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錯身而過之後03

魔道祖師同人‧聶懷桑X莫玄羽X聶懷桑

  • 我不是真的了解道家系統,提到的都不能當真,甚至有刻意只撿了自己用得到的資訊用的狀況,請知悉。
  • BGM:Icon For Hire - The Grey





  人大多數時候都希望最後的結局是好的,事情不會一路壞下去,期待一個轉折,翻轉最後的結局。猶如以前的聶懷桑期待過,只要他努力去做,不再是以前那個紈褲,也許會有那麼一天,聶明玦會回來,會說,這一切都只是騙局,為的是要讓他站起來,不要再繼續這麼糜爛下去。

  金光瑤會說,我騙你的,懷桑。

  藍曦臣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他說不過聶明玦跟金光瑤,所以放任這場鬧劇繼續下去。

  一切都是假的。

  然後他會告訴三個哥哥,他喜歡莫玄羽,不做家主了,還給聶明玦,他經營的那些人脈、手段、布局,全數都給聶明玦,他只要莫玄羽。

  不過,果然沒有那麼好的事情。

  聶明玦死了,他很清楚。

  金光瑤的過去,他也查得差不多了。

  藍曦臣……確實只是局外人。

  莫玄羽。

  莫玄羽不會回來了,就像當年金凌說的那樣。

  他又做錯了,是嗎?

  他每次做錯,就會失去寶貴的人。

  上次是聶明玦,這次是莫玄羽。

  聶懷桑面上如牆般的古井無波,逐漸起了漣漪,緩緩崩塌成茫然的神情,他看著眼前的莫玄羽,忽然不知道這是誰了。已經,連最後一樣想要的東西都沒有了。

  他的腦中開始跑過過去的回憶,每一次帶著牡丹花香,每一次相視而笑,每一次碰觸,每一次他低頭替他上藥,每一次莫玄羽笑著喊他聶宗主……和眼前的人,完全重合不起來啊。

  聶懷桑單手摀住自己的臉,喉頭開始乾痛了起來,那是哭出來以前的撕扯疼痛,他已經很久都不曾經歷過了。

  那些花朵再盛放,最後也要枯萎,縱然再有花開,也已非昨日之花。

  他踉蹌著後退了兩步。

  理智上知道,就算當初在知道莫玄羽被趕出金麟臺後就立刻來莫家莊,也不會改變這個結果,但腦海中卻始終轉著同樣幾句話:「要是,不顧一切直接過來就好了。」、「為什麼我沒有放下一切選擇救你?」、「我應該要救你的。」

  ──「桑……桑樹?桑葉?……桑槿?」適才莫玄羽這樣回答了。

  聶懷桑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他抹掉自己臉上難堪沒用的表情,然後將五官揉成平時的模樣。

  「莫公子,以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哪些呢?」

  「以前?」莫玄羽伸出食指點在下顎上,想了想後道:「我昨天沒吃到飯。」

  「你一定得要等那個人來嗎?」

  莫玄羽點點頭,「我不能走。」

  聶懷桑靜靜看著他,最後捻了個手訣,按上莫玄羽心口,替他穩魂。雖說清河聶氏主修刀,卻也不是真對符籙術法一無所知,尤其道術本就與刀劍法器相輔相成,不可偏廢,況且這段時間,他明查暗訪,為了讓自己的靈力有所提升,除了實際修習刀法因為風險太大以外,他幾乎能試的都試了,靈力自然也有大幅度成長。

  做完這些以後,莫玄羽奇怪地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道:「不痛了欸。」

  聶懷桑緩緩闔上眼簾。

  莫玄羽……三魂七魄裡,少了一魂三魄,三魂缺了識魂,自然是會癡傻瘋癲的,七魄中有失,情感與記憶也會受到影響,莫玄羽體內消失的是吞賊、非毒以及臭肺,主懼、愛、欲,所以他少去這些情緒,而看上去,那一魂三魄,應該是被生生撕裂出去的,所以剩下的二魂四魄,也時不時有散去之徵,特別是在晨曦甫起前的一刻鐘內,會痛苦到自傷乃至自盡。

