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亂紅08

魔道祖師同人‧曉星塵X薛洋

  • 一樣沒開車,就是薛洋說話直。



  每一天、每一天。

  有一個疑問,隨著時間流逝而在心中佔據了越來越加重要的份量,逐漸無法忽視。

  假如薛洋不曾做過那些夢的話,面對曉星塵的喜歡,他就能普通地回應了嗎?

  不是去思考對方喜歡自己這件事多不可能,而是很普通地,只考慮自己喜不喜歡這個人。

  乾嘔了大半個早上後,薛洋又想起了這個問題。夢境再怎樣零碎,有一幕是一定會出現的,那就是曉星塵在他面前自刎,差別只是畫面清不清楚而已,而今天剛好加上了虐殺常萍的片段,沾染在手上、臉上、髮上的鮮血還散發著熱,那被剜出來的雙眼怎麼看都不像假的,他對恐怖片、驚悚片之類的,沒什麼特別的愛好,也不是醫生,不習慣看到那樣多到讓人頭暈想吐的血。

  逐漸拼湊起來的故事中,薛洋能理解夢中薛洋的那種孤獨、痛苦、瘋狂、恐懼,甚至越來越與夢境中的薛洋重合在一起,他能清楚感受到夢境中薛洋的所有情緒,每每醒來就慶幸那不過是夢境,可是看到曉星塵的臉,他又會混亂起來,他想要這個人、想弄髒這個人、想看他墮落,然而他又很怕讓曉星塵知道他是誰……這只是夢,他無數次對自己說,可是更多時候,他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從惡夢中醒來。

  這種情況下,待在曉星塵身邊,根本就是自虐。可是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夢的關係,他才不會去理曉星塵,不因為他追著要自己叫他星塵哥哥這件事進行報復就很好了,在超商見到曉星塵那時候,他一定會裝作沒看見、直接離開,不會有那些插曲,不會有後來的事情,那曉星塵就記不清楚他的長相,便也不會為了救他而失明,而自己大概在那時候就死了。

  薛洋清理完浴室後,打電話給金光瑤,讓他安排了更多工作過來。

  「你不考慮找個正職嗎?」

  「比如當歌手嗎?」

  雖然看不見臉,但金光瑤也清楚薛洋一定是對他翻白眼了,金光瑤無奈笑笑道:「就算不是,也可以考慮其他正職吧。」

  「被綁在某個地方不能動,像你一樣?我對你們金家沒那麼多感情,不幹。」

  「但你現在,不也被綁在某個人身邊了嗎?成美。」

  「亂叫好玩嗎?你這惡趣味再不改,活該單身一輩子。」

  「單身也沒什麼不好的。倒是你,我沒見過你那麼執著一個人,不考慮反過來綁住他嗎?」

  「……為什麼你一說,我腦子裡就有奇怪的畫面了?專業DJ就是不一樣。」

  「成美,我以前是DJ、但不是配音員。」

  「你比配音員恐怖好嗎?我都懷疑你學過催眠了。」

  「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的。」

  「神經病。」薛洋掛了電話後,才發現早就沒了點字機的聲音,他看了一圈也沒看見曉星塵,轉頭望向曉星塵的房間,房門沒完全闔上,薛洋等了半晌也沒等到曉星塵出來,於是他敲了敲曉星塵的門,得到回應後,他才進了房間問:「我太大聲,吵到你了?」話一說完,明明沒那個意思,薛洋自己卻想偏了……都是金光瑤那傢伙的錯。

  「不是,」曉星塵搖了搖頭道:「我只是覺得,聽你和別人說話的內容不太好。」

  「沒什麼不能讓你聽到的,反正剛剛講電話的就你上次問的人……你以為我喜歡的人。」薛洋撇撇嘴。

  「抱歉。」

  「說一次就可以了,這種話我不想多聽。最好你不要說什麼下次不會了這種話。」薛洋翻了個白眼。

  「你身體還好嗎?」

  「沒什麼大不了的。」

  曉星塵朝薛洋的方向伸出手,薛洋不解地往前站了些,曉星塵便碰上薛洋的臉。

  「還是身體重要,不要逞強。」

  「……我覺得,會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進廚房拿刀的你,完全沒資格說這句話。」

  曉星塵收回手,低頭道:「抱歉。」

  「嘖,你好煩。」薛洋撇開頭後,沒多久又用眼角餘光看向曉星塵道:「反正我電話講完了,你可以回客廳了。」通常為了節約用電,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到家後,他們大概都會在客廳而不是自己的臥室。

