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10(限)

霹靂布袋戲‧少陽君X武邑率然



  10. 指尖

  武邑率然在迴避自己。

  少陽君很快發現了這件事。已經殺青的武邑率然沒有來探班,假日也不讓他去家裡,又沒有約會,連電話也沒有,一直都在傳Line,如果不是熟知武邑率然的個性,他會覺得對方一定花心了。

  不過隨著時間拉長,他越加懷疑,連一面都碰不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武邑率然總說他體貼,但少陽君自覺並非如此,自己的心很狹窄,只容得下武邑率然,可是如果對方不要他了,他也一定會離得遠遠的,少陽君想了很久後,發了:「再見不到率然,我會死掉,我想見你。」

  他覺得自己等了一個世紀才等到武邑率然的回復。

  「我也想你。」

  「還是不能見面嗎?」

  出乎意料之外地,武邑率然打電話過來了,原本攤在床上的少陽君馬上坐起身子接電話,武邑率然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霧,還夾雜著奇怪的碰撞聲,可是因為太想念,少陽君只專注於武邑率然的嗓音。

  「少陽?你有聽見嗎?」

  「我顧著聽你說話,忘記回了。」

  「笨少陽……別說要死了這種話,我會很擔心。」

  「因為,率然都不關心我啊。」

  「我哪有?」

  隨之而來的聲音裡,夾雜著難以忽視的長音。

  「喵嗚?」少陽君模仿著。

  「呃……少陽,你聽我說,不要來我家。」

  「我以為……」少陽君頓了頓,嘆息道:「原來我的情敵是貓。」

  「什麼情敵,不要亂說話。」

  「為什麼我不能去你家?」

  「你會過敏啊。」

  「你就因為這個,這麼長時間不和我見面?我……比不過一隻貓嗎?」

  「不是,我只是擔心你又逞強,明知道會起疹子還接觸過敏源,和以前一樣。」

  「我有在吃抗組織胺,蕁麻疹的藥。比起那個,我更需要率然,沒有率然的人生很痛苦。」

  「少陽……」

  「喵,少陽當貓的話,就能陪在率然身邊嗎喵?」

  「你這個人,為什麼總是這樣?」

  「要是率然現在有臉紅……不對,不管什麼樣的率然,我都想馬上看見。」

  電話彼端沉默得太久,武邑率然遲疑道:「因為貓咪還小,我不能放他一個人在家。」

  「那你就能放我一個人在家嗎?率然一定不知道我在你打電話來之前做了什麼。」

  「少陽……」

  「想著你卻碰不到你,我射不出來。」

  「少陽!」

  「我需要馬上見到你,我可以去找你嗎?」

  「少陽,你剛剛說的……」

  「不可以嗎?」少陽君輕聲問。

  「可以。」

  想著電話那頭武邑率然為難的模樣,少陽君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武邑率然家,拿備用鑰匙打開門的下一秒,武邑率然便撞上了他的腰,懷裡還抱著一隻幼貓。

  「牠只要一開門就想往外跑,少陽,你沒事吧?」

  少陽君將貓和武邑率然抱入懷裡。

  「我想你想到要發瘋。」

  「哪來那麼嚴重?」

  「就這麼嚴重。」

  武邑率然眨眨眼,往少陽君間上靠,「但我也很想你。」

  兩人進去後,武邑率然才捨得放開一直掙扎的橘貓。

  少陽君看著武邑率然,而武邑率然看著跑走的貓,少陽君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扳起武邑率然的下顎吻上去,武邑率然還想開口,旋即被少陽君的舌頭堵了回去,武邑率然嗚咽著輕微推了推,少陽君則把他摟得更緊,睜開眼專注地看武邑率然臉上情潮漸起。

  少陽君反覆轉換了好幾次角度親吻,雙唇數次分合,彼此口腔內的津液再分不清楚彼此,武邑率然揪著少陽君的衣服,逐漸無法呼吸。

  少陽君鬆口的時候,武邑率然整個人暈到眼前都是小光點,只得坐在沙發上緩緩,少陽君原本想道歉,然而看到武邑率然虎口到手臂上遍布的傷痕,他轉而不滿道:「我還以為你養的是貓妖,專門吸人精氣那種。」

