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徘徊如初(二之下)

魔道祖師同人‧聶懷桑X莫玄羽X聶懷桑

  • 開始有原創角色出沒注意。
  • 文筆退步注意。


  莫玄羽正屏息諦聽聶懷桑的每一下呼吸以及之後會聽見的事情,然而此時卻聽見與雨聲摻雜進其他的聲響,他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的姿勢過於不雅,趕忙放開聶懷桑,不遠處,金凌的身影從金燦燦的傘下冒了出來。

  被金夫人責罰的記憶又湧了上來,此刻的金凌身邊沒有旁人,恐怕金夫人正著急著找,要是讓金夫人知道金凌在自己這裡,恐怕他又不會有好果子吃,一時恍惚間,他彷彿看見金凌身後有抹更大的身影,他不由得一陣心虛,下意識便鬆了手。

  「玄羽?」

  莫玄羽眨了眨眼,稍微清醒了些,看清楚了眼前的是金光瑤,愣著喊了句:「斂芳尊。」

  恰巧雨停了,金光瑤收起自己以及金凌的傘,走上臺階敲了敲莫玄羽的頭道:「早早讓你改叫我哥哥就好,怎麼這腦袋就是不開竅?」

  「……哥。小公子。」

  金光瑤這才注意到聶懷桑,問道:「還有懷桑?你們這是在?」

  莫玄羽也說不清楚為什麼,當下他產生了一種不想將事情告訴金光瑤的衝動,想讓它成為只有自己知道的祕密,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揮舞著雙手緊張道:「池塘裡的魚看上去很漂亮,我便想著應該也很好吃吧,想去抓,聶宗主阻止了我。」

  「魚?」金光瑤低頭看池子裡悠游的白金蝴蝶鯉,不禁一哂,「想吃魚的話,晚些點讓廚房備些便好了,這些不是用來吃的。」

  莫玄羽紅著臉低頭道:「聶宗主也是這樣說的。」

  一直讓莫玄羽擋著泰半身子的聶懷桑忽而緩緩站起道:「三哥,我該回清河了。」

  「這倒是你頭一次主動說要回清河,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嗎?」

  聶懷桑搖了搖頭道:「只是在金麟臺待太久了,累積的事情多了也不好處理,先向三哥辭行了。」

  「路上小心,遇到什麼都能與三哥商量。」

  「謝謝三哥。」

  聶懷桑輕吁,沒看向莫玄羽,逕自回了清河。

  聶懷桑的狀況讓莫玄羽擔心,三番兩次想向金光瑤探問,又深深為自己的身分所囚,認為自己不該踰矩探問他宗宗主之事、也不能因為自己的好奇心打擾金光瑤,還有……

  還有,莫玄羽看著花色早已不存的手,他不知道為什麼,想將聶懷桑說的一字一句藏進心底,一旦問金光瑤,自己說的謊就沒有意義了,沒有拆穿自己詭異的謊言,也許表示聶懷桑也沒把事情告訴金光瑤吧。

  心中存著莫名的千千結,不久後,他才勉強從門人口中聽說一句,清河聶氏嫡女出嫁。

  然而到那個時候,莫玄羽已經無暇管顧這件事了。

  ──最近金麟臺裡留言四起,說金夫人將對他們這些私生子的憎惡轉移到了他們的生母身上,準備逐一清算金光善曾有過的紅粉知己,不用多想,莫玄羽在金麟臺中,是以莫二娘子自然在列。

  莫玄羽慌了起來,聶懷桑的事情自然被拋到腦後。這件事他不曉得該怎麼辦,莫家那裡仍舊催著他要讓莫子淵也入仙門,完全不知金麟臺內中險惡,更不可能……更不可能在意莫二娘子生死。

  莫二娘子是盼著他出息才讓他來到金麟臺,現在卻反而要因此受累。莫玄羽不知道金夫人會怎麼做,然而過往在金夫人的壓迫下,他不可能心存僥倖。

  他左思右想,到底只剩下金光瑤可以求救,卻拿不準對方是否會幫他,縱然金光瑤一直對莫玄羽親切有加,然而莫玄羽在莫家多年所受到「親情」還是讓他不敢求援,去奢望堂堂斂芳尊為他做任何事。

  雨聲……

  雨點落在劍上,莫玄羽沒想到要躲,腦子裡全被莫二娘子的生死捆綁住,早在看見金光善到底有多少私生子開始他的心就涼了,更不可能去向金光善討要一點給莫二娘子的憐憫,誰能救他?誰來救他?

