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錯身而過之後07

魔道祖師同人‧聶懷桑X莫玄羽X聶懷桑

  • 劇情需要,會有原創人物出場。
  • 有一咪咪涉→瑤。(我不知道這個tag是什麼)
  • 這是你們要看的,招黑情節的開端。我真的,很不想被這個角色的粉絲討厭,我是真心的。
  • Kenneth Yang - 夢迴(我不知道我放這首歌你們會不會很出戲)



  

  一隻手臂緩緩抬起如撥過水面漣漪一般,原本該落到地面的軀體被攔了下來。

  聶懷桑單手攬著莫玄羽,幽綠的熒熒光點宛如螢火蟲一般自下而上飄起,帶起一陣清風,聶懷桑的髮尾被吹得微微揚起,另一手所按著的扇面上有道複雜的法陣,那裡也是光源的起點,法陣散發著溫柔的光芒,飄散的細小微光經過聶懷桑時,光點便霎時更加熾盛,這些光有些散在法陣上、有些往上飄,但最終它們都回歸到莫玄羽身上,融進他體內,聶懷桑原先心中默唸著的咒詞漸漸從口中喃喃而出,光逐漸密集起來,形成一道以光織就的網,將聶懷桑與莫玄羽包圍其中。

  莫玄羽在畫陣時一直沒發現,聶懷桑的手打從一開始就按在展開的扇子上,但就算發現了,那本也不是莫玄羽看得懂的法陣,將莫玄羽的血陣所覆蓋的光彷彿亦洗滌去那些一刀一刀落下時漫開的腥氣一般,逐漸濃得宛如實體,而聶懷桑的手幾度差點就要鬆開了,但他仍咬牙堅持住,背部在疼痛過後綻開一片溼黏,幾乎錯覺衣料也傳來撕裂聲,宛如藤蔓攀爬一般,掩在衣下的肌膚有血痕不斷擴張成奇異的圖騰,與此同時,除了莫玄羽自己用刀劃在手上傷口以外,莫玄羽身上其他舊的傷痕都慢慢淡化消失了。

  聶懷桑緊抿雙唇,用力閉眼後,用最後一次深呼吸,一口氣一次將咒詞唸到結束,讓莫玄羽躺在自己腿上,騰出手去撿拾莫玄羽拋下的刀,舉刀插入扇面的法陣上。頓時一聲如初生幼兒啼哭的聲音爆了出來,聶懷桑手按著刀柄勉力撐住身子,搖了兩晃,一口鮮血便吐了出去。

  他咳了好幾聲後才喘了起來,但他還記得要按住莫玄羽的屍身,讓他不要直接撞上到冰冷的地面,縱然這身體裡已經沒有靈魂,然而他記得,莫玄羽說過,他最初的記憶是泥土的氣味,好像是莫二娘子為了要追上金光善,沒牽好他,他便跌了跤、一頭栽向還下著雨的地面,泥土的味道就灌進了鼻腔,莫玄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主要是和金凌說的,金凌雖然聰明,身體卻還是實打實的三歲孩子,三歲正是剛學會走路不久的年紀,好動、愛玩,也因為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經常做出一些讓人捏一把冷汗的事情,得時時看顧著,儘管金凌的情況已經算得上是非常好了,然而莫玄羽還是常常一時沒注意到就發現金凌又幹了什麼危險的事,比如那次……金凌好像爬上長了青苔的石頭,跌下來了吧……

  聶懷桑一陣暈眩,差點沒抓好莫玄羽,他模糊的視線緩緩轉向手頭的刀,然後看著刀刃上倒映著的自己,勉強笑了笑,以前,聶明玦總要他練刀,現在,他早有了正當的理由不練刀法,可是……他很懷念那段時光,反而又開始想練了,要是練得好了的話,和配刀之間的羈絆也會變深,然後,運使或御刀的時候都會更加得心應手。

