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寫給自己的心得:瑤羽桑《緣慳一念》正文十章

  這是一篇自我對話的心得。

  雖然是自己寫心得給自己,但我是以一個讀者的角度來寫的,仗著我是金魚般的記性,早就不記得自己寫了什麼。所以這是以偽客觀的我寫給「你」的心得。



  

  

  大概用兩天時間看完了。

  我其實蠻驚訝的,這篇文確實主體是莫玄羽,我是說,你等於是從莫玄羽四歲開始寫,而不是從金麟臺開始,結束則是在他獻舍那邊,換言之,這是他整個人生的故事,雖然故事描述上略嫌簡略了些,不過主線也很明顯。換另一個角度來說的話,我留意到的事情是,莫玄羽喜歡上金光瑤這件事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因為是金光瑤帶他進入那個「仙人所居住的蘭陵」,尤其在寫莫家莊的時候,背景大半都是灰濛濛的雨天,等於說,其實是金光瑤給了他光,有這樣的感覺。

  很有趣的是聶懷桑則不是這樣,聶懷桑出現的時候,蘭陵對莫玄羽而言已經不是仙人居處了,某種程度上來說,金麟臺的外在雖是金星雪浪,內裡卻腐朽如灰暗的莫家莊,不過猶仍存在的一處篝火以及一盞燭光,如篝火熾盛的光是金光瑤,幽微的燭火則是金凌,他憑藉這這點光芒活下去,除此之外金麟臺或者莫家莊對他而言並無區別。等於是說,聶懷桑出現的時間點已經很靠近篝火逐漸熄滅的時候了,說是熄滅好像也有些奇怪,或者該說,篝火不再擋在莫玄羽身前、甚至開始燒上衣角?總之,是一個開始走下坡的時間點,雖然我不確定你有沒有想那麼多(因為我不記得),金光瑤的部分佔據的是莫玄羽的人生從低谷到高峰,而聶懷桑的部分則是從莫玄羽人生最好的時候逐步下降至更深的深淵裡,如果我記得沒錯,你之後寫的文裡面大部分也都是從金麟臺開始寫,在莫家的前十四年則不是你側重的了,嗯……比如我記得《錯身而過之後》那篇,說的就大多是以後的事了,不過那篇偏重聶懷桑。

  雖然《緣慳一念》裡,主線是莫玄羽,不過旁及到金光瑤以及聶懷桑的想法時,感覺讓這個故事更豐富了些,看你老是打那一大串設定集,可能打從一開始你就該用上帝視角寫,才不用做那麼多敘述上的犧牲吧……。雖說如此,我還蠻喜歡對金光瑤想法的描寫的,應該說我喜歡你寫的金光瑤?劇情編排上沒辦法對金光瑤深述的地方挺可惜的,但那種可恨而可憐的感覺很明確。

  聶懷桑的話,他雖然有心計,不過他大多數時候都只是旁觀,直到發覺自己的心動搖了時,才依稀有身在故事中的感覺,儘管這一點動搖也被抹殺得很快,畢竟是靠近結局的事情了,聶懷桑還是選擇了復仇,就如同他明明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聶二公子,為了報仇雪恨,仍將自己偽裝成廢物一般,他抹殺了自己,連同或許是此生第一次的心動。

  寫到這裡忽然發現……你這三個角色都在自殺欸……。

  怎麼每個人都在抹殺自己?

  明明這文啊就像花瓣飄在水面上,不過細想就是一場大雨將花瓣打落湖水中的感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盤算,莫玄羽想待在金麟臺,想陪在家人(金凌)身邊,想待在喜歡的人(金光瑤)身畔,所以他刻意選擇了低調,金光瑤想要從被人鄙視的娼妓之子翻身,所以他得提防所有人,直到莫玄羽,雖然錯愕於這孩子真的喜歡他(金光瑤之前想要得到的把柄並不是這樣的),終究為了大局,金光瑤做出取捨,聶懷桑也是,為了自己的目的做出取捨。

  可是他們也各自有柔軟的一面,莫玄羽知道離開金麟臺這個局與金光瑤有關,但他始終沒說破,他只是換上嫁衣(等於是)去問了最後一次:「假如其他前提都不存在,你可能喜歡我嗎?」放下所有自尊、自我,去求一個卑微的、虛構的問題之答案;金光瑤在每次莫玄羽做出蠢事(莫玄羽自己覺得的那些)時,也不戳破他,反而總是替他找臺階下,給他一點特權(親近自己、金凌、秦愫、金如松等),彈琴給莫玄羽聽,不管是否涉及情愛都很暖;聶懷桑的話,他聽到莫玄羽對金光瑤的告白,這明明是很好用的籌碼,但他直到最後也不曾以此相脅,沒有覺得莫玄羽噁心,反而是說「去蘭陵摘桑槿」、「送三哥去陪你」,聶懷桑報仇的對象從來是金光瑤,他本來似乎不想把莫玄羽牽扯進來,尤其動搖的那瞬間,感覺如果莫玄羽沒有清醒的話,聶懷桑是打算去找其他方法的,他沒有非要把莫玄羽拉進這個局裡、犧牲他,隱約有這種感覺。

