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錯身而過之後01

魔道祖師同人‧聶懷桑x莫玄羽x聶懷桑

  • 桑羽、羽桑無差。
  • 其實全部CP標出來的話是:蘇涉→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但本文主要只會詳述桑羽桑的部分,可能有一咪咪曉薛。我跟蘇涉不是很熟,請知悉。莫玄羽個性設定自我流。
  • 如果遇到任何疑慮,請記得一件事情,我不會特別黑任何角色。
  • 記不清楚原著劇情的部分有私設。有一點點延續《緣慳一念》的設定,然而並不是同一個故事。
  • 我覺得還是有些被《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影響到的嗚,還有就是擅自對這個MAD做的劇情臆測設定也有用上。←不過後來證明是我腦洞太大而已,不代表原著立場。
  • 可能存在部分原著描寫不多的角色之描述。
  • 雖然涉及劇透有點不想說,但仍要善盡告知義務:部分文字有轉生現代梗(不好意思,因為熟悉度問題,擅自轉生到我比較習慣的地區),年齡私設。
  • 如果有需要的話,BGM以及梗源:Linkin Park - Leave Out All The Rest





  莫玄羽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他存在也不存在著,聶懷桑到處在找他,怎麼也找不到,他向所有人問,莫玄羽去了哪裡,但金麟臺裡沒人回答他,連金光瑤也移開了目光,金光善也無視了聶懷桑,聶懷桑找過了所有的地方,但都沒有找到莫玄羽,莫玄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也彷彿成為了一本書中最不重要的人,被世界抹消以後,雖然留下了名字,卻沒有人在意他的結局,莫玄羽就這樣,看著聶懷桑一直走,一直問,明明聶懷桑是一問三不知,然而此時卻變成,他得到的所有答案都是不知道。莫玄羽知道自己死了,他也想跟聶懷桑說,不要找了,不會找到的,但莫玄羽自己連卻連開口的能力都沒有,他陪聶懷桑走過每一個地方,只能等著聶懷桑放棄,什麼也不能做。

  醒來之後他想,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呢?

  夢裡的疼痛以及無力感依然壟罩著四肢百骸,儘管他也懷疑聶懷桑真的會這樣做,畢竟莫玄羽和聶懷桑並不熟。

  第一次見到聶懷桑,是在聶明玦的喪禮時,莫玄羽和金光瑤一起去了不淨世,一開始見聶懷桑披麻帶孝、神情恍惚,沒過多久,聶懷桑便將家屬答禮丟給了聶家主事,而甫任家主的他卻不見蹤影,也沒人在意,底下的聲音說著:「什麼聶宗主?不過就是個草包。」

  「要是他能取代聶明玦,我都能當家主了!」

  「不過仗著血緣關係而已,又不是嫡出,搞不好他哥哥就是被他……」

  「小聲點,這種話能胡說嗎?」

  「怎麼不能說?他自己都不敢聽了!」

  見他們越說越難聽,莫玄羽向金光瑤說了聲後,便離席了,其實這種場合他也不太喜歡,本來清談會他就被金夫人勒令不得參加,所以這些陰謀詭譎他也不是很懂,只是金光瑤說了點聶懷桑的事情,語氣惋惜,莫玄羽便想替金光瑤分擔一些,結果這種場合,他果然還是不太擅長。

  莫玄羽找了一靜謐處,呼出一口氣,卻見到樹後除了波光粼粼以外,似乎還有著誰,他心想不能給金光瑤添麻煩,該有的禮儀不能廢,便還是走了過去。

  聶懷桑就坐在池水邊的石頭上,一手抱著屈起的雙膝,另一手朝池水扔著扇子,一把一把精美的扇子落入水中,泛起陣陣漣漪,莫玄羽小心翼翼道:「那個,參見聶宗主,聶宗主……需要玄羽幫忙嗎?」