  他撐著那麼久,就為了一個說會來娶他的人。

  聶懷桑忽然道:「假如我比你在等的那個人,更早說要娶你,你會跟我走嗎?」

  莫玄羽緊皺著眉頭想了想後說:「不行啊,我答應的不是你。」

  聶懷桑展扇遞給莫玄羽道:「好看嗎?」

  莫玄羽看著扇面描繪精緻的花與蝶,眼睛一亮道:「好看!」

  「我帶你去市集,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我買給你?」

  「阿娘說不可以讓不認識的人買東西。」莫玄羽搖搖頭。

  「你現在認識我了啊。」

  「有嗎?」

  「我是聶懷桑,你記住了?」

  莫玄羽點點頭道:「我是莫玄羽喔。」

  「嗯,所以我們認識了。」聶懷桑收起扇子,微笑著向他伸出手道:「莫公子,我帶你出去玩,晚上再回來,我會請人留在這裡,只要有人來,他們會告訴我,我馬上帶你回來,這樣可好?」

  莫玄羽想了想後頷首道:「你答應我了喔,那個人來的話,你不可以騙我!」

  「我不會騙你啊。」聶懷桑和他勾了勾小指,便帶著莫玄羽出了莫家莊。

  這附近沒有什麼大的集市,多的是小的攤販,莫玄羽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但什麼也沒說要買,連肚子餓了也不知道要說,還是聶懷桑主動買了可以拿著吃的小食,他才吃。

  走著走著他們遇到一間廟,似乎正是某位神明的生日,戲班在臺上唱著、演著,戲文的內容是講述十八年後,薛平貴找到王寶釧的情節,聶懷桑看了一眼周圍掛的布條,知道今天是瑤池大會,本來即要離開了,卻發現莫玄羽一直盯著臺上的演員,於是他留了下來,陪在莫玄羽身邊。

  拖長了的唱音迴盪著,和聶懷桑慣聽的戲十分不同。聶明玦剛死時,清河聶家亂成一團,還有賴嫡母勉力強支,特別是後院夫人小姐之間的交際,許多的細節都是嫡母打點的,其中一些小姐們可以參與的娛樂也包含了聽戲,不過他們聽的多是較柔婉的戲,甚至有些勸世意味的,倒沒有那麼通俗,有時候不淨世也會請些優伶戲子,不過也不是因為聶懷桑愛看戲,而是一方面可以營造出聶宗主耽於逸樂的形象,二方面是他在學,這場戲要怎麼繼續演下去。

  他必須演出以前的自己,然後去看其他人之中,到底誰在演戲?

  他有時候看著看著會想起在姑蘇聽學的時光,那時候他們不需要算計,直來直往地,連藍忘機都被感染,和魏無羨直接就打了起來。大多數時候他都很想回到過去,過去他不用面對聶家長老、長兄的死、權謀算計、相思無果,被聶明玦每天罵又算什麼事?過去的時光美好得彷彿被他投擲入湖裡的扇子,如今還留在世上的,不過都是令人不忍卒睹的殘跡,提醒著與從前相比的現在看起來多孤涼。

  然後他聽見身邊的人說:「面具,不能拿下來。」

  聶懷桑不動聲色瞥向莫玄羽,接著展扇擋住自己半張臉,輕聲回了句:「是啊。」

  「非禮勿視。……到底是誰說這些話的?」莫玄羽緊緊皺著眉,聶懷桑卻摸了摸他的頭。

  「想不起來就別想了。」

  莫玄羽轉頭過來望他道:「你好奇怪喔。」

  聶懷桑只是笑了笑問他:「還要看嗎?」

  莫玄羽忽然鼓起雙頰,拉住聶懷桑的手腕往廟裡扯,聶懷桑也任他拉著,直到莫玄羽停下,聶懷桑瞥了一眼,看見「月老殿」三個大字,忽然無語。莫玄羽卻猛地雙手拍在他肩上道:「為什麼你比較好看啊?」

