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談談空煞空

煞魔子其實只有提到一點點。主TAG是小空aka史仗義aka戮世摩羅aka御魂笑光輝aka未來的妖魔共主。一樣是回別人留言爆字數的成品,貼在噗浪留念,在打出來之前我都忘了我是空粉。( 空帝:你給我提鞋我都不要,何況粉絲)

我也是經常寫很多但不曉得打什麼好,也是擔心別人會不會覺得我都不回留言是很高傲,其實我只是犯了社交廢。我對喜歡的繪師到現在都還是狂刷一排「最愛你了愛死你了」,我覺得願意跟作者留言的讀者都是好讀者,所以不會有什麼覺得不夠的地方(歪頭)說我的文讓人想嘆息,到底算褒算貶啊?我覺得我是甜文寫手呀。魔戮血戰啊,我除了微笑真的無話可說的一檔,大概排得上前幾名難看的,墨邪錄都還略勝一籌,只能說我們空帝他每次出場都是難看的檔次,我懷疑他就是出來救火的。(完全重點錯誤)

空煞不冷啊,只要我在的地方都不冷,只會冷到我一個人而已(幹嘛啦)其實記憶徬徨那篇,我是每天固定字數寫出來的,那時候還因為人氣遠遠低於第一篇空煞短篇,懷疑自己的文筆用詞是不是真的很糟糕呢。我本來就是讓二師兄結尾出來虐人的呀,不奇怪的。我不曉得小白寫手是什麼意思,但我應該不是,我寫文的時候很認真,不喜歡人家用「白」這個詞形容我。

原來我的文會讓人成癮嗎?我好迷惘。我不覺得自己真的寫得多好,我是在別的坑見過一種很奇怪的狀況,佔據排行榜開頭十幾名的全都是論壇文、總受文,我自己不吃這兩類文所以不太理解,大概也是因為這樣而無法寫出讓大家喜歡的文吧,畢竟我也見過寫拉郎的寫手,單是在三十六雨就幾十萬點閱率,還出了本,所以我寫不好空煞,不是空煞的問題,實在是我自己能力不夠,我是真心這麼想的,現在也還是,每天每天看著剩下的空煞空本發愁,我的話就絕對不是什麼秒殺人級別的大手了,我連二十本都賣不完,我以前坑裡追的一位寫手啊,他就說他只能印五十本簡直不要太悲哀,我覺得好羨慕呀,另一位寫手更是直接印量一百本,我寫得不夠好,無法讓太多人喜歡,能算是自娛自樂了,就是感覺很對不起那些被砍伐下來的樹,他們做成的紙沒能用在更好的地方,反而浪費在我手上,只能塵封,當初印要出本,就是我太過自以為是的錯吧。

是呢,我是台灣人,我比較習慣日本翻譯文學,不過我不看輕小說的,所以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讓人覺得是輕小說,我沒生氣,就是感覺困惑。其實也不只記憶徬徨記憶前行而已啦,整整三冊不曾都在講述命運與注定,我最開始寫記憶的時候,都不曉得會演變成這樣,寫完記憶前行、記憶徬徨,就覺得哇已經突破生涯成就了,後來寫了明日呎尺,就整個人呈現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嘛的狀態。

小空他啊,這輩子都在被拋棄,都在失去,我很心疼這樣的他,可是也是因為他的狀況,變成說他很難主動去求取什麼,比如帝位好了,大家都說他根本專撿補刀的,可是既然修羅國度以強者為尊,帝鬼真的在意下一任帝尊是不是角龍嗎,我覺得不會,當務之急就是不要被默蒼離開陣幹掉,所以搞不好小空的補刀算是帝鬼默許的?然後朧三郎的狀況也不是那麼難理解,御魂是接收了妖界的織田信長舊部沒錯,然而話轉回來,在這兩件事情中,有任何一件事小空自己求得的嗎?沒有啊,他洗腦術早就解除了,可是他沒馬上幹掉帝鬼呀,龍三郎也是,龍三郎救了他,御魂就跑去當人家軍師,偶爾推推雷重以外他也沒幹嘛啊,這兩次,他都沒有更好的選擇啊,人世這邊就完完全全站在他的對立面、要殺他,他怎麼可能回去?

所以說我覺得呀,真的,他沒有去求任何東西。

從他的過去來說,與其說是不想求,應該可以說是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求了,他已經不會去求取任何事物了,所以就像你說的,他好像抓住了、卻又彷彿流沙,從指間流逝,可是沒有人能教他、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做,他甚至不會去想到自己想不想要,所以從來就不可能主動去抓握,自然是無法擁有的。

為什麼看了明日咫尺的反應是讓我虐煞魔子?我真的搞不懂欸,為什麼我一個甜文寫手你們老是要我寫虐文?空帝哪裡懂怎麼疼人呀?他不諷刺踩低他人自尊就已經超級克制該頒獎了耶。(你真的是空粉嗎)

我是覺得這兩個人很互補,雖然他們沒注意到……至少在小空莫名其妙忽然說了句:「啊,我竟然開始懷念煞魔子了。」之前,小空都沒注意到煞魔子在他心裡的位置其實不太一樣,倒不是特別指涉小空能救煞魔子,而是他們本就相依而存,有非常多的共通點,雖然命運讓他們注定錯過,但實際上單就他們各自的經歷與感情而言,我覺得他們是可以互相理解的,只需要契機,所以整套不曾,我都在找讓他們更可能走到結局的方法。

我只是個被空帝欺壓的可憐工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