  「幫忙?」聶懷桑側過頭來看他,水光在聶懷桑臉頰上以及眼底閃爍著,但面上卻無一絲表情。

  「呃,是的。」

  「金公子,你能幫我找我大哥嗎?」聶懷桑輕聲問。

  莫玄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金星雪浪校服,尷尬道:「抱歉,我不姓金,我叫莫玄羽……聶、前宗主目前正在大廳。」

  聶懷桑恍惚地搖了搖頭道:「不是那個,不是……莫公子,你能幫我找找我大哥嗎?他很高,很容易找到的,可是我找不到他,哪裡都沒有,我想他在躲我。」

  「……聶宗主……」

  聶懷桑忽然大聲嘶吼起來:「我不是聶宗主!我不是!」他吸了一口氣後,眼眶已紅,哽咽的聲音說著:「家主是我大哥,聶明玦,是聶明玦,不是我!」

  莫玄羽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見聶懷桑似乎快摔下來了,趕忙去接住他,聶懷桑像忽然失去力氣一般,一手搭在莫玄羽懷裡、另一手抓著莫玄羽衣服道:「一定是我太沒用了……只要把這些東西都丟了,他就會回來,對嗎?他不想見我,其他人、其他人應該可以的,對嗎?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幫我找?他很好找的,求求你……好不好……」

  一旦莫玄羽鬆手的話,聶懷桑就會倒下了,所以莫玄羽沒有動,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怎麼辦,他看過紅白喜喪,他知道喪家會很難受、一直哭,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聶懷桑覺得好一點,他聽說過聶明玦對聶懷桑特別嚴厲,可能因為這樣,聶懷桑才會覺得只要自己有所改變,聶明玦便會回來,然而莫玄羽知道的,聶明玦的屍身在靈堂裡,聶夫人還在那裡哭著。

  如果自己已經學得夠多了,是不是就能安慰聶懷桑了?他現在真的不知道可以怎麼做啊。

  莫玄羽皺著眉、抿抿唇,便單膝跪了下來,讓聶懷桑可以靠在他肩上,他自己則拍撫著聶懷桑的背,一下又一下,像莫二娘子在他小時候待他那樣。

  「我、我現在看不見聶宗主的臉,所以,沒關係的。」

  聶懷桑愣了愣,隨後在莫玄羽肩上哭了起來,莫玄羽一直待到聶懷桑哭夠了才起身,拍撫的手也一直沒有停過,結果等他要起來時,搖晃踉蹌著差點撞了樹,聶懷桑尷尬地伸手要拉他,但莫玄羽只是笑了笑說:「沒事沒事。」聶懷桑望著莫玄羽身上那套讓他弄得亂七八糟的校服,原本想讓他換身衣服的,然而隨後一想,聶家不可能有金星雪浪袍,讓莫玄羽穿聶氏校服,未免過分尷尬了,也只好不提。

  莫玄羽被欺負慣了,習於從他人的動作中去分析出對方的真實情緒,便說:「聶宗主不用擔心的,我這樣、」莫玄羽雙手往外一展道:「哥他很習慣了。」

  「習慣……?」

  「哈哈……是啊,那個,我很常被推進泥土裡或池水裡。」莫玄羽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道。

  「為什麼要習慣這種事?」聶懷桑茫然地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欸……。」

  「莫公子,你……」

  「啊,抱歉,哥在找我了。」莫玄羽雙手合十、閉起單眼道:「聶宗主今天沒見過我喔,告辭。」

  聶懷桑緩緩點頭後,莫玄羽便跑回前廳了。接著聶懷桑整理好儀容,又回了主廳,看見金光瑤對著莫玄羽那身校服皺眉,他才反應過來,原來那是三哥的弟弟。隨後聶懷桑雖然中規中矩地待到所有人都致哀完畢,然而罵名已生。

  聶夫人把他叫過去,語重心長地向他說明聶家的狀況,聶懷桑看著明明眼眶泛紅卻還強裝鎮定、教他如何做一個宗主的嫡母,所有的哀傷以及沉痛,頓時如石頭投入水中……聶夫人失去的比他更多,他必須堅強起來……他必須,當好一個家主,他要保護好聶家,他一定要找出聶明玦發狂的原因,一定、一定要做好。

