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有幸

魔道祖師同人‧藍忘機X魏無羨

  • 感覺自己頂著三個人的重量強行開文件打給二哥哥賀文。
  • 很短的短篇,真的,我最近腦子的洞沒有了(?)。如果還是趕不及慶生就當個心意了。(不然跟我過英國時間怎麼樣?(誰跟你))
  • 一咪咪曦澄曦。
  • bug無視希望。
  • 雖然是清水,但還是有些暗示性的嗯。



  

  「藍忘機生日,你想好送什麼沒有?」

  魏無羨手上動作一頓,轉頭過去看站在門口的江澄道:「你怎麼知道藍湛幾時生日?」

  「藍渙說的。」

  魏無羨站直身子,抱胸歪頭道:「喔……藍渙說的啊?」

  「你這什麼反應?」

  「沒什麼、沒什麼。」魏無羨擺了擺手,繼續低頭翻找起來。

  雖然知道魏無羨意有所指,江澄也不是很想理他,便道:「你到底要找什麼?」

  魏無羨再抬頭時,頭上頂了個蒸籠蓋子,一臉灰。

  「……說真的,江澄。」

  「幹嘛?」

  魏無羨一臉認真道:「我忘了。」

  「給我滾出去,現在!」

  「不是,你也別這樣嘛……我想說我找到就會想起來了。」

  「你這記性,真虧藍忘機能要你。」

  「唉,說得是啊,所以我也很苦惱。」

  「你苦惱個什麼?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不是,你想,藍忘機他缺什麼?」

  江澄瞇眼道:「你想不出禮物還要我幫你想?」

  「哎呀,都說不是了,藍忘機他不缺什麼,如果問他想要何物,你覺得他會怎麼回答?」

  「什麼?」

  「江澄,我說你都不肯想一下的嗎……放下紫電,放下,這一鞭下去倉庫要毀了。」

  「說重點。」江澄收起紫電回歸戒指模樣。

  「前幾個月我就問過了,我說:『藍湛啊,你缺什麼沒有。』他說:『無。』所以我又問啦:『那你想要什麼?』他說:『魏嬰。』我就等啊等,等了好久他都沒講,我就說:『你不能只是叫了我名字啊,你得跟我說你想要什麼。』然後他說……」

  「停,我知道了,閉嘴。」

  「唷,懂得真快啊,我還以為我得叫藍湛過來,實際問一次給你看。」

  「不、必!」

  「江澄你也別那麼兇嘛,我是真的想不出來啊,所以我才說我苦惱,他只想要我的話那我還送什麼啊?」

  「我就不該讓你進來!」

  「你這話說得好像婆婆在說:『我就不該讓你進藍家大門!』一樣。」

  「魏、無、羨!」

  「哎呀好了好了,江澄啊你倒是提醒我一點了。跟你打個商量啊。」

  「幹嘛?」

  

  

  今天,也差不多是這樣。

  藍忘機抬頭看了一眼梢頭的梅花。

  其實,自從和魏無羨心意相通以來的每一日,都是相同的,每每看到這個人,心裡就很滿,可是也因為很滿,又覺得害怕,害怕失去,從黑暗走向光很難,但從光退回黑暗,卻可以很快,現在的日子再明亮,過去都不會因此蒼白,他每次醒來,只要魏無羨不在的話,他總還是會想起那十三年的事情。

  獻舍這種法術到底是怎麼樣的,魏無羨自己也說不清楚,也許哪天,就又魂飛魄散了呢?藍忘機總是在每個相處的空檔間想到這件事。接吻不夠,燕好不足,怎麼做都填不滿心中的豁口,明明已經擁有,卻始終思考著失去。

  當得償畢生所願,那餘生等著的便也只剩下失去了。

  如果和魏無羨說,對方也只會笑笑說他想太多。

  這種狀態,讓藍曦臣看到,一定能立刻解讀出他的想法吧,所以這個時候去找兄長也不好。

  藍忘機就這樣看著梅花好半晌,直到雪都落下來了,他也沒挪動腳步,呼出的氣息在冰冷的空氣中結成白霧,和梅花氤氳到一塊兒去了。

  身後的腳步聲聽上去隨時像要在初雪上跌倒,隨著步伐的喘息彷彿壓抑過、又好似沒多認真隱藏,不多時便覆在雙眼上的手,溫度比往常熱。想著這樣會跌下去吧,便將撲上自己背脊的那人雙臂往下扯,接著托住對方大腿、往自己腰上固定好,最後成了自己背他的姿勢。

