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久別(限)

霹靂布袋戲同人‧和鳳翥X倦收天

  • 不是拉郎不是拉郎不是拉郎,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BGM:八三夭【想見你 상견니 Someday or One Day 】feat. 孫盛希




  「倦收天,」和鳳翥停下腳步,看著仍在繼續遠離的倦收天背影道:「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倦收天往後一瞥,並沒有回頭,只是不斷往前走,和鳳翥定定地望著他的背影,苦笑著,心裡的酸澀怎麼也散不去。

  此前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不對,該說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倦收天,是身為演員的好友挹天癒無意間指了劇照中的倦收天,告訴他這個人目前失蹤了,於是和鳳翥自作主張,藉由挹天癒,找了倦收天的經紀人將倦收天接回去。

  和鳳翥想著適才他們的對戲,忽然更加確定他就不該出現在這裡,隨後想起違約金問題,才放棄辭演的念頭,他和正在休息的挹天癒抱怨起這件事,挹天癒莫名道:「依你拙劣的演技,我怎麼可能推薦你進劇組?」

  「啊?不是你?」和鳳翥愣了,他一直以為給他和者這個角色的人是挹天癒。

  「用你的腦子想一想,雖然你大約沒有那種人人都有的東西,我一個新進演員能有那個權限?」

  「但如果不是好友你,誰會看上我?」

  「你說呢?」挹天癒撐著頰,敷衍道:「不是還有一個人嗎?」

  「誰?」

  挹天癒閉上眼假寐,任由和鳳翥再問,他也不再給予回應。

  那是一段時間以前的事情了,當時的和鳳翥還是個靠打工維生的月光族,好死不死讓他撞上一場車禍,他是沒事,但走在他前面的俊秀男人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出於一點對方好似是代自己出事的罪咎感,和鳳翥陪著對方就醫,但男人在醒來以後什麼也沒說,身上也沒有證件,不知道到底是失憶還是啞巴,經過一系列檢查,和鳳翥經不過良心考驗,把男人帶回家裡。

  這對他是很大的煎熬,因為這男人的臉完全是照著他的審美觀長的。

  和鳳翥很早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了,也是因此早早就和家裡斷了關係,他的想法也不算豁達,其實他很傳統,不是沒想過無法和女性結婚生子的自己是不是自殺比較好,但他還是下不了手,就這麼渾渾噩噩地活下來,為了根本不可能實現的、萬一哪一天家人來接他,他還認領了育幼院裡一個叫荼然的孩子的撫育金,縱然他自己就已經活得很辛苦了。

  好不容易才付完了高中學費,連大學都沒去唸,就這麼靠著打工為生,朋友也只剩下對他愛理不理的挹天癒一個,他常常都覺得自己悲慘,但很奇怪,見了男人的臉,他又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悲慘。

  而且這絕對是個好男人,會洗衣做飯打掃,如果還會出去賺錢的話,和鳳翥覺得自己根本可以待在家裡給他養了。唯一的缺點就是男人始終不開口,不知道是跟挹天癒一樣不想跟他講話還是喉嚨有恙。

