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難為(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舒龍琴心X劍風雲



  

  其實舒龍琴心還是有一點酒量的,但他今天喝了太多酒,劍風雲揹著舒龍琴心,有些不解,為什麼自己沒做出什麼反應,舒龍琴心卻先一步替他擋酒?他也不是不會喝酒。

  劍風雲自認跟舒龍琴心沒有很熟,至少私交是稱不上的,對方也常常說要做飯、而一下戲就離開片場,劍風雲根本沒和他熟的時間。劍風雲一直想,可能、或許,他說不定在那瓶香菜啤酒靠過來的時候微微皺了眉,但月無缺說他總是皺眉,舒龍琴心又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舒龍琴心和他平常乖乖牌的模樣不同,在他背上動來動去的,劍風雲想拍拍他的背,讓他安分一些,結果忘了自己還揹著他,結果背沒拍到,卻拍到了他的屁股,劍風雲在友人與友人的戀人「洗滌」下,也知道男人之間是怎麼做的,不然他不會為拍了舒龍琴心的臀部而臉紅。

  自己應該沒喝醉吧。

  劍風雲想讓舒龍琴心的兄弟來帶他回去的,結果一個個都說:「你帶他回你家吧。」還一副解脫的模樣。

  不懂。

  他跟舒龍琴心就不熟。

  但這種情況下,舒龍琴心畢竟是替自己擋酒的,劍風雲還是把人帶了回去,他準備把舒龍琴心放在床上,自己去睡軟骨頭,結果舒龍琴心在他去洗手出來後,已經坐起身,看起來沒有任何不舒服或酒醉。

  劍風雲看著舒龍琴心熟稔地抱起自己養的賓士貓,那隻不親人的貓被舒龍琴心摸到發出了呼嚕聲。

  「琴心……」

  舒龍琴心抬頭看他,忽然站起來,貓也跟著跳到一旁。劍風雲一步步被舒龍琴心逼退到牆角,舒龍琴心不大的力氣將劍風雲的雙手按在兩旁,親上了劍風雲。

  「香菜……」

  「不是喔,是琴心。」

  「琴心,你醉了,去刷牙。」

  「要風雲給抱抱才會好。」

  劍風雲無奈地避開舒龍琴心呼出的酒氣,用重音道:「你醉了,琴心。」

  「你為什麼,不讓我抱呢?」舒龍琴心困惑問。

  「去刷牙。」

  「劍風雲,我……」

  「琴心,我替你刷牙……」劍風雲輕而易舉地掙脫開來,推著舒龍琴心,從對方身後拿牙刷替他刷牙,幸而舒龍琴心還會反射性漱口,確認過舒龍琴心口中沒有香菜的味道後,劍風雲才鬆手,舒龍琴心就把他按在浴室牆壁上。

  「風雲,要怎麼樣你才會喜歡琴心?」

  「……啊?」

  「是不是那次便當菜裡放到香菜,你就不喜歡琴心了?」

  「便當菜?」

  「我託無缺拿給你的,可是有一天你忽然就不要了。」舒龍琴心可憐兮兮道。

  劍風雲這才想起來,月無缺從一見面開始就幫他帶便當的事情,他本來沒多想,而且月無缺也有交往對象。便當是舒龍琴心的?為什麼?劍風雲覺得自己頭有點昏,舒龍琴心又親了上來。

  對了,他的初吻對象是舒龍琴心,那個吻帶著香菜的味道。他討厭香菜,但不討厭舒龍琴心。

  不討厭,不想反抗。

  劍風雲碰了碰舒龍琴心紅潤的臉頰道:「我沒有討厭你。」

  「風雲,喜歡我好不好。」

  「……好。」劍風雲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回答。

  他有點懷念平常的舒龍琴心,如果舒龍琴心是清醒的,也許就不會說出這種話,不過要是他說了,劍風雲還是會說好。

  他來不及想為什麼,舒龍琴心青澀的吻已經胡亂闖進了舌頭,劍風雲覺得自己還是清醒的,畢竟酒都被舒龍琴心擋了,可是連被脫了褲子他也沒想到要反抗。

  舒龍琴心的性器進入的時候,劍風雲才想到這是他的第一次,韶無非說第一次要跟喜歡的人,那他喜歡舒龍琴心嗎?自己剛才好像答應要喜歡他了,可是他沒有討厭舒龍琴心過,不討厭就是喜歡嗎?

  舒龍琴心其實站不穩,劍風雲很快跟著他跌到地上。

  其實很痛,膝蓋跟肛門都是。

  可是劍風雲就是不想再看到舒龍琴心任何一點委屈,所以就算感覺道流了血,他還是讓舒龍琴心抽插自己,直道舒龍琴心吸著鼻子問他:「這樣好像強暴,琴心不想強暴風雲,該怎麼辦?」

  劍風雲努力運轉著僵硬的腦袋,坐起身將彼此挪到牆角,然後雙腿架上跪在身前的舒龍琴心雙肩,舒龍琴心迷迷糊糊地對著好像迎接自己般張合的穴口進行入侵,他雙手扶著劍風雲膝窩,一下一下撞進去。

  還是疼,劍風雲想,可是能看到舒龍琴心就很好。

  光是看到舒龍琴心的臉,劍風雲就覺得好受了很多,他靠過去親了舒龍琴心軟軟的嘴唇,結果下半身的交合卻更加激烈,在血的潤滑下舒龍琴心的慾望順利進入到劍風雲深處,也誤打誤撞找到了劍風雲的敏感點,一直往那裡衝刺之下,舒龍琴心被攪得射出精水在劍風雲體內。

  後來的事情都是舒龍琴心辦的,劍風雲沒有記憶了,他只知道自己醒的時候,舒龍琴心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一直跟他道歉。

  在舒龍琴心的說明裡他才知道,自己暈過去還發燒,舒龍琴心醒酒以後,發現劍風雲的狀況,趕忙請教月無缺……劍風雲忽然頭疼。

  「我、我沒說對象是你……」

  「我想,無缺知道是我。」

  舒龍琴心手足無措起來。

  「琴心,我是你的第一次嗎?」

  舒龍琴心紅著臉點頭,訥訥道:「我不知道怎麼做,弄傷你了,我不知道怎麼補償你,一開始還想要逃走……」

  劍風雲看著舒龍琴心逐漸低下的頭,伸臂攬住他的脖子親了他一口。

  「還好你沒走,下次讓我舒服一點就好,男朋友。」

  舒龍琴心趕忙點頭,隨後:「欸?」

  「你不是要我喜歡你嗎?」

  「我、欸?」

  「我討厭香菜。」

  「呃嗯。」

  「我喜歡你的便當。」

  「我、我手藝應該有再變好了。」

  「我很期待。」

  「我會努力的。」

  「琴心,是我真的可以嗎?」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

  「就算琴心弄得我很痛,我也不會討厭琴心。」

  舒龍琴心紅著臉溫柔地親了親劍風雲,之後他學了很多,直到劍風雲笑著要他別再那麼溫柔──那天晚上劍風雲就後悔了,舒龍琴心體力不是很好,反而是劍風雲用上了騎乘位。

  劍風雲後悔的不是難為情,是舒龍琴心比他更難為情,好幾天躲著他。

  舒龍琴心的學習用了半個月,一個月後成功插射。

  劍風雲哄舒龍琴心用了兩個半月。

  ──劍風雲向舒龍琴心告白,則是一年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