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以及初戀那首歌plus

金光布袋戲‧北冥縝X硯寒清

  • 現paro



  
Plus 1

  說起來他們的交往也不算順利,儘管是有些不可思議的開場方式,不過,北冥縝第一次提出約會時,已經是三個月以後的事情了,期間硯寒清也自己提過要不要見面,然而北冥縝好像完全沒聽懂硯寒清的意思,儘管通訊軟體的聯絡沒有斷,不過多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北冥縝又不太擅長說話,打字也差不多一樣,即便硯寒清好不容易成功約北冥縝,也會遇上忽然下雨或者北冥縝加課。

  拖著就是三個月過去了,並不是有什麼不滿,只是有些挫折,硯寒清一開始是抱持著有些緊張的心情,後來也逐漸看淡了,以至於實際上交往後的第一次約會時,硯寒清還負責安撫身邊散發著低氣壓的北冥縝。

  硯寒清的隨遇而安依然沒什麼改變,只是對史精忠的任何留言不讀不回,以免又陷入什麼奇怪的事件,收穫一個北冥縝,他感覺自己的人生變化已經很大了,無論什麼理由都沒有下次了,硯寒清在心裡下了決定。

  他看著晴朗的天色,身邊是冰冷的空氣混著咖啡香,環繞著杯盤交集時的聲響,好不容易交出稿件後的放鬆感早已過去,只殘存著空白,雖然硯寒清認為放空並無不可,然而換成她表妹誤芭蕉來說,一定是氣沖沖一句「這只是偷懶吧!」

  偷得浮生半日閑也無不可吧……硯寒清自然沒有直接這樣對誤芭蕉講。這個時候他又想念起北冥縝,要說他有什麼改變,就是思緒空白的時候,關於北冥縝的記憶會填補上來。

  硯寒清拿起盛裝著薰衣草茶的杯子啜了一口,忽然就看見了熟悉的身影,他看見人行道上的那個人停下來,然後拿起手機,隨後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到海邊的時候,硯寒清還覺得一切有些巧合得太過,甚至一瞬間懷疑史精忠就在附近,硯寒清不是很想思考這些智商過於常人的聰明人在想些什麼,他還是傾向把自己過好就好。

  「你在想什麼?」北冥縝忽然問。

  「……在想和你有關的事?」硯寒清玩心一起便這樣回,只見北冥縝抿抿唇,看上去還是那樣不好親近的樣子,對話開始得突然、結束得也突然,海風的味道吹過來,硯寒清隔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你在緊張嗎?」

  「嗯。」

  「這樣啊。」

  到底是會不會害羞啊?北冥縝這種過於直白的地方,硯寒清一方面覺得可愛、另一方面又讓人困惑,既然緊張又維持著誠實的地方,感覺,宛如白紙。

  自己不主動說話,好似一切也不會前進,硯寒清頓了頓,問道:「我該不會是你的初戀吧?」

  本來以為這種話題北冥縝應該不太會想回答,不過北冥縝總是出人意外。

  「對,我有那裡做得不好嗎?」

  「做得不好……我只是好奇而已。」硯寒清回完後,手意外被牽住了,北冥縝拉著他,一直往前走,夏天的陽光刺在皮膚上,硯寒清微微喘氣著,回過神來已經在店家門口,自動門一開啟,冷風就撲面而來,落座後,北冥縝拿了面紙就往硯寒清額角按,硯寒清才意識到自己出了汗。

  北冥縝替硯寒清擦好後,便把菜單遞給硯寒清,相對硯寒清很快決定好,北冥縝則是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決定,又是一件和外表不相符的事情。硯寒清悄悄環顧四周,確定沒有人,等北冥縝回來,他拉過北冥縝的手腕,在他臉頰上吻了下。

  「……為什麼?」

  「哪有為什麼。」硯寒清順手敲了下北冥縝的額頭,卻輪到他被拉住手。

  「你又把我當小孩子。」

  硯寒清看著北冥縝的臉良久,才緩緩轉過頭,手輕易睜開了北冥縝,抱胸低頭,輕聲道:「你比我小啊。」

  「但是,我不喜歡這樣。」北冥縝皺眉。

  「所以,你想怎麼樣?」

  「更加平等的方式……。」

  硯寒清沉默了許久,北冥縝已經認定他不會回答了,硯寒清卻忽然說:「真拿你沒辦法。」

  他不懂硯寒清為什麼會這樣說,明明是自己拿硯寒清沒有辦法。

  不過硯寒清看向他的時候,本來就端正的面容變得更好看了,北冥縝的心跳也跟著硯寒清勾起的唇而加速。

  北冥縝不住吻了硯寒清,才隱約感受到對方的不知所措。

  原來不是只有自己這樣。

  回想起來好像是第一次主動親了硯寒清,只是才剛分開一小段距離,北冥縝已經感受到不捨牽動著心臟,於是他又吻了上去。

  他一直覺得硯寒清好看,好看到第一次被親吻之後,自己還來不及辨明一閃而逝的失落,光是看著他就失了神。

  他或許喜歡看硯寒清臉紅的模樣。

  就如同現在。

  可以的話,很希望目前的狀況能暫停一下,不過店家放的音樂還持續著,時間自然沒有因此暫停。

  「好像換我該問為什麼了?」

  「我喜歡你。」

  硯寒清眨眼的速度緩下來,接著揉了揉耳垂。

  眼見硯寒清的反應,北冥縝不由得緊張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把手蓋住了硯寒清直盯著他看的眼睛。

  「你不要看。」

  「……好,我不看。」過了一會兒,北冥縝還是沒有把手挪開,硯寒清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不明白你在笑什麼,在家的時候哥哥們也常常忽然就笑了。」

