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滌盡(互攻/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 關愛一下打開電腦就失憶的金魚。(翻譯:內容紊亂。)
  • 這次真的是互攻。
  • 應該是〈濡羽〉的後續。
  • 勸你們都去看我們家率然主持的苦境大搜索。(無關)


  

  

  月也西斜。

  少陽君原本想在外頭歇下的,但心裡還是有一點點在意,於是趕回了六崇越,還好他回來了。

  他看見武邑率然坐在階梯上,頭輕靠著柱子,胸膛隨呼吸起伏,少陽君緩緩走過去,坐下來,在武邑率然身邊,頭靠在武邑率然胸口,聆聽著他的心跳,不多時,武邑率然才被少陽君的體溫弄醒,他緩緩眨著眼睛,想伸懶腰,又怕身上的少陽君跌倒而不敢多動作,他輕輕搖了搖少陽君。

  「少陽?你睡著了嗎?」

  「我不想醒。」少陽君咕噥著。

  武邑率然失笑道:「那就是沒睡。」並推他起來。

  「率然,你怎麼待在這裡?」

  「我想著你可能會回來這裡,不留神就睡著了。」

  少陽君聽他這樣說,心裡暖暖的,是不是很久沒有人等他回家了?他不禁抱住了剛起身還沒站穩的武邑率然。武邑率然腳步踉蹌,好沒容易才扶著少陽君站好,兩人才確定關係不久,雖然已行過周公之禮,但武邑率然還是不習慣與包括少陽君在內的任何人那麼靠近,是以他試圖推開少陽君,少陽君卻是抱得更緊。

  「少陽,被人看見不好。」

  「這個時間,大家都睡了,只有率然這個笨蛋還在等我。」

  「說我是笨蛋……從遙遠的地方熬夜趕回來,你又多聰明啊?孩子。」武邑率然無奈道。

  「因為就算只是睡顏,我也想多一秒看到率然啊。」

  「這張嘴,長大不知道要騙走多少姑娘芳心。」

  少陽君閉眼摟著武邑率然的腰左右搖晃著,「我只要率然的心就好了,率然能全部給我嗎?」

  武邑率然咕噥道:「早已是你的了,怎麼給啊?」

  少陽君緩緩睜眼,紅著臉道:「我……我想我餓了……」

  「啊?我去做夜消給你……。」

  少陽君看著翩然遠去的武邑率然,失速的心跳漸漸緩了下來,他低聲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傻率然。」不過他還是跟著武邑率然的背影去了廚房。

  少陽君坐在一邊的小桌子旁看武邑率然忙前忙後,手法俐落,忽然問:「如果當初,你沒當上嫡傳人,會是個好廚師吧?」

  武邑率然輕笑了聲道:「其實,我也不想當嫡傳人,我想做的只是在師尊練武累了時,替他擦汗,在他肚子餓了時,替他做點食物,練武對我來說,只是師尊的期望……我這樣說,你會不會覺得我背叛我們的約定了?」武邑率然有些忐忑地端上夜消,在盤子觸碰到桌面後,少陽君忽然摟著武邑率然的腰,把他抱到自己腿上。

  「少陽?你……生氣了嗎?」

  少陽君搖了搖頭,悶聲道:「但我吃醋了,我也要率然餵我。」

  「啊?」

  「啊──」少陽君張開口,武邑率然四顧無人,也沒聽見任何聲響,這才羞澀地拿勺子舀起一口甜湯進了少陽君嘴裡,少陽君也不嫌幼稚,就這樣讓武邑率然餵到整碗都見了底。

  「你跟我師尊吃什麼醋啊?」

  「我連你的手都會吃醋,為什麼不能跟越絕老前輩吃醋?」

  武邑率然一愣,「你跟我的手吃醋什麼?」

  「你洗澡的時候,自瀆的時候,摸過你肌膚每一吋,我都很嫉妒。」

  「自瀆……」武邑率然撇開目光道:「少陽原來是醋缸子啊。」

  「你果然有自己動手!我還以為率然不會!」

  「我……」武邑率然小聲道:「我有需求,我當然會……」

  「那你怎麼……」少陽君的抱怨還沒結束,就聽見武邑率然細若蚊蚋的嗓音道:「況且你又不是隨時在我身邊。」

  少陽君吞了口口水,整顆頭埋進武邑率然懷裡,悶聲道:「率然大哥哥,我餓了。」

  「啊?那你想吃什麼?要吃餃子嗎?」

  「我想吃你。」少陽君說著,蹭了蹭武邑率然胸口。

  「我怎麼吃啊?」武邑率然一愣。

  少陽君執起武邑率然的指尖輕咬出紅痕,「我想從這雙為我洗手作羹湯的手開始吃,然後把率然整個人都吞吃下去,不讓其他人看到,你不用擔武邑的責任了,就待在我肚子裡就好。」