  希望不要是前者,但後者他又心疼。

  美色誤人。

  和鳳翥搖了搖頭,向來不出門的男人把信箱裡的信遞給他,問:「你的名字,怎麼唸?」

  「和鳳翥,和平的和,鳳凰的鳳,翥的發音是注意的注……等等,你會說話?」

  男人無奈地瞥了他一眼,接過和鳳翥怎麼也打不發的盆子,三兩下把蛋液打發,不久後烤了個香噴噴的蛋糕,全餵給了和鳳翥。

  真的是用餵的,因為男人嫌棄和鳳翥不洗手。

  和鳳翥發誓他有洗手,他手上的只是顏料,洗不掉的,但男人不聽他解釋。

  不過看男人好不容易願意跟他講寥寥數語,和鳳翥試探性地得寸進尺道:「我該叫你什麼?」

  男人看他的表情有些奇怪,看不出是嘲諷還是什麼,良久後,男人擦掉和鳳翥嘴邊的蛋糕屑,和鳳翥有些驚訝卻也失落之際,男人道:「倦收天。」

  和鳳翥從回憶中醒過神來,重新看了遍臺詞,他還是覺得自己的臺詞很有問題,什麼我一定會很溫柔啊、不會讓你覺得痛啊,雖然他對倦收天一定會很好,可是倦收天聽了一定很不爽吧,倦收天不像是零,退一萬步來說,倦收天是直男,進兩萬步來說,倦收天才不會喜歡他,甚至不可能讓他碰到。

  倦收天還和他住在一起的時候,因為他窮,也沒必要買沙發,結果變成倦收天得和他擠一張床,那時候倦收天就躺得超級端正了,一定是不想碰到他。

  在通知倦收天的經紀人來接走倦收天以後,和鳳翥在挹天癒家裡賴了三天才被趕回去,回到空蕩的家裡,和鳳翥想,如果不是因為沒錢,他真想買一大堆東西把這個房間填滿。

  後來他做什麼都想到倦收天,吃的食物不好吃,房間裡沒有烘焙的氣味,在他滿手顏料的時候,沒有人餵他吃東西,沒有一個人皺著眉替他收拾家裡,回到家總是空落落的,再也沒有一個人在等他。

  收到戲約的時候,和鳳翥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工作了,他渾渾噩噩地本來想推掉,不過耐不住肚子餓,還是接下了這莫名其妙的試鏡,然後更莫名其妙地進了劇組,接著見到了挹天癒,所以他一直以為是挹天癒推薦他進來的,但如果不是……和鳳翥搖了搖頭,不是又怎麼樣?

  和鳳翥呼出一口氣,看著和自己認養的孩子同樣名字的男童星跟另一個叫荒靡的孩子跑來跑去的,他支頤想,自己應該也有過這麼無憂無慮的時期吧?那倦收天有嗎?

  倦收天一定對臺詞很不滿吧。

  而且在片場第一次見到倦收天的時候,他就覺得倦收天在生氣了,對戲的時候,他因為是門外漢,所以其實沒記得倦收天的臺詞,但感覺倦收天把要對他講的臺詞全都挪給挹天癒了,不然明明是他先治療倦收天的,怎麼倦收天只跟挹天癒道謝?他想不起來劇本怎麼寫的了。

  和鳳翥呼出一口氣,又發起呆來。

  倦收天會不會已經結婚或者有女朋友了啊?他那麼好。

  和鳳翥不知道愣了多久,才察覺到眼前的光源被擋住了,他抬頭,看見倦收天掩在陰影中的臉龐,他沒想過倦收天還會願意靠近他,良久後他才訥訥道:「你?」

  「……我下戲了。」

  「……喔。」和鳳翥呆呆地點頭。

  倦收天還是盯著他看,和鳳翥總覺得自己在冒冷汗,這便要走,卻被倦收天扯住手腕,帶往別的方向。

  「倦收天?」

  「閉嘴。」

  和鳳翥沒想到會從對方口中聽到這種話,下意識真的住了口,若是讓挹天癒知道了,一定會說倦收天就是專門來剋他的。

  直到一間房間,和鳳翥只來得及看得見休息室三個字,就讓倦收天甩了進去,並關上門,和鳳翥聽見鎖門的聲音時,雖然知道這可以從裡面開,還是嚥下了口口水。

  「那個,臺詞不是我寫的……所以……」

  「和鳳翥,還不夠嗎?」

  和鳳翥迷茫地望著倦收天痛苦的模樣,忍不住走近他,卻讓倦收天抱住。

  「還不夠嗎?我不曉得經紀公司給你多少好處,我也可以給你,你跟我提就好,為什麼要推開我?」

  「推開你?我沒有啊……」和鳳翥被弄迷糊了,但他還是伸手拍了拍倦收天的背。

  「那你為什麼要通知經紀人來帶我?」

  「你又不是沒錢,跟著我這種窮鬼幹嘛啊?還要跟我擠一張床。」

  倦收天安靜了好半晌才低聲道:「但你不是喜歡我嗎?」

  「呃……」和鳳翥忙要掙開倦收天的懷抱,倦收天卻死死鎖著他不放。

  「不是嗎?」

  「……你發現了啊。」

  「你有隱藏過嗎?」

  和鳳翥乾笑兩聲,又想推開倦收天,這次倦收天是放鬆了些,卻是端著他的下顎就朝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唔……」