  「……啊?」

  「你比較好看,這樣我不能看戲,你待在這裡。」

  「我……」

  「看完戲我就回來接你。」莫玄羽用力點點頭道:「五馬分屍。」

  「五馬分屍?」

  「比四匹多喔,就這樣。等我。」莫玄羽神色凝重地用力拍了拍聶懷桑的肩,然後轉身便出去了。

  聶懷桑看著莫玄羽跑下階梯的背影,用收合起來的扇子輕輕敲了敲自己的頭。

  莫玄羽剛剛是要說駟馬難追嗎?

  他笑著搖搖頭,然後看著月老像,又無奈地笑了起來。這什麼啊?偏偏剛好是月老殿,他來這裡做什麼?聶懷桑四處看了看,便想先從主殿開始研究這間廟,但在跨出月老殿以前,他又收回了步伐,出去的話,莫玄羽可能就找不到他了,雖然他也不清楚莫玄羽會不會記得把他丟在這裡這件事。

  聶懷桑四處看著,除了功德箱以外還看見了月老符,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粉紅色的符,忍不住伸手想拿起來看看,正巧此時莫玄羽回來了,聶懷桑不曉得自己怎麼地就尷尬了起來,收了手,莫玄羽卻三步併作兩步走過來,直接拿了一個給聶懷桑,聶懷桑困惑地收下後,莫玄羽想了想,自己也拿了一個,然後拿過廟方忘記收起的剪子,順過自己一束頭髮便剪了下來,聶懷桑愣了愣,也沒防備莫玄羽拉過他的髮尾就剪了一束下來。

  莫玄羽將聶懷桑的頭髮塞進一個符裡,接著把自己的那束塞進另一個符袋裡,將兩個符都拿起來以後,皺著眉想了想,塞了其中一個給聶懷桑,聶懷桑接下後還是不曉得對方的意思,便問:「這是?」

