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男友力三十題008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8.肩膀

  

  武邑率然醉了。

  收到左無咎通知的時候,少陽君才知道,在解芳霏的強制開解下,武邑率然決心釋放巍翼之死的悲傷,左無咎便提議他喝酒,然而武邑率然根本沒碰過酒,很快就醉了。

  少陽君扶著武邑率然回房時有些感慨,武邑率然還是不肯依靠他,他以為他們夠靠近了,然而武邑率然還是拒絕他的碰觸與安慰,反而借酒澆愁。

  這個人到底有多壓抑,才連至親亡故都要強忍堅強啊。

  少陽君走路時越發小心,生怕讓武邑率然受到太多顛簸,武邑率然卻忽然抬頭看他:「該走了。」

  「走去哪裡?」

  武邑率然歪著腦袋說:「成親。」

  「……啊?」

  武邑率然掙扎起來,少陽君只得安撫他:「率然,你要做什麼?我幫你好嗎?」

  武邑率然眨了眨眼問:「你要揹我?」

  「好。」少陽君揹起武邑率然,感受他溫熱的吐息在耳沿、下顎靠在他肩上,有種被對方依靠的錯覺,明知對方不可能依靠自己。

  「我從小就想當個有肩膀的人,要有擔當,不能總想著依靠別人。」武邑率然彷彿有讀心術一般說。

  「我想當率然的例外。」少陽君喃喃著,卻忽然被武邑率然鎖住喉嚨。

  「走錯了,這裡才對。」武邑率然伸手一指,少陽君沒辦法,跟著武邑率然指的方向走,武邑率然才鬆手靠回他身上。

  「率然要去哪裡?」

  「到了就知道了。」

  「不先告訴我?」

  「不告訴你。」

  喝醉的武邑率然似乎有些孩子氣。少陽君壓抑著自己的心跳,意外走到的是巍翼墓前,少陽君看著墓碑上的字跡,而武邑率然掙脫,下到地面後,倏地脫力跪下,少陽君想扶起武邑率然,武邑率然卻扯著他也跪下,「敬告師尊……」武邑率然說得含糊不清,少陽君沒聽清楚他說什麼。

  武邑率然推著少陽君轉身,並押著他的背讓他和自己跪拜。

  「率、」

  「一拜天地。」

  少陽君錯愕著來不及反應,被武邑率然牽回面對墓碑的方向,「二拜高堂。」

  「……率然,我是少陽。」

  背還是被按下。

  明明知道對方喝醉了,少陽君還是不由自主與他對拜,聽見武邑率然那句:「夫妻對拜。」他心臟一陣緊縮。

  武邑率然全然不懂他的心情,露出毫無防備的笑容說:「娘子,該洞房了。」並站起身,步履踉蹌,少陽君站起身,武邑率然摔進自己懷裡。

  少陽君知道自己不該有期待,然而他開不了口再說什麼,橫豎武邑率然現在意識不清,他說什麼對方都聽不見。他扶著武邑率然回房。

  直到落坐於床沿,武邑率然還是規規矩矩地脫了鞋子,拉著少陽君的手說:「少陽娘子,該睡了。」然後自顧自地躺下。

  少陽君看著背武邑率然緊握的手,喃喃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也許他該抽手離開,然而做不到,假的也好,他想做一場夢,一場和武邑率然相偎相依的夢。少陽君剛躺下,武邑率然就翻身拄在他之上,少陽君嚥了口唾沫,武邑率然看著他,卻不像有看見他,過了很久後少陽君輕聲喚了一句:「率然?」

  武邑率然彷彿忽然醒過來般,點點頭說:「娘子要睡裡側。」少陽君靜默地將自己往牆邊挪,武邑率然才放心在他身旁睡去。

  少陽君想著今晚武邑率然說的所有話語,有些恍惚,自己年齡不大,卻不是一無所知,對武邑率然,自己顯然投注了過多的感情,多到連不該給的也給了。

  他整夜都睡不著,隔空描繪著武邑率然的容顏,好幾次都想趁人睡著吻上去,然而卻是這麼難,明知是奢望,他也想要這個人真真切切地需要自己、允許自己的碰觸。

  他們之間的牆太高,縱然他有巨鳥可飛,也越不過。

  直到日上三竿,武邑率然才在頭痛中醒來,他看見少陽君,頓時臉紅,碰了碰少陽君溫熱的臉頰,不敢置信。

  「……我到底做了什麼?」

  不知何時睡過去的少陽君伸手摸索著,把武邑率然抱進懷裡,輕蹭著他的肩膀。

  武邑率然遲疑地伸手順過對方睡亂的髮絲,「少陽?」

  「率然……」少陽君咕噥著。

  「我、我會負責的。」武邑率然小聲說。

  少陽君昏昏沉沉地,只知道聽見了武邑率然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夢是真,但胸中不平,趁著混亂溢出口舌:「你為什麼不能依靠我?」

  武邑率然低頭道:「我已經依賴你太多,我想……我想要換你依靠我。」

  少陽君在心裡反覆唸著武邑率然的話,直到驚醒。

  「依靠你?」

  「不可以嗎?」

  「我不懂,你說你不可以依靠別人,又拉著我去成親,然後說要洞房。」少陽君混亂起來。

  「我……少陽,我真的會負責的!」

  「啊?」

  「雖然是先有了夫妻之實,但是我會負責的,你別……別逃走好嗎?」武邑率然伸手抱住少陽君。

  「夫妻之實?」

  「你別討厭我,我不是酒後亂性,我一直,一直想娶你,想讓你依靠我,所以!」

  「率然,夫妻之實是什麼?」

  「啊?……不是一起睡了嗎?」

  「一起睡就是夫妻之實?」

  「沒有血緣關係的兩個人一起睡就是了吧。」

  「這樣啊。」少陽君磨蹭著武邑率然的肩膀道:「說話要算話喔,夫君。」

  「好。」武邑率然紅著臉回。

  ──至於少陽君終於知道夫妻之實是什麼,並告訴武邑率然,那又是後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