  要是讓大哥知道,其實只要這樣的理由就足夠了……他會不會直接把莫玄羽從金麟臺拐來啊……?聶懷桑忍不住咳出一聲笑,如果真的那樣的話,大概一切都會是另一種結局吧。要是當初,莫玄羽是到清河……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真的是,誰聽見了都會笑出來吧。

  已經,哪裡都無可轉圜了。

  聶懷桑將莫玄羽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後,拔出刀,破裂的扇子跌入底下的鎖麟囊中,聶懷桑將鎖麟囊封鎖起來後,放入乾坤袋中,以刀拄地,才正要站起,卻見有什麼東西落在莫玄羽身旁,看起來是剛才挪動時滑出來的,聶懷桑的視力還有些模糊,便彎下身子,髮絲往下垂落著,接著他望見,那是看上去像金氏校服顏色的布料,好像包著什麼。

  他拾起那個小包,解開後隱約是一條腰帶,如果是他人所贈的腰帶,那確實就存在著其他含意,比如,這是莫玄羽心儀之人所贈的話……聶懷桑原要將腰帶收起了,卻忽然手中一沉,掌心出現了一小塊冰涼,他低頭看,是一塊翠綠碎玉,腰帶還沉甸甸的,他直接把掌心捧在腰帶下方,晃了幾晃,金家腰帶纏裹著的碎玉一塊一塊掉入了他手心。

  那些碎片不小也不多,輕易就能拼起一個概略的原貌,拼好後,聶懷桑心中那股熟悉的感覺瞬間轉為錯愕。很久以前他弄丟過這麼一塊玉珮,他在清河一直沒找到,玉珮上有清河聶氏的家徽,所以他也跟姑蘇和蘭陵那邊提過,如果有撿到的話再還給他,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他一直以為這該是已經消失了才對。

  也許是,他在金麟臺最後一次見到莫玄羽那時落下的,讓莫玄羽撿到了,卻來不及還他吧。聶懷桑看著手中碎裂的玉珮,然後將五指收攏於手心,碎口劃破了他的手,他才總算站起來,刀上的血早在剛剛的術法中被吸啜殆盡,他便拿布將刀重新纏裹起來,收回乾坤袋內,最後他茫然地看著這個早讓他們弄得髒亂不堪的地方,之前,他每次來都還要教莫玄羽怎麼打掃,明明他自己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少爺,不沾染凡事,可是因為莫玄羽的關係,他開始會去做一些一般人該會做的事情,像是打掃、洗衣、甚至做菜之類的,雖然什麼事情他都沒能做得很好,只是勉強過得去的程度,然而只要能照顧到莫玄羽,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那為什麼現在會那麼難過呢?明明已經沒什麼力氣了,卻忽然想哭。

  如果那時候他就直接把玉珮送給莫玄羽,故事的結局可以改動嗎?如果早點成為莫玄羽可以依靠的人,是不是至少他也不用失去一魂二魄?他又做錯了,他一直、一直,都在做錯,做錯了太多、太多事情,然後不斷失去珍貴的人事物,現在,還剩什麼呢?

  他只剩下必須做的事情,而沒有想要做的了。

  聶懷桑步履蹣跚地走到桌子前,重新看過一次莫玄羽最後寫的那些,紙的背面只剩下空白。他將紙一張張揉皺丟進牆角的紙簍。這段時日他完全沒有心思整理環境,莫玄羽也說了不要,莫玄羽說,他要激化最大的恨意,這樣獻舍才會成功,聶懷桑沒見過獻舍術,也不曉得到底是怎麼回事,但莫玄羽信誓旦旦的,而聶懷桑每次查探他的靈魄,確實狀況都只是越來越糟,不是莫玄羽要不要撐下去,而是真的已經沒有時間了。

  最後放任他去找莫家人算總帳也是為了激化怨氣。只是明明莫玄羽那樣的人,根本就不習慣恨人,遇到什麼都會尷尬地笑說:「反正就那樣,我習慣了。」最後做了那麼多,把自己逼到了最後……也許莫玄羽想要的是身死魂消,可能這是他想要的結局了,然而聶懷桑卻做不到成全,雖然獻舍術近乎失傳,但代價更換的法術還是能找到的,而且莫玄羽不知道是故意或者真的沒注意到,他只有二魂五魄,其實並不符合獻舍要求的代價。