  莫玄羽仰頭閉上雙眼,任由劍光胡亂飛舞,似在攻擊著無止盡的雨滴,又似在宣洩內中鬱悶,手臂已經被亂無章法的劍給擦出血痕,也在雨水沖刷下感受不到疼痛,莫玄羽甚至沒發現這件事,猶然在雨中恣意舞動長劍。

  雷聲驟響,淋得一身濕的他已經無暇管顧大雨滂沱,直到雙臂再也揮舞不動,他才停手,卻見在不知不覺中自己所在的地方又改變了。

  雨驟然小了。眼前是一座涼亭,和金麟臺的相比,顯得素淨許多,他遲疑少頃,往前走去,亭中有個人,臉靠著手臂趴在石桌上,垂在桌外的手底下有個正在滾動的酒杯,他再往前邁步,看得更清楚了些,那人似乎是聶懷桑。

  經過了上次的相處,他猛地不敢貿然靠近,如果他此前的猜測是真的是真的,那他不知道自己這次遇上的是哪個時候的聶懷桑,不過他想了想又起疑了,假若是時間不同而已,為什麼在清河燈會的那次,他遇見的分明也是穿宗主服的聶懷桑,卻不認得自己呢?要是眼前這個聶懷桑也不認得自己,不僅無法解釋,他忽然出現在這裡還有可能被當成飛賊。

  他尚且不知道該怎麼做,一聲冷風吹來,他微微縮了下身子,卻見有個撐著黃傘、比自己歲數再小些的孩子走進涼亭,看著聶懷桑好一會兒,將桌面收掇一番後又離開了。

  莫玄羽也不知怎麼地忽然有了些許勇氣,隱隱約約聽見一聲「莫玄羽」,他下意識加緊腳步走到聶懷桑跟前,才望見對方眼神迷離,他的手就被聶懷桑扯到桌面上,他足下一時不穩,但聶懷桑也沒有多好,站起來的時候亦踉蹌了幾下,好不容易才撐起整個身子,莫玄羽只得扶著聶懷桑。

  「聶宗主,你還好吧?」莫玄羽乾巴巴地問。

  聶懷桑扯著莫玄羽的衣服,一下一下往上,直到摸到他的臉頰,莫玄羽不曉得說什麼好,只得維持著這個尷尬的姿勢,莫玄羽尚未完全長開,還比聶懷桑矮些,身子畢竟有些彆扭。聶懷桑碰著他的臉頰,往下滑少頃,隨即又推了上去,莫玄羽一邊被抓著一邊又被「推拒」,五官都歪扭起來。

  「莫玄羽……」聶懷桑又喃喃了一句,接著吻住莫玄羽的嘴唇。

  莫玄羽因而僵住了,腦子裡又回想起已經遺忘已久的那個初吻,那時候聶懷桑是撞上來的,撞得他腦子空白,況且他旋即回到了自己原本在的地方,所以便下意識忘了這件事,可此時的聶懷桑不同,不只是唇碰上唇,更甚者,嚙咬起莫玄羽的嘴唇,莫玄羽的嘴唇被更熱的存在碰了一下唇後,一時慌亂而沒能站穩,跌倒在地,聶懷桑也隨著他摔落,接著,聶懷桑重新低頭吻住莫玄羽,舌尖也再次探入莫玄羽來不及閉合的雙唇。

  舌在莫玄羽口中遊蕩著,直到莫玄羽的舌再無空間可避,旋即纏住莫玄羽的舌頭,兩人親吻得密不可分,莫玄羽完全不知所措,任由聶懷桑施為。

  直到憋不住氣了,莫玄羽忙推開聶懷桑,又旋即反應過來而抱住對方、不讓對方向後倒,心臟快速跳動著,他額頭抵著聶懷桑肩膀,喘息不止,從聶懷桑那邊渡過來的溫度直接燒斷了莫玄羽的思緒。

  「為什麼」。

  只有這個詞縈繞於腦海,久久不散。

  身體比知識更早一步知曉了親吻是怎麼回事,躁動不息的心跳聲中,他腦識裡卻閃爍著聶懷桑依言留在金麟臺的日子,聶懷桑的眉頭總是皺著,只有看到金光瑤時才會勉強露出些許笑意。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意。