  「危險。」

  「這不有你接著我嘛?」

  「胡鬧。」

  藍忘機聽著背上魏無羨的笑聲,微微啟唇呼出一口氣,卻讓魏無羨給遮住了口。

  「聽說嘆息的話,幸福會跑掉。」

  藍忘機嗯了聲,點點頭,默默記了下來。

  魏無羨噗哧一聲道:「唉,是不是我說什麼你都信啊?」

  剛被鬆開嘴、總算能講話的藍忘機道:「信。」

  「藍湛啊,你這樣哪天被拐去賣了怎麼辦啊?」

  「你不會。」

  魏無羨愣了愣,接著笑得花枝亂顫起來,也不管這會兒還在別人背上,藍忘機心裡無奈著,又不能嘆氣,只是微微偏了頭,免得讓魏無羨打到以後,魏無羨反而自己跌了下去。自己喜歡的人,是個很麻煩又很危險的人,早在察覺這份心情很久以前,他就一直這樣認為了。

  「難說啊,思追都知道我很缺錢,賣了你多賺啊?」

  藍忘機搖頭道:「賠。」

  「這麼有信心?你是含光君欸,那價錢可不好算了……搞不好真的會賠。」魏無羨手肘拄在藍忘機肩上、托腮沉吟著。

  藍忘機又搖了搖頭,轉過頭去,眼角餘光瞥了魏無羨一眼,魏無羨見了,捧著對方的臉就吻了上去。

  「是不划算,因為再多錢我都捨不得。」魏無羨頭一低,抵在藍忘機抹額上,輕聲道:「二哥哥,我還是想說,你特別好。」

  「知恥。」

  「一點情趣都沒有,二哥哥你這樣不行啊。」嘴上是這樣說,但魏無羨揉著藍忘機雙臉的手並沒有收斂的意思,本來看不出有沒有紅的臉,都被揉紅了。

  「家規。」

  「那就走吧。」

  藍忘機不解地望著魏無羨。

  「姑蘇晚點再回去?先跟我去趟雲夢。」

  「才去過。」

  「那是我去,又不是你去。」魏無羨雙手往前伸,接著摟住藍忘機的脖子道:「抱歉啊,把你扔著,現在一起去雲夢?」

  藍忘機又搖了搖頭道:「江晚吟。」

  「都安排好了啦,走走走!去雲夢快點!」

  「嗯。」藍忘機點點頭,召出避塵,然後便踏了上去。

  「等等?二哥哥?我還沒……還沒下來……啊。」魏無羨有些無言,他放棄似地靠在藍忘機背上。

  藍忘機真的越來越不藍家人了,怎麼辦啊?

  「我覺得你再這樣下去,我真的要去跪你家宗祠了。」

  「成親以後,自然。」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你這些話到底都跟誰學的啊?該不會是我吧?」

  「是。」

  「等回姑蘇以後,我還是去跪藍家宗祠好了。……二哥哥?你剛剛是不是笑了?二哥哥?再笑一個啊?」

  回應魏無羨的只有行劍加快的速度。

  到雲夢的時候,魏無羨都快喊啞了,藍忘機還是沒理他,魏無羨從藍忘機背上下來後,帶著藍忘機從蓮花塢某個小門進來,走進一處偏遠的小廚房,灶頭的火還燒著,上頭有個鍋子還蓋著,魏無羨拿起放在一邊的圍裙一甩,接著圍在自己腰上,然後打開鍋蓋,將麵分批撒了下去。

  煮麵也用不了多少時間。魏無羨讓藍忘機坐在桌子前等著,藍忘機也不做什麼,只是盯著他看,往日裡讓藍忘機這麼看也就罷了,今天特別耐不住,說不清楚是讓蒸氣給熏的、還是藍忘機的視線所致,他攪著麵的手就越來越遲疑起來。

  「藍湛,你別老盯著我看行不行?」

  「想看。」

  「你該不會趁我不注意,喝酒了吧?」

  「沒有。」

  魏無羨繼續轉動著手腕,挺起胸膛瞪了回去,都忘記麵不用多久便要熟了。想起這點後,魏無羨趕忙低下頭把麵全撈進碗公裡,才察覺到光線被遮擋,甫抬頭,已經讓藍忘機隔著灶吻住了,雖然小廚房的灶是小了點,但要維持這個姿勢還是太難,魏無羨想到要是等下藍忘機乾脆跪上灶臺這種畫面,他臉一紅,乾脆自己先喊停,滅了灶火,走出去揪著藍忘機的領子吻了起來。

  藍忘機吻起來有冰雪的味道,魏無羨想起來那株讓藍忘機看了很久的梅花,忽然很想看藍忘機把梅花放在唇瓣上的模樣,或者……吃梅花……好像會很香啊。魏無羨側過頭時,又讓藍忘機拉了回去,小孩子一樣,魏無羨都還沒來得及笑,踮起的腳尖就快不行了,藍忘機的手往下滑,按住了魏無羨的腰,讓他可以站好,但魏無羨還是讓藍忘機弄得很癢,忍不住往後退,結果撞上了桌子,在魏無羨反應過來以前,已經讓藍忘機放倒在桌子上了,眼見藍忘機又要吻他,本來魏無羨是想隨他去的。

