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佳人、良人

霹靂布袋戲同人‧武邑率然X少陽君

  • 在令人心焦的下一集出來以前,只能先寫下戲版了。
  • 接續〈盛容〉,因為CP不同而另發(但我想吃互攻(雷包欸你))。



  

  

  在經歷了主持破鏡祭,和霸金纛襲擊正心臺、對峙的劇情過後,在滿是演藝界前輩的戲棚內,武邑率然就這樣找不到一張椅子坐,最後只好坐在另一棚的道具床邊,這兩場戲都要演出力乏的模樣,武邑率然縱然身有障礙,但是因為已經太習慣了,所以力竭的表現一直不盡導演理想,重拍了很多次,這次是一大清早便開拍的戲,加上他才進來劇組未久,和少陽君不一樣……武邑率然搖了搖頭,他早就告訴自己不可以再依靠少陽君了,他只是還沒從雀屏中選武邑嫡傳人角色的興奮之中走出來而已。

  然而後面的戲,導演和導播之間好像有些爭執,所以遲遲沒有開始,這張床暫時沒有戲,應該可以繼續坐著的,不過武邑率然真的是太累了,一時不察,就往旁邊靠過去,原本以為會靠上床柱,卻是依偎上了一處溫暖,武邑率然睜開視線開始氤氳的眼,模糊間什麼都看不清楚,不過傳來的嗓音卻十分耳熟:「睡吧,上戲時我會叫你。」

  他還來不及辨認,已經被人挪往床上躺好了,實在是太睏,武邑率然先前又失眠數日,幾乎沾枕即眠。

  被搖醒的時候,武邑率然還奇怪眼前的是什麼,捏了捏眼前的物體,軟的。

  接著他聽見某人憋著輕笑出來的咳嗽聲,他才起身,卻察覺自己抱著那個棕色的東西,武邑率然鬆開手,看見的是一隻絨毛泰迪熊,他莫名其妙地挪轉視線,接著看見還穿著戲服的少陽君。

  「少陽。」

  「抱歉,你看上去很適合。」

  「你說我適合……」武邑率然捏起熊掌,把整隻泰迪熊拉起來,「少陽,這不是我之前送你的熊寶寶嗎?……你怎麼會把它帶來戲棚?」

  「剛才你睡著的樣子,真的很適合在旁邊放隻熊,而且你可能真的很累了,熊是你自己抱住的。」

  「這……」

  少陽君拿了冰過的瓶裝礦泉水靠在武邑率然發熱的臉頰上,武邑率然不由得一閉眼,接著卻感覺到額頭上也一陣涼意,他瞇著眼看少陽君拿沾了涼水的衛生紙替他擦著額,原想有的一點點生氣?是生氣吧,總之都被消散了,就像下一場戲,明明惱怒,卻在少陽君成功將六鏡破鏡重圓後,輕易地原諒他、放他們走。

  「少陽,我現在違約還來得及嗎?」

  少陽君疑惑地眨眨眼,接著才道:「你是指戲約?率然,這要擔負相當大的違約金,先前我飾演辰太尋明時也曾有過這個念頭,不是你說,違約金很高,叫我不要衝動的嗎?」

  「是沒錯。」

  看武邑率然躊躇遲疑的模樣,少陽君將水瓶碰上武邑率然另一邊臉頰,雖然沒一開始冰了,還是讓武邑率然稍微縮了下身軀。

  「你又覺得自己做不好了嗎?但是,率然,這是你靠實力得來的角色,不是走後門或者……你真的以為武邑嫡傳人的角色,是因為你腳不方便,導演才選你的嗎?」

  武邑率然搖了搖頭,卻說:「我想我真的沒有出演這個角色的能力。」

  「率然,你的自卑感什麼時候才會低一點啊。」少陽君嘆息著,輕輕把武邑率然抱住,低聲道:「在你相信之前,無論多少次,我都會說:率然,你值得。」

  少陽,太近了……武邑率然本來想這樣說,不過他又覺得現在說這個很多餘。

  縱任的結果就是少陽君差點沒能在助理找來前鬆開手。

  武邑率然因為身有殘缺的關係,總是自覺低人一等,甚至演藝班的老師巍翼讚賞他的天賦,而把他帶進《朝靈闋》劇組,他也忍不住要要想,倘若是跟少陽君比呢?他真的有天分嗎?那為何少陽君年紀比他輕,卻早他兩檔進了劇組?他對少陽君的想法過於複雜,況且少陽君已經為將來扮演女裝的非九蓉開始準備了,明顯是編劇跟導演都看好少陽君,才會給他這麼有挑戰性的角色,武邑率然很難思考自己願不願意穿女裝這個前提,而是在意著少陽君的天賦與待遇。

