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桑羽桑文《錯身而過之後》長評回覆

我想要兩個blog都備份(你。)昨天才在想一個很瘋狂主意而打開《緣慳一念》看,正在想我又退步了時,就收到長評了……來自被金魚強迫閱讀的水靈(日常被絕交的金魚)



我決定回在結尾這啦~((你

我覺得好甜好美滿阿((你的味覺

我本來第一時間要回的是「我就說嘛」,可是知道原來這是對前十二章的結論時,我就……還是覺得有點獵奇。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睡醒後再想想,跟我之前看過的文或圖相比,這文確實非常甜了。(跟著味覺壞死)之前跟朋友討論創作的事情,她就說到這個年齡層了就只想吃HE,我這邊看文的人可能年齡層比較低所以追求BE或虐文吧。我現在想想,跟那個相比,我好像也是味覺變得很奇怪了,所以我發糖的時候人家也覺得是刀……而且我最近老是覺得,寫文的我站在第一線嘛,最後因為劇情而情緒起伏最大的一定是我。

就你說的那樣,其實說到底目的(聚魂)也達到了,確實是圓滿了。



§ 補備份水靈看了結局以後的心得。

當然尾聲那邊更甜,但是我覺得在他們兩個那麼艱困(??)的條件下,很真切的知道自己想要保護什麼,雖然不是正式的講過但也算心意相通了。更在夾縫中做他們能做的,而且還做到了,這本身就是甜的啊。

在那個條件下,我完全不會期望能達到童話般的結局,所以這樣,很好了。

(玄羽)活下來,除非妳再寫個十章才有可能吧。

而且說實在,或許我老了(?)我反而不喜歡無懈可擊的童話。

總覺世界是有極限的,那樣比較真實。或許不能完全圓滿,但是努力觸及極限本身便是光芒。

而且比起物理性的美滿,或許我比較在意心理上的相通吧(????

想了想,覺得活下來他們兩個還是會遇到很多外在問題啊,在那個世界他們都已經走太遠了,雖然重來可能也是會遇到很多問題,但是同時也是一種新生的希望啊

等等,不對啊,槐桑一直在做的事不是努力湊好魂魄讓玄羽能轉生嗎,這個前提下肯定會死啊

不管回「會死啊」還是「本來就是死的」或者「只是再死一次而已」,似乎都很欠揍。

童話式的結局那段是因為我說:「我自己是覺得那是個說不上he還是be的結局,因為懷桑還是做到了,只是不童話而已。不過甜的話還是有點……咦的感覺」。(漸漸喪失邏輯的排版方式)


心疼玄羽好像一種夢幻裡的花,在各種環境逆勢而綻放,他不是那種固執奮鬥不服輸的類型,反而是抱持著他的良善單單純純的綻放著。或許也因為這樣,反而更能觸動那個同樣孤寂,但拼命站起來武裝自己,做他該做、要做的事情,但同時似乎好像感覺自己怎麼做都是錯的懷桑。(心疼的看著懷桑總說著他每次做錯事就會失去重要的東西,但同時也清楚自己不放棄大哥的仇那就無可避免的迴圈,和他只能在夾縫中尋找可能,哪怕那個代價是自己。然後不知道為甚麼覺得想不再當上藥的而是保護的感覺好戳)

其實我寫這篇的時候有個很大的缺憾(?),就是我總覺得對莫玄羽的著墨太少(雖然我也覺得,《緣慳一念》的時候對懷桑著墨太少),結果你第一個就是講玄羽,水靈果然每次都是驚喜包啊(等等?)

這兩個人都很小,我是說,影響力、地位什麼的,相對來說都很渺小,玄羽不用說了,懷桑雖然是宗主,但也是被強拉上去的,本質上他還是那個紈褲,誰也看他不起,他們都是很渺小的平凡人。我覺得背景決定個性,活得艱難就讓莫玄羽會對某些事情緘口不言,能力不足的時候就優先去保最重要的事物,他畢竟不是溫室裡養出來的;懷桑雖然是溫室裡養出來的,不過因為被保護得太全面,以至於對惡意也完全看不見或無視了(像在雲夢的時候也是,他早就知道有問題,可是到又一次失去的時候,他才承認問題存在),變成自己要做決定的時候,茫然無依,只能用結果去評斷自己當初的決定,可是縱然懊悔也得繼續走下去,他沒有回頭路,一旦停下來,他得付出更大的代價,這孩子活得好辛苦啊。我也覺得從治療到預防很萌。(你的比喻?)


