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不知道標題下什麼好

大半夜的忽然醒了,雖然這是常態,不過光是我終於把重刷的書看完了,明明剩沒多少頁。

那是我喜歡而現在已經消失的作家寫的書,推給朋友看,她很不可置信的表示我居然喜歡這種類型。
嗯,總之說到底,光是這樣就是一件非常值得喝采的事情,我知道很多人不相信我了,但那是我無法挽回的部分,我想說的是我真的在生病,也沒有在打悲情牌的意思,只是默默地就到這種程度了。
我不知道現在還追蹤我的人裡面還有多少還在坑裡,我目前是沒有追金光但CP坑還在的狀態就是了。
雖然我沒怎麼寫的狀況讓人很難相信,更何況我還是隔壁坑打了一大堆文,有點時間我不能碰金光,朋友一跟我說起金光我就想吐(生理),當然不是金光本身的問題,是圈子裡的事情比較難接受一些。好啦我有在看醫生。
我想說的是什麼呢,是第一筆回報,其實這次出書很冒險,也不可能像上本書精校到那種程度,加上我離開圈子很久了,我真的不知道最後被傳成怎樣了,聲譽問題先打住了,我想說的是不管是新入坑的人還是坑裡的元老(?),謝謝你們還願意讀我的文。
其實那次之後我有很多需要道歉的人,對不起,我那時候狀況真的很糟,行事激進,朋友說我的優點是我有病識感,所以我當下做的是保護自己的行為,但無端被牽連的人,會覺得就是莫名其妙地飛來橫禍吧,真的很抱歉,過那麼久,我才有勇氣說出這句話。
我的心結一直在那裡,反覆跟治療師說,跟親友說,跟父母說。
皇后娘娘就說了,寬恕我能寬恕的、接受我不能寬恕的。
時光無法倒回,而那時候的自己確實沒有自我控制能力,所以我只能說對不起。
我也遇過類似的事情,忽然被原本很親密的互粉取關了(抱歉我做得更徹底),我想了很久我哪裡做錯了,不過後來我又想,人很奇怪,人家沒關注你的時候你不覺得怎麼樣,粉你又退粉你就會很在意,到最後我還是沒問他原因,跟一些我好像應該問清楚的事情。
寬恕我能寬恕的,我不恨傷害我的人了,接受我所不能寬恕的,我自己,後者我正在努力。
我真的是每次自言自語就長得跟什麼一樣。
重點只是,真的很感謝還有人留下。
謝謝你們還願意買書。
謝謝你們讓我不至於血本無歸。
我都算好成本完全回不來的狀況了。
朋友跟我說我這麼點時間就加寫這麼多字很強(其實我一直以為我沒寫到兩萬,結果有兩萬七),可是其實不是強的問題,我真的很喜歡他們相處的感覺啊,然後每篇一點點一點點的就這個字數了。要是布翁能報上就好了。
最後我想說的是,看完喜歡的小說以後覺得自己寫得很差想放棄了,其實我也是啊,不過我等不到說要寫的人去寫,而且我的故事也只有我一個人寫得出來,只好繼續寫了。只是這麼簡單的事,跟寫得好壞沒有關係。
然後,小小聲問一句,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做,但你們還願意和我互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