  對不起啊……。

  或許莫玄羽是真的想完全消失的,可是這次聶懷桑做不到縱任,假如,不再有轉生的靈魂,莫玄羽就真的什麼也沒有剩下了,也許全世界只會剩下他記得有這麼一個莫玄羽,只剩下他記得莫玄羽遇過的事情。金凌早就都忘了,金光瑤即便記得,也因為不重要而不太會想起,其他人……莫玄羽的人生二十幾年裡,只剩下他了嗎?

  聶懷桑走回莫玄羽身邊,碰了碰他的臉,然後,將他脖子上始終掛著的姻緣符取下,便離開了莫家。清河聶氏的馬車早在外頭候著,沉默的聶氏門生驅車帶他回了清河,回到清河不淨世以後,車內假寐的聶懷桑並沒有馬上下車,門生緊張了許久,才聽見聶懷桑幽幽一句:「讓瑀靖過來。」

  門生趕忙領命下去,最後帶來了一個模樣略顯清瘦、低眉順目的女子,聶懷桑一個眼色過去給門生,門生便唯唯諾諾地下去了,女子在門生離去後才看向聶懷桑,女子名喚聶瑀靖,也是作為人質的嫡女之一,至少明面上是如此,實際上她卻是庶女李代桃僵,原本這種情況,聶懷桑是會直接把那一支除去的,但聶瑀靖的名字裡剛好也是有個「羽」的音,聶懷桑便遲疑了少頃,最後依然滅了那一支脈,卻留下了聶瑀靖,一個理由是,聶瑀靖是啞吧,不會洩密,第二個理由是聶瑀靖懂醫,第三個,最重要的理由是,聶瑀靖之所以無法說話,全是被嫡母嫡姊虐待出來的,所以,在讓那一支脈滅絕一事上,聶懷桑於她有恩。

  「駕車。」聶懷桑道。

  聶瑀靖低下頭走過去,踩上馬鐙,直接騎著馬,將馬車拉了進去,直到聶懷桑的寢室外,聶懷桑摒退眾人後,才從馬車中出來,由聶瑀靖攙著進去,關上門以後,聶瑀靖便替聶懷桑更衣上藥,這些事情聶懷桑早就交代過了,聶瑀靖自知自己身上也仍有聶懷桑監視她用的東西,但她也無所謂,她的仇已經報了,聶懷桑的信任與否對她來說不是最重要的,她現在只是在報恩。晚些時候流言又會傳得更難聽了吧,說聶宗主竟然放縱通房縱馬進不淨世、甚至直到寢室,還整個人軟爛地讓通房扶進去,卻無人知道聶瑀靖從來不是通房。

  對聶懷桑而言重要的也不曾是名聲,而是受傷一事不可外露,所以他才會要聶瑀靖來駕車,這樣那些聶家宗親不會懷疑他是受傷,只會以為是他糜爛昏庸,也是同一個原因,診治他的人不可是聶家藥師。

  聶懷桑身上的傷口全都相當嚇人,聶瑀靖畢竟沒見過多少真正的病患,手下也有些不穩了,她想告訴聶懷桑,這種程度的話,必須讓真正的醫師來,否則不知道會如何。

  「留疤也不要緊,你只管上藥。」聶懷桑彷彿會讀心一般,閉著眼睛對聶瑀靖道。

  待聶瑀靖上完藥離開後,聶懷桑呼出一口氣,才鬆開手心,手中的碎玉將他的手扎得鮮血淋漓,他彷彿不怕痛,直接將手和玉一起浸入清水中,洗去了上面的血汙,然後替自己上藥。他全身上下都是藥粉與藥膏的氣味,然而他受傷的位置不只是外在這些。

