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公告。新年願望。總結。

雖然現在發沒什麼人會看見,但也許這份勇氣在下一秒就會消散。
我直接說了,請目前有和雄哥(greenwodiary/Greenwich/格林威治天文臺/雄哥)有任何關係(包括且不限好友/粉絲)的人黑單我,不然我也會黑單你們。我已經是極限了,我撐不下去了。我不知道你們之中有沒有人想過,為什麼我忽然就越來越不願意創作跟提起金光了,官方劇情也是一個問題,但最大的癥結點在她,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認真看懂她說的話,她傷害了我非常多次,而且其中很多次我看見了你們的幫腔,縱然你們根本不知道她在說我。
要護航嗎?要攻擊我嗎?要黑單我嗎?要說我對號入座嗎?你們做了這些以後就能讓她對我造成的傷害消失嗎?不會的。
真的不會的。
我不管去哪裡、哪個圈都會想起她的事情,然後變得害怕起來,好像無論表面上再多人喜歡我的作品,暗地裡也都是和她一樣的,我不知道誰是真心誰是假意,我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了,因為我發現,她粉絲太多了,我要怎麼樣才能確定這些人哪些真心哪些假意呢?沒辦法的,如果你說,你就是個打文的而已,你不能專心打文就好了嗎?為什麼要挑起戰爭?
吶,如果我告訴你我現在因為她,看到蒼俏就會真的吐出來,這句話你還說得下去嗎?
吶,你知道因為她的緣故,我完全沒辦法寫俏蒼了嗎?因為我不知道她又會對我的文做什麼事情。
吶,你知道現在狀況已經糟到我打開縝硯的文就想吐了嗎?就因為她喜歡縝硯,只是這樣。縝硯已經是我最後的淨土了,可是我已經開始會聯想到她了。
你們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不會知道的。
這件事情不處理掉,我永遠也走不出來。
我希望我新的一年更好,我沒有要你們選邊站,因為只要你會猶豫,我就會直接黑單。金光這個圈子是很小,小到我說的話根本傳達不出去,我真正痛苦的不是來自不認識的人的誹謗中傷,而是我發現替她贊聲的人裡有那麼多都是我認識的人。
好幾次我大喊著救我,但我看見的只是朝我砸下來的石頭,為什麼我現在變得那麼有攻擊性?你怎麼不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我想了很久,我根本不算多認識她,講的話有沒有超過十句都不知道,吶,為什麼,答案是什麼?告訴我啊。
你們為什麼幫她說話呢?告訴我啊。
她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對我呢?告訴我啊。
你們真的有答案嗎?沒有的。
我理智上知道你們也許大多數人都看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感性上我真的很痛苦,我最近的情緒狀況到底多糟,親友都看見了,然而我也知道這些親友中依然包含著與她有關係的人,我發這篇文就注定要失去很多人,可是我不發的話,我已經快要活不下去了,我得不到一點支持。
我也曾經忍不住和家人說過這件事,家人告訴我,那你應該退圈封筆啊。
我應該退圈封筆。
啊啊,是這樣啊。
也是啊,粉絲很多的繪師跟一個只會寫冷CP的文手,誰都會捨棄後者啊。
要是我能甘心就好了,可是我不能。
要跨年了,我的新希望是什麼,我的新希望是這次我要去愛真實的自己,我不要再演出我無所謂的樣子了,我想說的是,我很在乎,你們可以不在乎我的痛苦,我沒辦法不在乎你們給的所有傷害,我以為我放下了,可是我沒有。我在Lofter上兩個多月就達到285粉,以我寫的東西冷門程度已經很快了對嗎?然而我永遠無法開心起來,我不知道這些人當中有多少人跟她有關係,我不知道她又要做什麼了,我不知道我這次可以撐多久,換圈就好了嗎?不會的,不會好的,我不把這件事說出來我永遠都不會好。
曾經因為她的關係我一直想,是不是我真的文筆就爛到這種程度?是不是我寫的東西真的噁心到這種程度?是不是我這個人的個性就這麼糟糕所以沒有人要幫我?是不是我真的那麼討人厭所以那麼多人都要幫著她獵巫我?我想了很久很久,可是我不知道答案,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你們可以一邊說愛她一邊來安慰我。
要是我消失了,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因為我只是個打字的問謠,我的一切都這樣微不足道,我身上沒有陽光,我的傷痛不能攤在陽光下,但凡我對於這些欺凌不選擇緘默,那在你們心中我就是有罪的。
說了這麼多,大約會有人都沒看完就開始說,你講得好像你很可憐一樣,怎麼不做個長圖出來?因為我不想看她的噗,我是生理上真的會吐出來,而且我不是要黑她,我只是須要和她完全隔離,我沒有要求你們一定要選我,然而只要你們有一點點想要選她的意思,棄了我吧。
我已經勉強自己那麼久了,我做不到了。
今天的問謠決定不堅強了,最近我發生的事情都太糟糕了,糟到我幾乎沒辦法說出口──說出來都是會讓人以為這是創作文的事情呢,可是我是真的只差一秒就會從天臺上跳下去。我堅強不起來了,我沒有辦法做到了,對不起啊,我真的很弱。
我也想直接罵回去啊,我也想質問她、質問所有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我試過的……可是誰都迴避掉了,沒有人願意回答我。
是啊,永遠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我到底有多痛苦,因為那是我自己的情緒。
為了紓解這種痛苦,我更文很快,因為寫的時候就不用想起來了,為了假裝這種堅強,我試著再次開始寫金光,我想對世界說,哪怕是被你、妳、以及祢狠狠踩在腳下,我仍然能生出枝枒……但是然後呢,不是為了喜歡而寫的文章,對我來說沒有意義啊。
明明我努力了那麼久,卻已經一步也前進不了了。
真的不用黑單她,求求你們,黑單我吧。
我希望明天、明年的我能更好,我希望我不要再痛苦到大哭尖叫,我希望我不要再一靠近天臺或女兒牆就離不開,我希望我能繼續寫出我曾經深愛過的所有,我希望我能去愛,愛自己的過去,愛自己的所有,愛自己的真實。


最後謝謝所有讓我想說出這件事的人、在我忍不住說出一些時過來私信我的、願意跟我說:「不是你的錯」的。
我聽著中島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忽然就很想講這件事情了。
「有如你一般的人誕生於世,讓我也開始有一些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有如你一般的人存在於世,讓我也開始對世界有一點期待了。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