  這次沒有人會再罵他、再教他了。

  藍家和金家雖然都能幫襯一二,但藍曦臣事忙,金光瑤沒有家主的地位,兩人能做的都有限,聶懷桑卻得在這種情況下,維持住聶家不被其他仙門世家瓜分,現在,只剩下他和嫡母了,他們要撐住這個家,他們不會讓聶明玦守護的一切土崩瓦解。

  聶懷桑想起那個叫莫玄羽的人,想起他身上的牡丹香氣,只是稍微走神了一會兒,接著,他開始跟著聶夫人學習作為宗主該做的一切,聶夫人縱要垂簾聽政,也不可能維持太久,聶夫人的處境和聶懷桑一樣危險,所以他得自己學好了這一切,並且要快。是以,他開始勤跑雲深不知處和金麟臺。

  偶爾他會見到昔日的同窗藍忘機,但他很少見到莫玄羽,他經常問完金光瑤問題就得趕回清河,也不好在金麟臺裡亂走,不過還是有幾次,他見著了莫玄羽抱著金凌,那畫面,就彷彿金凌是莫玄羽的孩子一般,聶懷桑不禁想起自己和聶明玦的狀況,然後,在金麟臺待的時間便越來越長了。

  聶懷桑當時並沒有發現,金麟臺已經成為他在與族中長輩周旋挫敗後的避風港,莫玄羽也彷彿在他心頭扎根含苞的花,光是看上一眼,便安心一分。隨著留在金麟臺的時間漸長,他也見過幾次莫玄羽被欺負的場面,總算明白過來,莫玄羽是什麼處境,那絕不比自己好上多少,金光瑤縱然母親出身煙花,但靠著金光瑤自己的能力,也足以在蘭陵金氏縱橫捭闔,然而莫玄羽不是,這裡所有的私生子都比莫家家底深厚、靈力也遠遠勝於莫玄羽,如果被欺負時還手,莫家將受牽連,而莫玄羽自己也只會得到更嚴重的報復。

  雖然幾次忍不住出聲阻止,然而終究聶懷桑自己的草包名聲也沒多好,金氏門生對他陽奉陰違的,他又不可能時時保護著莫玄羽,只得隨身帶著藥,看見莫玄羽受傷,聶懷桑逐漸也不問他了,只是嘆息著拉過他的手替他上藥,聶懷桑漸漸看明白一件事,他如果為莫玄羽出頭,莫玄羽只會過得更淒慘,就像上次,金凌訓過那些仗勢欺人的門生後,變成只要金凌去雲夢,莫玄羽身上的傷口便會成倍增加。

  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經年累月地,有好些沉澱了色素,就算聶懷桑用上再好的藥,那些疤痕也無法淡去,聶懷桑總是為此感到失落,莫玄羽見他這樣,更加不敢讓他上藥了,甚至有點躲著聶懷桑。

  找不到莫玄羽,聶懷桑一個人待在花園裡,看著粉蝶在金星雪浪上飛舞,嘆了口氣。縱然身為家主,也是事事桎梏,當初他大哥莫約也經歷過這種事情,還有便是,大哥之所以要他練刀,恐怕也是知道這些長老們,必須以武力服之,否則討不了好,還會被利用。當初是他和聶明玦即使同父異母也感情甚篤,沒有挑撥離間的空間,不然聶懷桑大約已經成為對付聶明玦最鋒利的那把刀,他該慶幸,他底下沒有兄弟了,但他也惋惜,倘若有兄弟能從旁協助,他不至於走得那麼跌跌撞撞。