  「求紅線啊。要把自己的頭髮放進去。你不知道嗎?」

  聶懷桑本來想說,求紅線或姻緣符都不是這樣用的,但他跟莫玄羽說也沒有用,所以便沒有開口,只是看著手裡的符有些失神,他手裡這個,裡面裝的是莫玄羽的頭髮。

  莫玄羽忽然雙手捧起聶懷桑的臉道:「你不講話我不知道你想什麼。不可以這樣。」

  聶懷桑呆滯了好一會兒後忽然笑了起來,他側頭靠上莫玄羽肩頭道:「嗯,我喜歡你。」

  莫玄羽拍了拍他的背說:「你真的很奇怪,本來就該喜歡我啊,不用特別講。」

  「為什麼啊?」

  「你不喜歡我的話,你早就打我了,你跑來我房子裡,又沒打我,你當然喜歡我。」

  如果不是聽見打這個字,聶懷桑幾乎要因為他語氣裡的理所當然而忍俊不住。

  聶懷桑從他肩上起來,忙要檢查的他手腳,莫玄羽立刻就收回自己的手喊道:「你要幹嘛?授受不親喔。」

  「我想替你上藥,莫公子你受傷了,是嗎?」

  「上藥?我才不要,好痛。」

  「痛過就好了的。」

  「你騙人!」莫玄羽撩起自己的袖子給他看,「你看!上藥以後更痛了!」

  聶懷桑仔細審視著對方的傷口,確實……狀況很奇怪,但他畢竟比之往日有所精進,不多時便明白這是鹽水的味道,不是藥。莫家真不是人……。聶懷桑暗自嘆息著。

  「先用水洗掉舊的,再替你換好一點的藥,你之前用的藥不好。」

  「還有分好不好啊?」

  「有的。」聶懷桑說完便想帶莫玄羽出去,但莫玄羽卻扯住他說:「要拜拜的,從正殿開始!」

  「啊……好。」

  聶懷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這樣,進到廟裡去進香一整圈,畢竟他們原本就是修玄之人,仙路迢迢,現在拜神,會有些奇怪,一般入了仙門便算上半個仙,是不太會參拜的,但因為莫玄羽在,聶懷桑便又覺得,和他這樣走過一趟理所應當,因此他解開姻緣符上的疏綁著的繫繩,替莫玄羽繫在脖子上,並將符塞進衣服裡。

  由於現在所求只餘一事,聶懷桑便只是走個形式,但莫玄羽卻拜得很認真,聶懷桑幾乎要以為對方沒瘋,只是這並非他在找的人而已。直到走出廟埕,聶懷桑才問:「你剛才求了什麼?」

  莫玄羽撇了撇嘴後說:「許願你不要再看我了。」

  「……啊?」

  「你那個臉啊,我笑不出來了,總是覺得生氣,我不喜歡這樣。」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莫玄羽猛地停下來,繞到聶懷桑背後,雙手拍上聶懷桑的肩膀,推著他往前走。

  「你臉色太難看啦,要笑!知道嗎?總之就是要笑,笑了就覺得開心啦。」

  「那個,莫公子,你要推我去哪裡……」

  「找花。」

  「找花?」

  「花那麼好看,你看了就學會笑啦。總能找到吧……桑槿之類的,然後你就會笑啦。」

  聶懷桑聽著身後人忽然輕快起來的嗓音,竟真的笑了起來。

  「是嘛,你那麼好看,不笑可惜。」

  說得好像我只有臉可以看一樣……?

  聶懷桑忽然覺得有點無奈。

  桑槿又名朱槿,本就是全年開花的,但也不至於是那般隨處可見的花,莫玄羽不知道怎麼做到的,推著聶懷桑東走西走的,還真的讓他們找到了盛開的桑槿。

  莫玄羽從聶懷桑身後跑過去摘了一朵桑槿,往聶懷桑懷裡丟,聶懷桑忽然就想起了百家圍獵,那時候也是,很多仙子會朝心儀的修士拋花,明明現在的莫玄羽沒那個意思,聶懷桑卻想到如果對方策馬而過,被鮮花簇擁的樣子一定很好看,而他也會忍不住丟出手裡的花吧。

  假如,太多的假如。

  當聶懷桑回過神來時,腳邊的花都淹過腳踝了。

  「停!停!莫公子,別摘了!」

  莫玄羽回頭看著聶懷桑,他髮上還卡著一朵花,聶懷桑走過去把那朵花拿下來,莫玄羽卻說:「送我嗎?」

  「……好啊。」聶懷桑把花簪在莫玄羽鬢邊。

  手才離開莫玄羽髮邊,他便覺得有些後悔,雖然是有些過大的花了,然而卻不曉得為什麼看上去很合襯。他後悔的地方是,看著這樣的莫玄羽對他笑,他還是……沒辦法放棄。

  「莫公子,對不起……我該馬上來找你的。」

  莫玄羽歪了歪頭道:「你又不笑了。」

  聶懷桑抿抿唇,勉強笑道:「真的很對不起啊……我當時想,如果我直接來找你,只要我不夠強,保不住你、也會失去聶家,要保住你們,我只能等待,等到他開始鬆懈,可是,我不知道,我早點來的話,也許你就不用痛那麼久了……對不起。」

