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盛容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陽君X武邑率然X少陽君

  • 下戲短文。追劇進度只有朝靈闕3-7集。BUG很多。



  周圍是收拾道具的聲音,還是女裝扮相的少陽君總算得以鬆了一口氣,這段時間他為了扮演好女兒家的角色,舉止都下足了功夫,才走離戲棚幾步而已,武邑率然的手已經伸到他面前,少陽君也下意識將手交付,看著武邑率然一步一拐的走路方式,良久後才反應過來。

  「率然……」我們下戲了。

  武邑率然搖了搖頭,通常他這麼做是不想說話的意思,少陽君也跟著緘默,直到後臺,武邑率然輕輕壓著少陽君的肩膀,讓他坐下,少陽君看著眼前的武邑率然,才露出不解的神色,武邑率然已經拿起沾了卸妝油的化妝棉按上少陽君的眼角,少陽君配合地閉上眼。

  「不要看別人。」

  「小可、咳、」少陽君才想說話,武邑率然已經捶了一下少陽君的肩膀。

  「不要那樣自稱了。」

  「率然,怎麼了?」少陽君摸索了好一下,這才抓到武邑率然的手。

  「抱歉,以前我沒注意到……」

  「率然?……你還好嗎?是不是站太久了……」少陽君才想起身幫武邑率然找張椅子坐下,武邑率然已經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起身。

  「少陽,不是那樣,我沒有站很久。我只是想……我適合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嗎?」

  「在小可、在我面前的時候,真的不用這樣拘謹。」

  「少陽,你一直都是這樣,在前面為我指引前路,不過如果是關於你的事情,我不曉得直接跟你本人說好不好。」

  「既然是和我有關的事情,直接告訴我,不好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對你很難啟齒。」

  「為何?」

  「我不知道。」武邑率然說著,然後替少陽君卸妝起來,直到用面紙沾水擦去少陽君唇上的卸妝油,武邑率然才緩緩靠近,手指小心翼翼地碰觸著少陽君的嘴唇,最後吻上去,原先只是輕輕的一吻,少陽君卻攔著武邑率然不讓對方離開,武邑率然恍神著差點忘了呼吸,還讓少陽君渡氣。

  少陽君始終沒有睜開眼,但武邑率然看著同樣臉紅的少陽君,心裡有些平衡了,這才訥訥道:「我以為你是別人,你太好看了。」

  「我?」少陽君困惑不已地睜開眼,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已經只剩下假髮和衣服還是嬌柔女子的扮相了,為了柔和面孔而化的濃妝早被武邑率然擦去了,他問:「我像是誰?」

  武邑率然搖了搖頭,只說:「不是像誰,而是不像少陽。」

  「怎麼會?」少陽君失笑。

  「以前做女裝練習的時候,雖然你假扮我的女朋友,但那時的妝沒有那麼濃,我覺得你,在戲裡的扮相,好看到像是別人。」

  少陽君想了想,拉著武邑率然的手晃,武邑率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得依著他晃的方向,坐到他隔壁的位置。

  「平常的我不好看嗎?」

  武邑率然愣了愣,才低聲道:「好看。」

  少陽君看著武邑率然說:「先前為了演這場戲而練習扮女裝的時候,化妝技術沒這麼好,所以率然……」少陽君將武邑率然的掌心放在自己臉頰上問:「你吃醋了嗎?」

  「我……我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吃醋嗎?」

  「我只是在猜,率然是不是因為不想讓我的模樣繼續被人看見,所以才想要我馬上卸妝。」

  武邑率然好半晌才憋出一句:「我想是的。」

  「那是吃醋。」少陽君傾身向武邑率然,那瞬間武邑率然有些想躲,不過終究是好奇對方要做什麼,又或者其實對方做什麼都不要緊,所以他還是定住了,於是少陽君手指上的卸妝油壓上了他的嘴唇。

  「你吃醋,我吃到你的唇彩,也許可以打平了吧。」

  武邑率然視線朝下看見少陽君嘴唇上確實沾了一點口紅,害羞的感覺現在才真的襲上來。他想幫少陽君擦掉那一點不和諧,然而少陽君卻不讓他動,就拿著卸妝棉在武邑率然臉上抹畫。

  「率然,我一直想問,先前讓你陪我練習,你是不是有點勉強?」

  武邑率然想搖頭,然而現在只能開口:「不會。」

  「但是,我們撞見你以前的同學,你那時說……」

  「我只能說,你是我姊姊,因為,要是之後,」

  「我不喜歡從你口中聽到『之後』,通常都不是什麼好話。」少陽君難得強硬打斷他說。

  「我改了,真的。」

  「我不喜歡聽到你說,之後你怎麼了之類的話,從和你成為朋友開始,我就不喜歡聽你預設你將來會出事。」

  「但是我的身體狀況……」

  「現在,」少陽君擦掉武邑率然臉上最後一點彩妝,「我想聽的是現在的率然怎麼想,你好好地活到了成為演員、甚至有出道作的一天了,你還要活很久。」

  「少陽,我想說的其實不是這個……。但是,我明白你的心意,我現在也很努力活著了。」

  「不然,這次換率然扮女裝,小可……我一定無論遇到誰都會說這是我女朋友。」少陽君像要緩和氣氛一樣說。

  武邑率然這次能搖頭了,於是他說:「我不想少陽體會到跟我一樣的心情,太難受了。」

  「率然難受的時候,我也難受啊。」少陽君輕聲說。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少陽是我一個人的──我這樣想的時候,總會因為不可能而難受到忍不下來。看著你扮女裝被大家看,聽所有人稱讚你好看,我總覺得很,你說的,我很吃醋吧。」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率然一個人的。我一直很慶幸,還好我在練習最後一天向你表白,雖然你說你還不是很懂這種心情,但是,率然,我覺得能是你真好。」

  「……我也覺得,我的男朋友是你,真好。」武邑率然回著,他還想說出他沒講完的真相,不過少陽君已經吻住他了。

  ──我是想告訴你,我不知道,如果介紹你是我女朋友,那之後我該怎麼介紹我的男朋友給其他人,那可能是很快的事情。

  好像被陌生人親了一樣,武邑率然看著少陽君的假髮想,少陽君陪他走了這樣長的路,還說喜歡他,都像是夢。

  「其實我如果要打扮,也只想打扮給你一個人看。」少陽君說。

  武邑率然緩緩睜開眼,小聲說著:「那也可以,以後穿女裝給你看。」

  「我其實沒有特別喜歡女裝,但率然不管穿什麼,我都想看。」

  「你會不會寵壞我啊?」

  「在你寵壞我之前,不會的。」少陽君取下武邑率然的假髮,接著替他換衣服,其實武邑率然不是不能自己做,只是有時候他也貪戀被少陽君照顧的感覺,況且他可以趁機脫少陽君的衣服,他覺得沒什麼不好的。

  只有和少陽君在一起的時候,武邑率然才會有自己是正常人的感覺,然後,能去愛。

  雖然,他要很久以後,才會知道這種感情稱之為愛。

  

  

    



我看第6集就很激動了,看到第7集,我整個呈現金魚草尖叫著我要快點去打文的狀態,雖然文很短。
期待這對早日有暱稱。不然我覺得就叫朝靈闕純情組了(休但幾列)
不算東離的話,這是我第一篇霹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