  事事都是一體兩面。

  在他想著這些事情時,金凌過來看到他,一臉莫名其妙地回頭看看樹後面,再回頭看聶懷桑,便行了個禮道:「聶宗主。」

  聶懷桑點頭道:「金公子。」

  見聶懷桑視線一直留在自己身上,金凌不客氣問道:「你一直看著我幹嘛?」

  「啊,抱歉,我以為莫公子會和你在一起。」聶懷桑回頭看著花道:「可能,我惹他生氣了,他不想見我了。」

  「誰跟你說的啊?花枝他很喜歡你好嗎?我明明就是叫他帶我去找小叔叔,結果他看到你就要我過來問你怎麼了,然後花枝還說他夢到……」

  「啊啊啊啊啊阿凌!」莫玄羽從樹後跑過來,躬身摀住金凌的嘴。

  「……莫公子,你在啊?」

  莫玄羽尷尬地抬頭道:「聶宗主,你好啊。」

  聶懷桑原本習慣性要去碰扇子,卻想起扇子早就讓他扔掉了,手上沒東西,都那麼久了,他還是覺得有些空,輕輕嘆了口氣後,無意間瞥見金凌脹紅的臉,忙道:「莫公子,快鬆手啊!」

  莫玄羽趕忙放手,幫咳嗽的金凌拍著背。

  「所以,莫公子夢見什麼了?」聶懷桑問,而莫玄羽本來以為自己逃過一劫了,便心道一聲不好,眼睛也不敢對上聶懷桑。

  「還不就……!」眼見金凌要說,莫玄羽忙道:「阿凌阿凌,我們今天去找嫂子,請她做荷花糕好不好?」

  「你緊張什麼啊?」金凌一臉鄙夷,哼道:「我舅舅說,沒人能威脅我,錢能解決的事,都不算事。」

  聶懷桑和莫玄羽互看一眼,兩人都覺得自己被金凌還有雲夢江氏徹底鄙視了一番,想起江澄的臉,兩人都只能尷尬笑笑便揭過了。

  「所以,莫公子真不能說給懷桑聽嗎?」聶懷桑微微偏過頭,瀏海隨著他的動作擋住了部分的臉,那瞬間的光影變化彷彿一幅美好的畫忽然成了實景。

  莫玄羽轉開了視線道:「抱歉。」

  聶懷桑呼出了口氣,取過錦囊掂了掂,便整個塞給莫玄羽道:「這些藥,你留著吧。」

  「這、這個,玄羽不能接受的。」莫玄羽忙想推拒,手卻讓聶懷桑扣著,無法動彈。

  「你不願意讓我上藥,但你還是得上藥的,好得太慢,怕留下什麼後遺症,況且,金公子看到也會擔心,不是嗎?」

  「誰會擔心花枝啊!」金凌不滿地叫道。

  「好、好,你不擔心。」莫玄羽安撫著。

  「金凌不擔心,懷桑也會擔心。」

  「呃……」眼見聶懷桑認真的臉,莫玄羽尷尬地挪開視線,說道:「聶宗主,真的很抱歉,玄羽不是生氣,只是這些噁心的傷疤,聶宗主每次見了都要皺眉,所以玄羽便想還是避著比較好。」

  「我不是覺得噁心,我是……」聶懷桑的聲音戛然而止,直到剛才為止都還明晰的念頭,忽然就消失了,他本來是要說什麼?

  金凌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不解地擺頭道:「你喜歡他,」接著轉向另外一人那邊又道:「你喜歡他。這很難理解嗎?」

