沒聽,結果被罵了。」

  「每天都有人過生日,哪能都記得啊?」

  「可是交往紀念日、情人節、聖誕節、七夕……無非說都要和戀人一起過。」

  舒龍琴心走到劍風雲背後蹲下,在他背上寫自己的名字。

  「你的戀人是我,我說沒關係。」

  「但琴心總是太習慣壓抑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會說。」

  舒龍琴心又寫了第二次,「我喜歡原本的你,而且我覺得風雲已經給我太多了。」

  「你可以更貪心一點。」

  「可是風雲其實不想結婚吧。」

  「我不太懂為什麼要結婚,但如果琴心想要的話,我覺得都可以。」

  「我沒有想要結婚啊,結婚很麻煩的,我會把自己搞瘋。」

  「而且我不覺得我穿婚紗會好看。」

  舒龍琴心側過頭枕在手臂上,寫了第三次,「你穿什麼都好看。」

  「你不穿更好看。」

  「……這次是誰教你的?」

  「我不能講。」

  舒龍琴心輕輕捶了他一下,「我看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在一起了。」

  「需要我否認嗎?」

  「不要勉強自己做奇怪的事情啦。」

  「琴心,你寫完了嗎?」

  「我可以寫一百遍嗎?」

  「那是你的生日願望嗎?」

  「不是。」舒龍琴心悶聲道。

  劍風雲回過頭來吻他,「那是什麼?圍裙?」

  「反正不是裸體圍裙……」

  「裸體圍裙?」

  「沒有,不是,劍風雲不要──」

  還待在浴室的貓伸了個懶腰,兩個戀愛中的笨蛋都忘了今天是中秋節了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