  倦收天的舌頭和斯文的外貌毫不相襯地霸道,直把和鳳翥吻得無力招架。

  「所以,你是為了我才通知經紀公司,卻沒拿任何好處?」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和鳳翥飄開視線,「光是你待在我家,對我來說就是很大的好處了,倒是,你……唔。」和鳳翥話還沒說完又讓倦收天吻住了。

  倦收天抱著他一直退,弄得和鳳翥頭暈,也不知怎麼搞地,就讓倦收天抱著倒下了,還好下面就是沙發。

  和鳳翥掙扎起來,忙道:「倦收天,你沒事吧?」

  只見倦收天目光深情,和鳳翥一時看愣了,身上的戲服就這麼被一件件脫下。

  「等、倦收天,你在做什麼?」

  「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倦收天取下和鳳翥的平光眼鏡。

  「等一下,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和鳳翥抓住他的手腕,紅著臉道:「你是不是弄反順序了?」

  「我以為你知道我喜歡你。」

  「……我剛剛才知道這件事,倦收天。」

  「我不碰我不喜歡的人。」

  「我『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那你知道了。」

  「……倦收天,你到底想做什麼?」

  「想和你上床。」

  「等、倦收天,你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嗎?」

  「跟你說話,一定得說這麼清楚。」

  「你說得好像我都不聽人講話……」

  「你是。」

  「喂……。」和鳳翥無奈地捶了倦收天胸膛一下,手指卻被倦收天抓回口中吮舔,和鳳翥臉更紅了。

  倦收天低啞的嗓音道:「替我脫衣服。」

  和鳳翥受蠱惑一般隨著倦收天的話,開始脫起倦收天身上華麗的戲服。

  「我那時候其實演戲演得很疲倦了,很想休息,知道經紀公司又給我續約,我心情不好,所以什麼都沒帶就出門了,接著出車禍,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就撿了個陌生人回家,我本來還以為你看過我的戲,知道我是誰,對我有所求,但你聽了我的名字也毫無反應。」

  「……我家窮到沒有電視,你應該看到了。」

  「你的家人呢?」

  「知道我是同性戀以後,就跟我切割關係了。」

  「所以你才領養了荼然。」

  「你知道荼然?」

  「他不是也有演出嗎?」

  「那是荼然?等等,你怎麼、」

  倦收天伸手摸上和鳳翥側臉道:「你一直要我等,可是我不想等,和鳳翥,你還要我等多久?」

  「可是我還有很多疑問,像是你怎麼知道荼然,還有我為什麼會收到試鏡,還有……」

  「我調查過你的事情,所以我知道你領養荼然,讓他跟你一起進劇組是讓你們都有收入,但也是你們靠實力通過試鏡的,還有什麼?」

  和鳳翥抿著唇褪下倦收天身上最後一件衣物,看著底下精壯的身體,緊繃道:「我不做零。」

  倦收天輕笑了聲,換來和鳳翥一瞪。

  「可以。」

  「啊?」

  「我做零,可以。」

  「可是你看起來不是……」

  「能和你在一起的話,形式無所謂。」

  「倦收天……」

  「嗯?」

  和鳳翥向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口舌忽然講不出話了,他低頭吻了倦收天。

  然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和鳳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好像跟以前一樣,倦收天什麼都替他準備好了,連擴張用的潤滑液都是,他都不敢想倦收天是用什麼表情買的,可是他又忍不住想,也許之後就能看到那個畫面了。