  「說什麼傻話啊?我又不是未孚。」

  「你看,我們連孩子都有了,你還想始亂終棄嗎?」少陽君睜著一雙盈盈秋水望他。

  「少陽,不要濫用成語。而且是你……又不是我對你怎麼樣的。」武邑率然紅著臉拍開他。

  「那你對我怎麼樣啊。」

  「什麼?」武邑率然錯愕地望向少陽君,卻讓少陽君自下而上吻住,少陽君的舌頭熟門熟路地竄進武邑率然微張的口中,擾著武邑率然還反應不過來的舌頭,並將武邑率然放倒在桌上,單膝磨蹭著武邑率然胯下。

  少陽君的指腹摩娑著武邑率然的頸側,直到津液漫出嘴角,少陽君才轉而在武邑率然頸邊吮吻起來。

  「會留下痕跡……」武邑率然輕輕抵抗著。

  「率然的領子很高,不會看到。」

  「但、啊……」武邑率然被少陽君猛地一吸弄得身子也跟著扭動起來,下意識夾住了少陽君的大腿,半睜著一雙朦朧淚眼,囁嚅道:「我會知道啊。」

  「率然時時記得我們在一起了也好。」

  「我又沒忘記過。」

  「我不覺得。」少陽君賭氣道,接著便扯開武邑率然的衣服。

  「等、你要在這裡?」

  少陽君點頭。

  「這裡是廚房……」

  「在率然會到達的所有地方都有留下痕跡的話,率然才會記得我的事情。」

  「別亂說,少陽的事情,早就不可能忘記了,一定到下輩子都還記得。」

  「不夠啊,完全不夠……我有未孚,可是率然不會懷上我的孩子,這樣太寂寞了。」

  武邑率然無奈一笑道:「不要把未孚當成我們的孩子好嗎?」並將手放在少陽君側臉。

  「我以前不懂為什麼男人跟女人要在一起,又是為什麼要生孩子,但是,」少陽君輕扯過武邑率然的手指、將拇指含入口中。

  武邑率然頓時覺得喉頭有些乾,「但是什麼?」

  「我現在好想要率然的孩子。」

  武邑率然轉開視線為難道:「退一萬步來說,我們現在的狀態也不可能有孩子啊。」

  「那我欠率然一次,下次率然吃我。」

  「啊?」

  「我是說……我也想被率然抱啊,我也想知道被率然索要是什麼感覺。」

  「我不會……。」

  「我也不太懂這些,但是率然沒有不舒服吧?率然那麼溫柔,一定會讓我很舒服。」

  「你,說這些話都不害臊啊?」

  「要是比率然先害臊的話,一定沒辦法好好親熱。」

  「說得我好像很容易害羞。」

  「率然臉皮很薄。」少陽君伸手握住率然褻褲底下的性器,「這裡都硬得出水了,率然還是不說想要我。」

  「我又沒……」

  「率然不想要我嗎?」

  武邑率然緩緩閉上雙眼,強忍害臊道:「嗯,我想要少陽幫我。」

  少陽君躬身含住武邑率然的慾望,吞吐起來,一開始武邑率然還想推他,到後來卻是尷尬地手就停留在他肩上,隨著他每次吞嚥、吸吮,武邑率然在他肩上的腿也微微踢著,少陽君聽著自己的心跳失速,感受著向來守禮的武邑率然逐漸失控。

