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15

霹靂布袋戲同人‧武邑率然X少陽君



  15. 呼喚你名字的聲音

  『聽說在奈何橋上喊三次同一個人的名字,下輩子就會記得他。』

  『我聽說的版本是,死神喊你的名字的話,你就不會死。』

  少陽君乘在巨鳥背上,白色的髮絲往後飄到武邑率然那裡,武邑率然還在裝睡。

  「率然,這樣算結髮嗎?」

  少陽君不意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原本他也就只是想讓武邑率然理解哪裡都可以去的感覺。

  後來剩他一個人的時候,他還是會以為,武邑率然在他身後裝睡。

  少陽君不知道自己跪在武邑率然墓前、雙手拄地,流了多少眼淚,他知道的是自己會永遠帶著武邑率然走下去,直到奈何橋前,他才回過頭看只有孟婆的橋邊,用最後的意識喊了三次「武邑率然」。

  「……所以呢?」武邑率然緩慢地眨著眼。

  「從第一次聽到率然的名字,就覺得一定要到率然身邊,人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許是我這樣想念你,所以才做了這樣的夢。」

  「我就在你身邊,你還想念我啊?」武邑率然失笑。

  「你不在就更想念你了。我啊,想到我的夢境以及劇中的情節,就感覺也是一種團圓,說不定我也曾經在埋了梨花白的樹下,擅自希望來年中秋與你團圓。」

  「你這麼喜歡我啊?」

  「我覺得我喜歡你好幾輩子了。」

  武邑率然紅著臉把人轉了一百八十度後抱住,「如果我是死神,我一定喊你的名字。」

  「我不想要永遠活下去啊。」

  「但是我要永遠陪著你。」

  「率然……我想看你的臉。」

  「不要。」

  「為什麼啊?」

  「你又不是沒看過。」

  「我想知道現在對我說出這種話的率然是什麼表情啊。」

  「不想讓你看。」

  「中秋節,我連自己戀人的臉都不能看嗎?」

  「對。」

  「那我乾脆去烤肉……」剛醒沒多久的少陽君想掙開武邑率然的懷抱,結果卻摔回床上,腰太痠了。

  武邑率然將手伸進去,按摩著少陽君的腰。

  「你這樣怎麼去?」

  「率然要負責。」

  「要是懷上了,我會負責。」

  「我是說烤肉……」

  「現在出去買嗎?」

  「率然……率然……」

  「怎麼了?」

  「想要你了。」

  「做成這樣,還不累啊?」

  少陽君搖搖頭說:「永遠不累,我想要率然對我負責。」

  「又在說傻話。」

  「我不傻。」

  武邑率然低頭吻他,「你啊,知道你每天會喊我幾次嗎?」

  「不知道。」

  「你連做夢都在喊我的名字,就算分開睡,你也會跑到我被窩裡。」

  「不可以嗎?雖然說分床睡有助於夫婦感情,但也要一起睡一下啊。」

  「你的一下頻率很高喔。」

  「率然,你好像心情很好喔?」

  「和你一起過中秋,就很好。」

  少陽君想,對啊,他們是戀人、是同居人了,他不用遠遠看著武邑率然被所有人叫喚、不用看他被其他人圍繞著,這是自己的武邑率然。

  武邑率然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被推倒了,戀人紅著臉說:「率然,換我讓你下不了床了。」

  但他就想縱容。

  「少陽。」

  「嗯?」

  「少陽,我只是想喊你。」武邑率然把人抱回床上,吻了他的臉好幾次後說:「再睡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