  「倦收天,我們這樣算在一起了嗎?」

  「嗯……不算嗎?」倦收天被和鳳翥遲疑的手指弄得悶哼道。

  和鳳翥注意到這點,便專注替倦收天擴張起來,倦收天的喘息聲聽上去過於撩人,和鳳翥不住一再紅了臉,他訥訥道:「我可是處男,你別想得太好,會很痛。」

  倦收天悶笑了聲,又讓和鳳翥捶了下。

  「我應該還算能忍痛。」

  「也、也搞不好意外還可以?」

  「那我很期待,鳳翥。」

  「呃、啊?」忽然被喊了名字的和鳳翥一愣,手指就在倦收天體內弓起,倦收天側過頭急急喘息,和鳳翥心一動,低頭吻了倦收天頸畔。

  「……別留下吻痕,還要上戲。」

  「這樣好像偷情噢。」

  「如果演戲是正室,那跟你確實是偷情。」

  「原來你會開玩笑啊。」

  「鳳翥,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了?」

  「別那樣叫我,我不習慣。」和鳳翥低頭道,卻讓倦收天順勢勾下脖子吻住。

  倦收天的吻技很好,和鳳翥讓他吻得不只頭暈,連下身也硬了,他呆呆地撤出手指,就用自己硬起的前端蹭了蹭倦收天穴口,倦收天穴口也緊吻著他一縮,和鳳翥一陣心悸,沒忍住就將性器鑽了進去,倦收天的呻吟溶化在他口中,這讓他更硬了。

  一開始還是緩慢地進出,直到倦收天收縮起後庭、雙膝夾著和鳳翥腰側,催促他,他才加快了速度,越加嚐到倦收天的緊緻帶給他的快感,和鳳翥開始失控地使勁抽插起來,倦收天也沒了餘暇勾引他,甚至常常吻不住和鳳翥,彼此之間就這麼牽出唾液許多,大多落在倦收天胸膛,倦收天拉著和鳳翥的手指,沾了唾沫,含入自己口中,期待地看他。

  和鳳翥受不了這種誘惑,轉被動為主動,嚙咬起倦收天唇瓣,然後更加大力抽插,撞得發痛了,然而更多的是快感,倦收天帶給他的不只是身體上的快感,還有心靈上彼此互通的溫暖,這讓和鳳翥很快就達到高潮,全數都射進了倦收天體內。

  「……倦收天……對不起。」

  「嗯?」

  「你沒有享受到吧?你甚至沒有硬。」

  倦收天感受著和鳳翥性器的退出,他坐起身,摟住和鳳翥又是一吻。

  「我很享受跟你有肌膚之親。」

  「可是、唔。」

  倦收天磨蹭著和鳳翥的嘴唇道:「和我慢慢練習。」

  「我會多看點片子的,下次一定讓你舒服。」

  「不准。」

  「啊?」

  「只能和我做。」

  「我只是看啊。」

  「只能看我。」

  「倦收天,你是這種人設嗎?」

  倦收天額心靠著和鳳翥輕聲道:「對於你,有必要。」

  不過也不是過了很久,至少在倦收天專用休息室的沙發壞掉後不久,和鳳翥就抓到讓倦收天也舒服的技巧了,而倦收天的回應是在和鳳翥的無名指上套了一個戒指。

  「這次不准推開我,也不可以逃。我養你和荼然。」

  「唔……」

  倦收天掩飾著自己的不安問道:「還有哪裡不夠嗎?」

  和鳳翥猛地抱緊他說:「倦收天,你太好了,我直接賣給你了。我們什麼時候登記?」

  倦收天悄悄鬆開緊握的手,輕拍和鳳翥的背。

  久別之後是重逢。

  重逢之後是深愛。

  








我明明就很想收到評論一個人,憑什麼,總讓我吃的CP一個冷過一個?是天要滅忠良!是謬思不讓我睡覺!
哭成河豚以後的鍋邊素金魚好像老是在寫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