  因為他而失控。

  光是這個想法就讓他克制不住瘋狂的衝動。少陽君抬頭望向單手手臂遮掩住雙眼的武邑率然,輕聲道:「率然,我能現在要你嗎?」

  「就算我說不行,」武邑率然喘息著,沒遮好的臉頰上有紅雲遍布,「你也不會停手啊。」

  「我會抱率然回房間繼續,但我怕率然先忍不住。」

  武邑率然挪開手臂,悶聲道:「少陽你忍得住?」

  少陽君噗哧一笑,用力抱住武邑率然,咬了咬他的耳垂道:「率然太可愛,我當然忍不住。這個答覆,你還滿意嗎?」

  「我哪裡可愛了……我為什麼要對這種答案滿意?」

  「在我眼裡最可愛的就是率然,你好像很不滿我要忍耐這件事啊。」

  「我沒有。」

  「率然說沒有就沒有。」少陽君蹭了蹭他的臉頰,接著褪下他的褻褲,取出一盒香膏,抹往武邑率然後庭。

  「等、你為什麼隨身都帶著?」

  「我隨時都想跟率然親密無間。不可以嗎?」

  「當然不……不可以,聽人把話說完啊。」武邑率然感受著少陽君的手指,喘息起來。

  「不能只顧著說話,也要做事啊。」少陽君一邊說一邊抽插著武邑率然的後穴,這次用的香膏質地比較好,很快就擴張得差不多了,不過過快的刺激讓武邑率然完全不想看少陽君,少陽君無奈地啄了啄武邑率然的臉頰道:「輪到率然的時候,不管怎麼做,我都沒意見喔。」

  「急色的人又不是我……。」武邑率然咕噥道。

  少陽君的手指停了下來。

  「做什麼停下來……?」

  「我、我讓率然不舒服了嗎?」

  「我沒那樣講啊。可是你一直逼我。」

  「我逼你?」少陽君茫然道。

  「你一直逼我回應你,不是嗎?」武邑率然嗔怪地瞅了眼少陽君,卻見少陽君低下頭,宛如垂下耳朵的小狗。

  武邑率然愣了愣,隨後無奈地摟住少陽君,輕輕咬了他的臉頰一下,「你為什麼對我的情感那麼沒有信心啊?」

  「因為,我說我是辰太尋明之後,率然不是遲疑了好一段時間才去萬願同歸嗎?」

  「你完全弄錯因果了,」武邑率然無奈道:「我是因為你要去找解姑娘,所以才……才……」

  「率然,吃醋了?」少陽君微傾肩膀,伏在武邑率然赤裸的胸前問。

  武邑率然遮住他的眼,「是,我吃醋了。」

  少陽君頓了頓後開心地笑了,抓起武邑率然的手指就是一陣亂吻,另一手也沒閒下來,尋找著武邑率然體內的敏感點。

  「唔、少陽,別舔……」

  「率然,率然……」

  「嗯?」

  「要怎麼做才能把你完整吃下肚啊?」

  「我哪知道?別問我這種事。」

  少陽君抿著唇,倏地抽出手指,武邑率然隨之縮了下肩膀。

  「能把未孚換成你就好了……但是見不著你,我會很寂寞。」

  「那下輩子我當少陽的孩子好了?」武邑率然原只是開玩笑,少陽君卻用力搖頭道:「不要!我下輩子也要繼續跟率然親熱。」

  「你腦子裡都是什麼啊?」

  「都是想要跟率然更親密無間。」少陽君說著,隨後將自己的慾望送進了武邑率然體內,武邑率然的雙腿被撞得大開,也跟著喘息起來。

  「還不夠嗎?」

  「遠遠不夠。」少陽君雙手抓著武邑率然膝窩,開始慢慢動起腰來。

  從武邑率然的角度看過去,自己就像砧版上的肉被少陽君的肉刃切割著一樣,他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想抓住什麼,強忍許久才道:「少陽,手給我。」

  「可是……」

  「我會、我會自己夾著你的腰,所以雙手,雙手都給我。」

  少陽君依言將雙手嵌入武邑率然指縫,仍不忘擔憂道:「率然,你的腳沒問題嗎?」

  「沒那麼嚴重。倒是……你不用對我那麼溫柔沒關係,少陽只要,只要照著自己想做的去做就好,你怎樣做我都喜歡。」武邑率然紅著一張臉低聲道。

  少陽君也跟著紅了臉,良久後他才蹭了蹭武邑率然胸口。

  「少陽?我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少陽君閉上眼說:「我在聽,率然說的是不是真心話。」

  「我騙過你嗎?」

  「我只是不希望率然勉強自己。」

  「不勉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不勉強。」

  少陽君聽著自己的呼吸聲陡然增大,他起身緊抓著武邑率然的手道:「那我要動了喔。」

  武邑率然點點頭。

  看武邑率然乖順的模樣,少陽君心裡癢了起來,他瞥了眼緊夾著他的雙腿後,用力衝撞起武邑率然的後穴,武邑率然開始喘了起來,他的呻吟聲混著桌子搖晃的聲音,聽上去讓少陽君的慾望更加硬挺,武邑率然迷惘地想伸手去碰,這才想起他的手還跟少陽君的交纏在一起,反而是少陽君以為他要掙脫,伏下身,貼著他抽插起來,更緊密的拍合聲在不大的廚房裡響著。

