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你不知道你有多可愛

金光布袋戲‧俏如來X蒼越孤鳴


  

  

  颱風過後,空氣還帶著慵懶的水氣,浸得人關節都軟綿綿的,在家裡總是靜不下心,正好俏如來發Line問自己在哪裡,蒼越孤鳴回了:「要去大學旁邊的貓咪咖啡廳。」便出門了。

  這段時間只顧著趕戲,蒼越孤鳴已經很久沒聽音樂了,正巧看見老闆的頻道有更新就點了進去。

  他看著一隻隻貓睡在他周圍,有些好笑,最近他來看到的都是貓的睡容,有攤成一條的、有縮成一球的,每隻都可愛不已,蒼越孤鳴有時候也會看著貓,就想到被稱為狐狸的男友,不過狐狸是犬科,家裡的人喜歡狗,但不喜歡俏如來。

  耳罩式耳機隔絕了外頭的聲音,只有戲中眾人的歌唱聲,是一首相當有活力的歌,蒼越孤鳴才分神想到這個耳機還是俏如來送的德國製耳機──他就不問為什麼是監聽耳機了,有時候男友的笑容他看了會怕。

  結果耳邊傳來耳熟又帶著一點陌生的嗓音,蒼越孤鳴標註自己臺詞的手停了下來,瞥了一眼螢幕,也正好捕捉了那一襲白影落坐在自己對面的畫面。

  蒼越孤鳴反覆看著畫面和現實中相同的臉,覺得,這人的天運老是用在很奇怪的地方。

  俏如來笑了笑,知道蒼越孤鳴會馬上拿下耳機,他隨即將蒼越孤鳴桌上的劇本轉一百八十度到自己面前,拿螢光筆繼續替蒼越孤鳴畫台詞。

  蒼越孤鳴難得是經由暖黃的光看著對方柔和的面容,眼見那縷縷碎髮從俏如來微歪的臉上落下,影子搖曳在劇本上,俏如來的紅色睫毛真的很長。

  他們認識好長一段時間了。

  蒼越孤鳴好半晌才反應過來,音樂聲結束了,他又調回去,重聽一次俏如來的片段。

  時光靜謐,在趕戲的間隙中能有一點喘息的空白,還能與俏如來一起,蒼越孤鳴感覺,與戲中的緊湊跌宕相比,雖然日常要平淡得多,卻也更加幸福,他很享受。

  「俏如來。」

  「嗯?」俏如來沒有抬頭,蒼越孤鳴微微笑說:「精忠,我喜歡你。」

  俏如來抬眼,蒼越孤鳴立起劇本一擋,遮住了兩人的親吻。

  「怎麼突然?」

  「鉅子不喜歡嗎?」

  「很喜歡。」俏如來親了回去,蒼越孤鳴手中的劇本掉到桌上,圍成一圈的貓都看了他們一眼。

  蒼越孤鳴捧著俏如來說:「我很安心,當你對我說,不怕有我在,放著讓我來?」

  「……你剛剛在聽這個啊?好聽嗎?」俏如來微微低下頭。

  「令尊歌聲很好聽。」

  「呃、」

  蒼越孤鳴抱起跳到自己身上的貓,用貓掌遮住俏如來的唇瓣。

  「鉅子,吃自己父親的醋嗎?」

  俏如來遲疑地點頭,蒼越孤鳴忍俊不住。

  蒼越孤鳴聽著自己不穩的心跳聲,說:「我第一次聽這首歌。」然後任由貓掙扎跳開。

  「我反而想聽你唱。」

  「我不太會唱歌。」

  「草原民族很會唱歌的,別騙俏如來了,王上。」

  「可是鉅子,孤王睏了。」

  「俏如來可能陪苗王走一段,進苗王宮陪寢?」

  「俏如來。別鬧。」

  「俏如來很想聽王上高歌一曲喔。王上惱了嗎?」

  蒼越孤鳴無奈道:「孤王允了。」

  他們走出貓咪咖啡廳前,好幾隻貓都抓扒著蒼越孤鳴的褲子,蒼越孤鳴看俏如來有耐心一隻一隻抓下來的模樣,玩笑道:「鉅子會是個好父親。」

  「可惜苗王后這個身分,讓俏如來只能試著做個好母親。」俏如來再自然不過地,也不管蒼越孤鳴的低咳,牽著他的手出門、朝蒼越孤鳴家而去。

  至於俏如來有沒有在蒼越孤鳴睡迷糊的時候任由他撲倒,這是一回事,另一回事是。

  「我們要同居嗎?」蒼越孤鳴趴在床上問,赤裸的背上的都是吻痕。

  俏如來拉開被子,鑽進去靠在蒼越孤鳴背上問:「苗疆有讓男子懷孕的藥嗎?」

  「俏如……唔……」

  「王上的孩子一定和王上一樣可愛。」

  蒼越孤鳴裝作沒聽見,卻紅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