  「說什麼啊……況且,貓不是我的,你的狀況,我不可能養貓的。這是香六牙前輩被鷺君拉去旅行前,因為擔心而託我照顧的。」

  「橘貓以後會很胖。」

  「你別詛咒牠。」武邑率然靠在椅背上,問道:「少陽,你還生氣嗎?」

  「我怕你生我的氣。」

  「為什麼?」

  「其實我加了很多貓咪領養的社團,在知道你喜歡以後,很多中途是不讓情侶認養的,戀人成為了阻礙,很諷刺不是嗎?你也因為我不能養小動物,我怕哪天你就像這次一樣,選擇牠們而不要我。」

  「我哪有不要你……少陽,你為什麼那麼不安?」武邑率然伸手輕撫少陽君側臉。

  「你喜歡的,卻因為我而無法擁有,總有一天,你對我的感情會因此消磨殆盡。」

  「我就這麼讓你不安心嗎?」

  「本來就是我想要跟你在一起的,率然的心意,還不是很明確不是嗎?」

  武邑率然輕啄了少陽君,「少陽……」

  「而且按你的個性,可能什麼也不說,獨自承受,這樣我不喜……」

  少陽君被武邑率然吻住,不確定該怎麼辦的舌頭描繪著少陽君的唇。

  「我也想過,但是不能養,我可以幫別人養,我可以捐錢到貓園、狗園,捐物資到中途,去寵物咖啡廳,我不是非要自己養不可,難道喜歡什麼,就一定得得到才會滿足嗎?」

  「我不曉得,我只喜歡過率然。」

  武邑率然紅了臉訥訥:「但你也沒有逼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啊。」

  「可是我不喜歡你犧牲。」

  武邑率然搖搖頭,「你是我最大的收穫,我沒有失去任何東西。」

  「……率然,你真的沒有偷人嗎?」

  「你、你又在說什麼?」

  「我認識的率然好像沒有這麼會說情話。」少陽君悶悶地抱住武邑率然。

  「可能因為我都跟貓在家裡,看了一些連續劇吧。」武邑率然不知怎地有些尷尬,看少陽君的手指在背上輕拍,他好像有什麼要告訴少陽君,但他一時想不起來,直到少陽君吃痛地縮手,武邑率然才反應過來。