  「少陽、少、少陽……」

  「率然,喜歡你。」少陽君回應著武邑率然支離破碎的呼喊,挺腰的力道加大,拍紅了彼此的肌膚,感受著武邑率然的性器在彼此之間擺盪,他有意無意讓腹肌磨蹭過武邑率然的性器,往復之間,武邑率然開始洩精了,少陽君更是埋首耕耘,直到武邑率然內穴的軟肉都被牽出嵌入、緊緊貼合著他的慾望,他也仍在加速。

  「少陽,慢點,慢、啊……」

  少陽君也想慢下來延遲高潮的來臨,奈何已是來不及,隨著武邑率然勾人的呻吟,幾下抽插間,少陽君已把自己交代在了武邑率然體內。

  「抱歉,」少陽君趴在武邑率然胸口,感受著武邑率然將雙腿放下時的失落,「我本來沒打算射在裡面的。」

  一陣沉默後,卻不想武邑率然笑了起來,「就你這樣,還想要我懷上孩子啊?」

  「但是不清理乾淨的話,會有後遺症啊。」少陽君將武邑率然攔腰抱起時,瞥了一眼桌腳,他懷疑那張桌子要散架了,唔,反正武邑率然有錢。

  他抱著整個人都軟綿綿的武邑率然去了浴池,在替武邑率然清理的過程中,武邑率然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後穴咬了咬他的手指,害少陽君差點又要了他一次,還好他及時看見武邑率然的頭幾乎要靠在胸口,顯然是累極了。

  少陽君感到有些懊悔,是他食髓知味了,武邑率然撐著睡意等他回來、替他作甜湯,還要跟自己行房,自己還這麼任性……為什麼武邑率然就是讓他想任性呢?少陽君感到更懊惱了。

  他清洗完彼此後,抱著武邑率然回房,接著就直接睡在武邑率然房裡了。

  ──武邑率然向來早起,他睜眼看見的第一眼便是少陽君孩子氣緊握著自己手心的手指,他覺得有些好笑,卻又捨不得掙開,怕弄醒少陽君。

  少陽君把他每件衣服都穿好了,自己卻是和衣而眠,武邑率然看著少陽君睡亂了衣襟而露出的鎖骨有些心猿意馬,本來他就開始晨勃了,想起昨晚高潮的美好以及少陽君說要換他來的應允,武邑率然即便想繼續睡也睡不下去,幾次睜眼,還是決定往前靠。

  武邑率然咬了咬少陽君的鎖骨,接著順開他的衣衫,往下舔拭,叼住少陽君胸前茱萸、以舌挑逗,少陽君唔了聲,似乎要轉身,武邑率然趕忙抓住他的肩膀,少陽君迷迷糊糊地睜眼,對著武邑率然一笑,自己送上了雙唇,武邑率然先是對闖入的舌頭一愣,隨後試圖回應起來,他開始有些明白少陽君的感受了。

  主動的感覺其實蠻好的。

  武邑率然試著侵入得更深,讓少陽君只能更加張大口,吞嚥不及的唾液就這樣流淌下來,武邑率然看著少陽君脹紅臉的模樣,心跳得更快了,他褪下少陽君身上僅存的薄衣,指尖在其肌膚上輕撫,感受著底下冒頭的細小顆粒,按了按鎖骨上咬出的紅印,轉下揉捻起少陽君的乳珠。

  「嗯、率……」少陽君緩緩睜開氤氳的眼,懶洋洋道:「率然要吃我了嗎?」

  武邑率然玩心忽起,便把少陽君壓在身下,將他雙手桎梏在頭上道:「嗯,我會比你溫柔。」

  少陽君軟軟一笑道:「要吃乾淨喔,大哥哥。」

  「喂……」武邑率然本來想抗議這種時候就不要提到年齡差的問題了,但見少陽君沒幾下又闔上眼睡了過去,他不滿地改而一手制住少陽君兩手手腕,伸手探向少陽君下體,回憶著自己往日都是怎麼想著少陽君自瀆的,替少陽君手淫,少陽君嗚咽兩聲,才睜開眼就看見武邑率然的性器正抵著自己臀部,他嚥了口唾沫。

