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談談穌皇穌

其實是我那篇穌皇文,人家留給我的回應讓我有點感觸,想說備份在噗浪好了。先提一件最重要的事,我是皇淵親娘,不爽勿看,我沒那麼偉大可以承受別人對我的遷怒,討厭皇淵的去跟編劇講,來跟我叫板我只會黑單。我都說這麼清楚了,識相是美德,要自己拉回家裡罵我罵皇淵的,自己鎖私,不要讓我看到。我現在心情十分惡劣,不要逼我口出惡言,造孽。

我不是很喜歡淵妹這種說法啦,對我來說他就一隻阿淵(抓抓頭)其實按照阿淵他過去被親人遺棄身邊只剩鉛老的狀況來看,我覺得他不可能是主動親近的那個,一定有別的契機,讓皇淵漸漸放下心防,對穌浥傾心,直到緊抓不放,眼中再也容不下他人……我知道很多人看皇淵這樣會覺得他就噁男,雖然最後仙山那段證明他們彼此有意,但我遇過蠻多穌浥粉都超級厭惡皇淵的,我是很想寫文替他平反,只是一則討厭皇淵的人還是不會改變他們的觀點(二則是我坑太多沒時間寫),就算其中有些人真的看了我的文而覺得皇淵可憐,不過他們也依然覺得皇淵十分噁心,耽誤了穌浥的理想,每次看他們這樣說,我就感覺皇淵很可憐,編劇沒有仔細寫他,一切靠猜,雖說站在穌浥粉的立場,會覺得都是皇淵害穌浥被叫綠茶表,穌浥才是許多戲分都被跳過的人,可是吧……我還是覺得,穌浥的人設始終是完整的,然而皇淵不是,皇淵一開始說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流君,結果後來他完全忘記流君這個人,轉而說是為了鉛老跟穌浥,這很明顯就是被編劇砍過設定的呀,我怎麼能不同情他呀?看穌浥粉罵皇淵我也很難受啊,我就沒這樣罵過穌浥,但人家就自詡正義聽不進其他觀點,這我也沒辦法,只好不提皇淵的事情,不傷和平。是今天看你的留言才讓我一腔怒意有感而發,望你莫怪。穌浥是個理想大過愛情的人,愛上這種人就是當鰥夫的命,可是我想皇淵甘之如飴,不然他不會十數年後還滿心歡喜地寫著〈其雨〉,我很心疼他的傻,今天不是他做了什麼就能挽回伊人心,而是在伊人心中皇淵永遠被排在最後面,就像我一時找不到出處(也許是簡媜寫的?)的話:「深情即是一樁悲劇,必得以死來句讀。」也許穌浥不是無情人,至少到死後他還等著履行飄渺的江南之約,假如讓我穿越進去的話,我很想跟皇淵說:「海境的雨,很美。」皇淵哪可能吃虧啊,穌浥多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他都覺得是賺到好不好?然後穌浥吃虧?他一個比師相還會算計,把自己的死都算進去、把所愛之人為他的死發狂都算進去,他那麼精,怎麼可能吃虧呢?這邏輯不太通呢。

對了,要自己拉椅子對號入座的,全部給我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