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殘香

貪看陌頭楊柳色

緣慳一念 06

魔道祖師同人‧金光瑤←莫玄羽←聶懷桑

  • 秦愫有戲分。




  如果可以,莫玄羽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他不要告訴任何人,自己喜歡金光瑤的事情,包括金光瑤也不能說,這是背德的感情,他可以受盡天下人唾罵,卻唯獨不能忍受金光瑤一個皺眉,而且還有金凌……他不想讓金凌知道。

  莫玄羽敲了敲門,侍女便打開門領他入內,房裡的秦愫輕輕搖著搖籃,金如松好不容易才睡了過去,她轉頭對莫玄羽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莫玄羽便等在一旁,直到秦愫從矮凳上起來,他們去了外間對坐。

  「嫂嫂,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嗎?」

  「之前阿瑤向我提過,讓我幫你注意一下合適的仙子,嫂嫂便想,先問看看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

  「嫂嫂,我、沒打算成親的。」

  「在遇到你哥以前,我也沒打算這麼早成親啊。」秦愫笑道:「並不是一定要結親不可,多認識些人也是好的,之前婆婆不讓你出金麟臺,所以你認識的人也大多是金家人,由嫂嫂出面的話,便能幫你尋些別家的姑娘,多個紅粉知己聊聊也是好的。玄羽,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

  莫玄羽尷尬地低下頭道:「嫂嫂,我才十五呢。」

  「十五不小了。」秦愫搖了搖頭。

  「啊,那……我能借嫂嫂的嫁衣去看嗎?」

  「借嫁衣?」秦愫愣了愣,然後笑了起來:「你啊,都還沒有對象,卻已經急著研究嫁衣樣式了,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我想看看嫂嫂的嫁衣,或許看了也比較知道想和什麼樣的女子結親。」

  「那之後我遣人送過去你那裡吧,也不用急著還,不過要早點告訴嫂嫂喜歡的姑娘是什麼樣的啊,我已經打腫臉充胖子,告訴你哥我很快會找到人的。」

  莫玄羽噗哧一笑道:「好,謝謝嫂嫂。」

  兩人又是閒聊一陣,秦愫雖然不是對每個私生子都瞭如指掌,但莫玄羽的事情她還是知道一些的,雖然是個沒什麼特別的孩子,但或許也是最像金光瑤弟弟的一位,她嫁過來的時候,莫玄羽也是剛來金麟臺未久,她不由得生出些親近來,也是因為這樣,她生下金如松那天,才會默許莫玄羽守在外間。

  莫玄羽要離開時,剛好金光瑤抱著金凌回來。

  「哥。」

  「嗯?玄羽來找我嗎?」

  「啊,是嫂嫂叫我來問些事情。」莫玄羽笑了笑,他看著金凌面色不好,便問道:「阿凌怎麼了嗎?」

  「被一群孩子欺負了,我便想帶他過來看看阿松。」

  「欺負?」莫玄羽也沒管金光瑤還抱著金凌,便把他脖子四肢外露處都檢查了一通,果然看到一些紅腫的傷痕,他趕忙道:「我帶阿凌去上藥吧!」這一回過神,他才注意到自己和金光瑤靠得太近,心臟便停了一秒。

  金光瑤微微偏過頭,帽帶的陰影便跟著滑落了幾分,看金光瑤的睫毛近得歷歷可數,莫玄羽瞠大雙眼,好半晌才嚥下喉頭唾沫,退開一段距離低頭道:「嫂嫂才剛把如松哄睡了,現在應該還沒醒。哥,你還有事情要忙吧?阿凌還是我帶著吧。」