  聶懷桑閉眼感受著金丹的運轉,那微微的滯澀還需要時間,才能慢慢恢復過來──他用自己七成靈力強行替換莫玄羽的魂魄,以前的他確實靈力低微,但這些年確實有了長足的長進,不敢說有多強,打贏藍忘機帶出來的藍思追,還是可以的,假如慢慢來,至少確定有天是能勝過金光瑤的,不過,他已經沒有慢慢來的時間。

  他不在乎那七成靈力,那要練回來花的只是時間,身上因為轉移術而從莫玄羽身上挪過來的傷,終有一天也會好全,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只剩一件,那就是替聶明玦報仇,並且從金光瑤那裡拿回莫玄羽剩餘的魂魄,這樣就能將散去的靈魂合在一起,讓莫玄羽重歸輪迴天道。

  聶明玦的手已經放入了莫家莊,除了是為激發莫玄羽的恨意以外,還有一樣是要引動邪祟,使得帶莫二娘子回清河一事成為名正言順,此外,第三個原因是金光瑤可能會派人過來,他應該知道莫玄羽在莫家莊,畢竟當初就是金光瑤來接莫玄羽進金麟臺的,無論出於莫玄羽或者聶明玦的屍塊,金光瑤都可能介入,如果他派人、或他自己過來,事情便會在莫家莊結束。

  如果來的是其他世家,這場戲會拖得長一些,不過無妨,會得到更大的效益。

  他還要繼續演出一個一問三不知,一個靈力低微、無用草包的聶家宗主。

  聶懷桑閉眼呼出一口氣,隔日他找了聶夫人喜愛的匠人,讓對方用銀將玉珮重新嵌合起來,補裂的地方便填上一些蝴蝶的形狀。

  「銀?宗主,不考慮以金鑲玉嗎?」

  「用銀。」

  匠人雖是想勸,但也沒辦法,他沒什麼資格去勸一家宗主。銀容易發黑,不如金那樣好保存,也不如金貴重,他想不明白聶懷桑非要用銀的理由,不過他只是個珠寶工匠,問不得這麼多,花了些時日將玉珮補好便交給了聶懷桑。

  聶懷桑望著掌心的玉珮,而後親手繫上流蘇,做成了扇墜。

  藍曦臣見了幾次,便問道:「懷桑,你這個扇墜十分別致,二哥見你雖常常帶著不同的扇子,卻都是用同一個扇墜,有些好奇緣由,你可願說?」

  聶懷桑苦笑道:「曦臣哥哥,你別笑話我了。這是……一位相當重要之人所贈。」

  「二哥怎麼會笑話你?」一旁的金光瑤笑道:「既然愛重,可有打算婚嫁?」

  聶懷桑看著金光瑤,緩緩扯出一個落寞地笑容並低下頭道:「他成親了。」

  花了一點時間拒絕了藍曦臣和金光瑤的說親,他們才總算放棄這件事,而與此同時,重生的魏無羨與藍忘機則一步步替他走向結局。

  在莫家莊的眼線告訴他了,莫家幾個人死絕以後,魏無羨似乎就掌握了身體的主導權,然而奇怪的是,照莫玄羽所說,他要復仇的對象應該是更加……雖然未必是金光瑤,但他認定聶懷桑無法對抗的人,不該只是莫家人。

  當藍家小輩以及金凌、魏無羨等人進入義城後,聶家門生也偽裝在附近等待著,等待一個突破的契機,最後,聶懷桑找到了將死的薛洋,薛洋就這樣被拋在陰暗的巷子一隅苟延殘喘著。

  莫約蘇涉是拿到想要的東西了,所以薛洋是死是活也無關了,對蘇涉來說,重要的從來也只有金光瑤,沒可能多放心力去救薛洋,因此聶懷桑並不意外,他意外的是,第一,薛洋悽慘落魄至此,斷了一臂,全身是傷,鬼氣縈繞,是死是活差異不大,聶懷桑甚至一度懷疑在面前的其實是具走屍,而第二件事卻是,薛洋見了他忽然大笑起來。