  聶懷桑又吻了過來,莫玄羽的手顫抖著,他忽然不想要這麼被動,他想要有其他反應,便賭氣一般地學著聶懷桑所做的,才意識到自己在對方口腔中嚐到的盡是酒味,那是還殘留在記憶中關於金光善的氣味,他分神想起母親的事情,不自主地也不再憋著氣而能好好呼吸。

  待莫玄羽回神,他倏地察覺不遠處的視線,勉強轉頭過去看,卻見那之前離開的孩子正在看他們,莫玄羽趕忙輕輕拉開與聶懷桑的距離,聶懷桑不知怎麼地靜靜倒躺在他懷裡,莫玄羽無暇顧及聶懷桑,只得窘迫地面對孩子的視線。

  黃傘倚在牆邊,那孩子看起來有幾分聶懷桑的影子,令莫玄羽有了一點點勇氣說:「請問……有什麼事嗎?」

  那和聶懷桑相似的孩子過了一陣子才指向莫玄羽的手,莫玄羽這才發現自己手底下正壓著什麼──是一個護身符。

  莫玄羽將護身符拿起,趕忙遞給那個孩子,那孩子猶豫了一會兒,才把護身符拿去。

  「……你是莫玄羽嗎?」

  莫玄羽緊張地點點頭,只見小孩開口,卻沒聽見聲音,莫玄羽坐直了身子,這才注意到聶懷桑安靜得過分,他低頭一看,聶懷桑是睡著了。

  莫玄羽尷尬地頂著孩子緊追不放的目光,出了幾乎所有力氣才將聶懷桑放回椅子上、趴回桌面。

  「……你還會走嗎?」

  莫玄羽一時困惑,仍是下意識思索起孩子的問題,便道:「會。」爾後想到對方的「還」字,分不清楚是這孩子認識他還是什麼。

  忽然一陣地轉天旋,小孩的臉模糊成一輪漩渦似的漣漪,他來不及反應,手裡已經又有劍了,而雨漸漸消了。

  莫玄羽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還是金麟臺,是他躲起來練劍的地方。

  剛才的一切…․是在未來嗎?那個吻,未來的聶懷桑會那樣吻他嗎?或者他只是酒醉?

  為母親的事情煩惱許久的莫玄羽第一次被轉移了注意力。

  匡噹一聲。

  

  聶懷桑在酒瓶摔到地上後醒來,他揉了蹂太陽穴,第一眼看見的是倚在牆邊的黃傘,恍惚間他想起金星雪浪盛放的模樣,想起許久未曾去過的金麟臺。

  轉頭一望便看見和他一起困在不淨世的孩子看著他,他眨了眨眼,把孩子叫過來。

  久違的夢讓聶懷桑不住眼神溫柔又哀傷起來,他看著孩子問:「你會想娘親嗎?」

  孩子點點頭,隨後朝他撲過來,聶懷桑接住孩子,聽見他說:「我想娘親了。」

  聶懷桑摸著他的頭,直到孩子說:「我又見到之前那個人了。」

  「哪個人?」

  「上次忽然消失的人,他這次也忽然消失了。」

  聶懷桑手下一頓。

  「他說他是莫玄羽。」孩子又說。

  聶懷桑撤回了手。

  「他這樣說?」

  「是。」

  聶懷桑長長呼出一口氣,這才感到全身發冷。

  「爹,我想娘親了。」

  「我知道。」聶懷桑輕輕抱著那孩子。

  他們還困在不淨世這個幻夢之中,宛如被守護在結界裡,安全而無法逃開。

  


這是一篇差點要直接貼全文大綱出來棄坑的文……總感覺自己寫不了、也寫不好、甚至寫不出來,憑緣分吧……另外見到AO3的慘況,我不曉得還能不能停車在lofter。
最近收了番外篇的實體書,才知道金麟臺本來該寫作金鱗臺(本傳實體書寫麟),不過沒心力改了,請大家見諒。
另外知道電影的應該已經猜出來了,這是日本電影《現在,很想見你》mix《時空旅人之妻》的paro。(都是暴露年齡的電影XD不過《現在,很想見你》要重上電影院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