  「玄羽,我怎麼覺得你像在跟我搶孩子一樣?」金光瑤有些失笑,轉而問道:「阿凌,你要跟我,還是跟玄羽?」

  「哥……」莫玄羽無力地聊表抗議,這種說法更像在搶孩子了啊。

  金凌皺著一張臉,雖然他很久沒見到金光瑤了,可是上次莫玄羽才哭完,就又被他奶奶責罰了,金凌總覺得有點罪惡感,便朝莫玄羽伸出手。

  莫玄羽接過金凌時,還滿臉不可置信,金光瑤則是搖頭無奈道:「唉,孩子翅膀硬了,跟人跑了。」

  「叔叔,你還有嬸嬸跟阿松,可是花枝只有我啊。」

  見金凌一臉嚴肅,金光瑤不禁笑了出來,莫玄羽則是忽然覺得自己被姪子同情了,似乎是有點人生失敗,便苦笑道:「唉,那就謝謝阿凌了。」

  金光瑤交代了幾句便進了裡面,莫玄羽看著他離去的方向良久,才帶著金凌離開。

  「你手都不痠啊?叔叔都只能抱一下了。」

  「不痠啊。」莫玄羽回道。

  今天的莫玄羽格外安靜,金凌難得主動開口問:「花枝,你為什麼喜歡花啊?」

  金凌本來以為莫玄羽還會說因為花好看,卻聽見莫玄羽的聲音道:「我的名字是玄羽,也就是黑色的翅膀,有些蝴蝶的翅膀就是黑色的,這些蝴蝶總是追逐著花香,所以我也喜歡花啊。」

  「那你最喜歡的是什麼花?」

  「牡丹……。」

  「你一定沒看過荷花!」

  「嗯,我要等有一天阿凌帶我去看啊。」

  「我才不要!」

  「欸?」莫玄羽就這樣和金凌一路說著話,直到找著藥師,請他替金凌上藥。

  臨走前,藥師額外給莫玄羽一些眼藥,說是看他眼睛乾紅,莫玄羽謝過藥師後便又帶著金凌到處走,其實金麟臺雖大,也沒有都來了這麼久還走不完的道理,他去的始終都是那幾處地方,有時候金凌還會告訴他往另一邊去會看到什麼。

  莫玄羽太過習慣這樣的日子,甚至很少想起莫家莊,對他來說這樣的日子已經是他畢生所求,他想繼續在這裡度過十年、二十年,看金凌帶喜歡的姑娘來見金光瑤,看金凌成親,看金如松成親,直到老死。為了這樣的願望,他躲去太多練習,才換得極度低微的靈力,完全不像個修仙之人,但為了待在這裡,他情願一輩子都這樣。

  只要對金光瑤沒有威脅,金光瑤便不會趕他走,只要有一點可有可無的用處,金光善也不會主動趕他走,那金夫人便也無權趕他離開,他可以就這麼一直看顧著金凌,一輩子都自己一個人也沒關係,他自認已經得到太多了,他有金光瑤這個哥哥,他有秦愫這個嫂嫂,他有金凌……他不需要其他的了。

  過幾天後,聶懷桑來了,莫玄羽便將已經做好的清單交給聶懷桑,看著聶懷桑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莫玄羽便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精緻的荷包,這是前兩天金光瑤交給他的,說是聶懷桑送來做為謝禮的,荷包有兩層,外層放了香料,等於也有香囊的作用,他取出荷包本是要婉拒這份謝禮的,但聶懷桑卻說:「莫公子,因為你也不是我聶家的人,所以當然不會請你白白幫忙,但我也不知道能回報什麼,我其他的不太會,就會這些雕蟲小技,還是、還是你嫌寒酸了?雖然我什麼都不知道,但如果我能給的,我一定盡量!」

  「我不是那個意思,」雙手被聶懷桑抓著的莫玄羽尷尬地笑道:「聶宗主的荷包很精緻,我很喜歡。」

  而且上面繡的是金星雪浪,和這身校服相當合襯……其實也不適合讓聶懷桑收回去,這樣的東西,聶懷桑自己也用不到的,哪有人身上會配戴含有別家家紋的飾品的?特別聶懷桑又是宗主,更不可能這麼做,是以莫玄羽便只得收下了。