  「你不喜歡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你這樣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反應啊。」

  「抱歉。」北冥縝移開手。

  硯寒清看北冥縝這樣,有些尷尬,衝口而出:「我只是覺得……你很可愛。」

  「可愛?」

  「對。啊,不是……」

  「不是什麼?」

  「你不要誤會,這不是不好的意思。」

  硯寒清白皙的臉頰又一次紅了起來,接著問:「你不會覺得,我們一直不太順利嗎?」

  「關於什麼事情?」

  「如果你不覺得……」

  「硯寒清,不要逃避。」

  「好吧,」硯寒清說:「我想說的是,這樣接不上的對話也好,一直接不上時間的約會也好,你不會覺得都不順利嗎?」

  「約會……?」

  「呃嗯……我們在約會吧?」

  「這是約會嗎?」

  「原來這是約會。」

  「如果你不覺得……」

  「不是,我只是以為約會,是要在房間準備一個小時以上,才能出門的那種。」

  「啊?」

  「哥哥約會之前都得花上一個小時。」

  「所以你以為……」硯寒清忍不住伸出手拍上北冥縝的肩膀。

  「這段時間一直都很忙,沒辦法在房間裡待上一個小時再出來,可是我壓抑不住,很想見你……硯寒清,你為什麼低頭?」

  「你這個人啊。」

  「我又做錯什麼了嗎?」

  「不是。」

  只是才做好了要成熟應對的打算,又被這個人的直率給打敗了。硯寒清想。

  「我需要你直接告訴我。」

  「呃嗯……直接說什麼?」

  「任何事,你在想什麼,我都想知道。」

  好半晌過去,硯寒清都沒有回應。

  「抱歉,我為難你了。」

  「想知道交往對象的想法是很正常的……只是這是做不到的事情,況且,相較自己的事情,我更想聽你說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以前已經全告訴你了。」

  「我也想知道你更多的事情。和你一樣。」

  「我的事情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也不特別啊。」

  「你很特別。」

  硯寒清僵住少頃,然後低頭將鴛鴦奶茶飲畢,拉著北冥縝出去。

  在公車上時,兩人都沒有說話,公車搖搖擺擺的,有時候硯寒清靠上北冥縝的肩膀,有時候北冥縝摔入硯寒清懷裡,然而除了引擎的聲音以外,一切都很安靜。

  即便下了公車,也還是由硯寒清領路,直到公寓門口,不過這不是終點,他示意北冥縝跟上來後,他們走到五樓,硯寒清從背包裡取出鑰匙──是的,這裡是硯寒清的租屋處。

  入內後,先看到的是小茶几上夾著書籤的書,以及旁邊厚厚一疊、山一般的書。

  「所以我說了,我沒什麼特別的。」硯寒清一邊整理書一邊說。

  北冥縝則待在原處,過了許久以後才問:「硯寒清,你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讓你看一下我的房間,就會知道我沒你想得那麼特別。」

  「但是,我還是覺得你很特別。」

  「……北冥縝,你對我期待太高了。」

  「我沒有。」

  「爭辯這個也沒有……嗚!」硯寒清後退一步時,踩到地毯與地面的邊緣,地毯便拖著他滑了出去,眼見就要摔到地上,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北冥縝已經將他抱在懷中。

  「欸……」硯寒清點了點北冥縝的肩膀。

  「我暫時不想放開,維持這樣,可以嗎?」

  「是可以。」

  硯寒清往下一看,看見北冥縝竟是單膝跪著抱他的,不曉得為什麼心跳有些快。

  剛剛應允得可能太快了,這個奇怪的姿勢會不會很傷膝蓋啊?

  「我開個冷氣好嗎?」過了好一會兒,北冥縝才放開手。

  嗶的一聲過去,悶熱的室內才有平衡的溫度進駐。

  「你不喜歡嗎?」

  「什麼?」硯寒清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我抱你,是不是不太好?」

  「呃嗯,我們是情侶所以,沒有什麼不好吧。」

  「硯寒清,如果我做了什麼……」

  「好了。」硯寒清按住北冥縝的嘴唇,無奈道:「你不用一直擔心會做什麼讓我不開心的事情,說到底我才是年長的那方,不會輕易動搖的。」

  「我不喜歡又被你拉開距離的感覺。」

  「這嘛……」硯寒清揉了揉後項道:「我不是要拉開距離,只是我年紀本來就比較大,忍不住會一直想將來的事情。」

  「將來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我也沒說之後就和你分手啊。」硯寒清嘟囔著。

  「硯寒清。」

  「嗯?」

  北冥縝抱住了硯寒清,「我不想聽你說分手。」

  「我也沒有要說。」硯寒清說完後,不住苦笑。

  雖然有很多不順利的地方,但是和北冥縝說完話總讓他感到無奈以及喜悅,甜和苦交雜在一起,到頭來原本保有的餘裕也好像一點一點被吞噬,然而從被告白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能後退了,將來大概也會有許多要磨合的地方。

  儘管表面上再怎麼淡然,卻又會被北冥縝的言行擾亂,無法大意。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你可以相信我,我也是第一次和人交往,一直在想界線在哪裡,也害怕你感到不舒服,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我以為你一定有過交往的人。」

  「這是第一次有人喜歡我啊。」說出來以後害臊才開始延燒,硯寒清偷瞥了幾眼北冥縝後,小心地抱住他,感覺到對方在身子僵硬後不久,也將手環上他的背。

  這是他們平凡的日常的簡介,沒有什麼大起大落的,還會緩慢而堅定地走向未來。



雖然姑且寫了plus 1,但搞不好也只會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