玄羽和懷桑是很有趣的一組,兩個承受世界巨大壓力的人,兩個都不是橫眉豎目的用力打回去的人,但在柔軟中卻相似而相異,懷桑在一點一滴的謀劃著,並在往他要做的事推進同時,他柔軟的心(重要的人)讓他矛盾掙扎著,另一邊的玄羽彷彿逆來順受般溫和地默默照顧著能照顧的人,同時又在最後就算怕也堅強的站起來只為保護重要的人。

我很想再放一次〈不染〉當BGM欸……當初就是想跳開「聶懷桑利用莫玄羽」這個框架,結果拿掉以後,發現聶懷桑這孩子好軟啊,像嬰兒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但是瞬間就讓世界的惡意壓垮了,如果可以瞬間黑化成為一個冷血的人就好了,那樣會輕鬆得多,然而在那之前,他就遇到了莫玄羽,所以才有那麼多拉扯。莫玄羽雖然是一直在承受惡意,但對收穫的善意與美好也一直珍惜著保存著。我喜歡雖然軟弱卻很拼命的人們。


不過話說回來,中間心疼幾個孩子是心疼,但當玄羽跟懷桑的故事本來就已經註定走到那時,但卻留了一絲希望,原本散落一地的碎片在努力下一點點拚了起來,雖然不能抹去過去將他真正補起來,但卻也留下了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很喜歡問謠文中一直以來角色們努力在黑暗中摸索前進、成長甚至站起來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睛定格在一直以來,我寫縝兒跟寒清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寫的?(跳痛)

我前兩天才隨隨便便地重刷了《晏》(。)

我不太喜歡把原著背景砍掉,結果就變成他們總是在這個狹小的世界中拼命活下去了,所以我也總是在想,如果不改動原著的情況下,他們怎樣才能得到幸福……只是最後總弄得好像領了一大票孩子回家要養(茫然)其實腦洞什麼的隨時都有啊,但是得不到幸福的就不想花時間寫。好吧,我真的又弄成養孩子了。


PS小金凌超可愛!!!

最喜歡阿凌了!

我總覺得我比起在寫CP文,實際上更像在告訴全世界我們阿凌多好。


PPS 我反而很喜歡這樣描寫薛洋耶XD那就是他,他的背景、他(那時)的生存之道,只會告訴他那麼做O~Q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可是根據我以前刷曉薛曉文的經驗,隱隱有個聲音跟我說,這樣寫很危險。


PPPS 話說不知道是不是我有漏了甚麼,我有點不太懂的是,既然是薛洋威脅而讓玄羽想保護,那玄羽到底有沒有恨那些人?玄羽會擔心到逼著自去完成獻舍,但是如果他原本真的沒那個心思,威脅跟怕能生出那麼強烈的恨嗎?? PPPPS雖然早就知道了,但第九章後記還是讓我噗哧笑出來了(很壞

愛恨雙生,恨其實不需要學,喜惡都是與生俱來的情感,可以壓抑,卻不是不存在,他不是因為被薛洋威脅才學會恨,他是因為有必要才強迫自己把恨意拉出來,他故意跑去把莫家對他做的事情講出來,就是在觸發引信,讓恨意爆發以至最大化,不知道為什麼我記得我有寫(金魚就放棄相信自己的記性吧)他恨,可是莫二娘子教他不要恨,所以他一直都壓著。人生是這樣的嘛,除非自己放下,不然誰來說不要恨、放過自己之類的,只會讓人把情緒壓得更深,爆發的時候更崩潰而已。

第九章後記,我記得我還斟酌了一下要怎麼不讓ㄏㄩ的名字出現,全文打碼如此痛苦。但我也是看幾次都覺得廢到笑。


PPPPPS 你讓我第一次知道了原來lof回應有字數上限(。

四百字真的寫不了什麼。



再次感謝水靈(雙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