  聶懷桑與薛洋之間並無多大交集,薛洋看見他可以是訝異、可以是如往常的鄙視,唯獨不該是笑。

  「欸,莫玄羽獻舍了,對吧?」薛洋的聲音沙啞粗礪,間或有咳嗽聲,但語氣裡全是笑意。

  「你何必問我?」

  「噗,我為什麼問你、咳……你以為,他是為誰獻舍的?」

  「什麼意思?」

  「他一定把我壓在最後了吧?真可憐,啊,莫玄羽好可憐,我有人陪了。」

  「你瘋瘋癲癲地在說什麼?」

  「一問三不知,真是……唉……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告訴你一件好事啊,聶宗主,莫玄羽的報復對象,是我啊。」

  

  


  其實我一直有個感覺,你們會不會覺得我根本掛著桑羽桑的名頭,但實際上整篇文都在吹阿凌啊……?
  阿謠後來又看了看,我好像當初看《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有漏看的東西,所以我本來打的那篇心得出來的那個設定,也就不是這個MAD的設定了,真的是我自己腦洞亂補了……欸對,我就是要說懷桑用鎖麟囊留下莫玄羽的靈魂這個,其實這個設定我當初在寫的時候就覺得大天使大概不是這樣設定了,因為這個有bug,但我又覺得很想試看看讓它沒有bug,所以獻舍這一段,才會加上懷桑用自己去換的設定,而且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對我最初設定莫玄羽少掉一魂二魄造成的bug進行debug:既然莫玄羽的魂魄不完整,他的獻舍就不可能成功。所以就是懷桑跑進來交換,獻舍才真的成功。我魔改原劇的程度讓我覺得我應該標架空tag了。
  我本來是想盡量不要有原創人物的,可是,懷桑,你在原作裡面根本帥到沒朋友……我想不起來有誰是跟你同陣線一起走弒君路線的,所以只好。
  總之這樣的設定真的很長,所以我想說,等完結以後設定的完整版跟後記一起單獨貼一PO好了,不然看完結局馬上接設定集的話,應該會笑到忘記結局是什麼←。
  然後呢,我今天賴床賴著,不小心想到了結局後的番外,又多了很多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接受的設定。出門感受著場次隔日的肌肉酸痛時,又想到了瑤→羽部分的番外……那個,阿瑤,可是我想晚吟了QAQQQ我好久沒寫主晚吟的文了QAQQQQ(不,你文裡一直出現江宗主跟金宗主大家都有看到好嗎?)一篇文沒寫完就很難寫另一篇的狀況,什麼時候才會痊癒啊?
  是說今天殿下說:「你在寫小說的時候常常讓人覺得世界對你做了什麼(我少數看過的文?),但平常在SNS上的時候攻擊性很強,比你本人還要兇悍」你們覺得呢?
  看到朋友貼年末總結,忽然有點心虛,我今年貼得滿十二個月嗎(沉思)
  我只有一個願望,我聖誕節以前一定要寫到結局。番外就隨緣……似乎還是很難。
  我不太懂lofter的提問怎麼用,有需要的話可以戳這個幾年以來沒人要問我的ask:江問謠 (@viawlaharu) — 21 answers, 1 like | ASKfm


  



  預備被拉黑、開始反省以及妄想系發言

  問謠:後記裡,當然最重要的是,我要去給成美跪算盤了。
  薛洋:成美是誰啊?閉嘴。
  問謠:薛洋你要相信我是愛你的(爆哭)
  薛洋:少來,你愛的是道長,誰不知道啊?
  問謠:可是洋洋我真的覺得在遇到曉星塵之前你會這樣幹(繼續哭)我不想被你的粉絲拉黑啊嚶嚶嚶嚶
  薛洋:那你幹嘛寫?
  問謠:就,因為太合理了……我覺得吧……你是整部小說裡,除了魏無羨和金光瑤以外,最可能看到獻舍手稿的人……還有就是下一章的情節了,這裡不方便講……
  薛洋:又我的鍋?
  問謠:(沉重地點頭)如果我被拉黑,你會救我嗎?
  薛洋:慢走不送!
  問謠:我我我我給你糖嘛!(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