  少陽、少陽,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這麼想著的武邑率然並不曉得之後在女裝練習結束前,少陽君會對他表白。

  少陽君總是說武邑率然很好,武邑率然雖然感到開心,也又不由得擔心這又是對他的同情,直到被告白,武邑率然才知道少陽君是真心覺得他好的。

  他心情很複雜,他不討厭少陽君,甚至可以說喜歡他,但是他沒想過自己這樣的人會被誰喜歡,所以他也不知道少陽君口中的喜歡該怎麼辦,他猶豫很多天才告訴少陽君:他不懂愛情。

  原以為少陽君會生氣,他卻只是說:要是你能慢慢喜歡上我就好了。

  武邑率然在少陽君離開前,沒忍住心裡的躁動,拉扯住少陽君的衣角說:「我不是不喜歡你,而且我不想你離開──」話還沒說完,少陽君已經抱著他,靠在他耳邊問:「率然,我可以親你嗎?」

  他也不曉得為什麼,當少陽君這麼問,自己就是點頭了,少陽君的嘴唇有武邑率然替他點的梅果氣泡飲那酸酸甜甜的味道。

  「率然。」當少陽君喊他的時候,武邑率然才發現自己等到睡過去了,這場戲因為只有少陽君一個人要在CG動畫裡演出,所以其他人都早就散戲了,只有武邑率然一個人為了等少陽君而繼續待在一旁。

  「在天蟒的肚子裡是什麼感覺?」武邑率然疲倦地笑了笑,正要從椅子上起身,少陽君卻不知為什麼攙扶起他,武邑率然正要問,卻讓少陽君的扇子擋住了口。

  「率然,我等等有點事情想問你……。」

  武邑率然困惑地點頭,讓少陽君帶進了更衣室,結果聽見反鎖的聲音時,武邑率然才反應過來。

  「少陽?」

  少陽君回過身就是給他一個緊緊的擁抱,武邑率然在愣神後,只得拍了拍少陽君的背部。

  「如果不是知道你看著,我可能要崩潰了……。」

  「少陽,出什麼事了?」

  「我說了,你別笑我。」

  「不會笑你。」

  「入戲太深了,想起過去做錯的很多事情,接在和解芳霏那場戲之後,雖然是演出被天蟒困住的場面,然而我心裡一直想,我一定是不會被原諒的。」

  「人非完人,自然不可能事事都完美的。」

  「但是有些事情是永遠不可能被原諒的。」

  「確實有的。」武邑率然拍撫著少陽君的背部,接著說:「雖然你可能覺得努力沒有意義,但是即便最後結果不好,也不能說你沒有努力過。」

  「率然,你人太好了。」

  「別發好人卡給我啊……」武邑率然無奈地摸著少陽君的後腦杓說:「退一萬步來說,我真的不怎麼好,連你跟解芳霏對戲,我都有點吃醋。」

  少陽君鬆開武邑率然,疑惑著問:「什麼意思?」

  「後面的劇本多了飛頁,所以不曉得後面會怎麼演,但是我,還好在非九容說要去救解芳霏的時候有加了讓武邑當主遲疑的反應,否則我大概要三場才會過。」

  「就因為我跟解芳霏對戲?」

  「不全然是,我可能也有點從角色裡出不來,但又帶了我自己入戲,所以當下我在想,你就這麼急著見解芳霏嗎?雖然我知道之後的戲應該會走別的方向,不過一想到你,要是你有什麼事情不是先告訴我,而是一次告訴所有人,之後又想著要馬上去找別人,我便很吃醋。」

  「……率然,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了?」

  武邑率然面對少陽君澄澈的雙眼,感到有些羞赧,而別開了臉,少陽君也由著他,卻又把他抱入懷中道:「那我可以說說我在演戲的時候的想法嗎?」

  「你講。」

  「其實我有發現我的臺詞一直帶到你,我蠻開心的,這樣安排。而且其實裡面有一段你說,你會保護我,我總覺得可以理解,之前為了扮演女裝的非九蓉而稍微看過的言情小說裡,為什麼女主角常常有想躲在男主角的羽翼下、讓他保護的想法了,如果能被率然保護,我一輩子不從天蟒肚子裡出去也沒關係。」