  「嗯。」

  薛洋習慣性碰上曉星塵的手臂,卻隨即收回,忽然道:「我背你怎麼樣?」

  「背我?」

  「你之前說你背我的話,怕我摔下去,那我背你啊。」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好像比你高一些?」

  「那又怎樣?」薛洋沒好氣道。

  「我想,我可能比你重一些?」

  「我說我要背就是要背,你哪來那麼多廢話啊?要不要快決定好不好?」

  「現在嗎?」

  「對啦,現在。」

  「……好。」

  「這還差不多,又不是叫你背,到底在猶豫什麼啊?」薛洋走向曉星塵後轉過身,刻意沒怎麼蹲低,只微微彎了腰,「好了,趴上來。」

  曉星塵先是輕輕碰上薛洋的背,再往上摸索著,直到肩膀,接著挪動腳步、調整距離,再緩緩靠上去。薛洋瞇起眼又抿了抿唇,其實從曉星塵碰到他的背脊時,他便感到後悔了,他不知道該懷疑自己真的靠下半身思考、還是金光瑤那個亂講話的王八蛋對他下了什麼暗示、或者根本是曉星塵故意的,反正他似乎有點不妙,不久前曉星塵有時候還會替他手淫不說,曉星塵按摩他小腿的時候,他還曾經看著曉星塵一無所知的臉,想像曉星塵怎麼碰自己的,最後射了。

  可惡,他硬了。

  薛洋抿著唇鼓起了雙頰,深呼吸、再深呼吸,接著試圖把曉星塵背起來,呼吸停了一瞬。果然想像都是最美好的。薛洋憋著一口氣,硬要把曉星塵背起來,背著走了幾步,便只能放棄了。薛洋沒好氣地看了一眼剛被放下來就露出歉笑的曉星塵。

  什麼旖旎情思都沒有了,難怪有人說對付晨勃的方法之一就是去運動。也是他一時腦子出了問題,他只是想說,夢裡的時候,有個遺憾就是曉星塵背過他,但他卻沒背過活的曉星塵,才忍不住試看看的,結果也不曉得到底夢境裡的曉星塵到底身體多好、可以背著他走回義莊還不累的。

  所以現在的曉星塵到底能不能背起他啊?薛洋不由得在意起來,並打量了曉星塵好半晌。

  現在不要試比較好,不管能不能都太打擊信心了。

  「還好嗎?」聽薛洋的喘息聲也平穩下來了,曉星塵問道。

  「你是問哪裡?腦子嗎?」

  「我是要問你的腰。」

  薛洋眨了兩下眼,才反應過來而瞪著曉星塵那張表情再正常不過的臉,幾個呼吸過去,曉星塵終於憋不住笑了起來,薛洋總算明白這顆芝麻湯圓在耍他,一怒之下把人推倒在床上道:「讓你笑?男人的腰很重要知不知道?閃到還是折到你賠得起嗎?」

  曉星塵聽他這麼說,忍不住笑得更用力了,薛洋被他這麼一激,乾脆在曉星塵身上撓了幾把,曉星塵躲不過,笑得眼淚都跑出來了,結果直到曉星塵抓住了薛洋的手,薛洋才反應過來,他們不小心又是這種姿勢了。