  魏無羨伸手擋住藍忘機道:「二哥哥,晚點再吃我成不?你的生辰禮物,不是我啊。」

  「生辰禮物?」

  藍忘機的氣息摩娑過魏無羨的手心,頓時魏無羨便感覺有些不好,趕忙雙手推著藍忘機的肩膀坐了起來。

  「我、我都做了,沒放辣的,你一定要吃完啊。」然後錯過藍忘機身畔,跳下去取另一個碗,勻了麵、和了湯,放在桌上,接著將藍忘機按在桌前。

  「魏無羨特製!蓮藕排骨長壽麵!」

  「長壽麵?」

  「是啊,」魏無羨走到藍忘機對面坐下,雙手支頤,歪頭笑道:「我聽說大家過生辰都吃長壽麵的,我不曉得你們藍家做的什麼味道,但師姐……」魏無羨目光暗了來,不多時才要抬頭,卻讓藍忘機摸了摸頭,魏無羨也任他摸著,好半晌才接著說道:「師姐的蓮藕排骨湯,我最喜歡了,我想要是和長壽麵一起,也不錯吧,我自己熬的,味道就不知道了,江澄他不辣的吃不出味道,我自己也喝不出來,反正你吃看看吧,不好吃我就加點辣?」

  藍忘機看著魏無羨抬起的眸光中帶著那麼些小心翼翼,他碰了碰魏無羨的臉道:「好。」

  魏無羨就這樣看著藍忘機溫吞地吃著麵,一碗都吃完了,也沒見藍忘機有什麼反應,魏無羨正想開口,藍忘機已經起身去盛湯與麵,端回來繼續吃了起來。

  「我說啊……藍湛,到底好不好吃啊?」

  「嗯。」

  「嗯是好還是不好啊?」

  藍忘機嚥下口中的湯後道:「喜歡。」接著又默默低頭用餐,看藍忘機這個反應,魏無羨又陷入了五里霧中,藍忘機說喜歡是很罕見的事情,但是就這樣當作麵好吃,真的沒問題嗎?

  直到藍忘機總算完全吃完後,魏無羨才道:「是真的好吃嗎?」

  「我以前沒吃過長壽麵,母親不能進廚房。」

  單單一句話能說明的太多。

  因為不被信任,所以不能拿到刀,也不能碰到吃食,因為有毒殺的可能,縱然藍忘機小時候不懂,如今也該是全懂了。

  於是輪到魏無羨摸了摸藍忘機的頭道:「忘機,生辰快樂。」

  「……很奇怪。」

  「唉,好吧,不行啊,二哥哥,我真不習慣叫你忘機,但我想澤蕪君這樣叫你,藍老先生也這樣叫你,可能你爹娘也這樣叫你吧,但果然不像,那就……嗯……」

  「魏嬰。」

  「好啦。」魏無羨笑了笑,走到藍忘機在的長凳上坐下,雙手攬住藍忘機脖子道:「藍湛,生辰快樂。我是想說,你要是只想要我的話,我真的送不出來了啊,我本來就你的了,難道每年重送啊?」

  「也可。」

  「我才不要。」魏無羨忍不住笑了,他朝藍忘機靠近,直到咫尺後停下道:「不然這樣,可能我們走著走著會見到其他地方習俗,看那裡怎麼過生辰的,之後就這樣給二哥哥過生辰?」

  「你會忘記。」

  「藍湛,給我點信心好嗎?」

  藍忘機的回應是吻上那不斷吐出溫熱氣息的唇瓣。

  今年的生日很暖,長壽麵的味道、蓮藕排骨湯的味道、魏嬰唇瓣的味道。

  和喜歡的人一起過生日的味道。

  今天又多得到了一點。

  

  

  


 
 
BGM:(各個版本的)紅豆

嗯對我昨天剛看《花間提壺方大廚》就很想讓阿羨也下廚一次。
題解:很久以前看了一本小說好像叫《煙花三月》,裡面有句話叫:「有幸得君,此生足矣。」
打二哥哥視角,魏無羨就很容易打成魏嬰欸。
二哥哥生日快樂!
欸這樣我可以算阿羨跟二哥哥的生日都過過了耶?我為什麼到魔道以後又開始給人過生日了呢?這樣我又要哀怨起來思追生日沒過到這件事了。
我朋友說我寫忘羨很詐欺,都沒人知道我到底吃什麼邪教。我就~哎呀不要在意嘛~
你說BGM很有年代感?可是我算了下二哥哥的年紀嗚嗚嗚嗚嗚(被扛去種)
是說我參觀了下別人家的自介寫法,我寫的真的是裡面最隨便的了。
其實寫這種熱門CP我壓力很大哈哈,感覺隨便寫都可能撞梗,結果變成我不敢看忘羨文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