  「你、少陽,你又在胡說什麼……」

  武邑率然才正過頭,卻讓少陽君捧著臉吻了個正著,武邑率然有點頭暈地想,自己好像越來越習慣被少陽君親吻了,卻不想,少陽君在親他的時候,也在他的腰際摩娑著,武邑率然本來沒多想什麼,只覺得癢,直到少陽君下半身貼上他的大腿,他才有點明白,趕忙要推開少陽君,但卻被對方纏得更緊。

  「少、」

  「我想要率然。」

  「那個、」

  「我想要率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比較小的關係,少陽君雖然平常看起來成熟,但也有孩子氣、任性的一面,只有在武邑率然面前會出現。武邑率然很不合時宜地想起當初接下少陽君這個角色時,武邑率然問過少陽君為什麼要自稱「小可」,少陽君說他不清楚編劇的用意,然而從辰太尋明的過去來看,他覺得可能是「只有少許事情是被許可的」這個意思。

  結合剛才少陽君自責的樣子,武邑率然心就軟了下來。

  「少陽,你介意我來嗎?」

  「欸?」正在武邑率然後項試圖留下吻痕的少陽君才要抬頭,卻讓武邑率然按了回去。

  「不要看我,我現在臉一定很紅。」

  「這樣,我更該看了啊。」少陽君小聲抱怨著,隨後說:「率然,你想清楚,如果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會想要你負責。」

  「我負責。」

  「你是不是拿到言小男主角的劇本啊?」

  「那少陽就要拿『從此以後過得幸福快樂』的劇本了。」

  「和率然在一起的話一定會幸福快樂。」

  「你真的會寵壞我。」武邑率然嘆息後問:「那你的答覆呢?」

  「和率然的話,我不介意是零還是一。」

  武邑率然一頓,失落著說:「你和其他人有過關係啊?」

  「沒有!真的沒有,我、我全部的第一次都是和率然,包括親吻,我只是在網路上找過很多方法,想讓率然喜歡我!」

  「我、我知道了,你不用那麼大聲……」武邑率然趕忙擋住他的嘴,其實自己何嘗不是,為了想知道少陽君的喜歡是什麼意思,他也查過很多,包括一些前幾檔的同人文都看了,也不是完全不懂自己在說什麼。

  武邑率然摸索著少陽君的衣服,褪下那一身華服,最後雖然不順利,而且少陽君讓他不要脫衣服,所以武邑率然反而更覺得羞恥,不過還是勉強算順利地完成了一場情事,也還好只剩下他們兩個演員,不然長時間占用更衣室一定會引人來開鎖的。

  回家的公車上,換回常服的少陽君感受著武邑率然溫熱的手按在自己腰間的酥軟感,歪頭靠在武邑率然肩上說:「不管之後劇情怎麼發展,也許吃醋的會換成我,也可能率然還會有好些要多想的部分,但我們在一起,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少陽,你是不是很會說甜言蜜語啊?」

  「我說的都是實話啊……知道能和率然對戲開始,我就覺得很開心了,而且定裝照拍完、拍攝片頭曲MV的時候,我是真的很想請攝影師多拍幾張我和你隔著樹互相依靠的照片,可惜那一幕必須用暗景。」

  「你那麼、喜歡我啊?」

  「我扮女裝那段時間,也是有私心的,我希望率然早一步體會到,當我男朋友是什麼感覺,這樣說,你會不會覺得我很不好?」

  武邑率然緩緩搖搖頭,在少陽君額頭上輕吻。

  少陽君像貓一般微微瞇起了雙眼。

  

  

  

  

  



這對中毒的我,已經開始在想能不能布翁出這對的小料了。
我說真的,率然在天蟒吞少陽那段時,又是跟保護少陽的眾人道謝、又是說他一定保護少陽的,我滿腦子都是「謝謝大家幫忙周全我妻子,我一定會守住拙荊的!」
媽呀率然X少陽我也可以拜託你們成親!
再幾天就可以看到後續了,我怕我胃痛到不寫這對了,加上真的好想看這些場景,只好,為了不被打臉而急匆匆地上了,這對是不是很冷啊?我感覺我噗浪刷不太到(哭泣)
最後,我知道小可本身就是自謙詞的一種,但我感覺編劇在選自稱的時候都會有好些思量,加上少陽好像後來就沒再自稱小可了,所以忍不住腦補一下,應該不算bu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