  「對了,莫公子也會彈古琴嗎?」

  「我不會,本來也想學,但來蘭陵以後要學的東西太多,我又學得慢,我到現在還是不通音律。」莫玄羽搖頭歉笑道,「聶宗主是來找斂芳尊的嗎?」

  「唉,對啊……如果這次三哥不幫我,我就死定了。我真的不適合做宗主,莫公子,我也好想要有你這種弟弟。」

  「我?」莫玄羽一時茫然,苦笑道:「聶宗主說笑了,玄羽文不成、武不就的,什麼事情都幫不上忙,完全是米蟲。家主大人也說接我回來是錯的。」

  「但這次如果不是你幫忙的話,恐怕這份清單我也沒辦法那麼快拿到,莫公子是有自己的優勢在的,請不要妄自菲薄了。」

  「只是剛好幫得上忙而已,也請聶宗主不用太介懷了。」

  「唉,我好不想回清河。」聶懷桑就像好不容易找到人聽他說話一樣,開始抓著莫玄羽訴苦,莫玄羽也覺得奇怪,他和聶懷桑似乎不是很熟,光是聶懷桑記得他這件事情,便讓莫玄羽相當訝異了,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金光瑤一般會記得那麼多人的臉和名字,像莫玄羽自己就是,他到現在還認不全金家人,也包括那些金光善迎回來的私生子。

  最後莫名其妙地約定了荷包作為友誼的信物不可取下、以及某一天莫玄羽一定要去清河讓他招待後,聶懷桑便要離開,又想起來雨傘沒拿,折回來拿時還道:「差點忘了,不能送傘,唉,我這記性。」

  看聶懷桑一手拿扇子一手拿傘的樣子,莫玄羽不由得覺得對方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明明貴為家主,也知道莫玄羽沒什麼長處的,卻堅持要與他結交,清河不淨世的情況真的那麼恐怖嗎?

  莫玄羽思忖著,不過他連金麟臺的事情都沒懂過,自然不可能對清河的事情想得太深,他甚至只在聶明玦喪禮的時候去過一次清河。他完全沒辦法想像,如果金光瑤死了的話,自己要怎麼辦,這樣一想,他便有些同情聶懷桑。

  幾天後,金麟臺的清談會又要召開,按例其實莫玄羽是不會過去的,不過這次,有位門生到藏書閣告訴他斂芳尊在找他,並且提醒了莫玄羽他的眼睛看上去些紅,莫玄羽淨了手後便取出藥師給的眼藥膏塗了薄薄一層,並前往大殿。

  與會的各家家主、門生都還沒到場,只有金光瑤一個坐在主位,以手支頤,莫玄羽走近一看,金光瑤似乎正睡著,並沒有因此醒來。

  在莫玄羽猶豫著要不要喚醒金光瑤時,忽然傳來布料撕裂聲,莫玄羽四顧只見腰間配帶的荷包不知怎麼地,竟裂開了,裡面的香料落了一地,香味也更加濃烈地襲了上來,那香味混著金光瑤放在肘邊的牡丹香氣,讓他一時恍神,恍惚間,他小心翼翼地捉住了一縷幽香吻上。

  直到那一聲轟然巨響,莫玄羽才猛然醒來,他看見,自己吻的是金光瑤的頭髮,金光瑤錯愕地看著他,外頭有人大呼小叫著,莫玄羽什麼也聽不見,鬆手往後走了幾步,便從階梯上墜落,下一秒,一群門生將他團團圍住,押了出去。

  那天稍晚便是清談會,金家內部鬧得雞飛狗跳的,莫玄羽做的事情被大肆渲染,縱然消息封鎖,各家家主門生也能感受到氛圍不對,金氏又有人沒管住嘴,某位門生有斷袖之癖且騷擾同門的消息便不脛而走。

  

  



我和秦愫好像不是很熟,怎麼辦……
話說,聶明玦到底有沒有跟聶懷桑說過荷包不可以亂送,這個問題我想好久。