  「率然,你想要我了嗎?」

  「嗯。」

  少陽君眨了好幾下眼後才紅著臉訥訥道:「要射裡面喔。」

  「啊?」

  「我想懷上率然的孩子。」

  「怎麼可能?」

  「唔,不然我用嘴?吞下去就是我的了。」

  「少陽,」武邑率然警告性地咬了下少陽君的嘴唇道:「別鬧。」

  少陽君用大腿內側蹭了蹭武邑率然道:「射裡面?」

  武邑率然無奈道:「不是你自己說,不清乾淨會有後遺症的嗎?」

  「但我想體驗一下,率然的那個從穴口流出來的感覺……」

  「少陽,你真的都不會害臊的啊?」他自己聽了都覺得羞恥了。

  「要是我跟率然一樣容易害羞,我們不能洞房的。」

  「怎麼還是這個答案?」武邑率然失笑道,取了昨天那盒香膏,抹往少陽君後穴,少陽君忍不住扭了扭身子。

  「我是從一而終。」

  「你才六個月大,什麼從一而終?」

  「床上不談年齡。」少陽君撇頭。

  「是不該談,否則我真的無顏面對所有長輩。」

  「我會說是我勾引你的。」

  武邑率然捏著少陽君鼻樑搖了搖,「那經不起幼兒誘惑的我不是也有罪了嗎?」

  「反正我不會讓率然有事,就算全世界都覺得是你的錯,那也一定是我的錯。」

  「你又在說什麼啊?」

  「率然,」少陽君眨眨淚濕的雙眸道:「我手好痠,你能快點進入我嗎?」

  「……你真是。」武邑率然無奈地鬆了手,轉而在少陽君身上留下各種痕跡,直到擴張完成,這才在兩人緊張的目光下,小心翼翼地進入少陽君的身體。

  原來進入喜歡的人體內是這樣的感覺。

  武邑率然有些恍惚,等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把人操得哭叫出來了,他趕忙停下問:「少陽,還好嗎?」

  少陽君蹭了蹭武邑率然用來安撫他的手心,然後咬了咬他的手指道:「好舒服,率然繼續。」還挺腰讓性器摩擦過武邑率然腹部,武邑率然既害羞又無語,只得悶頭抽插起來。

  「啊、嗯、率然、率然、好喜歡你……」

  「……我也是……」

  「你說、哈啊、嗯啊……」少陽君還想從武邑率然口中聽見更多,但就算親他蹭他,他不都肯說了,武邑率然反而是把手瞄準了少陽君的性器,前後夾擊,讓少陽君更加無暇應對。

  「壞人、嗯……」少陽君眨眨眼,眼淚就滑了出來,武邑率然吻掉他的淚珠道:「弄得我好像在欺負你。」

  「率然就是在欺負我。」

  「我怎麼欺負你了?」

  「你要一邊說喜歡我一邊做啊。」

  「那種事,只有你做得到吧。」

  「率然可以的。」

  「我不要。」

  「嗚……」

  這莫名其妙的對話結束在少陽君被插射了後,武邑率然還被勾著腰,以至於無法退出,他有些無奈,身體卻背道而馳地高潮了,精液全留在少陽君體內,抽出性器時,如少陽君所願,精液也跟著流出穴口,少陽君卻伸手將武邑率然的性器塞回去。

  「你要……幹嘛?」

  「聽說塞得久一點容易懷孕。」

  「不會懷孕……。」

  「唔嗯,有未孚了。」少陽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武邑率然先是覺得無奈,再來覺得好笑,低下頭來側耳傾聽著少陽君腹部道:「未孚寶寶,不要讓少陽阿娘太不舒服,要乖。」

  以為少陽君會反駁的,少陽君卻攬住他道:「嗯,率然爹爹好溫柔,最喜歡率然爹爹了。」

  「……我也喜歡少陽。」武邑率然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道。

  「率然?」

  「我去做早膳給你補身子……」武邑率然說著就要起身,卻讓少陽君扯住,看著少陽君委屈的眼神,武邑率然呼出一口氣,低頭細細品嚐早已被他吻得紅腫的雙唇。

  頭昏腦脹之際,少陽君彷彿聽見武邑率然說了一句心許。

  彷彿。

  少陽君留在武邑率然房裡,抱著充滿武邑率然氣味的枕頭棉被,蹭了好幾下,紅著臉做了個決定。

  ──等等就是用逼的也要讓武邑率然再跟他親暱一次。他現在慾火難消都是他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