  ──貓對會動的東西總是充滿興趣,武邑率然也因此被咬了好幾次。

  武邑率然趕忙熟練地替他消毒上藥,偏偏是在指尖……武邑率然皺著眉抓了貓關進貓籠,不顧貓咪的喵喵叫。

  「率然?」

  「你的手指,只有我能咬。」

  少陽君紅了臉睜大雙眼。

  雖然是這樣沒錯,在床上的時候,武邑率然老是喜歡咬他的指尖,如果將手指往裡推,或讓他咬到指節,唾液會因此流淌下來,那個時候,脹紅雙頰的武邑率然非常勾人。

  「率然,你勾引我。」

  「我哪有?」

  「就有。」少陽君打橫抱起武邑率然,往寢室而去。

  「少陽?貓、貓還醒著,你要做什麼?」

  「你已經把牠關好了,況且,你是不是有點吃醋?」

  「我……我不知道。」

  少陽君關上房門,將武邑率然放在床上,拉起他的指尖輕咬。

  「我能進去嗎?率然。」

  「你在電話裡說的那個,不是逗我嗎……」武邑率然轉開通紅的臉,髮絲散成誘人的模樣。

  少陽君梳理過武邑率然黏附在臉頰與脖子上的碎髮,「到底我是不是逗你呀?」

  「少、唔……」

  少陽君的指尖滑入武邑率然衣裡,從鎖骨流連到乳尖,掐弄起來。少陽君從武邑率然身上起身,跨跪在他大腿兩側,另一手忙碌地解了他的褲子。

  「哈啊,我還沒……沒洗。」

  「你讓我射裡面,我幫你洗澡。」

  「不要。……少陽,我們是不是該戴套?」

  「你希望我戴,我就戴,可是我喜歡率然的精液碰到我的皮膚。」

  武邑率然伸手脫少陽君的上衣,卻故意不完全脫下,讓衣服擋住少陽君的臉。

  「不要戴。我想看著你的臉來,可是我看到你的目光又很難為情。」

  「率然還不習慣嗎?」

  「哪能習慣啊。」武邑率然沒好氣道。

  少陽君掙脫開上衣的束縛,蹭了蹭武邑率然溫熱的臉頰道:「讓我內射的話,也許很多次以後就習慣了喔。」

  「你啊,為什麼那麼堅持?」

  少陽君搖搖頭說:「是因為你喜歡。」

  武邑率然然一時啞口無言,很想反駁,但事實如此,他喜歡跟少陽君緊密嵌合,但他臉皮薄,說不出這種話。

  少陽君也知道,掀起武邑率然的衣襬,在他身上啄吻出一枚枚吻痕。

  武邑率然知道少陽君說想自己是真的,所以現在應該已經算是很克制了,他還是麻癢得不住扭動身子,少陽君只能將他的衣服褪到手腕處,讓對方很難再動作,接著才低頭連內褲將讓炙熱的慾望含入口中。

  武邑率然將手臂掩過雙眼,他想看而不敢看少陽君在做什麼,雖然看不見的話,觸感會更加明顯,可是他還是沒能挪開,任由少陽君動作。

  「少陽。」

  「嗯?」少陽君張著口任由唾液流在純白的內褲上,性器微微顫著,令少陽君覺得可愛不已。

  「我做的時候,你舒服嗎?」

  「率然不管對我做什麼,都很舒服。」

  「那你今天……為什麼一定要……進來啊?」

  「因為很久不見了,率然會害羞。」

  「我沒有。」

  「那你為什麼不看我?」

  「我幹嘛要……看你?」

  「我等一下會用你的手指自慰。」

  武邑率然嚥了口口水,「你總是害我變得很奇怪。」

  「那很好啊。」少陽君脫下彼此的全身衣服,讓自己高昂的性器和武邑率然的緊靠,然後依言拉過武邑率然雙手,擼動兩人的慾望,武邑率然不得不看他們的生殖器一起跳動的模樣,少陽君不時看著武邑率然的臉頰,感受著自己緊縮的心口。

  和武邑率然做愛的時候,總讓他有種欺負小白兔的錯覺,可是武邑率然說不定也是這麼想自己,所以才總是克制。

  「人家說小別勝新婚,率然哥哥,今天少陽會更努力喔。」

  「……啊?」

  看武邑率然錯愕的模樣,少陽君微笑著架起對方的腰,舔弄起武邑率然穴口,武邑率然羞恥得想說什麼,卻讓少陽君按住嘴唇。

  「率然哥哥只要躺著享受就好了。」

  舌頭和指尖一起開拓著武邑率然的後穴,武邑率然仰頭抿唇,卻還是漫出一聲呻吟。

  「嗚……」

  「不怕,沒事,還不到新婚,我不會弄壞率然的。」

  「你要弄……壞我哈啊?」

  「你都不讓我射進去,哪弄得壞啊?」

  「好好說話……」

  少陽君忽然加到第三指,並在武邑率然最敏感的那一點弓起,武邑率然跟著縮起身子。

  「那少陽不說了。」

  「……可以……你可以射進去。」武邑率然極小聲道。

  「那少陽可以進去了嗎?」

  武邑率然緊閉著雙眼,雙手抱起大腿根部,讓穴口朝著少陽君大開。

  ──良辰美景。

  少陽君看著對方強行做出這種邀請,腦袋空白,身子先一步鑽進武邑率然體內,也來不及等對方習慣就抽插起來,武邑率然好聽的呻吟和喘息讓少陽君有吻他的衝動,不過自己的口舌都沾了味道,所以他只是強忍著,一邊安撫著武邑率然受到冷落的慾望,一邊衝刺,武邑率然的床搖曳著,讓他們宛如身處在一葉扁舟上,彼此是對方的救贖。

  「嗚……」

  「率然……好喜歡你……」

  「少陽……」

  「少陽喜歡、唔。」

  武邑率然緊閉雙眼吻了少陽君。

  「你害我想婚了,少陽。」

  「啊?」

  「不要停啊……」武邑率然雙腿緊緊纏上少陽君的腰,「親愛的……老公?」

  少陽君在一陣空白後,簡直想把自己埋到牆角當黴菌的養分。

  武邑率然害他射了啦。

  武邑率然後來花了很長時間才哄好少陽君、讓他回床上。

  床上兩人交纏著,纏綿到天明。

  貓的早餐還是少陽君處理的,他一隻食指制止了貓咪的叫聲。

  武邑率然剛睡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