  那個時候,他可以問出莫玄羽在哪的,那時候,他可以直接來帶走莫玄羽的,然而那時候過來的代價太高昂,一方面是聶懷桑若是動作太大,金光瑤會生疑,畢竟莫玄羽發瘋的時機點其實是一大敗筆,太惹人疑竇,一旦聶懷桑當時過來,那他便是拿整個聶家相賠,二方面是,他要是沒有自己的基石與能耐,就算帶走莫玄羽,也只是讓他成為他人威脅自己的籌碼,反而會讓莫玄羽的立場更為艱難,三方面,按照金凌的說法,莫玄羽早就瘋了,他過來並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只會讓自己更加衝動,尤其當時,他對真兇的猜想還不夠具體。所以他才會選在金光瑤當上仙督、掃平反對勢力後,聲望如日中天,彷彿仙門百家都對他俯首稱臣,這種容易鬆懈的時間點過來。

  但是他不知道,原來當時,莫玄羽之所以發瘋是因為靈魂被生生割裂……他也不知道莫家人只有在外人面前表面和善,實際上卻百般凌虐莫玄羽,如果早就知道的話,他一定能想到更好的方法,一定。

  莫玄羽用力呼出一口氣,猛地抱住聶懷桑道:「懷桑哥哥,你都多大人了,說了要笑的,為什麼聽不懂啊?我原諒你你就笑了嗎?那我原諒你啦。」

  「你要原諒我?」

  「對啦對啦,笑一個嘛!」莫玄羽用力拍著聶懷桑的背,雖然莫玄羽身高已經隱隱超過聶懷桑,但靈力低微,又長期營養不良,力氣其實不怎麼大,但聶懷桑卻讓他拍到真的想哭了。

  「你不會的話,我做給你看啊。」莫玄羽鬆開聶懷桑,雙手食指點住自己兩邊嘴角往上頂,歪頭朝他笑。

  聶懷桑咳出一聲,總算笑了起來。

  有那麼一件事情,在他充滿算計的人生中未曾算到、也始終未曾猜到──「聶懷桑」是莫玄羽在發瘋後第一個記得的名字。

  

    



結尾BGM:Christina Perri - A Thousand Years

注:
1.八月初八日:瑤池大會
2.已非昨日之花:出自《蟲師》


一句劇透:我要大膽預測,你們一定猜錯了某個人。
另外我覺得上一章會覺得我在插刀,是因為你們沒注意到莫玄羽是說了「不知道」以後才笑的……我這樣說是不是很欠揍啊?(知道就別提)

我這幾天真的過得特別玄幻,其中一件事情是我忘記登出舊帳,結果發現我第一個坑(魔道是第三個)罕見有人留言說我的一篇文是神作、很多人推薦的文之類的東西……我好茫然啊,姑娘你知道你現在說的這篇文點閱率有多低嗎?不過她叫我繼續寫虐文這句倒是正中我心(別)可惜我退坑超過四年了喔,不要每次都我退坑才說愛我好嗎?
另一件玄幻的事情是,說起來有點複雜,總之一句話總結就是:我一直以為我應該是莫玄羽的親媽粉,直到我兒子跟我說他的表字是懷桑。
其實是關於bjd的事情XD
不喜歡就不要繼續看下去了喔。

簡述事件:昨天忽然多了兒子跟子婿事件的簡易描述。嬸母有天夢到她兒子終於有良人了,連名字都告訴她了,於是嬸母踏入了為兒尋夫之路,但她第一個找到的孩子忽然火速關倉。問謠喜歡的牛牛孩子忽然也說要關倉,因緣際會之下,嬸母說你接啊搞不好蛇會喜歡他,結果問謠跟嬸母就開始對兩個孩子問一大堆問題,結果,後來問題答案越來越神幻,嬸母就去看了牛的照片……發現,就是這個男人說要跟我兒子在一起的!問謠覺得很有趣就問牛要不要表字羽桑或桑羽,被牛拒絕了,牛說他要字「懷桑」,問謠吐出一口老血後,嬸母問他家孩子要不要字「玄羽」,他家孩子說好。我人生到此已臻圓滿。勿念。

想看詳情可以走這裡: 江龍發與張繡英的姻緣天注定事件 – 問謠家的娃偶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