  算了,隨便了。

  薛洋放棄地低頭吻了曉星塵,看他僵住的模樣,才要繼續偷香,卻讓曉星塵擋住了。

  「幹嘛?」

  「結婚才能上床……吧?」

  「曉星塵,你不覺得你現在說這個太晚了嗎?」薛洋用硬起的胯下撞了下曉星塵露出來的肚臍,「你是不是該負責一下?」

  「可是我……」

  「你什麼?我不管你用手用口,你的錯,你處理。」

  「我……」曉星塵伸手碰上薛洋的臉頰道:「希望等你喜歡上我。」

  明明就看不見的那雙眼睛卻精準地捕捉到了他所在的位置。

  「要是沒有那一天怎麼辦?」

  「還真是打擊人信心啊……」

  「信不信由你,最多就這樣了。」薛洋避開了曉星塵的手。

  「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就說了不知道。」

  「那為什麼一定不是我?」

  連句型都好像洞悉了薛洋的想法一樣,由曉星塵來講,更是徹底犯規。

  「等你哪天看得見了,我再告訴你為什麼。」聽見自己說出的話,薛洋嘖了聲,他本來一定不是要說這個,隨後手掌蓋住曉星塵的嘴,惡狠狠道:「現在閉嘴!」

  偏偏都半張臉遮住了,薛洋還是能清楚感覺到曉星塵的失落以及不知所措,曉星塵放在客廳的手機剛好此時響了起來,於是薛洋從曉星塵身上下來,去拿了曉星塵的手機回來給他,曉星塵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手按在薛洋的手背上,直接就著薛洋的手接起電話、便開始講了。

  薛洋覺得,一定是故意的,看那張臉還帶著笑……不過看對方說著說著忽然表情凝滯下來的模樣,他還是、可能還是有擔心一下,儘管隨後就用「說不定曉星塵又在耍人」給強壓下去了,剩下的注意力都被曉星塵按在手背上的溫度給吸引了過去,結果薛洋完全沒聽見曉星塵跟人說了什麼。

  等曉星塵掛了電話後,才鬆開薛洋的手,薛洋充滿防備地盯著曉星塵,卻留意到曉星塵的失神,觀察了好半晌,薛洋才問:「怎麼了?」

  曉星塵勉強自己笑了笑道:「好像,宋嵐找到國外有篇期刊提到一種新的技術,可能可以讓我的視力回來。」

  薛洋稍微愣住了一會兒後,後按捺下心裡那一陣奇怪的不適感,反問道:「那不是好事嗎?你那是什麼臉?」

  「我……」坐在床沿的曉星塵摸索著薛洋的手臂往上,碰到了薛洋的手肘後,抬頭對著薛洋的臉問:「我能抱你嗎?」

  「現在又想通了啊?」薛洋裝著不耐煩,也佯裝沒察覺到現在臉上的溫度正在高漲。

  曉星塵沒忍住又笑了出來,無奈道:「我說的是普通的抱。」

  「廢話,當然是普通的抱,不然呢?你又還沒從道長畢業。」薛洋咕噥著,曉星塵那雙眼就這樣「看」著他,薛洋被看到心裡不知怎麼地就軟了下來,把曉星塵的手機拋到床上後,往曉星塵懷裡撲了過去,雙手抱著曉星塵的背與脖子,曉星塵被這麼一撞,差點便要倒了下去。

  「我不知道……我聽到的時候,先想到的事情是,我覺得等我回來,你一定就不在了。」

  「要去國外啊?」

  「嗯……我有什麼,留下你的方法嗎?」

  「我說過,不要再用書裡那套對我的吧?」

  「不是因為書的關係,我是真的想知道。因為你當初會留下來,也是為了這雙眼睛,要是我復明,你應該也會跟著消失了,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總是想到這件事,其他的沒辦法思考。」

  「你……曉星塵,你是不是撞到頭啊?」

  「我想沒有。我只是……」曉星塵沒說完的話又讓薛洋堵了回去,這次以唇舌,封緘所有將出的告白。

  只要沒聽見就能假裝不存在,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曉星塵,」薛洋離開曉星塵的唇,用還帶著些許氣音與喘息的聲音道:「我把眼睛還給你好不好?」

  




  


又刷到奇怪的po文,不由得慶幸這文追的人少……我還沒有辦法練習到被罵的時候無動於衷OTL我其實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文到底算怎樣,因為喜歡到我寫什麼都吃的人也有,討厭到覺得是雷文的人也有,所以我弄不清楚,雖然努力過了,不過我可能……果然還是沒做好被罵的準備吧。唉,我還是努力一鼓作氣衝到結局好了,反正寫完再被罵也不會影響到文了(真的很鴕鳥)
預計九或十是結局,然後有大概一個番外。我之後還是去學怎麼寫大綱好了,雖然我這句話好像說好幾年了……。喔……對了,不要誤會,這些都不是存稿,其實《亂紅》只有前三章跟第四章開頭是存稿,後面都是這幾天打的……倒不是這幾天閒,我只是想平掉欠成美的坑,然後了無牽掛(薛洋:就你這水準也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