  好不容易才不再loop〈不染〉的,看完覺得又要回去loop了。這文後勁有點強,我記得你很少寫BE的啊(撐頰)

  是說,莫玄羽瘋了的時候似乎就不怕雷聲了?他只有清醒的時候會怕雷聲……宛如瘋了,才是他的幸福一樣。「可是聶宗主,我好難過。」這句好虐。

  緣慳一面是緣分不足以一見,把最後一個字改掉變成緣分不足以得一念,每個人都是一念之差,莫玄羽沒藏好的那句喜歡,金光瑤聽見了,一念之差;金光瑤假如選擇另一條路、全力去保莫玄羽,這也是一念之差;聶懷桑如果因為動搖而改變選擇,沒有應莫玄羽所求說出那句傷人的話,這也是一念之差。

  ……這明明很重要但你為什麼連在後記寫題解都不願意啊?

  看到莫玄羽說只要自己的臉毀了、金光瑤就不會覺得他噁心了,真的好想把金光瑤抓過來強塞給莫玄羽。〈生命樹〉的歌詞,基本上是在說莫玄羽對金光瑤的吧,像是「曾將身體髮膚 隨便北風宰割 但是我糟蹋了我你都不會有一絲痛楚」,然後這段「十年後 重生的我活得應該比你好 懷念恐怕不必 十年後 人生找到自己棲息的領土 然後開枝散葉 繁殖出花與蝶」,一想到這段被解釋為莫玄羽獻舍後的、實際上是魏無羨的人生,我就覺得,很想揍人,氣悶。

  腦子到底怎麼轉的寫出這種文,我真心覺得你當時是著魔了,至少現在我是寫不出來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你」實際上還是算在我頭上,我真的很想揍人。

  我就說啊,寫文的時候感受最深切的還是自己,寫心得的時候隱約有點想起來當初著魔的心情,喚醒了當初到底是怎麼寫文的記憶,現在還是覺得非常恐怖。

  假如這個「你」其實不是我,很想把「你」也好、莫玄羽也好,拉過來抱一抱。

  你們一定很痛吧。

  「你」寫的時候是很深切的愛,愛到幾乎成恨;他則是愛到最後放棄自己,絕望崩潰。

  


  然後。其實我本來想過瑤羽那個問答集的設定要不要寫成文比較實際,但看完這十章以後,我感覺自己沒辦法承受再一次崩潰了。金光瑤的愛是真的、算計是真的、取捨是真的。三個人的故事是這樣,只要有一個人回頭的話,那就是HE了,不過並不是HE以後就不會再感到痛楚了啊……。雖然我隱約記得番外篇寫什麼,不過看這十章的時候還是感覺能聽見自己當時的哭聲。

  

  朋友說給自己的文寫心得不就是後記嗎?但我覺得有點不相同,因為我不記得我寫了什麼,當時真的是在非常非常痛的情況下寫的,很不舒服,不過因為我記性非常差,加上這段時間寫了很多文,所以確實不記得《緣慳一念》的劇情到底是什麼了,加上之前另一位朋友說寫心得給自己的好處是知道自己到底要表達什麼,所以本來就有些想嘗試了。

  真的開始寫是基於以下幾個原因:

  1. 因為我很想要心得。

  2. 朋友說《緣慳一念》好看,但我不記得寫了什麼,所以我回去看了。

  3. 我好久沒寫長評了,想說可以順便回憶一下怎麼寫。我希望哪天我可以回去當給人寫長評那個,而不是老是被過去的事情絆住。

  關於想要心得回饋這些事情,我其實有些想法想講,不過這個詳細說了,恐怕又要出事,所以還是直奔結論吧。

  我想說的事情很簡單,我知道主流觀點是莫忘初心、不要貪求,可是我的初心是我要當米蟲給別人養,不是我要寫文,我寫文的速度真的很慢,更新相對快,那是因為我壓縮了我其他事情的時間而已,我一篇文可能要花八小時寫,還不包含事前構思,所以我是認真的,我的初心是我要當米蟲。

  說完這件事後朋友說:那你還是忘記初心了啊!

  正是如此……我該給初心招個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