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14

霹靂布袋戲同人‧武邑率然X少陽君

  • 這個瘋狂的計畫居然要完成一半了。



  

  14. 一如既往

  

  同居以後的日子其實還是差不多,除了武邑率然煮飯時要先打電話確認需不需要煮雙人份,以及他們之間常常都是改以雙手解決生理需求。

  為了避免麻煩,兩個人開了共同帳戶,每個月都固定往裡面存錢,用在如房租水電等的日常開支,原本以為這樣就能解決問題,不過生活上還是有諸多問題,比方香六牙的貓要借住的時候該不該答應,他們之間就有不同的觀點。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

  每次少陽君把兩人的慾望靠在一起揉,或者含入武邑率然的性器,武邑率然就會腦子一陣空白,他原本沒什麼性慾的,然而被少陽君嬌慣得需求越來越大,或者說,只要想到少陽君,就想和他親熱。

  武邑率然沒有說,不過都一個月沒有實際發生關係了,他還是有點在意,假如少陽君已經厭煩了,那他們還能走多遠呢?少陽君還會想著要跟他結婚嗎?武邑率然對這點不太有信心,原本日夜都對著同一張臉,也很容易疲倦吧,隨著年歲漸增,更可能變成嫌嘮叨的家人而非戀人吧。

  可能是新通告開始前的焦慮,他留在只有他的房間裡,總覺得該走出去緩解,然而沒有少陽君,他卻很難走出去,自己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黏人的?

  所以當西窗月打給他時,他立刻就離開這令人窒息的空間了,在公車上,武邑率然格外能理解總是悶在家裡婦人為何能寫出閨怨詩,西窗月見他心情不是很好的模樣,也端出了甜點相待,並讓他帶一些回去,結果一玩貓就玩到很晚了,回程的時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沒帶手機。

  西窗月驅車帶他回去,並承諾下次會帶他和少陽君去寺裡。

  武邑率然進家門以後,馬上被少陽君撲上,少陽君全身都是汗。

  「少陽?」

  「我以為,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怎麼好像,少陽君酒醉回家那天的再現呢?

  武邑率然把臉埋在少陽君髮絲間,低喚:「少陽,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情都好,下次別再嚇我了。」

  「我不是要嚇你,我只是去鷺君那裡,忘了帶手機。」

  「我還以為你跟別人跑了。」

  「什麼啦,不會的……少陽也跟我一樣不安啊。」

  「率然不安嗎?我、我哪裡做得不好?」

  「我可以說嗎?」

  「一定要說。」

  武邑率然閉上雙眼問:「少陽,為什麼你都不碰我了?」

  「……啊?」

  武邑率然將人摟緊,不讓他看見自己羞紅的臉,「我們超過一個月沒做了。」

  「是一個月又十三天。」

  「少、少陽?」

  「我怕做得太多次,你很快就厭煩我了,我不會什麼別的姿勢,率然也是我的第一次,我不熟練這些,那就已經和你同居了,我覺得我該要知足,而且……而且……」

  「而且?」

  「保險套跟潤滑液算公帳還是私帳啊?」

  「噗,公帳啊,而且又沒戴過套。」

  「是不是戴比較好啊?比如率然很累的時候,就不用清理了,可是我又想跟率然有寶寶。」

  武邑率然聽了不住笑出聲,輕推開少陽君,把人按倒在地上,少陽君錯愕而稚嫩的臉龐躺在白色的髮絲裡,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景色,武邑率然還是看得專注,他撿起少陽君一綹髮親吻。

  「率然……唔。」少陽君的唇被武邑率然吻住,他濕熱的吐息一點一點壟罩少陽君全身。

  「不然我們這次做到少陽懷上好了?」武邑率然的拇指按過少陽君下唇。

  「果然還是不用買保險套了。」

  「我原以為只有我在不安,是不是我太少疼愛你了?」

  「我是希望率然多愛我一點的。」少陽君轉開臉,「是不是很不好?」

  「我也希望你更愛我。」

  「再愛下去,就要把率然囚禁起來,不給其他人看見了,我、我連鷺君都嫉妒。」

  「少陽,你怎麼這麼可愛啊……明天中秋節,你不打算跟其他人去烤肉了嗎?」

  「少陽不可愛,可愛的是率然。我更想要率然乾脆就……就做到中秋節。」

  哪裡不可愛啊?

  武邑率然吻住少陽君,伸手撫摸起他早已敏感的身軀。

  看起來不用幫對方留體力了。

  原來一切都一如既往,只是庸人自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