  「阿凌……到底誰教你這些的?江宗主會不會打斷我的腿啊?」莫玄羽有些欲哭無淚。

  「他,」金凌看向莫玄羽指著聶懷桑道:「心疼你受傷。」接著指向莫玄羽道:「你,作夢都夢到他,這麼簡單的事情,連仙子都知道!」

  「……你夢到我?」

  莫玄羽默默撇過頭,然後低頭思考一陣,又微微歪頭,就是沒看向聶懷桑。

  良久後才終於說:「是……但這個夢,過分僭越了。」

  聶懷桑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虛嚥一口後道:「無妨,請直言。」

  「……我夢見我死後的世界裡,聶宗主,一直在找我。我、我就想啊,為什麼要找我啊?我這個人,我自己都找不到什麼優點的。」莫玄羽乾笑兩聲。

  「莫公子優點很多啊。」

  「呃,啊?」莫玄羽愣了,聶懷桑見他的反應也跟著尷尬起來。

  「玄羽?」剛好這時候金光瑤便過來了。

  「啊,哥。」莫玄羽彷彿看到救星一般地望向金光瑤,讓金光瑤忍俊不住。

  「你們在聊什麼?」

  「在聊……」莫玄羽起了個開頭。

  「……江宗主真的好有錢啊。」聶懷桑接了下去。

  兩個人皆是沉重地點頭,金光瑤不太懂這是在做什麼,望向金凌,金凌老成地嘆了口氣,搖著頭拉住金光瑤的袖子說:「小叔叔,我們走吧,我不認識這兩個白癡。」

  「阿凌,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換成舅舅也會這麼說的。」

  「啊,對了,玄羽,蘇宗主在找你,他目前在藏書室。」

  莫玄羽點了點頭說了聲:「我馬上過去。」

  金光瑤便帶著金凌先離開了。

  莫玄羽轉頭對聶懷桑說:「聶宗主,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玄羽先告辭了。」

  「我,之後要去眉山,時間比較久。你……藥要留著,眉山虞氏有位很厲害的藥師,我問看看他能不能替我配藥,之後,我回來再、給你。」也許是因為金凌的話,聶懷桑越說越不敢對上莫玄羽的目光,頭漸漸低了下去,也越說越沒有底氣,語畢後他悄悄瞥了莫玄羽一眼。

  莫玄羽笑開來道:「謝謝聶宗主,我等你回來,你回來的時候可能桂花都開好了,我泡茶給你喝。」

  聶懷桑輕輕頷首,莫玄羽離開了。

  不遠處金光瑤停下了腳步,金凌迷惘地看向金光瑤,金光瑤卻回過頭,他看見聶懷桑的視線,仍向著莫玄羽離去的方向,心底沉了沉。

  



我還沒寫完←廢話。
我本來是想全部都寫完再一次貼,因為我討厭遇到奇怪的問題。
我以前不是很想貼文到LOFTER,因為我遇過一個人,我本來以為是同好,直到我發現她的文大概有五篇左右是從我的文無斷借梗,其中一篇還幾乎算抄襲。
我難過很久啊,那時候本來也放棄了,反正,沒什麼人在看的。
可是事情不是這樣跑,後來我把文撿回來寫完,我以為沒有人要的本子,現在一刷完售在等待加印,可能這在熱圈不是很好看的數字,可是,這個坑的糧大概六七成以上是我寫的,沒什麼粉絲的狀況下,也能進展到加印。
然後,我開始在LOFTER貼魔道文以後,遇到了很多可愛的人。
我說這些不是要討拍啊,本來這文也不是要今天發,可是今天遇到一些事情,我心情不太好,雖然不是我自己的事情,但他們的事情總結來說都只有一句話:「世界的惡意。」
今天看到了對莫玄羽的惡意、對江澄的惡意,對同人文作者的惡意,這些就算你說角色不會被傷害到,可是角色粉會啊,況且還有針對人的,如果希望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又為何要傾自身惡意來攻擊他人呢?
如果你要問我這些跟這篇文有什麼關係,罰你回去看第二段←喂。
縱然願溫柔的人被世界溫柔以待,這世界上的惡意還是多到讓許多人難以喘息,撐下去不一定有奇蹟,不一定會好轉啊,可是萬一有呢?萬一你會遇到很好很好的人呢?
我不是要指責撐不下去的人啊,我想說的是,找人陪你一起度過這份惡意吧,在廣袤的世界中,總有善意與溫柔的。
最後,因為用了Linkin Park的歌,就忍不住想說,Chester也是,感謝你的歌聲在我最痛苦的時候陪我度過,謝謝你給過的一切。



好,感性時間結束。
為什麼我覺得我又開始寫宅鬥了?說好要回去寫言情的呢?
總結本文:然而機智的凌四歲已經看穿了一切。=看穿一切的是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